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伪装学渣 > 67.第六十七章

67.第六十七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本崭新的《高中教材全解》, 封面上用红色加粗字体印着:成绩差不要紧,选对辅导书才是迈向成功的关键!

    万达抄完两道题,合上练习簿, 还在纠结贺朝洗澡的问题:“我发现你跟朝哥洗澡的频率都挺奇怪的, 上次也是,你们难道有洁癖吗……”

    他说完, 想起之前谢俞回他的四个字“关你屁事”, 又闭了嘴。

    谢俞站在桌边,随手翻开几页,发现封面上的那行字还真不是瞎吹。

    这套辅导书编得还不错, 知识点讲得也透彻, 从书本例题到课后习题都有仔细讲解, 跟着它的思路走, 每节课的要点能抓得差不多。

    “这谁的, ”谢俞手指抵在书页页码上,没看到署名, 觉得这两本书看起来很可疑, 又猜想会不会是谁不小心放错了, 问完又补了句,“赶紧拿走。”

    刘存浩正在擦黑板,闻言拿着抹布扭头说:“什么东西?”

    万达这人哪里有事就往哪儿钻, 听到这话立马跑过去, 坐在谢俞前排的空位上围观:“书?俞哥这不是你的吗?”

    谢俞反问:“你觉得这像是我的吗。”

    万达:“……”

    那必须不像。

    他们班这两位垫底高手, 从来不做课后作业。桌上那堆书开学时候发下来什么样, 现在还是什么样,碰都没怎么碰,还跟新书似的。

    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跟学习相关的东西。

    谢俞桌肚里干干净净,贺朝那儿偶尔还会有几张没扔的糖纸。

    每次老师讲题,他们俩总是找不着试卷,东缺一张西缺一张。有时候走运,两个人缺的不一样,刚好能凑起来,那就合在一块儿听。

    每次把各科老师气得够呛:“——你们俩怎么回事,自己的试卷能不能保管好了。”

    “我第一个来的,没见到有什么人进来过咱班,”刘存浩也觉得放错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待会儿等人到齐了再问问看吧。”

    结果等人到得差不多了,谢俞拿着两本教辅材料上去问,也没人出来认领。

    刘存浩在底下看着,发现谢俞这个人感觉还挺适合当班长,威慑力十足。站在讲台上,往下扫一眼,全班立马安静下来。

    “我最后问一遍,”谢俞说,“谁的?”

    许晴晴摇摇头:“别看我,我不知道,不是我的。”

    罗文强早就买过一套,那套书早被他用各种记号笔做了一大堆记号,他说着说着还把话题给带歪了:“这套书挺好的,还是之前我家教老师让我买的,真诚向大家安利。只需翻看一分钟,你就会跟我一样,爱上这套教材全解。”

    谢俞:“……”

    快上课的时候贺朝才进班。

    他走到后门就看见一群人都聚在后排,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你们干什么呢,”贺朝曲起手指,在门板上敲了敲,“……大早上这么热闹。”

    谢俞被这帮人吵得头疼,听到这句话,手撑着额角,转身往后看。

    贺朝校服外套里搭了件薄毛衣,头发还没干透,手里抓着根数据线,正靠在门边上。袖口往上折了两折,正好露出半截手腕。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两秒。

    目光触及到对方,耳边其他声音突然间变得远了。

    贺朝心说只是一个周末而已,怎么感觉过去了那么久,这份心思没持续多久,然后他就听到谢俞说:“不知道哪个傻逼在我桌上放了两本书。”

    贺朝:“……”

    “朝哥你知道这书什么情况吗?”万达抬头问。

    贺朝:“啊?”

    万达又说:“周末也不可能有人来教室啊,而且咱教室门窗都是锁着的,怎么会突然间多出来两本书呢。”

    教室门窗虽然锁着,但是三班有扇窗就算锁上也很容易松动,往上推推就能手动撬开。

    周末翻窗进来送书的贺朝咳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万达他们猜来猜去也还是那个套路:“不是老唐就是某个暗恋俞哥的人,苦于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巧克力什么的都不够新颖,想来想去,唯有这样一本《高中教材全解》……”

    贺朝:“……”

    万达说着说着,觉得这套路似曾相识,一拍脑袋:“这不是跟朝哥那封邮件很像吗,不会是一对姐妹吧。”

    谢俞额角抽了抽。

    万达还没来得及把邮件和教材全解放在一起分析分析,正好上课铃响,大家不得不回到自己座位上。铃声刚落,老唐拿着书和一叠阅读练习卷走进来。

    贺朝松了口气。

    谢俞把那两本教辅材料随手往边上放。

    “根据你们期中考试的成绩,我发现你们阅读题失分很严重,今天这节课我们就做几篇阅读练习,当堂做完当堂讲,”老唐把试卷发下去,又说,“都仔细审清楚题目啊,遇到问题多去思考思考为什么。”

    谢俞接过前排同学传过来的试卷,随手分给贺朝一张,然后把试卷压在胳膊下面,准备趴下去睡会儿。

    贺朝碰了碰他:“老谢。”

    谢俞:“干什么?”

    贺朝不知道怎么说,捏着笔说:“就那个……书。”

    谢俞以为贺朝这是在吃醋,这人平时屁大点事醋坛子能翻半天,玩个游戏还特意叮嘱不能玩大冒险。

    谢俞想了想,觉得自己领会到了贺朝的意思:“我不会收的。”

    贺朝:“……那你打算把书放哪儿?”

    谢俞决定给足男朋友安全感,反正东西留着也没用,到时候直接还钱就行:“扔了吧。”

    “……”

    语文课就讲了三篇现代文阅读,贺朝是老唐的重点观察对象,隔三差五就被老唐点起来回答问题。

    谢俞睡了半节课,再睁开眼的时候,正巧听到老唐在说:“贺朝,这道题你站起来回答一下,作者为什么流泪这一小问,你是怎么答的。”

    贺朝站起来,还没说话,万达他们已经开始笑。

    老唐:“你们几个,笑什么?”

    刘存浩大着胆子回了一句:“我们先笑为敬。”

    贺朝完全没有辜负刘存浩他们的期待,从各个角度分析了作者流泪的原因,什么心灵太过于脆弱,真男人不会随便掉眼泪,甚至连眼疾这个潜在原因都考虑到了。

    “……”

    贺朝说完,全班先是沉默几分钟,然后突然发出震天动地的笑声:“朝哥,你真是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

    贺朝:“过奖过奖。”

    谢俞按了按太阳穴,有点绝望。

    “你找时间来我办公室一趟,”老唐比谢俞更绝望,他差点喘不过来气,喝了两口枸杞茶,缓了缓才继续道,“来的时候把你的卷子带过来。”

    只要老唐说什么“找时间来一趟”,他们基本上都用找不到时间当借口。

    没事谁愿意跑老师办公室去,能拖多久拖多久。都寄希望于拖到地老天荒,没准老唐忙起来自己都忘了。

    课间,贺朝在隔壁组跟几个男生一起抢罗文强的干脆面,罗文强差点没跳起来打人:“你们够了啊,再拿就没了。”

    贺朝掰走一块儿,伸手还想掰。

    罗文强:“你是土匪吗!”

    贺朝边掰边说:“还有我同桌呢。”

    谢俞一局游戏打完,正好听到这句,把手机往口袋里塞,起身走过去。

    罗文强以为终于来了个有良心的,连忙哭诉:“俞哥,救命啊。”

    谢俞把袖子往上推了推,对贺朝说:“你掰得太碎了,我自己掰。”

    “……”罗文强满脸震惊,“你们俩,土匪同桌??”

    贺朝这个该去办公室的人没去,万达倒是跑得勤快。

    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为了得到情报,万事通甚至可以拿着题敲门进去装模作样问题目。

    导致老吴他们每次见到他拿着题过来,都要开玩笑问一嘴:“是真的过来问题目?”

    “过段时间有文艺汇演,”罗文强的干脆面刚被抢完一轮,万达从办公室回来,边说边往干脆面包装袋里伸,“每个班都要出节目,咱班的文艺委员可以提前准备准备了,我们争取赢在起跑线上。”

    三班文艺委员是个女生,从小学舞蹈,听到这消息也挺激动:“真的吗?”

    万达:“再过半个月就是学校校庆,假不了。”

    文艺汇演的话题一出,班里又热闹起来,只剩罗文强对着包装袋里那点碎渣渣黯然伤神。

    一般这种活动,每个班都会挑十几个人出来,跳舞唱歌演小品,人多看着气场强,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

    文艺委员已经开始挑人了,贺朝扭头问:“去吗老谢。”

    谢俞想也不想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去,”贺朝想到黑指甲油那件事,以及当初那段谢俞凭着黑指甲叱咤风云的岁月,“你有经验啊,你们街道那个……”

    谢俞:“劝你别提,不然揍你。”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