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私事

第二百九十一章 私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九十一章 私事

    小石头却是听得一头黑线,这何敏之不说话的时候,看着还有几分老实模样,但这话一说起来,竟是个没把门的,就算你猜到其中有内幕,但是你对着我一个外人,还是才认识不过片刻的人,就说起这些隐私之事来,是不是有点交浅言深了。

    先前,他也只是以为有人半途截道,才好奇之下问了一句,哪知这人竟这么实诚的,竟是问什么说什么,半点没有防备的样子,莫不是读书给读傻了。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倒是也对这人知根知底了,何家庄的何半财,这人在乡间还是很有些名声,且名声也不算太差,他们家的田地不少,许多佃农都佃他们家的田地过活,租子收得也不过份,也因此得了些好名声。

    而这个何敏之,在长辈的熏陶下,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只是这人有些冒傻气,不过看其本性,似乎也真不坏,香枝儿看人,还是看得很准的,也不怪愿意跟他搭话。

    “不是说要看书吗?赶紧看呗,还真一点不担心院试过不了啊?”小石头冲他手中握着手书,偏了偏头。

    “为院试,我都准备三年了,这次肯定能过的。”何敏之微微一笑道,随后便也问起小石头来:“你这次,还是头一次参考吧,过了县试便是童生,方可参加后面的府试、院试,明儿就开始了,你还是多用些心吧,我却还要等一等呢!”

    小石头总算是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招人恨的了,就算你已是童生,不用再参考,那也可以收敛一点的,让人家还不是童生的人,心里怎么想,想他惯都是好脾气的人,听到这话,都有些心里不舒服,更别提那些真正小心眼的人,也难怪被人将马车动了手脚,他还不知道是谁呢!

    小石头打算不理他了,也翻了一本书出来,自个坐一边,慢慢翻来看着。

    时间慢慢滑过,何敏之两个带伤的仆从寻来,小石头看了一眼,一个伤了腿,一个伤了胳膊,两人相互扶持着,何敏之便领了两人下去了。

    看时间不早,他便也去了隔壁,唤了香枝儿出来 ,两人一起去下面吃饭,正是饭点的时候,下面的大堂里,已是坐了不少人,见到两人下楼,小二忙上前招呼。

    香枝儿点的菜,因小石头明日便要开考,饮食上宜清淡为主,她便没点什么大鱼大肉的,旁边几桌,瞧着读书人模样的,也都是以清淡为主的菜色。

    等着上菜的间歇,香枝儿支着耳朵听人家说话,这大堂内,有一半儿的瞧着都是读书人,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吧,说起应付考试这事儿,他们俩都是雏儿呢,也就是从别人那里打听来的,自个完全没经验,再听听有什么没留意到的也好。

    “明儿一大早就要进考场呢,咱们一会儿吃过饭,就回房里歇着,大晚上就不要出门了,回到屋里也不要看书,早点歇下明儿要起个大早,可千万别睡过头了。”香枝儿提醒道,没个闹钟什么的,也真是不方便,靠着自然醒,感觉有点不靠谱。

    而且这换了新地方,也不可能跟在家里似的睡得那么踏实,指定还能在床上翻来滚去一阵才睡得着,这样一来,等到自然醒,会不会耽误事儿。

    正想着,就瞧见那小二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的招呼客人,很是勤快的要样子,突然就想起来,住在这店里,还可以让小二过来唤一声,毕竟那么多人都要去应考,到时候估计也要早起开店门的,这便又放心下来。

    小石头见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展颜的,脸色变来变去,看得煞是有趣,不由伸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别想那么多了,明儿不会耽误事的,早知道你比我还着紧,就不该带你出来,在家里待着还省心些呢。”说着,便是一阵摇头叹气。

    “原本我也不那么紧张的,只是来到这里,便感受到一些紧张的气氛,这便也跟着紧张起来。”香枝儿也颇为无奈,想之前小石头跟她说要来参考时,她还不怎么当回事呢,现在身临其境,不由得也生出各种担心来。

    “你们在这儿呢,我还特意找你们一起来吃饭,不想你们倒是先下来了,不介意我跟你们一块儿吃吧!”何敏之还没等两人应答,他便直接坐了下来,嘴里道:“这云来客栈生意就是好,这才多大会儿,竟然都没有空位了,也亏得你们俩早来一步,不然咱们要吃上饭,都还得等上一等呢。”

    听他这一说,香枝儿两人不由都往四周张望一眼,还果然就如他所说这般,整个大堂十来张桌子,居然都坐满了,这下子,他们连赶人的话都说不出口了,总不好让人家饿着肚子吧,怎么也算相识一场。

    “坐吧,坐吧,谁叫咱们是熟人呢!”香枝儿笑眯眯说道。

    她这话要是早说一刻,会更显诚意,不过何敏之显见也不会计较这个。

    见他脸色不复之前轻松,小石头便开口问道:“你那两个下人,都安置好了吗?”

    “安置好了,我那书童也是为了护着我,伤了胳膊,大夫已经看过,算是轻的,刘叔那伤在腿上,就颇有些严重,刚刚他们还说起,亏得伤的不是我,不然得误了院试,便得再等三年了……”再等三年是个什么情况,谁又说得清,谁又有几个三年来耗的,差一点,伤的就是他了,他这心里,总觉得不舒坦。

    香枝儿抬眼瞧瞧这个,又瞧瞧那个,她还不知道这两人,原来私下里还有来往来着,听着这熟络的语气,想必之前还有一番推心置腹之语呢,小石头可不是个会对陌生人敞开心胸的,主动的那肯定就是何敏之了,只是这人现在瞧着有些蔫头蔫脑的样儿,跟之前她所前的人,颇有些差别。

    “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何兄的一点私事,你可以不必知道。”小石头冲她眨了下眼睛,示意她不要多问。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