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底细

第三百三十八章 底细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三十八章 底细

    两人颇有些相谈甚欢的意思,一说起来,竟是没完没了,伙计将药材捡好,香枝儿一种一种的,仔细瞧过一遍,没有问题便都包了起来,再与伙计结清数目,一番忙碌下来,再看这两人,竟还说得起劲着呢。

    也亏得这药铺子里没什么生意,也就他们几个杵在这儿,要人多了,可没他们站的地儿,不用旁人说什么,伙计都要赶人,让他们腾地方了。

    香枝儿连咳了两声,以示提醒香茉儿,差不多可以走了。

    谁知香茉儿竟是说得太投入了,根本没听到她的提示,香枝儿颇为无奈的转头看向小石头,就看到小石头一脸忍笑的脸,不由一恼,伸手就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你还好笑?”

    不痛不痒的一下,小石头根本不在乎,轻声在她耳边道:“咱们再等一会儿吧,想来那位也有事,要急着回家的。”

    也对,人家是来抓药的,家里还有病人等着,确实不能在外多耽误,索性她也不说什么了,只站一旁,与小石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心想,多亏有小石头跟来,不然她一个人待一边,得无聊成什么样子。

    果然如小石头所说,那吴子默说了一阵之后,便说下次再谈,他还要急着回家,香茉儿自没有理由再拉着人家请教的,两人这才结束了话题。

    盯着吴子默匆匆离去的背影,三人瞧了片刻,才各自收回目光。

    “难怪他的账目做得如此漂亮,原来他的父亲,曾经是户部的主事,账做得好也就不奇怪了,这也算是子承父业吧!”香茉儿意犹未尽的感叹了一句。

    “不对,他父亲是做官的,子承父业那也应该是他考上功名做官才是。”香枝儿摇头晃脑说道,并不认同她的话。

    “呃,你说得也对。”香茉儿无可辩驳,户部主事那确实是个官儿,她好一阵犹豫之后,才疑惑的说道:“他父亲以前是官身,想来家境不错,也不知为何竟不在家读书,以期取得功名,反倒做起帐房来了?”她虽然也不觉得做帐房有什么不好的,但比起做官,且原本还是官宦人家出身的来说,这差距确实太大了些。

    “嘿嘿,六姐,你很想知道这个事儿吗?”香枝儿嘿嘿一笑,凑过去问道。

    “难不成你知道?”香茉儿一脸好奇道,她也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她又从哪儿能知道?

    “我现在是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找人打听啊!”香枝儿笑嘻嘻的说道。

    “你找谁去打听,能认识几个人?”香茉儿明显有些不信,但似乎也很想知道,即便报以怀疑的态度,却还是存了三分侥幸心里。

    “我认识的人是不多,但打听这个事儿,却是足够的。”香枝儿冲她挑眉,笑道:“打听一些事儿倒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如果还想进一步,那可不好办了!”

    没来由的,香茉儿被她一句话说得脸红,嗔怪道:“什么进一步,你这丫头乱讲什么,我都听不懂。”说着,将脸瞅向一边。

    “听不懂,就当我混说的呗!”香枝儿轻笑一声说道。

    “是你自个说自个混说的,可不是我说的,你既然能打听到事儿,就帮我打听打听呗,我真没别的意思,纯属好奇,那吴子默瞧着也不像是坏人的样子,况且,你那边要是用得上,打听清楚了对方的人品,也可以请了他去做事不是?”

    “你还想得挺深远的,不过说得也没错,府城那边也确实缺些人手,但这个吴子默,我看他未必会去的,万老板据说颇有些仗义疏财,若帮过大忙的,便是欠下了人情,可不能随意挪地方,你都看出人家是个可用之人,人家万老反还舍得放人走了不成?”所以这事儿,是行不通的,香枝儿想了想说道。

    “那你还打听不打听了?”香茉儿蹙眉问道。

    香枝儿扑哧一声笑出来,赶情刚刚那么说,只是给自个找个借口而已,真实目的,也只是想知道人家的底细。

    “你都这样说了,自然是要去打听一下的。”香枝儿摇头叹气一阵,问道:“你别不是真的看上他了吧?”这要真看上了,可有点不好说啊,王氏那边,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别乱说,我可没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他人不错,所以想知道而已。”香茉儿连声否认。

    有没有那个意思的,了只有她自个知道了,不过,可是看出来的是,香茉儿对这人是有些好感的,不然拉着人家说半天话不说,说完了还要打听人家的底细……

    “行,我这就去帮你托人,过几天便有消息了。”香枝儿大包大揽道,在县城里混了一个多月,认识的人却也不少,打听点别的什么要紧事可能不容易,但打听一个不怎么要紧人物的底细,这不是什么麻烦事。

    不想泄露自个女儿身的身份,她也没有直接露面,而是写了一封信,再花了几文钱,让人给把信送出去。

    “就这样就行了?”看完她的整个操作,香茉儿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怎么什么事儿到香枝儿手里,就这么简单了?

    “不这样,还想那样,总不能咱们自个挽了袖子去找人问吧?”香枝儿两手一摊,反问道。

    “自然不能哪样,但你就一封信,能行?”

    “那就要看托的什么人了,我找的人,自然不会差了。”香枝儿信心满满道,随即又伸拍拍她肩膀道:“放心吧,不会误了你的事。”

    香茉儿一听这话,就觉得又没正经了,伸手拂开她的手,嗔道:“什么我的事,你别乱说。”

    “啧啧啧,这是过河拆桥,转眼就不认了。”香枝儿伴装生气的样子,抱着胳膊将头扭一边。

    “哎呀,什么啊,真是怕了你了!”香茉儿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半响,随即道:“知道你喜欢吃点心,这样吧,咱们去食铺买几样你喜欢吃的糕点吧!”

    “这还差不多!”香枝儿转怒为喜。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