言情阁 > 穿过风的间隙 > 正文 第1293章 番外—唐安夫妇年少篇(23)

正文 第1293章 番外—唐安夫妇年少篇(23)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稍后,送了少年离开,向心月才检查先前司机交给自己的东西。

    兔子造型小书包和一个服装袋装着女儿的衣服,还有一个袋子里装的是看起来很精致很有档次的餐盒,餐盒里装的是红烧兔。

    向心月,“……”

    她家兔兔这是……不仅吃饱,还要兜着带走?

    站在一旁的安邵华微蹙眉头看着餐盒,若有所思道,“唐遇城那个男生……”

    “怎么了?”向心月回过头望向丈夫。

    “……没事。”安邵华轻摇了下头。

    向心月盯着丈夫看了几秒,接着收回目光,将餐盒放进冰箱里。

    她半开玩笑问,“老公你说,兔兔喜欢遇城同学大概会喜欢多久?”

    “不会超过一个月!”

    反正以往他家兔兔喜欢好看的男孩子,都不会超过一个月的。

    现在这个……他就善良点,多预估点儿期限。

    向心月却不认同丈夫的观点,“我倒觉得兔兔这次是认真的。”

    这话,安邵华不爱听了,说得好像他家兔兔玩弄别的男孩子感情似的。

    他反驳道,“兔兔哪次不是认真的?只是小孩子的喜欢,来得快去得也快罢了。反正兔兔不会一直喜欢他的。”

    “我觉得遇城那男孩子挺好的。”说到这儿,向心月停顿了一下,“只是……”

    “只是什么?”

    向心月的神色黯然下来,沉默了小半晌。

    她才说,“他家似乎挺有钱的,跟我们兔兔门不当户不对。”

    “什么门不当户不对,我们……”安邵华想要反驳,话说一半突然打住了,改口硬着脖子说,“要说配不上,也是那臭小子配不上我们兔兔。也不想想他比我们家兔兔大了多少岁?想老牛吃嫩草,门都没有。”

    在安邵华心里,他家宝贝女儿是最好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别人配不上他的宝贝兔兔,没有他家兔兔配不上别人一说。

    “算了不说这个,等到兔兔嫁人还是非常长远的事,现在操心了也是瞎操心。”

    结束这个话题,向心月便拉着丈夫回房了。

    次日一早

    生理时钟非常准的奶团子一醒来,就赶忙从床上爬起来。

    一双白嫩可爱小脚丫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她当即愣了一下,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事。

    站在原地迷茫地转了一个圈,并喊道,“遇城哥哥?”

    看清是自己的房间,小家伙快步朝门口跑去,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周末贪睡了会儿,才从房间出来,走到客厅的向心月见到女儿,有些惊讶,“兔兔,早呀~怎么了?”

    “妈咪,兔兔怎么回来了?兔兔明明记得是在遇城哥哥家的。”

    奶团子的小脸皱得跟苦瓜似的,几乎要哭出来了。

    她明明记得,是在遇城哥哥的大床睡觉的,怎么一觉醒来,遇城哥哥就不见了。

    “哦这个啊……咳,兔兔忘记了吗?昨晚你在你遇城哥哥家睡觉睡到一半,然后哭着说要回家找妈咪,一直哭一直哭,你遇城哥哥只好把你送回家了,兔兔都不记得了吗?”向心月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虚忽悠道。

    闻言,安小兔皱起小眉头,努力回想昨晚的事。

    可惜想了许久,记忆只停留在她的遇城哥哥给她讲睡前故事。

    “兔兔不记得了。”

    向心月走过来,转移话题说道,“兔兔你看,你身上还穿着你遇城哥哥的衣服呢。”

    奶团子低下头一看,小脸上的乌云立刻散去。

    “妈咪,这是遇城哥哥给兔兔买的睡衣。”

    向心月,“……”

    如果不是昨晚那少年跟她说过,她差点就信了女儿的邪。

    她拉起奶团子的小手,“兔兔,妈咪带你去刷牙洗脸。”

    “嗯!”安小兔用力点了下头,正好看到她父亲从房间出来,“爸爸,等兔兔刷了牙洗好脸,你赶紧把兔兔送回遇城哥哥家,兔兔现在是遇城哥哥的童养媳了,要给遇城哥哥做早餐、洗衣服,干家务活呢。”

    当然,这些是向心月以前为了教育女儿不要轻信陌生人,否则会被抓走卖掉而吓唬女儿的。

    谁曾想到,女儿对“给人当童养媳”,会如此乐此不疲。

    安邵华,“……!!!”

    如果是听到别人家孩子这样说,他肯定会爆笑出声。

    可说这些话的是他宝贝女儿,他笑不出来。

    女儿中了那个叫“唐遇城少年”的毒太深了!

    实在不好意思再让女儿去打扰那少年,向心月和丈夫废了好大劲儿,才终于忽悠得女儿暂时忘掉要去她遇城哥哥家的事。

    ……

    因是临时决定一家三口出去野餐的。

    吃过早餐,向心月又准备了一番,还带上了昨晚少年送女儿回来,给的做好的红烧兔,放保温饭盒里。

    到了中午吃饭。

    向心月夹了个红烧兔腿放奶团子的碟子里。

    奶团子带着一次性手套,抓起兔子腿咬了一口,愣住了。

    “怎么了?兔兔。”向心月有些担心地问了句,“是不是噎到了。”

    安小兔眨巴着眼睛,奶声奶气地问,“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兔兔想回家了吗?那我们吃了饭就回去。”

    “妈咪你是不是忘记了,兔兔现在是遇城哥哥的童养媳,他看不到兔兔会生气的,以为兔兔跑掉了。”奶团子一本正经解释。

    安邵华,“……”

    这事儿还能不能过去了。

    “兔兔,你把你遇城哥哥的房门弄坏,妈咪已经赔钱给你遇城哥哥了,你不用做他的童养媳的,不用去你遇城哥哥家干活的。”

    “不要不要!”小家伙非常倔地说,“兔兔乐意给遇城哥哥当童养媳,兔兔喜欢给遇城哥哥洗衣服,做饭!”

    安邵华郁闷地说,“那兔兔你去问你遇城哥哥,问他要不要你给他当童养媳?他肯定不要你给他当童养媳。”

    奶团子咬着小嘴唇沉默了,粉雕玉琢的小脸难得看不出什么情绪。

    向心月看得有些心惊胆战,用力瞪了一眼丈夫,生怕女儿会闹着要去她遇城哥哥那儿。

    被妻子怒瞪,安邵华觉得委屈。

    他说的是实话,虽然不爽,但不可否认那个叫唐遇城的少年非常优秀,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情窦初开时,身后肯定是追求者一大堆的。

    那少年对他家年仅几岁的兔兔,就算有喜欢,也只是因为他家兔兔可爱漂亮讨人喜欢,而不是要成为恋人的那种喜欢。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