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伪装学渣 > 90.第九十章

90.第九十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俞脑子里‘轰’地一下, 仿佛有什么东西忽然间炸开。

    紧接着浑身血液一点点凝结。

    他手机设了密码锁,周大雷发的那些短信挤在一起占了大半个锁屏界面,虽然没有全部显示,但几条短信内容东平西凑凑起来, 还是能看出大致意思。

    ……

    “大雷他, ”谢俞手指缓缓曲起, 握成拳,下意识选择把这件事继续瞒下去,“他开玩笑的,没这回事。”

    顾雪岚一整晚没睡,从半夜呆坐到中午。其实她已经不知道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 好像很漫长, 但又没那么漫长,只看到外边的天逐渐亮了起来。

    谢俞话音刚落, 正想再硬着头皮补上一句“你别多想”, 就听顾雪岚又问:“那是怎么回事。”

    她说话的时候喉咙发干,气势跟第一声问话不同,呈现出一种情绪剧烈起伏过后、不太自然的沉静, 一句话卡在嘴边, 缓了几秒才说出口。

    “——你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

    谢俞看到她这个反应, 猜到周大雷估计也不想地直接把他给卖了。

    刚才脑子太乱,忘了考虑这一层。按照周大雷的性子, 要真追到他跟前问, 立马变慌, 根本藏不住事。

    面对顾女士的质问,谢俞沉默一会儿,没有回答。

    周大雷确实没想过自己这几条短信,误打误撞地,就把事情直接捅了个底朝天。

    昨晚他洋洋洒洒地发完,正打算扔下手机睡觉,岚姨一通电话惊得他差点卷着铺盖从床上摔下去。

    顾雪岚没问几句,他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部说了个遍。

    “这事我也才知道不久,谢老板不让我说,但我憋着难受,”周大雷边说边推开窗户透气,又说,“……岚姨,他就是想让你在钟家过得好一点,少几个人逼逼那些糟心事。”

    钟氏集团是a市赫赫有名的家族企业。

    顾雪岚嫁过去之后,这个重组家庭就显得尤为尴尬,钟太太的位置不好坐,更何况家里头还有一个不闹点事就不舒坦的钟杰。

    谢俞平时闷声不响,看上去一副“懒得管你”的样子。

    顾雪岚总以为他还小,这些压力她担着就行,没想到周围人怎么说的、怎么看的……原来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顾雪岚回想到这里,手控制不住地发抖,想抬手把肩上那件外套往上拉,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

    脑海里空白一瞬,强烈的脱力以及失重感席卷而来。

    她最后一点仅存的印象,是听到谢俞慌乱地喊了一声“妈——”。

    周遭是来来去去的脚步声。

    顾雪岚晕倒后,钟家乱成一团。

    家庭医生拿着药箱从二楼下来,边走边叮嘱:“还是那个毛病,都跟你们说了多注意着点,怎么不当心呢。平时多注意休息,不能操劳……好好调养。”

    谢俞还在发愣。

    阿芳把家庭医生送出去,往回走的时候没忍住,站在主卧门口轻声说:“太太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大好,你平时总在学校可能不知道,前几个月还去了趟医院……她昨晚一宿没睡,就坐在楼下等你。”

    阿芳话说到这,叹了口气:“不管发生什么事,有话好好说。”

    谢俞坐在顾女士床边,楼下那些声音逐渐变得遥远。脑子里没别的想法,只觉得自己混蛋。

    他顿了顿,最后还是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

    -

    顾雪岚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阿芳正好在房里收拾东西,见她醒了,连忙挑几句好话说:“二少在厨房给你炖汤呢。担心得不行,让他下楼吃饭他都不去,有什么事就好好说……挺懂事的一孩子。”

    谢俞在厨房里忙活了有一阵。

    切食材的时候周大雷正好打电话过来,电话接通的瞬间,周大雷清清楚楚地听到对面“砰”的一下。

    手起刀落。

    刀砍在砧板上,一声闷响。

    周大雷吞了口口水:“……谢、谢老板?”

    谢俞没说话,又砍下去一刀。

    周大雷缩缩脖子,继续为自己做临死前的辩白,争取死缓:“对不起啊,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人生真是充满意外和惊喜。昨天晚上我本来在打游戏,对面那队真的菜,然后我就想到了你,我的好兄弟——”

    “行了。”

    谢俞放下刀,看时间差不多,热气滚上来,把刚才切好的食材往锅里倒:“这事跟你没关系。”

    周大雷以为按照谢俞这个烂脾气,自己最多也就能争取多活个两天,没想到直接无罪释放。

    周大雷得了便宜,还觉得哪里不太舒服:“啊?你确定不跟我算算账?”

    “算个屁的账,”谢俞说,“是我自己的问题……你就那么想我跟你算账,你有病?”

    他还没那么是非不分。

    这事再怎么说,也怪不到周大雷头上。

    “那岚姨现在怎么样,”周大雷问,“没事吧,身体可得当心点。”

    挂了电话,谢俞看着从锅里不断滚上来的热气,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贺朝当初在教室里对他说的那句‘用自己方式对她好,不一定是她想要的’。

    他想到这,又低头在联系人列表里找到‘贺朝’两个字。

    打了很多话,最后悉数删掉,只留下一个字。

    -哥。

    这锅汤炖了大半天。

    等谢俞把汤端上楼的时候,顾雪岚已经靠着靠枕,在床上坐了一会儿。

    与其说是生谢俞的气,她更多的是气自己。

    这几年她跟谢俞的沟通变得少之又少。

    她能感觉到,这个孩子,正在一点点学会独立,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她帮忙,也……离她越来越远。

    “妈。”谢俞想说‘对不起’但这三个字,就跟‘我爱你’一样,对越亲近的人反而越难说出口。

    顾雪岚看着他,既没继续质问,也没有苛责。

    她把那碗汤接过来,沉默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了下去。

    “我也希望你过得好,”喝了几口,顾雪岚低着头看着碗里几颗红枣,眼角悄悄湿了一片,低声说,“只要你过得好。”

    “在黑水街的时候,我就成天想,想给你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不说过上多优渥的生活,起码不愁吃穿。”

    “我没想过……”

    顾雪岚说到这,顿了顿:“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我不是什么钟太太。”

    谢俞不动声色地仰了仰头,眼眶明显泛红。

    他从小脾气就硬,不管遇到什么事,从来不会掉眼泪,现在眼里无法控制地湿着、觉得不太适应,也有点丢人,仰头把那股湿热倒回去,又喊了她一声:“妈。”

    顾雪岚抬眼看他。

    谢俞又问:“你喜欢清华还是北大?”

    顾雪岚回想起以前谢俞拿来呛她的那句‘你看我考个清华还是北大’,她把碗随手放在边上,抬手抹了抹眼角,被他逗笑了:“……都行,只要你自己喜欢,什么学校都行。”

    贺朝假期偶尔会去图书馆里泡一会儿,手机调设成静音模式,等合上书,捞过手机看时间的时候才看到谢俞发过来的那句“哥”。

    避免在图书馆里吵到别人,贺朝把书还了回去,边拨电话边往图书馆外面走:“怎么了?”

    然后他就听到谢俞说:“哥,下次比谁考第一。”

    贺朝正想问“倒数第一”?

    谢俞又说:“正数的。”

    贺朝从侧门走出去,听到这三个字,又停了脚步,他知道小朋友想考正数第一意味着什么,都装了那么久,现在说要考第一,只剩下一种可能。

    外面天色已经暗下去,贺朝靠着墙问:“你认真的?”

    谢俞胆子挺大,坐在阳台护栏上吹风,手撑在护栏边沿,脚底悬空,从二楼看下去,只能看到不远处几排路灯。

    “认真的,”迎着风,谢俞缓缓闭上眼说,“你之前跟我说的那句话,我知道什么意思了。”

    一个月的假期说长也不长,眨眼间便过去了。

    过年的时候,a市又下了场雪,地上堆起厚厚一层积雪。

    班群里满屏都是‘新年快乐’。

    除了互道祝福,班群里最积极的活动就是抢红包。

    为了抢红包,管理员甚至把谢俞踢出了群。

    [许晴晴]:俞哥,等我们抢完再拉你进来。

    [许晴晴]:大过年的,你这个手气,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在一个群里抢红包,求放我们一条生路。

    [万达]:千万不要质疑我们的友情!我们还是朋友!

    [刘存浩]: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在红包面前,朋友也不算什么!

    [罗文强]:耗子,你这话,简直精辟。

    贺朝那天晚上运气还不错,班群里老唐发的那几百,他抢到了最大的那份。

    [刘存浩]:运气王!五十块!厉害啊朝哥!

    [罗文强]:为什么我只有五毛,这不科学……一定要这么伤害我这个平民窟男孩吗?

    [万达]:哈哈哈哈哈哈五毛,我五块,突然觉得五块钱也挺好的。很知足了。

    ……

    顾雪岚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如释重负,在谢俞边上坐下。她刚才在饭桌上都没吃什么饭,边吃甜品边抱怨:“春晚都没看成,刚才那个小品看了一半,后面讲的什么?那个人怎么样了?”

    谢俞怎么知道,他压根就没有仔细看:“有小品吗?”

    顾雪岚:“……”

    谢俞又陪着顾女士看了几个节目,根本感受不到笑点。

    手机震动两下,他偷偷低头看了眼,是贺朝给他发过来的一个红包。

    许晴晴他们千防万防,连踢人这种阴损的招数使出来了,万万没想到最大的那份红包还是落在了谢俞手里。

    [贺朝]:抢到的,都给你。

    窗外正好在放烟花。

    伴随着几声巨响,炸出满天琐碎又斑斓的星光,在夜空里一闪而过。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