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夺权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夺权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夺权

    香枝儿一直留意着琳琅轩这边的动静,听说国公爷从琳琅轩出来,便往锦华轩而去,不由挑了挑眉:“走,咱们也去锦华轩瞧瞧。”

    小秦氏连一个让她开口的机会都不给,这会儿,不知她要说些什么呢。

    “少奶奶,咱们这会儿过去,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要是国公爷迁怒……”红梅缩了缩脖子,要知道,国公爷可是府中说一不二的人物,在他面前,谁也不敢放肆,府里的奴仆下人,见到他都会绕道走。

    “国公爷虽是威严甚重,却也是讲道理的,咱们没有犯错,岂会轻易迁怒,你有这样的想法,才是对国公爷的大不敬呢。”香枝儿笑笑道。

    护国公燕禇只他的名号,在府里就很能起到震慑作用,可是她却不是被吓大的,再说了,真要是不讲理的人,又凭什么来号令千军万马,所以,大家对国公爷的了解,还是太片面了些。

    “那……咱们,真要过去啊!”红梅有些畏惧的问道。

    “去,做什么不去。”香枝儿笑笑,浑不当一回事,抬脚就走。

    红梅无奈,提起裙角小跑着跟在身后,主子都向前冲了,她这个做奴才的,又岂能拖后腿,但仍是小心的问道:“那咱们过去,要是撞上国公爷,可说什么的好。”先准备好,到时候也好有放说不是。

    “到时候再说吧,见机行事呗。”香枝儿想了下说道,她也不知说些什么,当面告状这样的事儿,也不好做得太过,过犹不及,她这会儿过去,也只是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捡点好处罢了,倒真不是刻意过去看小秦氏的笑话。

    “少奶奶,真要去啊!”红梅唉叹一声。

    香枝儿听着一阵好笑,道:“你要是真害怕,那便留下来。”

    “我还是跟着少奶奶一起吧!”红梅立刻应道。

    主仆俩脚下走得轻快,一路往锦华轩赶去。

    到得院门前,便见满院寂静,门口连个丫头都没有,这情形还是头一遭,香枝儿略犹豫了片刻,便抬脚踏进门内,红梅紧跟在后。

    进到院内略走几步,便瞧几锦华轩内的丫头婆子们,此刻一个个乖得跟鹌鹑似的,分成两排,分别立在庭院中,而小秦氏脸色不怎么好的垂下头来,由林妈妈扶着,在她跟前,国公爷一脸怒色,跟前还摔了个茶盏。

    她这里才走近,燕禇便抬眼扫了一眼,香枝儿脚下的步子便是一顿,没敢再往前行,而是立在原地,微微福了下身,便侧身立着,垂下头来不言不语。

    红梅在燕禇扫过来那一眼时,便吓得有些手抖,这会儿自也不敢冒头,跟着香枝儿行事,侍立一旁,老老实实的垂下头来,眼皮子都不敢乱掀一下。

    “国公爷息怒,夫人着实是有些忙得分不开身,才让人钻了空子,这着实……怪不得夫人。”林妈妈硬着头皮解释道。

    她们小秦氏身边的管事妈妈,但精力有限,管的都是统总,都是大事,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她自然也是顾不上的,哪里真能有人面面俱到的,大公子成亲这事儿,本就是照着规矩大办,琐碎事儿多得很,一些地方没顾及到,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这么一点细微之处,竟是让国公爷给发现了,不得不说时运不济,着实倒霉得很。

    “你闭嘴,就知道为你主子开脱。”燕禇怒喝一声,道:“真要是用心办事,何至于连新房那样的地方都能出错,到时候各家亲眷,少不得往新房走一趟,一切的一切,皆落于人眼中,这是把我国公府的脸面放地上踩呢。”

    别处犯错倒还好说,兴许是忙乱出了错,这也只能说是能力不济,事儿办得不周全,可新房这样重要的地方,也能出错,那就不是能力的问题,这是有心人刻意为之,他气的,也正是这个。

    “林妈妈说得没错,妾身近日确实忙得分不开身,所以才没顾及到,还请国公爷见谅。”小秦氏低眉顺眼道,这事儿确实也错不在她,倒也还有底气硬抗。

    “就这么点事儿,就让你忙得分不开身?”燕禇皱眉问道,不过办一场喜宴罢了,在他看来,能有多大点事儿呢,想当初燕娇出嫁那会儿,不也一般的操办的吗,那时候半点没出错,到现在就分不开身了?他不信。

    “国公爷有所不知,这娶妻跟嫁女却是不一样的,要忙活的事儿更繁琐,这一忙乱起来,难免就有错漏,不过国公爷放心,妾身定会更加仔细些……”小秦氏解释道。

    “事儿多,且还繁杂,看来也确实挺让人忙碌的!”燕禇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

    小秦氏听着这话,心下放松不少,觉得国公爷还是很能体谅她的,顿时脸上便也扬起笑模样来:“确实如此,国公爷都不知,妾身近日忙于婚事,已是腰酸背疼,好几晚都没能歇个好觉了。”适时的扮下可怜,惹人怜惜,这是她年轻时最常用的手段。

    “竟是累成这样了吗?”燕禇看向她,目光中让人看不出情绪来。

    小秦氏听着这话,脸上的笑意越发温柔了几分,应声道:“是啊,不过这是为着大公子的喜事,怎么着,妾身也是高兴的,倒也不算什么。”

    “你可是咱们国公府的夫人,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务,还需要你来操办,这要是累病了,那可怎么是好。”燕禇面上并无过多的神色,语气淡淡的说道。

    “这个……”小秦氏正待说自己还能坚持,这点劳累还不算什么,为着国公府,为着国公爷,她什么苦累都能受着。

    可话才开头,却被燕禇给打断了。

    “倒是我的不是了,没有料到夫人如今娇贵起来,受不得劳累,管理着一府之事,也确实有些为难夫人,我看这样吧,府里闲杂事务,你就先将给二少奶奶管着,暂且先主持好恒哥儿的亲事要紧,毕竟婚事已是近在眼前,我虽有心全权交给二少奶奶管着,不过我瞧她人倒底年轻了些,也不太懂,若有礼数不足之处,也是惹人笑话,不过府内之事,怎么着也是咱们府中,关起门来,就算出错,旁人也不得而知的,倒也没甚要紧,倒是夫人可以空出手来,专心忙于婚事……”燕禇不轻不重,神色淡然的开口说道。

    可这么一番话,听到小秦氏的耳中,无疑于晴天霹雳,把她炸得有些懵,好半天她都还没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呢,想她平日里最看重什么,自然是她夫人的地位,以及夫人的权柄,如今管家权都要给剥夺了,她如何能忍。

    “国,国公爷,这管家之事,非同小可,二少奶奶着实太年轻了些,又没经过事,哪里就能管家了,国公爷万不可开这样的玩笑。”小秦氏强扯着笑说道,心里却已是拔凉拔凉的。

    “你觉得我的话是在开玩笑?”燕禇目光清冷的看了过去,看得小秦氏一阵瑟缩。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说过了,她年轻,所以我没让她来主持婚事事宜,管家理事这些事情,也不是多大个事,你不给她机会,如何知她不会操持,我瞧她的为人性情,倒是比你更利落几分,即便是出了错,再改过也就是了,总好过累着夫人你!”

    小秦氏顿时张口结舌,这还处处为她着想起来了,可是,可是她要的并非是这样一个结果啊,心里顿时一阵懊悔,先前诉什么苦啊!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