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伪装学渣 > 62.第六十二章

62.第六十二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种两个人一个推车另外一个往车里扔东西的感觉很奇妙, 时不时问对方这个吃不吃、那个要不要, 谢俞没由来地联想到了“过日子”这三个字。

    虽然他们身上还穿着二中校服,牵个手都得偷偷摸摸的,趁着四周没人的时候牵一会儿。

    “这个吃吗, ”贺朝靠得近,从远处看过去就是两个男孩子凑在一起说话, “新口味,尝试一下?”

    谢俞看了一眼, 包装袋上标着青椒口味:“你找死我不拦着。”

    “应该还好, ”贺朝买东西挺喜欢买些没吃过的,看上去很新奇,拿出去招待人也没人愿意碰一下的那种,“上次我买了个芥末的, 我觉得还行,不过沈捷抢过去吃完差点没吐出来。”

    毕竟零食也不能当主餐吃,他们挑了几样就没再拿,周遭来来往往的声音越来越多,谢俞想松手, 挣了挣,贺朝没放。

    “有人。”

    “哪有,没人。”

    贺朝说得斩钉截铁,然而话音刚落, 裤腿就被人拽了拽, 低头看过去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女孩, 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大概四五岁的年纪,个头很小,声音软软糯糯地喊他:“哥哥。”

    贺朝:“……”

    哪儿跑出来的?怎么不声不响的。

    “哥哥,我想拿那个。”

    小女孩胖乎乎的手指往货架上指,说话口齿还不太清:“草莓味的。”

    谢俞顺着看过去,是袋果冻,包装袋上印着卡通头像,不过摆放的位置有点高,起码以这个小豆丁的身高跳起来也够不着。

    “拿吧哥哥,”谢俞往边上走了两步,说,“草莓味。”

    草莓味的在最里面,贺朝把外面几袋暂时往边上挪,用一只手撑着怕它们砸下来,谢俞那句“哥哥”叫得他差点没拿稳。

    谢俞音色本来就凉,加上很多时候说话又不中听,服软的时候特别勾人。

    小女孩还在眼巴巴看着果冻,眼睛里的渴望都快溢出来了,贺朝把里面那袋抽出来,又把边上的放回去,才一字一句对谢俞说:“你给我等着。”

    果冻袋子并不大,但小女孩还是需要用两只手把袋子抱在怀里才能拿稳,脆生生说:“谢谢哥哥。”

    贺朝把那袋果冻拿下来之后,蹲下来跟她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小孩子不能乱跑。”

    “妈妈在那边,”小女孩指指对面那位在称散装糖果的女人,长头发,看背影很温柔,小女孩指完又喊了声妈妈,又对他们挥手说,“……哥哥再见。”

    贺朝摸摸她的脑袋,又从口袋里摸半天摸出来一粒糖给她,笑了笑说:“再见。”

    很普通的画面,谢俞却觉得,嚣张肆意的男孩子,敛下所有锋芒,温柔起来真是暖得一塌糊涂。

    等小女孩走远,他们在这边买得也差不多了,等会儿再绕去饮料区拿两瓶水就行。

    小型商场,总共就上下两层,客流量稀少,走几步就能逛半圈。

    “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贺朝凑在他耳边问。

    谢俞推着车,往边上歪了歪:“这是要算账?”

    贺朝还没来得及说话,许晴晴他们正好从对面过来,几辆推车撞在一起:“你们买完了吗?”

    万达购物车里全是零食,光薯片就三四袋,许晴晴倒还好,甜食居多,拿了好几样甜品。

    谢俞说:“没。”

    贺朝补充:“还差两瓶水。”

    万达低头看看自己的车,然后说:“我也缺水,正好,一起去啊。”

    饮料区有两排,货架上琳琅满目,万达推着车到处晃悠,最后在可乐和雪碧之间摇摆不定。

    贺朝把一瓶果汁放回去,还不死心,想继续没说完的话题:“你刚才……”

    万达犹豫完,拿了瓶可乐,然后哼着歌往他们这排走。

    谢俞也没给贺朝说下去的机会,想逗逗他,伸手指指贺朝右手边那瓶水,在他耳边说:“哥哥,我要那个。”

    “……”

    贺朝被他弄得彻底没脾气,只能在心里喊一句:要命。

    虽然这种话听起来真他妈爽,但是大庭广众,有什么念头也只能忍着,典型的玩火,而且小朋友玩得还挺带劲。

    贺朝把那瓶矿泉水拿下来,看了眼日期才递给他:“回去收拾你。”

    谢俞接过水,自己也觉得这种做法实在很幼稚,没忍住靠在货架边上笑了。

    “晴哥去买桌游了,”万达丝毫没有注意到边上两个人说了什么,他又拿了瓶汽水往推车里扔,然后转头问,“应该就在前面,过去看看吗。”

    “前面哪儿?”

    “娱乐区?”万达踮起脚张望几下,在人群中捕捉到一个穿二中校服的,熟悉又豪迈的身影,“我看到她了!”

    谢俞他们过去的时候,许晴晴已经在两种版本的大冒险游戏里纠结很久了:“看简介,一个是普通版,另外一个是加强版,你们来得正好,我该买哪个?”

    贺朝看了一会儿,也挑不出来,干脆说:“要不然都买了吧。”

    谢俞看都没看:“那就别买了。”

    许晴晴:“……你们俩是认真的吗。”

    最后还是万达靠着随缘大法,让许晴晴闭着眼睛挑左右手。

    “就它了!”万达把那个加强版塞过去,“上天的安排!不要再犹豫了!晴哥,就决定是它!”

    谢俞在边上随便看看,看到角落里有副卡牌封面写着“恐怖游戏”,觉得有点意思,正要拿起来,手立马被贺朝按住。然后他眼睁睁看着贺朝趁万达和晴哥不注意,把“恐怖游戏”往最里面塞,塞到肉眼看不见为止:“……”

    看那架势,生怕被万达看到,又要玩一场热热闹闹的笔仙。

    谢俞有点想笑:“你怂不怂?”

    贺朝:“这跟怂没关系,杜绝封建迷信,从我做起。”

    他们动作挺快,拎着大包小包回学校的时候才刚上晚自习没多久,老唐也念在他们住宿,情况特殊,多给了他们一点时间准备东西,让他们把东西先放回寝室再来上课。

    结果谢俞刚把东西放下,洗了个手,还没擦干,从独卫出来就看到贺朝站在门口等着他:“有事?”

    “有,”等他走进了,贺朝才关了门说,“收拾你。”

    谢俞不太喜欢跟别人亲近,顾女士每次提到他小时候,总是骄傲又苦恼地说:人家的小孩都是伸手要抱抱,你呢,除了我跟你爸,别人都不让碰。

    或许他是不太能领略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之道。

    但只有贺朝,只有这个傻逼,会让他有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的念头。

    贺朝低着头亲上来的时候,谢俞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想过跟这个人的未来。

    他跟贺朝,相识就像一场不可思议的意外,碰撞在一起,甚至绚烂到……害怕这只是一场转瞬即逝的烟火。以后怎么样谁也说不准,人生还有那么长,哪里说得准以后。

    可是潜意识有个声音说,你想过的。

    你想一直跟这个傻子在一起。

    贺朝嘴上说要收拾他,也只是亲得狠了点,不过这次控制住没用牙齿咬他:“故意整我,嗯?”

    两个人血气方刚的,谁也不让着谁,最后谢俞的腿碰在床沿上,重重地磕了一下,等回过神,人已经跌在床上。

    贺朝一只手撑在他颈侧,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怕压着他,也怕控制不住擦枪走火。

    然而谢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主动迎上来,嘴唇贴上他的。

    谢俞手还有点湿,冰冰凉凉地,正贴在贺朝手腕上。

    贺朝脑子里最后一点理智也没了。

    宿舍床位并不牢固,平时夜里翻个身都会有床板吱嘎的声音,更何况现在承担的是两个人。贺朝的手从谢俞衣摆一点一点探进去,先是掐着腰侧那片软肉,忍不住继续往上摸,男孩子皮肤细腻,反应青涩。

    谢俞被他摸得有点受不了,直觉再这么玩下去真得出事:“……哥。”

    贺朝听到这声停下来,缓了会儿,手离开那片温热,从小朋友衣摆里钻出来,然后又低着头在谢俞脖颈上轻轻咬了一口才算结束:“我操,又硬了。”

    “你不用特意强调一遍,”谢俞半坐起身,腰抵在枕头上,看着他说,“我被你那玩意儿顶半天了。”

    贺朝哑着嗓子说:“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帮你弄?”

    贺朝说着真伸手去碰,隔着校裤布料碰到腿根,几根手指正要再往上摸,谢俞直接踹过去一脚:“滚。”

    刚才动作太激烈,贺朝都不知道自己外套是什么时候被扒掉的,他起身,弯腰把掉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走之前在门口又问了一遍:“真不用?”

    回应他的是谢俞反手扔出来的枕头。

    谢俞冲了个凉水澡,快半小时才消下去,关掉淋浴开关的时候,等那阵凉意过去,也还是热。

    万达放完东西又在寝室里磨蹭了一会儿,偷偷打了两局游戏,等他想起来要去上课,顺便上楼找找两位大佬一起走。

    结果过去敲门,发现这两个人都换了件衣服,头发湿哒哒地往下滴水,万达嘴里满腔话又被他咽了下去:“你们怎么这个点洗澡?”

    这道题实在是答不上来,贺朝难得词穷,站在门口朝对门谢俞望过去,示意他说。

    于是谢俞犹豫一会儿,张嘴回了四个字:“关你屁事?”

    贺朝:“……”

    万达:“……”

    在高二年级所有同学千盼万盼之下,秋游这天终于到了。

    这次订的地方依旧按着学校秋游经典套餐走,据说是个有游乐场的大公园,景观还不错,拍拍照散散心,还有射击场、小剧院之类的项目。

    一大早,整层楼都闹翻天了,姜主任过来说了几句,也只是暂时安静下来。等姜主任走了,他们该怎么闹还是怎么闹。

    刘存浩在教室里当众开包,炫耀自己带过来的东西:“看到没有,乐事薯片一袋,面包一个,口香糖……到时候大家一起分享啊。”

    贺朝不服:“给你看看我跟老谢的,看到没有,青椒口味,你肯定这辈子都没吃过。”

    谢俞抬手按了按额角,提醒道:“那是你的,别带上我。”

    “我的就是你的。”

    “……别了吧。”

    老唐今天穿了身蓝色运动装,大概是想彰显年轻活力,不过穿在微胖的他身上,看起来更适合给他个摇椅,坐上去慢慢摇。

    “我说几个重要事项啊,”老唐手里拿着张日程安排表,又挑了根粉笔出来,“大家划分一下小组,选个组长出来,我手机号你们都知道吧,不知道的我再写一遍……有什么时候就打我电话,或者找导游。”

    全班三十几号人,自由分配,分了五个小组。

    出去玩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开心,刘存浩平时当班长管事管得够烦了,这次不想再当组长,于是把位置转给了贺朝:“朝哥,其实从开学第一天,我就发现你这个人不可小觑,您身上的光辉,您的领导才华——您简直人中龙凤,无人能敌——”

    谢俞听到这里笑了一声。

    贺朝摆摆手,示意他打住:“行了行了,我懂你意思。”

    贺朝统计人数的时候,罗文强也想过来,贺朝随口说:“你不行,你太能吃了。”

    刘存浩跟着说:“我也觉得不行。”

    罗文强简直惊了:“有你们这样的吗?同学爱呢?”

    谢俞全程看热闹,然而罗文强走投无路选择投奔他,这个浑身都是肌肉的男生委委屈屈地说:“俞哥你说说他们!”

    贺朝:“别俞哥了,叫俞哥没用。你俞哥是我的……我这边的人。”

    还好反应快,差点就脱口而出说了“我的人”。

    谢俞听出来了,想想还是决定给男朋友一点面子:“嗯,叫我没用。”

    罗文强:“……”

    老唐还在讲注意事项:“出去玩,注意卫生,垃圾不要就随手扔在景点,体现出我们青少年的素质和涵养……”

    大家三三两两地敷衍:“好的,知道了。”

    罗文强还不肯放弃,手指头在空气里颤啊颤:“好,我算是看清你们了,说好的友谊,都是假的。”

    贺朝把罗文强的名字添在纸上,然后示意他赶紧滚蛋:“够了啊,再废话真不带你。”

    直到导游进来班里才安静下来。

    是个男的,戴着红色帽子,手里提着个喇叭,笑起来挺爽朗,一进来就打招呼:“同学们大家好。”

    然后各组组长把小组名单交给导游,收到贺朝他们组那张纸的时候,谢俞明显感觉到导游眼神里的迷茫,仿佛在问:什么玩意儿,都有谁?

    谢俞从练习簿上撕下来一张纸,低头把六个人的名字又写了一遍。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