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事如意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事如意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伍氏神情扭捏了一下,便张口道:“我怎么样都成,只要老爷不怕人背后说咱家的闲话就成,毕竟咱们庄家现在在县城里也不是无名之辈。”县城就这么大点,庄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有几个铺面在手,也算是略有资产的人家,再则,庄家长子庄宜春,也确实是才干出众,不然堂堂县丞也不会看得上眼,愿意

    跟他们家结亲的,虽然倒底最后还是退了亲事,没能做成亲家,却也足以说明庄家在县城的地位。啧,责任倒还全推到他头上了,庄天银暗叹一声,接着说道:“旁的事倒也不用你操心,只是这婚事上头,诸多事宜,还需要你多费心,我近日在外面寻摸一下宅子,待他

    们成亲后,就搬过去住,往后我也少操些心,日子过得是好是坏,都随他们去。”话里话外的都透露着一个信息,分家之后,他就撂开手不管了,伍氏听得心喜,看来这婚事确实要好好操办了,这般顺顺遂遂的,到时候分家也分得痛快些,这般想着,

    心情便更好了,只是需然间,她便又想到一个问题,这一直说分家分家的,还没有说,这个家要怎么分,不能把大半的家财都给带走了吧,那她可不答应。

    虽说她心中有许多自个的小心思,但在这要紧事跟前,她还是很豁得出去的,开口便问道:“你说分家,究竟是要怎么个分法?”

    “大郎是长子,按理说……”庄天银开口,还没说到重点,就被伍氏打断了。“别总提什么长子不长子的,难道二郎三郎,就不是你的儿子,还有咱们宝丫儿,虽不是儿子,那也是你的亲闺女,难道就不给置办丰厚的嫁妆出嫁了?”伍氏最讨厌什么

    长子那一套,长子就是宝,次子就是草了不成,要真按他那个分法,大半家产都得给了庄宜春。这也是寻多商户人家的做法,长子继承家业,分得大半的家产,商铺什么的,全都留给他经营,而次子,却只分得些许银钱度日,商铺什么的,可不敢指望,她绝不允许

    庄天银这么分家产。庄天银皱眉看向伍氏,说起分家这个事,他当初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在心里想了无数个方案,最终得出两条,要么偏着大儿子,那就得罪了伍氏,以及伍家,后续的麻

    烦可能不断,另一个就是亏着大儿子,偏着伍氏母子几个,这么做惟一对不住的便是大郎了。但最终还是觉得,他人年轻,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想当初他自个不也是双手空空,多年打拼才有如今家业,大郎若真是个能干的,也应该不在意分得多少家财,而更看重

    自身的能力,凭自己的本事,挣下一份家业来才是。“庄天银,你老实说,是不是要把家里大半的家产,全都分给庄宜春,我跟你说,你要真执意如此行事,这以后的日子是没法过了,我还着他们几个回娘家去,我没有你这

    个男人,他们也没有你这个爹,你且好生思量着。”伍氏生气的放下狠话。庄天银不由一阵苦笑,他这什么都还没说呢,这就跟他闹腾起来了,他真要顺了自个的意,这日子还真法过了,想想伍氏这脾气,还有伍家那边的,还真是谁都不好惹,

    他也是谁也惹不起。

    “那你说,你是个什么意思,想要怎么分?”庄天银疲惫的开口道,伍氏的难缠,他是深有体会的,不然,将大郎的婚事搅和没了,他也不至于一点脾气没有。

    “我可不是一家之主,那知道这家要怎么分?”伍氏将头扭向一边,要我说最好是什么也不分给给他,可你答应吗?既不会答应,我这说不说的,又有什么意思。我想说怎么分,你还拦着不让说,如今让你来说,你还一推二五六的,庄天银自认是个好脾气的人,这会儿也气得青筋一跳一跳的,倒底是个成年人,历练了这许多年,

    也不是完全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的。“那我说说我的意思吧,原本长子继承家业,这是多数人家规矩。”说着语气顿了顿,这多数人家,指的多是有名望的商户之家,他们的家业,也正因为如此传承,才这么

    一代代的延续下来,兴旺数代不绝。听到这里,伍氏心里就扑通扑通直跳,真担心庄天银将家业都传给了长子,那样的话,她的儿子岂不什么也捞不着,虽然放下了狠话,但人家执意如此,她也是莫可奈何

    的,再怎么着,旁人也管不到人家要把家业传给那个儿子上头来,就是县太爷也管不着,她仗着娘家,也不能怎么着的。“但,我们这小门小户的,倒也不必跟着人家学,我的意思,就诸子均分吧,也算上宝丫儿一份,诚如你所说,她也是我的女儿,怎么也得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庄天银

    一气把话说完,顿觉身心都轻松了,人家传长子家业,是为了生意能得以延续,而他这点小本经营,也不存在什么延续不延续的,且看他们自个以后有什么能耐吧!伍氏也是大松一口气,顿时也变得惊喜起来,这大起大落的,也着实让她好一番承受,如此分最好,虽然也分出一份给他,但她三个孩子,每人都分得一份,这一点让她

    最为满意,尤其是宝丫儿也当成儿子一般的分了一份,虽是个姑娘家,却也是她心尖上的肉。

    “老爷这般分法,甚好。”伍氏露出笑模样,赞了一句。

    要再说不好,你还想怎的,大半的家业,却都落到你的孩子手中,要这都还不满意,那就是贪心不足了,庄天银心中暗道。

    如此分法,虽然长子颇有些吃亏,却也是最省心的法子,避免了以后多少麻烦,倒是希望大郎能多体谅一下他这做爹的。

    “既然你也同意,那待他们成亲之后,就这般分吧,只是亲事上头,你也多费些心,再怎么看大郎不好,也就这些时日了。”庄天银吩咐道。“老爷放心,大郎的亲事,我会好生操办的。”伍氏笑容满面道,万事皆如意,她又何必自打不痛快。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