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往事

第三百五十三章 往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五十三章 往事

    征得了王氏的同意,一行三人,很快就收整行装,准备出发了。

    因为是出远门,且又是去见曾经的旧友,虽然周福生对过往并不怎么提起过,但香枝儿凭猜测,心里也有点数,故尔,此次出门她便准备得也颇为齐全,常用的医药箱自是装得满满的,一应器具带上了不说,还特意为出门而制了一些伤药,以及一些特殊的药粉。

    连带着朱勇壮特意为她打制的那把匕首,也贴身收着,当然,出门必备的银票子也没少带,一应准备得十分齐全,便跟着上路了。

    赶远路坐马车就有些慢了,所以他们这一路都打算骑马,香枝儿自是她的马聪聪,而周福生祖孙俩,却是现买的马匹,价格不怎么贵十来两银子一匹,轮身价,都赶不上马聪聪的,当然,也算不得什么好马,日常赶路倒也行,但要追求速度,那就差了些。

    骑着自个的专属坐骑,香枝儿一路上喜滋滋的,不时的与小石头说着话,见什么都觉得新鲜。

    周福生虽一把年纪的人了,但练武之人,身强体壮,骑马奔驰对他来说并不在话下,不过顾岂着香枝儿是个姑娘家,路上倒也没急着赶路,都是跑跑停停走走的,本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只要到寿宴开始前赶到,也就差不多了,算着时间十分充裕,所以三人并不急着赶路。

    连走了三天,都是遇店打尖,天晚就住店,所以连续三天的路程,对于三人来说,没多少疲惫,十分悠闲的赶路,颇有点出门踏青的感觉。

    连赶了几天的路后,沿途也没什么好看,香枝儿便感觉略有些无聊,不由问起周福生来。

    “葛老爷子是你最好的朋友吗?”香枝儿好奇的问道,在家里只说去参加寿宴,但对这位寿星也没多了解过,要去到人家家里,对人家主人家半点不了解,这也满尴尬的。

    “倒也算不上是最好的,我最好的一个朋友,却是早已不在人世,这葛洪天当年与我,也是出生入死的交情,只是这十多年不来往了,倒不知怎么想起打听起我来。”

    不在人世的,那就不需要再提起,提起也只是徒增伤感罢了。

    “你们出生入死,都是去干什么了?”听上去满凶险的,却也着实好奇,他们这么拼命的,都是为的什么事在争!

    “这你就不懂了吧,江湖上有无数个帮派,但就青州来说,那些小帮派倒是可以忽略不计,大的帮派却是有好几个,但其中最大的帮派,要数日月剑派,这葛洪天以前与我同属日月剑派的,从小小门徒,一路走上长老的位置,十几年前,咱们差不多是同时从门派中退隐出来的,我当时便直接回了上河村,而他却是有些不甘平淡,自个建立了一个风雷帮,现十几年过去,听说也小有名气……”周福生为两小科谱着江湖知识。

    两人对于所谓的江湖,那是完全陌生的,除了所学的功夫与江湖沾点边外,余的却是混事不知。

    别说香枝儿听得一脸认真,就是小石头也是一字不落的全听了进去。

    “最大的日月剑派,派中有多少人?”香枝儿对于这些门派,当真是好奇得不得了,逮到什么都要问上一两句的。

    “当年最繁盛的时候,约有一千五百帮众,但现在,据说有些日暮西山,帮众减少了约一半,着实有些可惜,当年大好的基业,不过,我早已离去,已不再是门派之人,好与不好的,再不相干的。”周福生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

    他话说得洒脱,但那毕竟也是他待了几十年的地方,估计瞧着门派一蹶不振,倒底有些不舒坦吧。

    “那你和葛老爷子,当时为什么要离开呢?”葛老爷子离开就成立了一个帮派,可见是不甘心退隐的,却又从日月剑派退了出来,显见他们两人的离开,不是正常的离开,若只是周福生一人离开,隐居在上河村,以他这淡然的性子,说是退隐倒说得过去。

    “原本不想再提以前的事情,既然你们跟我出来,也不好什么事都不知道,到时候听别人胡乱说一通!”周福生说着,便将当初他们如何隐退的一应过程,便与他们俩讲了讲。

    原来与他们关系极好的老掌门过逝之后,老掌门之子,新掌门接位,急于抓权便提拔自己的亲信,开始排挤他们这些老家伙,他们也是一把年纪,没什么争胜之心,也感念老掌门的情份,便也就陆续退了出来,算是成全了新掌门。

    老实说,这样退走,是让人觉得有些憋屈,不过想得开,倒也无所谓了,只是这位新掌门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十来年的时间,没将门派壮大不说,势力反而比之前缩减了一半有余,这就很能看出其能力了,不过人家能不能干的,跟他们没关系,周老爷子早十几年前都退出来了,日月剑派是强大还是弱小,跟他真没相干的。

    倒是小石头,替自家阿爷有些愤愤不平:“这个新掌门,也太急功好利了些,若不是急着将阿爷你们这些长老赶走,想必现在的日月剑派,指定不至于将势利缩小了一半。”简直是在自毁根基。

    “哈哈哈!”周福生笑着摆手道:“阿爷都不在意这些了,你反倒还上心起来,咱们现在这安安生生的日子过得,简直快活似神仙,争那些闲气干什么。”

    “周爷爷说得对,这要看不开啊,早十几年前都得让人给气死了。”香枝儿也笑着说道,她就喜欢周福生这样,看得开,人活得大气。

    “说得也对,事过境迁,早与咱们不相干了,再提起来,反倒显得咱们自个太小气似的。”小石头也不是真的想计较,只是他与周福生感情好,看不得他受到不公平对待,就算这些事过去了十来年,也让他颇为不平。

    “小石头说得对,事过境迁,我说出来也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一下而已,并非是要计较。”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