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宝藏

第四百四十五章 宝藏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四十五章 宝藏

    第二日一早,香枝儿与小石头两人,便一起离开日月剑派,回到了在青州城里的住所,乌一丹与莫丁一见到他们回来,两人都是一脸惊喜的神色。

    “师傅,你可算回来了,这一去就是许多天,也不知是什么情形,你们要再不回来,我都要叫人去打听了。”乌一丹浑身上下都透着喜色道。

    “也亏得你没去打听,真要去打听啊,保管吓你一跳。”香枝儿嘻嘻一笑道,许久没见到他们,这一看见,竟也觉得挺亲切,最主要的是,这里还有人记挂着她。

    “做什么要吓一跳,姐姐你赶紧说清楚啊!”莫丁一急忙忙的扯着她袖子说道。

    香枝儿正等着他们问起呢,顿时摆出得意的神色来:“那是因为我们俩天资出众,得了邵长老的看重,收为惟二的弟子,怎么样,是不是特厉害?”

    “邵长老是谁啊,我只听说日月剑派赏门是姓秦的,江湖上还有一个什么南秦北楚的名号,就是说的这个。”莫丁一开挑眉说道。

    乌一丹也不是青州城里土生土长的,自然也没听过邵长老的名号,而香枝儿这会儿也深深的怀疑起来,她这师傅这样的淡泊世事,江湖上还有他的传说不?

    也兴许,他这名号也只能在剑派中流传了吧,香枝儿顿时有些蔫了,愤愤的说了一声:“全都是没见识的。”

    她这话,倒谁也没当一回事,乌一丹却是跟她说起正事来:“咱们铺子新开张,因背后有风雷帮支持,倒也没人来捣乱的,开张得挺顺利,江湖之地倒也没多少疑难杂症,多是处理些外伤,弟子虽然医术微末,但有师傅你留下的伤药,药效极不错,倒是陆陆续续的治好了不少人,咱们济世堂这名号倒也打出去了……”

    “不错嘛,在经营上面,你还是有一手的。”香枝儿夸奖了一句。

    “姐姐,我也有帮忙的哦,如今我也识得了许多的药材,还跟着学了如何炮制,再过些时候,定能叫姐姐刮目相看。”莫丁一挺了挺胸膛,很有气势的说道。

    “我不在你也能这么用功,不错嘛,也是个可造之才。”香枝儿连夸奖了一句。

    心下也是一阵感叹,他们不在的时候,这一老一少的,倒是过得还不错,也很让她欣慰。

    得了香枝儿的夸奖,莫丁一神情间越发高兴了几分:“其实我也不那么聪明,很多东西都是老乌教我的,说起来,老乌真的是很尽心。”难得的,他竟也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的神色来。

    香枝儿听着点了点头,随即便开口问道:“我留下的医书,你有没有看过?”

    乌一丹听得神色一振,目光炯炯的望向她:“看过一些,但有很多地方不懂,还等着师傅回来时,正好请教呢!”

    “嗯,你有什么问题,可是拿张纸记下来,以后我每旬回来一次,到时候你可以一起拿来问我。”香枝儿应道。

    十天回来一次,这个时间倒也还可以,乌一丹满面红光的点头应是,不管多久回来一次,对他来说都没什么要紧的,只要师傅能为他解答问题,让他将不懂的地方都弄懂了就成。

    “我还以为,下次要再见到姐姐,还不知什么时候呢,原来以后十天便可回来一次,那可真是太好了。”虽然对他来说,十天其实也挺久的,但好歹有个具体的天数,也让他心里有个盼着。

    “你难道不怕我回来就考你功课?”香枝儿笑看他一眼。

    她所说的功课,自然是医学方面的,他现在接触的也是最基础的东西,比如认识药草,或是帮着切药什么的,别看切药一个简单的活计,其实简单的背后,还是一门学问,各种药材不同,所切的方法也是不同的,好比同一种药材,所切的厚薄程度不同,就能对药性产生影响,所以厚了不行,薄了不行,要的就是刚刚好。

    “不怕,老乌教我的,我每一样都有认真的学呢,姐姐说过,治病救人的事,半点不能马虎,我又岂敢应付了事。”莫丁一神色正经的说道。

    “没错,咱们行医者,就该如此。”香枝儿点头,这世上是多少人昧着良心赚钱呢,但在她的地盘上,却是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彼此诉了一番离愁别绪,又接着说了一番公事,随后便又各自分开来,小石头跟乌一丹问了一些最近打听来的情况后,便与葛青锋碰了个头,互相通了个消息。

    当葛青锋听说他们俩被邵长老收为弟子之后,那一脸的震惊艳羡之色,简都都不用掩饰,连声赞他们当真鸿运齐天,竟能让从不收徒弟的邵长老收下,简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葛老爷子是从日月剑派出来的,他们风雷帮上下,对日月剑派的情形,也有别于其他帮派,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都会去打听一下,更别说邵长老那样的人物,对他们这些后辈来说,都是传说似的存在,不想这两人的运气好到如此,竟一入剑派,就被他收为弟子。

    看到两人的如此气运,搞得葛青锋都有些蠢蠢欲动,想着是不是抛下自家的风雷帮,也去加入日月剑派什么的,只可叹他未必就有那样的运气,人跟人还真是没得比啊!

    应对着葛青锋的胡搅蛮缠,小石头对他的性子早有了解,倒也并不怎么在意,小石头话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葛青锋在说个不停,如此的两人,倒也相谈甚欢。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秘密,又有着共同的计划,又是一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人,对彼此的性情都有所了解,知道如何相处起来,会更愉快,等等原故在内,让他们之间,也增添了一些亲密感。

    而香枝儿却没在家里待着,而是约了七星镖局的人见面,她之前就有花钱雇人打听消息,这个七星镖局不是专门打听消息的地方,但她出钱雇人干活,人家看钱的份上,也乐意干,如此,倒是两相便宜。

    她先是问了一下之前要探听的事儿,可有消息,待到对方跟她细说了一番之后,她便又开始委托新的任务。

    “城中的崔家,据说十五年前那位家主被人追杀至死,这许多年过去,也不知当时的事情,可有露出一二痕迹出来?我听闻崔家一位小爷,对那位家主之死,隐有猜测,不知可否能查明一下,是何种猜测,而当时参与追杀的人,都有哪些?”

    “这事姑娘问旁人可能未必得知,在下却是刚好知道一些的,不这并不全面,你所说的那位崔家小爷,在小曾跟他一起喝过酒,当时酒后他曾有说过几句!”那人笑看着香枝儿说道。

    香枝儿见状,也微微一笑,从随身的荷包里摸出一张银票来,放到桌面上,缓缓推了过去。

    那人见状,遂笑着收了起来,开口道:“据那们崔家小爷说,他无意听他家家主提了一嘴,说是关乎一个什么宝藏的秘密,但是什么宝藏,或是宝藏在什么地方,却是无从说起,他当时也不过是无意听到那么两个字罢了,后来与人说起,大家也只当他是听错了,毕竟江湖上并没有传闻,说有什么宝藏显世的,就是他当时那话隐约传出来,也没有人当一回事,如此这事倒也渐渐沉静下去,到如今十多年过去,也无人再提起,倒不知姑娘何以问起这个来?”

    “我倒没听过什么宝藏,不过是听人说起当年的那件刺杀事件罢了!”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