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圣者降临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不要了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不要了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诶?”

    夏尔精致的面孔上出现了一丝为难之色,扭捏地道:“那个...其实...我....嗯....”

    这支支吾吾的反应让魔导士心中更是疑云大起,心里没鬼的话,为什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他并没有从那金属眼罩上感受到什么能量波动,但却直觉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圣职者有些可疑,因此怀疑对方是否在眼罩上做了什么手脚——例如针对笔试在眼罩内侧夹带,或是在眼罩上雕刻细小的文字之类“非魔法”的原始作弊手段。

    “巴伦先生,这位考生的那只眼睛视力有些问题...他...”

    一旁的圣职者考官的话还没有说完,冷面魔导士就一摆手:“抱歉,班宁斯主教,他的眼睛有问题和考试是否可能作弊并没有关系,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毫不客气的话让班宁斯的脸也有点挂不住,但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根据适性测试的规定,即使有探查法阵的存在,但若是怀疑考生有作弊嫌疑,考官还是有权利要求检查考生的随身物品的。

    “诶,怎么这样...”

    夏尔扁了扁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人家真的没有作弊啦...”

    魔导士丝毫不为所动,沉下了脸,冷声道:“快点,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这边,见到夏尔被拦下,大部分同行的圣职者都露出了担心的表情,只有埃里希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

    见对方不依不饶的态度,夏尔收起了楚楚可怜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悦地微眯起眼睛,眼中仿佛有凝若实质的星芒一闪而过。

    和对方的目光相碰,魔导士心中猛然一悸。

    身为资深大魔导士,他曾经在议会执法队工作过几年,讨伐过不少背叛议会的黑魔法师,直到前年才因为年龄原因离开执法队,在魔法学院担任实战课程教师,巴伦自觉除了传奇之外,哪怕是普通的高阶施法者,也绝无可能只是一个眼神便令自己动摇。

    但方才,面对那只星辰般明亮而冰冷的眼睛,他却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少年圣职者的目光中并不是愤怒,而是一种漠然冰冷的杀意,这样的杀意,他曾经只在一些穷凶极恶的黑魔法师身上体会过!

    不过,仅仅只是极短的一瞬间,这凌厉的杀意便消散得无影无踪,仿佛只是错觉一般,眼前容貌清秀的圣职者又恢复了人畜无害的柔弱模样,委屈巴巴地撇了撇嘴:“好吧....呶,给你。”

    他随手扯下右眼上的眼罩,丢给了大魔导士。

    一旁围观的众人都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夏尔的右眼看起来和左眼一样明亮而灵动,根本不像是视力有问题的样子,当然,眼罩下也没有夹带什么作弊的纸条之类的东西。

    “咦...?”

    林顿突然听到一个细微的惊咦声,他瞥了一眼,发现站在加文身边的埃里希瞪大了双眼,似乎有些疑惑地皱着眉头:“怎么会...”

    “........”

    考官巴伦接过眼罩,却没有立刻查看,而是死死地盯着夏尔那只右眼,甚至暗暗使用魔法进行探查,希望能够看出什么异状。

    夏尔无辜地睁着两只大眼睛,一脸乖巧地与他对视。

    “你视力没有问题?”

    夏尔摇了摇头:“不啊。我的右眼视力很差,几乎都看不到什么东西,只是看起来好好的罢了。”

    听到这话,站在不远处角落冷眼旁观的希耶尔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这边,没有看出什么异状的魔导士又垂下眼皮,仔细地查看手中的银色眼罩。

    眼罩是银色的金属打造,雕刻着精致的荆棘与蔷薇花图案,但让巴伦失望的是,这上面既看不到什么可疑的文字,也没有任何魔法或神术物品特有的能量波动,即便使用精神力探查或是以鉴定术进行鉴定,这也只是一个没有任何附魔结构,最多只是掺有少量秘银的普通眼罩罢了。

    “怎么会?”

    魔导士有些不甘心地皱起眉头,从这考生刚才的眼神和之前心虚的模样,他笃定对方一定有问题,但检查的结果却让自己大失所望。

    班宁斯主教见状,安慰地拍了拍巴伦魔导士的肩膀:“我都说了,这孩子只是眼神不好,我们光明圣职者秉持主的教诲,是不会做出作弊这种事情的。”

    “...抱歉,班宁斯主教,是我判断错误了。”

    好一会,巴伦才低下头,不甘地将手中的眼罩递给夏尔:“你可以进去了。”

    夏尔笑嘻嘻地看了身后围观的其他考生,向林顿等人眨了眨眼,却没有伸手去接眼罩:“我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吧。”

    魔导士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眼罩我不要啦。被陌生人翻来覆去摸过的东西,我是不会再往自己脸上戴的。”

    夏尔无所谓地耸耸肩:“这玩意反正也不怎么值钱,是扔进茅坑,还是拿到炼金商店换点钱都随便你。”

    说完,他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施施然迈步走进了考场的大门——当然,大门两侧的检测法阵都没有任何反应。

    “........”

    大魔导士绷着脸,看不出什么情绪的波动,但是他攥住掌中银色眼罩的右手却在微微颤抖。

    “咔吧”一声,银色的金属眼罩被他生生捏得变了形。

    看着巴伦考官一脸黑气的死人脸,班宁斯主教努力忍住了笑意,催促后面的考生尽快进场。

    对这个强势的主考,他也没什么好感,乐得见到对方在自己这边圣职者的手下吃瘪的样子——而且对夏尔的背景有所了解的他,也不怕巴伦为难对方,说到底,他们只是负责适性测试的临时考官,哪怕是向上反映,夏尔也不可能被取消资格。

    .........

    “喂喂,还没考试,你就这样的罪了主考,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林顿等人也跟在后面走进了考场,汉考克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担心地对夏尔小声道。

    “没事,我又没有违反考试规定。”

    夏尔的心情似乎也不太好,闻言,一脸无所谓地撇了撇嘴:“而且负责考核和记录我们圣职者成绩的是那位班宁斯主教,又不是那个看起来臭屁哄哄的死人脸,谁怕他哟。”

    埃里希冷哼一声:“既然本来就问心无愧,那时候你怎么不干脆给他看,非要磨磨蹭蹭惹人怀疑?”

    夏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这人有点洁癖,不是必要的话,不太喜欢别人碰自己的随身物品,尤其是第一眼就没有好感的人,就比如你这样的——我既然给他看了,就不打算再拿回来,那眼罩虽然不值钱,但也陪了我好几年,就这么丢掉还是蛮心疼啊。”

    “你...!”

    听到这带刺的话,埃里希眉头跳了跳,但还是没有发作,小声啐了一句:“神经病...”

    你刚才的表现可一点也看不出心疼啊...

    林顿也抽了抽嘴角,他感觉这家伙就是个混乱阵营,思考回路都和普通人不太一样。

    不过,根据自己探查之眼中显示的资料,夏尔眼罩下的那只右眼显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夏尔似乎没有听到埃里希的咕哝,他的目光已经又被考场上的两个造型奇异的仪器所吸引了:“这是什么东西?”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