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第一狂妃 > 第3937章 第一次祭天,有些摸不到门道

第3937章 第一次祭天,有些摸不到门道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世人皆传,女帝爱民如子,宁愿堕魔,也不肯放弃她的子民。

    世人皆说,女帝是一代明君……

    而现在,她的所作所为,让人失望透顶。

    忽然,有少年眸光闪动,眼底倒映出那如墨莲盛放般的身影。

    传闻夜女,四星而来,心狠手辣,蛇蝎美人。

    她本暴君,何来仁慈?

    不过爱憎分明,受了几分好,便百倍还回去。

    但若逼她,强她,她便是个真小人,会暴露出本来的面目。

    命,不过是她刀下的魂。

    当她仁至义尽,得寸进尺者,便是找死。

    “疼吗?”古龙前辈问。

    作为看着她一路走来的长辈,古龙残魂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丫头太在乎子民了。

    但她又如此残忍,曾经粉身碎骨都要举起来的土地,她甚至冷眼看着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她到底是这样的人……

    是善良和罪恶的矛盾体。

    ……

    九天之上,火光四起。

    莫叔复杂地看着女子的背影。

    “姐姐,你看见了吗?”

    “你要我看见什么?看见她自私狭隘,不顾苍生,身为一代帝王却以暴君为傲,此人,不配为帝!”莫玄道。

    莫叔不言,他在等待。

    咻——

    一道身影掠出,落在象牙白,却枯裂了许多缝隙的阶梯。

    “九辞!是九辞!”众人高呼。

    轻歌脚步顿住,猛地回头看去,眼神变得凌厉:“你……骗我?”

    语气冷漠得不像是亲人。

    九辞看着冷酷的她,胸口一窒,心中登时微痛。

    九辞咧开嘴笑,“哥哥放心不下你,你放心,此生就让哥哥言而无信这么一次。好不好?”

    “不好。”轻歌道:“你想做大义凛然的英雄?”

    “我不想做英雄,但我不想天下人误会我的妹妹,那个以一己之力,宁愿折断手骨膝盖也要举起联盟帝国的姑娘,绝对不是暴君,她值得亿万修炼者的爱戴和崇拜!”

    九辞说完,转过身来,面朝泱泱子民:“我回来了,回来祭天,我不是为了你们回来的,是为了我的妹妹。”

    “张国师何在!”九辞高声喊道。

    张离人快步而来,“辞公子。”

    “怎么个祭天法?”九辞问:“小爷我第一次祭天,有些摸不到门道,你且指点一二。”

    轻歌冷着的一张脸,忽而笑了。

    她这个兄长,永远就没个正形。

    是个玩世不恭的纨绔。

    就是这样的纨绔,要祭天!

    轻歌双手攥拳,跨步过去,拦住,摇头:“不,我绝不允许,我会恨你的。”

    九辞的一双手用力地夹着轻歌的脸颊,挤成了一团肉坨坨。

    “哥哥来都来了,不祭天再走,有点儿不好意思。放心,哥哥永远都不会是你的耻辱,永远都会让你脸上有光的。”

    九辞呼出了一口气,“我真是有个好妹妹,真好。”

    “这做惯了坏蛋,当一回真英雄,还有点儿不适应。不过祭天嘛,不怕。”

    九辞故作潇洒地说,轻歌的眼却越来越红。

    远处的莫忧望着他,流出了两行泪。

    但她没有阻止,没有出声。

    她支持他的任何决定,哪怕是赴死。

    她会以他为傲。

    她能骄傲地告诉天下人,她所爱的男子,是个英雄,是一头雄狮。

    ……

    “姐姐,你看见了吗?”火光,莫叔问。

    莫玄拧了拧眉。“你当初若是夜轻歌,我必是莫九辞,我会甘愿赴死。可你只要天下人,放弃了我。同样是死,后者却不是我能接手的。后者是你权衡利弊之后的放弃,前者是你不论何时

    ,都愿意保护着我。”莫叔的眼,流着墨黑的泪。

    诡异。

    静谧。

    火,发出‘嗤嗤’的声音。

    像是野鬼吐着舌头,对人间轻蔑一笑。

    莫玄沉默不语。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莫叔为何要用三万年布下这个局了。

    只是想告诉她,她不该那么做。

    时间过去太久了,久到莫玄早已不耐烦了,她的心智,早已被弟弟给磨碎。

    莫玄目光微冷:“即便夜轻歌不这么做,九辞也会心甘情愿。”

    啊!

    莫叔突然发出尖叫声。

    他抱着头,在火堆里滚来滚去。

    “姐姐!为什么啊!为什么你就不肯爱我一次!我不怕死,我只是怕被你丢下!为什么啊!”“莫儿,你爱姐姐吗?你若真爱,你会把姐姐关上三万年吗?你背负着多少罪孽?”莫玄问:“若不是你的旁敲侧击和引导,空虚的神智会被蛇妖吞噬吗?他会囚禁阎碧瞳吗

    ?那个女子被关了二十年,姐姐被关了三万年。”

    “你何不让我一死了之?为何要让我痛苦三万年?”莫玄无动于衷。

    她早已不在乎了弟弟,心中只有怨恨。

    “啊!”

    “啊!”

    “……”

    莫叔的尖叫,呐喊,响彻天地,震惊四野。

    轻歌、九辞以及泱泱子民俱都仰头看去,火光炽烈,那刺耳的咆哮,似乎是从天地四方而来,如魔音绕耳,刺激着他们的耳膜!

    “姐姐?”轻歌与九辞对视一眼,有些疑惑。

    那声音,是莫叔的吧……

    已经沙哑了。

    他有姐姐吗?轻歌从未听说过。

    只不过,轻歌现在无心此事,只在乎九辞的生死。

    即便九辞不去祭天也难逃一死,轻歌也会拼命地阻止。

    那不一样的。

    九辞祭天,她活下来。

    她的余生都会在痛苦之中。

    “哥哥,再等一等,好吗?”轻歌道:“张国师和蔷薇快找到解决之法了,实在不行,你再去,好不好?”

    近乎哀求。

    九辞沉了沉眸,“有解决之法?我来祭天,不是唯一的方法吗?”

    “张国师,你告诉他。”轻歌淡淡地看着张国师。

    张国师望了眼轻歌,便知女帝的意思,立即回道:“映月公子,如女帝所说,我和清清在找解决之策,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是吗?”九辞狐疑。

    “千真万确。”裘清清道:“辞公子且等一等,不急在一时。”

    徐闻奉望向寒冰外的修炼者们:“诸位,听见了吗?你们不会有事的,且再等上一等。”

    修炼者们面面相觑,倒是放心了一点。

    主要也不敢闹事。女帝一刀一个小朋友,谁敢去惹暴君?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