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一剑倾国 > 12、末路穷途重逢,泪阑珊

12、末路穷途重逢,泪阑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东西?”众人纷纷取出宝器,预备将其打落,流木冰见脸色急变,“快住手,是人!”

    砰!

    发光物体摔在甲板上,神光自然收拢,果然露出紧紧相拥住的两个人来。其中一个是女子,身上穿一件破烂但干净的血色外衣,下摆被撕得很短,像长裙截取上半部位,又从中间剖开,样式与“衬”类似,只是少了扣子。这奇异的血衬只能遮住一小截大腿,令人目眩的笔直而紧致的雪白大长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众人眼前,丝质的亵裤若隐若现,丰满上围束着绣雪梅的抹胸。

    男子头发生得极长,到了腰部,不知何缘故散乱开来,面上有须,但不杂乱,显然有过休整。众人仔细看那面目,越来越觉得眼熟,沈流云忽然惊呼一声:“小梵!”

    众人大吃一惊,羽骏连忙取出光贝,再细一辩认,不是燕离,又是哪个?

    “那,那她就是李……”

    李红妆悠悠苏醒,脑子昏昏沉沉,记忆中在落水之前,她从血脉中抽取力量,形成元神,来对抗恶水的侵蚀,消耗太过严重,就昏迷过去。此后隐约觉出一道神光将她跟燕离护住,再醒过来,居然又到了陆地。

    不对,不是陆地,这味道……

    她爬起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如临大敌的众人,好几个都是熟悉面孔,她很快明白过来,这些人是来救燕离的,当即娇笑一声,伸手钳住燕离的脖子,才要用力,却暗叫糟糕,原来方才大量消耗了血脉之力,已经到了极端虚弱的地步,她不动声色,做足了姿态,“不要动,动我就杀了他!”

    沈流云的脚步不禁顿住,冷冷道:“你想怎样?”

    李红妆环看了鲲舟一眼,然后笑道:“这是什么船,居然能抵抗恶水侵蚀。怎么这时候才来,如果不是我,你们来给他收尸都嫌晚了。”

    沈流云怒道:“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沦落至此!你到底想怎样?”

    李红妆娇笑道:“从现在开始,这艘船听我的号令,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奴隶,现在开始回航。对了,船上有没有做饭的伙计?先弄吃的来,半刻钟内我要没看到吃的,我就拧断燕离的脖子。”

    “有有有,马上去叫,您千万不要想不开。”赵挺连忙跑下船舱去。

    “咳咳……”

    李红妆正准备向苏星宇要点丹药,就听到燕离咳嗽着醒来,心中一突,知道被戳破就万事皆休,正要想办法,燕离已经抢先开口:

    “她元神枯竭,没有力气,杀不了我的……”

    “你!”李红妆脸色大变。

    “真是不幸!”燕十一轻笑一声,神境一出,即统治全场。李红妆被莫名力量虚摄到半空。燕十一拔出黑刀,就要将虚弱至极的李红妆斩杀。

    “十一住手!”燕离说完又急咳两声,“现在不是杀她的时候,快走,离开这里……大水怪召了同族来报复,数目十万以上……快走!”

    “十万?”李红妆脸色再变,旋即瞪着燕离骂道,“你这个恩将

    仇报的混蛋,还不让他放我下来?”

    “谁有办法把她锁住,不要让她捣乱!”燕离道。

    “我来试试。”刘乐天当下放出锁链,将李红妆锁住。

    李红妆气得大骂:“燕离,你这条臭虫,方才还跟我海誓山盟,海枯石烂,一有脱困希望就翻脸不认人了!你这个负心薄幸、两面三刀的大色魔,大淫|棍……”其后省略数百个不管搭不搭得上的骂人词汇。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纷纷看向燕离。

    燕离面无表情道:“你们信她?”

    “鉴于你的品行,不是没有可能。”苏星宇道。

    “快看,那是什么?”羽骏突然大声叫起来。

    回航路上,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水泡。那水泡还在不断膨胀,因为有触手在不断地吸取恶水。

    “真是不美。”燕十一本能厌恶,即斩出一道刀光。

    “十一不要!”燕离险些吐血。

    轰!

    震惊天地的巨响,声波先摧得鲲舟剧烈颠簸,以大水泡为中心,狂暴的冲击猛烈外推,海中形成一个巨大的陷坑。鲲舟猛地翘起,船头往深坑里栽去,整只船翻覆过来,将众人都往海里抛。

    “冰莲龙翔,雪无……”

    冰白神光迅速涌开,方圆数百丈全被冰冻,爆炸余波、恶海深坑、漩涡还有鲲舟,全冻成了冰雕。众人与海族“砰砰”的摔在冰面上,只觉心惊胆战,冷汗直流。

    沈流云召出大鱼,使鲲舟导顺入正常航向,众人回到船上,冰冻方才解除。鲲舟继续回航,船上众人都聚起来,稀奇地观赏被冻成一坨的怪物——大水怪的本体。

    “这是什么东西,”苏星宇皱眉道,“居然有这样离谱的神通?”

    大水怪抽水自爆,威力堪比神圣领域倾力一击,又不伤本体,确实可以称得上离谱了。

    “不如问问燕兄。”流木冰见笑着看向燕离。

    燕离从甲板上爬起来,“我也不懂它叫什么,只知道它以恶水为食,然后排出净水,一遇风吹草动,就会自爆。我们方才沉水,就是它的杰作。”

    “这,这不是惊蛰吗?”

    羽骏这时候忽然想起来,激动地喊起来,“我在古书上看过,最早我们对抗黑暗兽的时候,它就是黑暗兽的主力。后来不知什么缘故不再出现,因为它只会自爆,其响如第一声春雷,我的祖先于是就称它们为惊蛰。”

    “惊蛰吗?倒也恰切。”燕离道。

    羽骏对流木冰见兴奋道:“冰见大人,可否将惊蛰转卖给我们海族,我们一直想研究惊蛰的构造,好制造出对应的兵器,来对抗黑暗兽。”

    流木冰见道:“卖就不必了,海族也算是对抗在第一战线的,没有你们世代的努力,人族也没有办法安生。此惊蛰就送予海族,聊表敬意。”然后看了看沈流云,意味莫名地笑了笑,“好了,我们先且散去,给他们姑侄二人叙旧的

    空间,我想他们应该有很多话想跟对方说。”

    六年的时光,只为了一件事努力,查阅典籍,推论,考察,筹钱,制舟,召集帮手,这种种一切,绝不是一笔“情深意重”就可以带过的。

    众人表示理解,纷纷离去,甲板上就只剩了姑侄二人。

    “姑姑……”燕离眼眶发红,有许多的话想说,又不知从哪里说起。

    沈流云定定地看了一会儿燕离,转身走了,过不片刻,又回来,抬了把椅子,在燕离面前放下,“坐下来。”

    “姑姑?”燕离疑惑着坐下。

    沈流云取出剪子,帮燕离剪起发来,“七年前,你本该就二十成年,按照我们那里的传统,要及冠,取字。姑姑在出任书院教习之前,是大学阁学士,这个资格还是有的,连字都给你想好了。梵为清净,寂静之意,取字‘知禅’,你以为如何?”

    燕离道:“禅是一种浑然无我的境界,正是相宜呢。”

    沈流云道:“可我知道,在完成复仇之前,你是不会取回白这个姓氏的。因为你了解你爹爹,我义兄一生忠君爱国,他若是在天有灵,绝不想看到你复仇。”

    燕离道:“姑姑已经知道了。”

    沈流云道:“我知道的,远比你以为的多。”

    燕离道:“我却不知姑姑何时跟海族有了交情。凡得到总需要付出,海族想从姑姑身上获取什么?”

    沈流云的动作一顿,面庞上露出一瞬间的挣扎,但很快宁定,“好了,胡子自己刮,姑姑这一生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现在为了你,都快转行当剃头匠了。”

    燕离将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露出本来面貌来,一面笑道:“若是只做我一人的剃头匠,那真是再好不过。别人怎么配让姑姑伺候呢。”

    “你就配了?”沈流云捏了个除尘咒,使燕离头脸焕然一新,又帮忙束冠。

    燕离收拾干净头脸,坐在椅子上,抱住沈流云,把脸贴在她的肚子上,“姑姑,这几年我常常想念你做的饭菜,常常想过去的时光,想到你为了救我,耗尽了寿元……”

    “你不也为了救我,跟曲尤锋死战,让诅咒侵蚀,把我推出白阳宫……”沈流云温柔地抚摸燕离的头。

    “可是对不起……纸鸢……我没能保护她……”燕离双肩耸动,“她在我眼前,受尽折磨而死……受尽折磨而死……”

    “不怪你……不怪你的……”沈流云心中一酸,眼泪就奔涌而出,“哭吧小梵,哭出来就好了,你还有姑姑,姑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小的时候可以哭,因为宣泄的是委屈和悲伤;长大之后不能哭,因为失去的是力量和勇气。

    可无论小孩还是大人,往往只有哭出来,才能得到释放。不然,就如同关押在恶狱的囚犯,永生不得解脱,直至腐朽。

    压抑了六年的悲痛,如同孩子一样,在这时刻宣泄出来。像亡魂的哀唱,在恶狱里经久不息。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