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六百一十章 激动

第六百一十章 激动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一十章 激动

    出门两年才回到村里来,看到朱氏,她不免都觉得亲切了几分,要说以前一大家子时,也是各有算计,倒是后来分了家,各过各的日子,彼此间还存了几分情份在,至少见了面还客客气气的,就算其中没几分真心,面上还是一团和气不是。

    至少没到像人家那般撕破脸,见面就是瞅眉恨眼,也或是大打出手之类的,别看上河村就几百户人家,分了家闹成仇人的人家,却也不少呢,像他们陶家这样,早早分了家,之后还能有几分情份在,也有不少人在背后夸陶正洪,说他是个有远见的人呢。

    “香枝儿,香枝儿,真是你回来了啊!”远远的,陶六平在几个孩子的指引下,小跑着过来,喘着气的喊了一声。

    香枝儿一眼看过去,顿时喜上眉梢,蹦跳着迎着他跑了过去:“爹,是我回来了啦!”随即人就扑过去,抱住了陶六平的一只胳膊。

    “真是你回来了啊,你这丫头,一出门就是两年,让我与你娘好一阵挂念。”陶六平一副要哭要笑的样子,看起来特别滑稽。

    “我可不就回来了嘛,我也很想爹和娘的……”香枝儿深怕他真的哭起来,当着这么多人面,那也太有损他的形象了,忙出言安抚道。

    而一旁的周承泽,也被村民们围观着,他也是村里的熟人,虽然身后跟着一队十来个外人,个个都是一身彪悍之气,但有熟人在场,却也没人发怵的,甚至有几个胆子颇大的半大小子,还靠近那些马匹,伸手去摸一摸呢。

    一群人也是围在周承泽身边问东问西。

    “你们这是打哪儿回来的,听说是去的青州城,那是什么样的地方,是不是特别热闹繁华,听说外面很大,是不是有钱人特别多……”

    “你们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出了趟远门回来就是不一样了,看着都大变样,路上也累了吧,快回去歇歇,等得闲了,我们上你那儿去听听你讲外面的新鲜事……”

    一群村民围着问东问西,也还算体贴人,他们没出过什么远门,很多人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县城,少部份跑得远些的,去过府城,更远的地方,便少有人踏足了,毕竟都是寻常百姓,没事也不会到处乱跑不是。

    难得有出远门归来的人,他们自然也想听听热闹,让人讲讲外面的所见所闻,大多数没出过远门的人,他们所知道的事情,也多数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如此口口相传,倒也算是一些经验。

    陶六平见到女儿归来,那情绪当真是激动坏了,这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丫头,也是他最疼的一个丫头,一出门两年没曾见过,虽时有通信,可也没见到人,并不知是真好还是假好,如今总算是回来了,他一直揪着的心,总算能放下来了。

    想家中闺女好几个,虽然一一嫁了出去,可逢年过节也都会回来看看,都能见得着,且他得闲的时候,想女儿们了,也会带点东西上门看看,好不好的也都能瞧得见,惟有这个七丫头,这出一趟门便是两年,愣是没见着人面,怎能让他放心的,每每夜半与王氏说起时,夫妻俩也都是唉声叹气,如今可算是把人给盼回来了。

    “走,走,咱们赶紧回家去,你娘得了消息也要跟着出来的,我没让她跟来,你们回家来定是又累又饿,我让她在家里收拾些饭菜,咱们回去正好能吃。”陶六平一手拉了香枝儿,便抬脚就走。

    “还有石头哥哥呢!”香枝儿停住身子,指了指被人群围着的周承泽。

    陶六平也不上前,只大声吆喝一声:“小石头,跟我回家了!”

    “诶,六叔,我这就来!”周承泽忙应了一声,随即拱手冲一众围观人群道:“各位叔伯婶子们,小子这就家去了。”随即一揖首,便飞奔着,朝陶六平与香枝儿的方向跑去。

    在他身后一干随从们,也不用他吩咐,一个个便牵着马缰,赶着马车,逐一跟在他们身后,留下一众人等,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久久都没有散去,仍聚在一块儿说得热闹。

    “你说你这丫头,咋就那么狠心呢,这一去两年都不回来,可把我和你娘想坏了。”陶六平扯着香枝儿的手,握得紧紧的不撒手。

    “爹,我这不是回来了嘛。”香枝儿也颇感心虚,虽然时有通信,也编了理由说不回家的理由,要报仇之类的话,自然是一字不敢提,就怕他们也跟着担心。

    “你这丫头,也还知道回来。”陶六平伸手想要打她,伸出的手却又收了回来,倒底没真舍得打。

    “爹和娘在这里,我当然知道回来呢,好了爹,你就别生气了,明明心里想我想得要死,见到人家却又故意装得一副凶相,也不怕真吓着你闺女了。”香枝儿拉着陶六平的胳膊,撒娇似的笑道。

    一听这话,陶六平顿时也没脾气了,这丫头了解他得很,一眼就能把他给看明白了,也不怪他最喜欢这丫头。

    “你就跟我耍嘴皮子吧,看回到家里,你娘怎么收拾你。”陶六平嘴上说得凶,眼神里却全是喜悦之意。

    郑先生跟在他们一行人身后,听着前面的对话,不由抽了抽嘴,这做爹的也真没什么做爹的威严,竟会说出回家你娘收拾你之类的话来,也是让他无语了,向来是严父慈母,这做父亲的威风,在他身上真是没看到半点,也难怪养出来的闺女,胆大包天了。

    他是没见识过香枝儿的本事,不过江湖上香风罗煞的名头,他却是听过的,况且,一个在江湖上都能混得风声水起的丫头,还指望能是什么善茬子不成。

    他观人有一套,一见陶六平,便觉得这是个老实人,不过他也是想不通了,这么一个老实人,怎么就能养出,那样一个闺女来,心里也是啧啧称奇。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陶家的大院里,陶家这大宅子,当初也是建得颇为宽大,但这也只是相对来说,在整个上河村来说,确实是最大的一座宅子了,不过,在见过世面的一众江湖人眼中,这宅子也不算什么,更别提国公府出来的郑先生了。

    “娘,娘,我回来了。”一进到院门内,香枝儿便甩开了陶六平的手,身形灵动的跑跳着往屋里奔,连跑连喊道。

    王氏在厨房里准备吃食,也一直留意着院门外的情形,几乎是一听到喊声,便丢下手里的活计,小跑着迎出来:“香枝儿,我在这儿呢,你这孩子,可总算舍得回来了。”王氏也是一脸感概。

    她这个女儿啊,就像是没笼头的野马,一放出去,便不知道归家了,先前让她出过一趟门,也是在外面待着许久才回来,这一次出门更好,两年了才知道归家,也不知家里人会担心的,心里也曾预想过无数次,待这丫头回来,一定要好好的骂一顿,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可这会儿真见着人了,她哪还顾得上骂她啊,只想看看她,在外面这两年来,有没有瘦了,在外面是否受了委屈……

    王氏拉着香枝儿,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这才泪眼花花:“你这孩子,可真让人操心,两年都不回家来,知道为娘有多想你嘛!”王氏说着,泪水是止也止不住,哗哗的往下流。

    香枝儿不由慌了手脚,她从小到大,也没见过王氏流泪的,她一向坚强得很,什么事都以抗下来一般,从不见她伤心落泪的,天塌下来都能支撑一般的人,竟是说哭便哭了起来,她能不慌了神嘛!

    “娘,你别哭啊,我不是回来了吗,你瞧,我好端端的,什么事也没有,一点也没有瘦,也不曾受过半点委屈,娘,你瞧啊,我好端端的……”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