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六章各有心思

第六章各有心思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瞧咱们这么一大屋子人,干活的也就咱们这几个。”何氏颇为不满的开口道,暗想几个丫头虽不顶事,但多少能搭把手,她也能轻松些不是,偏还让大嫂将人全都打发出去了。

    许氏抿嘴笑了一下,明白何氏的意思,却并不接这话茬。

    朱氏也没接她这话,而是转头说起村里的一些闲话。

    “听说根大叔那一家子,闹得也着实厉害,前几天还闹腾得请了里正去主持公道,说起来他们家一大家子人,比咱们也不少,六个儿子也是各有各的主意。”

    何氏一听,也十分感兴趣:“他们那一家子啊,已经在村里成了笑话了,三天两头的就要闹一场,他家这日子又不是过不下去,有什么可闹腾的。”

    “二嫂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日子谁家还过不下去了,不过是都觉得自己吃亏,别人占了便宜罢!”许氏笑笑说道。

    要说起来,他们上河村比下河村的日子还好过呢,而下河村更是比周边村子日子过得更好,总的说来,方圆百里内,上河村都是排得上号的,村里就算最懒惰的人家,也都吃得上饱饭,更别提他们这些勤劳会持家的,日子过得自是红火。

    “正是五弟妹说的这个理。”朱氏也笑,随即接着道:“里正也是被他们这么闹腾得烦了,做主让他们分家呢,忙完春耕后,差不多就能分家了吧!”说话间,语气中竟透出些许羡慕。

    男人们是亲兄弟,怎么着都能过,但她们这些女人,可不是亲姐妹,磕磕碰碰,抬头不见低头见,矛盾自然少不了,虽然有黄氏这个厉害婆婆在,有矛盾也不敢闹到明面上,但私下里那个心里没堵着一口气,不管那个妯娌在家里闹腾点事儿,其余的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思,可惜的是谁也没能闹腾点水花出来。

    王氏倒是个泼辣的,可能生的全是女儿心虚的原故,最终也是忍气吞生,让朱氏觉得有些遗憾,得知陶正根家里的结果,她也真心希望家里有谁能闹腾一番,借机也把家分了。

    “不是说父母在不分家么,怎么就要分了?”何氏压制住心底的兴奋问道。

    “虽说是那么个理,但现在闹腾得日子没法过,不分家也不成啊,况且这事里正做主,谁也不能说什么。”朱氏不以为然道,什么规矩都是死的,又岂会一成不变,不过陶正根一家把里正都闹得烦了,也属奇事。

    她这么一说,何氏听得心动不已,她早就想分家过自己的日子了,家里陶七平一直念书,虽说现在有秀才的功名,可家里也没占到多少好处,反倒是每年的花费全都是公中出的,这老七花得越多,还能留下什么,以后分家又能分到多少,更别提陶六平一屋子七个闺女,帮着养大还得出嫁妆,这么一想,她简直觉得这日子没个头了。

    许氏听着也是双眼放光,她虽不如何氏那般精于算计,但分家一事上也是十分上心的,就算不为自己想,也会为儿女考虑,每天活儿没少干,到头来能落到自家子女头上的,又有多少?真不如分了家过自己的日子,赚多赚少那都是自己的来得踏实。

    朱氏打量两人的神色,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若是兄弟几个都愿意分家的话,想必老爷子也不会不同意。

    作为一家之主,陶正洪处事向来还算公正,也正因为此,家里矛盾不少,也都能压制下来,让几个儿子都没有话说,几个儿媳就算心有不满,没占到理也闹腾不起来。

    朱氏在心底也盘算过此事的可行性,老七在城里有宅子,分家对他影响不大,甚至没有一大家子的拖累,他估计更高兴,她最担心的是陶六平一房不答应,毕竟各房都有几个壮劳力,而六房全是闺女,仅凭陶六平一人干活,还真难说能不能养活一家大小。

    为此,朱氏不由皱眉,以她的了解,若有一个儿子不答应分家,估计老爷子就不让分了,毕竟老人都喜欢人多热闹,分了家可不一样,若陶六平死活不同意,陶正洪肯定就会顺他的意,说白了也是顺他自己的意,且面子还做得挺好:看看,不是我不愿意分,是六儿不同意。

    “嫂子,你说咱们家,有没有可能……也分家?”何氏嘴快道,只问出这话都觉得心底涌起一阵欢畅。

    许氏听闻,也目光炯炯的盯着朱氏。

    朱氏勾嘴笑了笑:“真要分家,只怕六弟会不答应。”

    两人听了,顿时觉得丧气,换位想一想,就是他们自个,遇上这种情况,估计也是死活不答应,况且现在才生了孩子,王氏连下地搭把手都不成,就算能下地,拿着锄头锄两下草都能累得气喘,陶六平还能指望她干活?

    可也不能因为他们一家,让大家都受他们拖累啊!许氏还好,何氏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得不成,她本就是个冲动的性子,这会儿只觉得火气上头,顿时便呼喝道:“娘还真没说错,咱们家这是娶回来一个丧门星,咱们陶家真是作孽哦!”

    这声音可不小,堂屋里几个爷们听得真切,陶正洪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在骂谁,心里顿时有些不得劲起来,王氏又生个闺女,他也觉得不高兴,可老婆子骂骂就是了,怎么也轮不到何氏这个做嫂子的来骂,也亏得六儿不在,让他听到心里怎么想,这不是闹得老六跟老二心里起疙瘩么。

    “老二啊,得闲了管管你媳妇!”

    陶二平向厨房那边瞅了瞅,转过头来道:“她这也没说错啊!娘不也是这么骂的嘛,爹之前也没说什么,这会儿怎么怪到孩子她娘头上!”顿觉得他爹这是不是偏心六平了,还堵气似的把头扭一边。

    陶正洪听着这话,再见他这动作,顿觉得心里一哽。

    随后又拿眼去看陶一平。

    陶一平见他爹看过来,笑了笑,却不接这话茬,而是转口道:“根大叔家现在倒是消停了,今儿碰到他,还让我跟你说一声,说分家的时候,还请你也去坐一坐呢!”

    “根大叔家几个兄弟,如今闹得跟仇人似的,爹你去了可别乱说话,帮了一个岂不得罪另外几个,咱们一个村住着,得罪谁都不好啊!”陶五平瞄了一眼他爹的神色,开口道。

    “一大家子住在起闹得跟仇人似的,最终还不得分家各过各的,咱们这也是一大家子住着,不知什么时才能分家。”陶二平话音落下,就见兄弟与父亲,都定定的看着他。

    心里一慌,喃喃道:“我这也没说什么啊,我就觉得根大叔家与其闹成那样,咋不早早把家分了,兄弟间还能有几分情谊,互相还能有个帮衬,如今这样成仇人了,都恨不得在背插两刀,还谈什么帮衬。”

    一时屋内静得落针可闻,陶二平也总算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缩了缩脖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陶一平却是紧紧的盯着陶正洪,生怕他气得倒仰了去,心想这个老二,往日还真没看出来,竟是这么个……二愣子。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