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伪装学渣 > 59.第五十九章

59.第五十九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半天。

    贺朝现在回想回想,也被自己的脑回路惊到, 觉得沈捷这个人放的屁话他居然也信——别的不提, 刚才被小朋友揪着衣领亲上来的姿势累成那个样, 再来一百次他也愿意啊!

    半响, 贺朝才清清嗓子说:“就,那个,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吧。”

    谢俞往后靠,窗外霓虹灯打在他脸上, 然后他没忍住笑了笑:“不好。”

    “……”

    “太智障了, 我不会忘的。朝哥。”

    贺朝刚才开窗吹风冷静, 额前几缕碎发都被吹地立起来。

    这人一向很骚, 头可断发型不能乱。

    谢俞看着贺朝开了前置摄像头照头发, 由于光线问题, 摄像头里看不太清楚,他就伸手胡乱抓了几把,想把头发压下去。

    谢俞看了一会儿,胳膊肘撑在车窗边上,随口吐槽:“又没人看你。”

    贺朝又抓了几下说:“帅哥的自我修养。”

    还修养。

    毕竟车里太暗, 贺朝抓了半天没看到头顶还有一撮头发也翘着。

    谢俞伸手摸上去, 指尖浅浅地插进这人头发里,然后撸猫似地,顺着撸了两下。贺朝的头发这段时间长长了点, 谢俞记得刚认识他的时候这人头发还很短, 摸着估计都扎手。

    “……”

    贺朝愣了愣, 回神发现刚才照头发用的照相机还开着,于是喊了一声:“老谢。”

    谢俞抬头看过去:“啊?”

    贺朝对着两团模糊不清的黑影按下了拍照键。

    照片明明是静止的,却看得出晃动的车厢,从车窗外照进来的沿途灯光,还有隐约看得见一前一后身形轮廓的两个人。

    “合照,”贺朝拍完,把那张看起来特别艺术反正不说别人绝对看不懂的照片设置成了桌面壁纸,“纪念一下。”

    公交车连报站都不报了,在街区里反复绕来绕去,最后绕到不知道哪条街街角,缓缓停靠下来,开了前门。

    没人上车。

    司机扭头冲下面喊了一嗓子:“没人?没人我开走了,这是最后一趟啊——”

    贺朝设置完,听到声音,抬头往外边看了眼,看到车站边上那家小小的杂货店,觉得有点眼熟。

    谢俞顺着望过去。

    “我好像来过这里,”贺朝收起手机,又起身坐到后排去了,挨着小朋友一字一顿道,“建……建行杂货。这附近是不是有家网吧,我应该没记错?”

    这片街区离黑水街有段路程,公交车弯弯绕绕半天也没开出去多远,在这边打着圈绕。

    网吧的确有一家,就在杂货店后面。

    谢俞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暑假的时候吧,”贺朝说,“有朋友约我我就过来了,在家闷着无聊。”他也不记得都约了哪里,反正瞎走走。

    半小时车程一点也不长,没聊几句就聊过去了。

    到站下车之前,贺朝还想再坐两个来回。

    “朋友,这是末班车,”谢俞推着男朋友下车,“你想什么呢。”

    贺朝堵在车门口说:“想再跟你待一会儿。”

    这回谢俞没踹他,司机师傅忍不住想踹人,司机师傅坐在驾驶位上,挥着手赶人:“你们俩个下不下,怎么磨磨唧唧的。”

    谢俞:“……”

    贺朝:“……”

    下车拐个弯过去就是汽车站,谢俞得转3路,贺朝坐松亭线,两个人正好方向相反。谢俞投完币,习惯性往最里面走。

    离发车时间没几分钟,公交车引擎声震个不停。

    这个点,车站里已经没剩下几辆公交,汽车站入口陆陆续续还有人往里头走。

    谢俞靠着窗户往外边看了一会儿,正好看到某个傻逼从边上那辆松亭线上跳下来,台阶都没走,直接从最上面一跃而下。

    然后这人从后门上来,穿过一排排座椅,站到他面前。

    谢俞嘴里一句“你上来干什么”还没说出口,就见贺朝低下头,带着几分侵略性地吻了上来——跟刚才那个吻完全不同,这次有点急切。

    生硬又青涩,带着些无法抑制的冲动,莽撞地靠近。

    贺朝动作很快,不光谢俞没反应过来,车上其他人也没人知道这男孩子风风火火冲上来干什么,只看到两个人凑在一起了几秒钟,然后刚才上车的那个男孩子又直起身,从后门下去了。

    “我找人,不坐车,不好意思。”贺朝下车前冲司机打了声招呼,然后转头又对谢俞说,“这回真走了。”

    “……快点滚吧你。”

    话虽然说得狠,然而等车开出去几站路,谢俞抬手摸了摸自己耳尖,发现还在烧。

    周末两天时间过得很快,在三班班群里一片‘不想上学面对考试成绩’的哀嚎声中,周日的尾巴也快过去了。

    谢俞收拾完东西,上床之前看了两眼班群。

    [刘存浩]:两天为什么那么快,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享受活在世上的最后两天。

    [万达]:而且咱们学校老师还特别敬业,把试卷带回家批了,你看没看到老唐发的,他说周一就能出成绩。耗子,你想好死后准备葬在哪了吗,我想撒在海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刘存浩]:我喜欢土葬,尘归尘土归土。

    [许晴晴]:你们有毒吧,不就一次期中考。

    [v长=abc]:学习,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晚,一次失败不算什么,重要的是端正自己的学习态度。

    [罗文强]:学委,你又换公式了?

    隔了一会儿,贺朝也冒出来说了两句。

    [贺朝]:快什么快啊。

    [贺朝]:我感觉两天过得好慢。

    [罗文强]:……

    [万达]:这不像你,朝哥。

    [刘存浩]:朝哥,你活腻了?

    他们朝哥不仅看上去像活腻了,而且还一反常态,第二天早早地到了教室。

    “你今天很早啊,”刘存浩因为早上要值日,不得不起早贪黑,直面惨淡的人生,“早得有点古怪。”

    贺朝抬头,笑笑说:“你这说得,好像我每天都迟到一样。”

    刘存浩简直惊了,想说‘你难道不是吗’,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摇摇头拿着抹布去厕所洗了。

    谢俞来之前去学校外面的早餐店里买了杯豆浆,付钱的时候看到疯狗和老唐坐在店里吃饭,他拿着东西,一时间也不好就这样走人:“姜主任,唐老师。”

    老唐冲他点点头,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又招呼他过来:“你这就喝豆浆?能饱吗,坐下吃两个包子。”

    “不用了,我……”

    “不什么,过来。”疯狗把边上的塑料凳拖出来,充分体现了滥用职权四个字的含义,“不然不准进学校。”

    谢俞拿着肉包,坐在边上听姜主任吐槽学校食堂的伙食:“那个肉包,三口咬下去都吃不到肉。”

    老唐点点头:“第一次吃的时候我以为它本来就没有馅。”

    姜主任又说:“味道也不太好。”

    谢俞:“……”

    姜主任这个人只要不在学校里,还挺好说话,即使现在只是跟学校隔着一条马路。

    跟平时广播里的姜播音员不太一样,跟让广大学子头疼不已的疯狗也不一样。

    很普通。

    普通到好像是因为肩膀上需要担起来的担子,以及老师两个字,才变得强大起来。

    谢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人来得都差不多了,万达风风火火地从老师办公室门口跑回来:“好消息,试卷没批完!没!批!完!可以多活一天了兄弟们!”

    刘存浩扔了抹布站在讲台上跟万达热情相拥:“好兄弟,今天中午我们吃顿好的,死也要死得风光。”

    “搞什么,”谢俞从后门进去,坐下说,“要死要活的。”

    贺朝看了一早上热闹,总算把同桌等来了:“期中考啊,他们连遗嘱都立好了。什么如果我不幸被我妈打死……记不住了,大概这个意思。”

    班级同学大早上立遗嘱的画面太美,谢俞觉得跟姜主任一起吃包子也不算什么。

    提到吃,谢俞想起来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于是贺朝就听到他心心念念了整个周末的男朋友,在刚见面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对他说的第二句话是:“你核桃吃没吃?”

    万达的墙角也不是每次都准,他听到的是试卷没批完,其实没听全,是部分班级试卷还没批完,三班并不在这个“部分”范畴内。

    于是当吴正抱着叠试卷走进来的时候,全班都安静了。

    贺朝倒是挺高兴:“老谢你看,我这道题居然对了。”

    谢俞心说,我不是很想看。

    “想不到吧,这点试卷,我周六就批完了,”吴正从粉笔盒里挑了几截粉笔头出来,又说,“都看看自己考成什么样,万达,你闭什么眼睛,你闭着眼睛装看不见也还是八十分……你看看人贺朝多开心,考三十分也有三十分的快乐。”

    万达:“……”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