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伪装学渣 > 31.第三十一章

31.第三十一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俞说完,贺朝半天没说话。

    就在他以为这个话题就这样结束的时候,贺朝突然来了一句:“我觉得我吧,帅的一批。”

    两个人并肩躺在操场上,姿态都有点野性,累成这样也没工夫再去顾及什么形象,贺朝双手张开呈大字型,发现自己身体的温度比操场地面还烫上几度。

    谢俞没力气嘲他,他对这个人的厚脸皮向来是服气的,动了动腿想踹两脚,踹倒是没踹到,因为贺朝突然撑着坐了起来。

    贺朝又说:“真的,你见过比我还帅的人吗,人海茫茫能够认识我这样的……”

    谢俞说:“你还来劲了。”

    贺朝:“笔仙都说没有。”

    谢俞回想起他们玩笔仙的那个晚自习,突然有点想笑。

    “有,谁说没有,”谢俞起了开玩笑的心思,看着他,然后抬手指了指自己,“你大爷我。”

    贺朝:“大爷?”

    谢俞随口应了句:“碍,孙子。”

    “你他妈,占我便宜啊小朋友。”

    辈分突然低了两辈,贺朝笑着去扯谢俞衣领,装样子凶凶他,结果手上力气没有控制住,也没想到谢俞躺着任由他弄不还手。

    不小心扯过头,衣领扯得大开。

    谢俞皮肤本来就白,跑步过后加上太阳晒着,看上去略微泛红,那抹红从底下一点点透出来。少年身体精瘦,漂亮得甚至有些勾人。

    “到底谁占谁便宜,”谢俞拍拍贺朝的手,“撒手。”

    贺朝松开,坐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干脆又躺回去,干巴巴憋出一句:“你……你身材不错。”

    谢俞从善如流答:“谢谢,你也不错。”

    脑子里那团纷乱的思绪戛然而止,贺朝快忘了自己刚才到底是在烦些什么。

    但贺朝还是觉得热,从喉咙口一直延至呼吸不顺的胸腔,一种说不上来的热。

    有些烧。

    贺朝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脑子一懵,鬼神使差地、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裤裆。

    ……

    谢俞不知道贺朝的思路拐了好几个弯跑出去老远,他躺着看了会儿天空,看累了又闭上眼睛。

    四周很静,他听到贺朝呼吸的声音。

    还有对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停下来的、过快的心跳。

    半响,谢俞闭着眼睛问:“心率过快,很累?”

    贺朝抹了把脸,不知道怎么说:“啊,是啊……跑得很累。”

    罗文强跑了十圈左右,跑完就瘫在地上,离他们有半个操场的距离。

    他休息够了又去小卖部买水,顺便帮两位跑疯了的同学带两瓶,他穿过操场,走到谢俞跟贺朝两个人身边,蹲下,把水递过去:“哇,你们俩,十五圈?真跑了十五圈?”

    冰水,还冒着凉气。

    谢俞:“谢谢。”

    贺朝坐起来接过水,拧开瓶盖仰头灌下去大半瓶:“强不强,害不害怕,说十五圈就十五圈。”

    “厉害厉害,”罗文强表明自己的来意,“这样,秋季运动会,你俩跑长跑吧。”

    话题转换得太快,贺朝光顾着吹,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还是第一次有人邀请谢俞参加集体活动,跑长跑倒是无所谓,但是三班体委实在是过于积极,运动会不出意外的话还得再过半个月,具体时间都没个通知。

    但罗文强本人摇摇头表示:“唉,人生不过弹指一挥间。”

    谢俞:“……”

    贺朝:“……”兄弟你这个思想觉悟有点高。

    聊了一阵,几人起身回教室。

    走廊上一路走过去,发现各个班级都已经炸锅,安静的表象维持不下去,闹腾得不行。

    “这么吵,”路过八班,沈捷他们居然还在k歌,贺朝用手指塞住了一只耳朵,不想接受摧残,又说,“怎么就我们班一言不发还把窗帘拉那么紧,这么沉默,不像咱班平时的风格啊。”

    贺朝说着,推开三班后门。

    大屏幕上正在放电影,电影刚放到一半。

    刘存浩身为班长,义不容辞地搬了椅子坐在讲台边上,门外一有动静就拖着鼠标把电影关掉。

    “吓我一跳,”看到进来的是他们几个,刘存浩又把电影调出来,“我还以为是谁呢,来,我们接着看。要加注的去万达那边加啊,买定离手。”

    窗帘拉得密不透风,灯也全都关了,真让他们营造出点小型影院的感觉。

    谢俞没看明白:“你们在干什么?”

    “猜谁是凶手,”万达向他们介绍,“这是部悬疑片,五毛一股,下注吗客官?”

    “不了不了,这对我跟老谢来说不公平,前面讲了什么都不知道,”贺朝说完,又夸奖道,“不过你们很有商业头脑,这点我不得不承认。”

    这场年级狂欢不到半个小时,被姜主任亲手打破:“好啊,我去批个试卷的功夫,你们是想翻天是不是。”

    疯狗一路从八班骂过来:“八班把教室当成ktv,你们班电影院,一个个都很有想法啊。知道自己这次考试考成什么样子吗,还那么开心、那么快乐?!”

    贺朝凑到谢俞耳边说:“反正都是死,不如死于安乐。”

    姜主任指了指最后排:“你们说什么呢,交头接耳,十五圈没跑够?”

    贺朝刚想说“没说什么”,他身边这位中国好同桌直接对他捅了一刀——谢俞把贺朝刚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全班哄堂大笑。

    “那么想死,我成全你,”姜主任气得不行,“贺朝,你给我滚出去,走廊上站着。”

    “……”

    贺朝习惯了,滚出去的姿势相当熟练。

    姜主任嘴里仿佛还有几篇小作文没有讲完,把贺朝叫出去留着待训,还在三班说个不停。贺朝站得累了,又偷偷往回走两步,靠在后门门框边上跟谢俞聊天:“小朋友,你这样很不仗义。”

    谢俞回敬:“你这个人很烦。”

    “……住宿生迟到的现象,我们也已经找到了对策去治你们。”姜主任从班级纪律讲到住宿迟到,“在座的各位住校的同学,明天早上开始,你们会感受到一种起床的力量。”

    起床的力量。

    这他妈明明感受到了想杀人的欲望。

    次日清晨,宿舍楼广播振耳发聩,一曲精忠报国在所有人耳边炸响。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

    “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豪迈中透着激情,恢弘且壮志凌云,足以唤起每一位祖国好男儿热血的灵魂!油然而生的使命感,学习的激情在不断沸腾!

    早上六点,宿舍楼里所有人的确沸腾了。

    他们从床上爬起来,急忙间拖鞋都顾不上穿,拉开门问,不约而同骂出两个字:“我操!”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啊,六点钟,让不让人睡觉了?”

    “谁特么在放歌?!”

    贺朝把被子拉上去,打算熬过一首歌的时间。

    最后实在是被这阵广播闹得脑壳疼,加上门外骂骂咧咧的声音层出不穷,忍不下去,撑着手坐了起来:“……搞什么啊。”

    睡了一夜,昨天跑十五圈的后遗症悉数泛上来,尤其是前不久刚受伤过的脚腕,承受高强度的长跑还是有些吃力。

    贺朝抓抓头发,下了床,踩着拖鞋慢慢悠悠晃到门口,拉开寝室门,也跟着喊了几句:“这么骚的吗,精忠报国,很可以啊。”

    贺朝音量不高,但声音很有辨识度,语调总是略微向上扬起,还夹杂着不经意的戏谑。

    有人看到他了,停下吐槽:“朝哥早。”

    贺朝没说话,打着哈欠抬手向那人示意,然后晃到对门停下,出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心理,敲门喊谢俞:“老谢,起床了老谢……这样都睡得着?”

    贺朝头发挺乱,衣服也没整理,敲了一阵没人回应,恰巧‘精忠报国’也停了,正打算回去接着睡个回笼觉,面前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你他妈没完了还,”谢俞把塞在耳朵里的耳塞拿出来,靠在门边看他,“有屁快放。”

    也不管谢俞欢不欢迎他进屋,贺朝直接从他身侧闪进去:“找你吃早饭。”

    谢俞没关门,站在门口看他,眼里呼之欲出三个字‘滚出去’。

    贺朝只当没看见。

    广播里那首歌虽然停了,但是姜主任的演讲才刚刚开始:“喂喂?听得见吗,啊,好,同学们早上好,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

    贺朝简直惊了:“我操,还没完?”

    谢俞抬手揉了揉额角。

    这样一来,他就算想睡也睡不了,干脆关上门,转身去洗漱。

    “昨天那门数学,真的,数学老师看了都会感动到落泪,”谢俞正在刷牙,贺朝靠着墙,站在独卫门口跟他扯皮,“你就等着他表扬我吧,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答题手感,每一道题我都认识……”

    谢俞刷完牙,用手接了点水往脸上扑。

    贺朝说“这次肯定能及格”的时候,谢俞擦完脸,直接把毛巾往贺朝脸上扔。

    他不提这个还好,提起月考卷谢俞感觉烦透了,心想,你及格个屁。

    “干什么啊,”贺朝把毛巾从脸上拿下来,“起床气?”

    谢俞把手搭在长裤拉链边沿,手指拽着拉链往下拉了一点儿,要干什么显而易见:“把门带上,滚边去。”

    “害羞什么,大家都是男人。”

    贺朝嘴里说是这样说,还是相当配合地转身往书桌那边走。

    谢俞拉开裤子拉链,没理他。

    昨天下午考数学的时候,谢俞为了知道控分区域,中途问贺朝他答得怎么样。

    这套试卷上的题目基本都是课后习题,只作出了一些小改动,比如说把10改成了20,考太低真的像个智障。

    贺朝说答得不错的时候他还信了。

    毕竟贺朝平时也不是完全不听课,自从上回激怒数学老师之后,他的数学课没那么好过,手机也玩不成,不得不抬头看黑板。

    也不知道他到底看没看懂,反正这人有事没事就在边上说两句:“原来是这样,好简单,这道题你懂了吗,我懂了。”

    他懂个……锤子。

    收卷的时候谢俞看了眼他的答案,就知道贺朝完全辜负了他的信任。

    贺朝在屋里转了两圈,最后往谢俞床位上坐。

    谢俞上完厕所顺便把独卫打扫了一遍,等他洗完手出去,就看到没事找事跑来敲门、嘴里喊着吃早饭的贺朝又躺在他床上睡着了。

    贺朝上衣下摆往上卷起,人虽然看起来高瘦,该有的都有。

    腰连着小腹的地方肌肉线条分明,尤其呼吸起伏的时候,但属于少年的那份青涩冲淡了它的攻击性。

    贺朝半边脸埋在被子里。

    谢俞活动几下手腕关节,很想揍人。

    月考过去,不论成绩如何,大家已经回归之前那种往好了说叫热爱生活的松散状态。

    早晨进校门的同学光顾着聊偶像明星以及昨天晚上热播的电视剧,疯狗踩着早读课铃声,站在校门口抓迟到。

    二中老师批试卷的效率奇高,晚上把试卷带回去加班加点接着批,隔天就能出成绩。

    万达在老师办公室门口蹲了一整个课间,歪着头,耳朵贴在门板上,就在唐森开门出去倒垃圾的时候,猛然站起,调头就往厕所里钻。

    “你等等,”唐森也不是瞎子,他冲万达招了招手,“过来。”

    唐森刚上任的时候就听其他老师说这个孩子特别爱听墙角,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他手里拎着垃圾袋,往前走了几步,问他:“都听到什么了?”

    万达说:“咱班垫底,年级第一第二都在咱班,不过是倒数。二班平均分最高,数学有人拿了满分,许晴晴英语考得不错……隔壁班语文老师下个月要结婚。”

    唐森只是隐约坐在里面瞅到几眼万达的脑袋,还真没想到让让他听到那么多:“你这耳朵挺灵光啊,你到底长了几只耳朵?还有吗?”

    万达:“没有了,汇报完毕。”

    眼看马上就快上课,唐森想教育他也没有时间:“有空多看看书,上课去吧,对了——让贺朝中午来一趟我办公室。”

    万达连忙应下。

    唐森走出去几步,又退回来,顿了顿说:“……把谢俞也一起叫上。”

    教室里。

    贺朝坐在座位上和谢俞两个人玩上节课没有争出胜负的低成本自制纸片游戏——五子棋,上节语文课两个人2:2平局。

    贺朝逻辑思维能力很强,而且战线拉得奇长,每次谢俞五个子马上就要连在一起的时候贺朝总能插一脚让它断掉,以贺朝的智商,谢俞不知道这是不是误打误撞。

    万达踏着上课铃走回来,“朝哥俞哥,老唐叫你们两个中午去他办公室一趟,你们两个……怎么可以每次都考倒数?”

    贺朝听到这话,知道万达是打听到成绩了,放下笔问:“我?我倒几?”

    谢俞已经猜到结局,头都没抬。

    果不其然,万达说:“倒一,而且你数学只有十分。”

    贺朝看上去还深深陷入自己能考及格的梦里无法自拔,听到“十分”这两个字的时候,他有点惊讶:“我离个位数只有一步之遥?”

    万达说:“可不是吗,特别牛,把我们班平均分直接拉下去两分。”

    万达说完,发现贺朝整个人情绪都有点低,又问:“怎么了朝哥?”

    “别管他,他没睡醒,”谢俞说,“还等着数学老师表扬……睡觉吧,梦里什么都有。”

    万达最近觉得自己跟谢俞也混得差不多熟了,脱口而出道:“俞哥,你二十分,你俩彼此彼此,也好不到哪里去。”

    谢俞:“……你找揍呢?”

    贺朝听完直接笑了出来,越笑越夸张。

    中午,唐森早早地吃完饭赶回办公室,等着包揽倒数第一第二的两位同学来办公室里找他。

    他写了好几份谈话大纲,最后还是决定自由发挥。

    “唐老师,他们俩从高一的时候就这样,”边上其他老师看着唐森整理分析了好半天这两人的月考试卷,也听说中午约了人谈话,“你正常教就好,他们实在是不肯听,也没办法。我说这话不是说让你怎么样、放弃他们,就是他们两个……真的,没法子,没办法。”

    唐森继续翻阅贺朝和谢俞两人的考卷,也没直面否定那位老师的话,丝毫不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他说:“我就正常教,尽力教——这不是还没尽全力吗。”

    过了十几分钟两人才到,先后敲了门:“报告。”

    唐森合上手里的教案:“进。”

    不难猜到老唐找他们想干什么,无非就是批评成绩,高一的时候各科老师都这样找他们谈过,也就是谈谈,谈过之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贺朝看上去一派轻松,想来也是经常应对这种局面。

    “你们俩,坐,”唐森把考卷摆在桌上,“我想问问你们,在学习方面有哪些地方觉得有困难?说出来我们一起试着解决。”

    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俩到底为什么能考出这么低的分数’。

    谢俞讲不出什么理由,因为知道正确答案所以完美避开,说出来怕吓到他。

    倒是贺朝,对答如流:“哪里都困难。”

    “贺朝,我前阵子刚和你们班主任夸你你最近数学课表现都还不错,”说话间,数学老师吃完饭走进来,手里捏着根牙签,“这次怎么考成这样?”

    贺朝不说话了。

    谢俞替同桌答:“上课的时候,他也以为他自己听懂了。”

    这回轮到数学老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摇摇头回到自己座位上:“你们……你们可真是神人。”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