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头狼 > 2263 香饽饽孙马克

2263 香饽饽孙马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到李新元所在的医院,我先从门口买了点水果和一些营养品,简单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裳后,露出一抹笑容推开了他病房的木门。

    房间里,消毒水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非常的刺鼻。

    我进屋的时候,李新元光着膀子,正平趴在病床上,翻阅一本《酒店管理》的大厚书,嘴里还咬着一根圆珠笔,时不时在树上勾勾画画的描两下,见到我后,他马上露出笑容,挣扎着想要往起爬。

    “别特么瞎动弹,好好趴着吧。”我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朝着他摆摆手道:“感觉怎么样?”

    他声音又干又哑的回应:“鬼门关门口晃悠了一圈,贼刺激。”

    盯着他后腰打补丁似的伤口,以及脊背上、肩膀头好几条深深浅浅的伤口,我心疼的抽吸两口冷气。

    李新元昂起脑袋问我:“哥,你是有啥事跟我说么?”

    我笑了笑摆手:“本来是有的,现在又没了,好好养伤吧,等好了以后抓紧时间回酒店替我分担忧愁,磊哥快回来了,要是知道你这个得意门生被人袭击,绝逼得跟我撕巴起来。”

    来医院之前,我其实已经想好了,给他拿笔钱,然后劝说他走出这个圈子,最好能离开羊城,可当我进门的时候,看到他捧着那么厚一本书的时候,这个念头瞬间变了,我知道他一定很想留在公司,想和我们生死与共。

    李新元将圆珠笔夹在书里面,带点小炫耀的回应:“放心吧哥,我现在虽然不能大蹦大跳,但可以打电话,酒店的事情都已经安排的明明白白。”

    “嗯,你的伤..”我再次瞟了眼他背后贴着纱布的地方,抿嘴道:“我会想办法的。”

    “不用哥,我觉得这就是报应。”李新元摇摇脑袋道:“我当初就是靠着腰子起家讨生活的,那几年属实没少祸害好姑娘,现在正好又把一个腰子给玩坏,冥冥之中肯定是老天爷的安排,况且少个腰子又不影响我啥,别去费那个劲了。”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情瞬间变得无比复杂。

    “哥呀,以前我也不信命,可随着年龄增长,我豁然间发现,很多东西就是注定好的,即便当时能逃的过,往后还得再别的地方再补上,就好比我年轻那会儿不懂事,总觉得忽悠小姑娘上床是本事,可现在却连个正经对象都找不上。”李新元抽了口气道:“我现在唯一的念想给儿子拉扯大,替公司多赚点,将来机会成熟了,找个踏实过日子的女人结婚。”

    “会有的。”我轻抚他的后脑勺,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他枕头边,低声道:“你替公司受的伤,公司应该给你拿赔偿,不许跟我瞎客套。”

    李新元看了眼枕头边的银行卡,低声道:“哥,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钱..你本来是打算给我的散货费吧?既然我现在没走,那钱是不是也暂时还放你那儿保存着。”

    “别整天装的跟个明白人似的。”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站起身子道:“回头自己再去外面支个别的小买卖,万一哪天酒店黄了,你可就失业了,儿子不能陪着你喝西北风。”

    李新元声音洪亮的低喝:“酒店绝对黄不了,反正在我闭眼前,肯定不会看到酒店黄的,那特么是我家,谁要敢扒拉我家,我就敢炸烂他的祖坟。”

    “一天天尽特么说傻话。”我吞了口唾沫,揉搓他乱糟糟的头发两下道:“慢慢养着吧,明儿我再来看你,这边要是需要人的话,你就雇两个护工,听没听见?”

    李新元臭屁似的嘟囔:“不用护工,酒店那帮经理、领班每天轮流来伺候我,咱现在正儿八经的也是个领导。”

    不多会儿,我从病房里离开,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好了很多。

    社会教给我们的,一定是我们最讨厌的,可在讨厌的同时,我们又不得不被动接受。

    就好比,此时的我对“常飞”这俩字完全处于深恶痛绝的状态,可又不得不点头哈腰的冲他“叔长叔短”的问候。

    “嗡嗡嗡..”

    走出医院,我正寻思着去找郑清树他们碰个面,兜里的手机猛然响起。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羊城号码,我按下接听键,贴到耳边,没有先吭声。

    “我是葛川,约个地方聊聊吧,别总让你底下那群小兄弟盯梢我,他们累、我也累。”电话那头传来葛川的声音:“我知道你并不想跟我开战,这两天你那帮手下有很多次机会得手,但都没有动弹。”

    我歪嘴轻问:“我说地方,你敢来不?”

    “说吧,我肯定到位。”葛川毫不犹豫的接茬。

    我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医院道:“那就定在天河区的惠民医院门口吧,万一我不小心给你扎伤了,你还能就近入院。”

    “呵呵,一个小时后见面..”

    结束通话以后,我蹲在马路牙子上点燃一支烟,自言自语的呢喃:“看来他也坐不住了,只是不知道找我见面,究竟是他的意思还是老邓的想法,先探探口风再说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边低头抽烟边捧着手机无聊的刷新闻。

    冷不丁一道女声从我侧边响起:“咦?王朗。”

    我顺势昂起脑袋,结果却看到王影和一个姑娘直不楞登的站在我旁边,两人打扮的都挺时髦,尤其是王影,穿一身半休闲半运动的粉色小套衫,加上半长不长的“沙宣头”别有一番味道。

    我尬笑着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道:“你干啥去呀小影。”

    “陪我店里的一个小姐妹来做检查。”王影指了指旁边那个姑娘道:“对了,我前段时间开了一家乐器行,什么样的乐器都有,你有时间可以过去参观参观。”

    我连连点头道:“那敢情好啊,你不是最喜欢唱歌的嘛,也算是专业对口。”

    “嗯。”王影颔首应声。

    我抓了抓后脑勺,同样有些语塞的东张西望。

    可能她也感觉到了尴尬,挎着旁边女孩的胳膊道:“那..那咱们先这样,有时间一块喝东西叙旧。”

    “好。”我如释重负一般点点脑袋。

    目送两人走出去几米远后,王影又突然回过来脑袋看向我问:“小雅最近怎么样,她应该生了吧。”

    “男孩,母子平安。”我吸了吸鼻子道:“等过阵子她们回来,我带他俩一块找你玩。”

    “好,那再见了。”王影轻嘬两下粉嫩的小嘴唇,朝我摆摆手。

    直至她俩的身影完全消失,我仍旧没有缓过来神儿。

    “哔哔哔..”

    这时候一台棕色的奔驰轿车打着双闪停到路边,很快从车里跳下来两个青年,正是葛川和杨晖。

    看得出来两人这段时间肯定没休息好,一个赛一个粗重的黑眼圈瞅着让人忍俊不禁。

    “来了啊。”我眨巴两下眼睛朝着葛川挥了挥胳膊打招呼。

    葛川没什么表情的指了指的车子道:“车上聊吧,这块人多眼杂。”

    “反正也不谈什么机密,哪说不一样呐。”我大大咧咧的摆摆手,一屁股又坐在马路牙子上吧唧嘴:“葛少要是觉得跌份儿,可以回车里跟我开视频。”

    杨晖拧着眉头,一胳膊搂在我肩膀头上,语气冰冷的威胁:“王朗,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跟你好好谈,不代表害怕你,希望你最好也能端正自己的态度。”

    “今儿是九号吧,属于法定不要脸日,要那玩意儿干啥。”我拨拉开他搭在我身上的手臂,似笑非笑的出声:“另外葛少啊,我建议你下次跟人谈事,要么一个人到场,要么就干脆带个哑巴。”

    “说什么!”杨晖瞪圆厉喝,同时抬起胳膊,一副要薅我脖领子的架势。

    “吱..”

    一声轮胎摩擦着泊油路面的胎噪声突兀泛起,一辆老款的捷达车,直愣愣停到葛川那台车的旁边,车门“嘭、嘭”两声打开,郑清树和周德一左一右奔了过来。

    周德挽起袖管,一肘子“咣”的撞在杨晖的胸脯上,粗鄙的臭骂:“草泥马得小崽子,是不是村里大队刚给你办了新农合,感觉自己住院有地方给报销啦!”

    郑清树更为直接,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腰后。

    “葛少,谈事咱就有个谈事的样子,我现在过得确实不容易,但相信你更难。”我笑盈盈的瞟了眼郑清树和周德,两步迈到葛川的跟前,压低声音道:“所以你最好把姿态放低,架子挪开,那样咱们或许都能心平气和。”

    “呼..”葛川吐了口浊气,微微佝偻腰杆道:“朗哥,咱们上车里聊几句吧。”

    “对呗,早这样多好,我寻思你又准备让我舔鞋尖、吃死耗子呢,吓我一脑袋白毛汗。”我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大步流星的朝他车跟前走去。

    走到后门时候,我故意慢半拍,等葛川替我拽开车门,才晃晃悠悠的钻进去。

    不多会儿,葛川也开门坐进来,或许是觉得不自然吧,他故意坐在副驾驶位上,跟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葛少,正事开始之前,我有一个问题,你来找我谈,是仅仅代表你本人呢,还是连同邓国强一块代表?你的回答直接关系到我用什么方式跟你交流。”我搓了搓双手出声。

    “都代表。”葛川眼珠子转动两下道:“我想澄清两件事情,第一孙马克的所作所为和我无关,我得到消息并不比你早多少,第二我从未想过要在羊城跟谁发生碰撞,你也知道,我走的路子和你们不一样..”

    “我也说两点吧,第一,我兄弟受损跟你有关,不论孙马克是不是被你授意,他伤我兄弟的时候,确实还是你的手下,替底下兄弟买单,这无可厚非吧?”我打断他的话:“第二,四季酒店我要收回,你可以不给,那咱们的话题也就到此为止。”

    葛川豁嘴笑道:“你有点盲目自信了,真觉得..”

    我再次粗暴的打断:“对呗,我真感觉自己是盘能上桌的菜,如果我不行,你这会儿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张星宇咬你咬的挺死吧,那帮老黑三天两头的给你制造难题很烦吧,就连自己的生命都得不到保证,哆嗦没?”

    葛川被我问的哑口无言,鼓动两下喉结道:“把马克交出来,你前面提到的要求我都同意。”

    “你这么着急找孙马克,是害怕他往邓国强身上泼屎盆子吗?也对,孙马克现在确实是个香饽饽,常飞稀罕他、邓国强也稀罕他。”我嬉皮笑脸的伸了个懒腰道:“估计连孙马克自己都没想到,他混了半辈子,就属这回最辉煌,羊城两大巨头的命运都在他的一念间,这样吧,待会你给邓国强带句话,想要让事情顺着自己有利的一面走,得让我先尝尝甜头,至于什么甜头,他心里门清...”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