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七百五十四章 秘密

第七百五十四章 秘密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五十四章 秘密

    红梅在一旁听着,眼珠子转来转去,没想来跑一趟锦华轩,居然还能碰上这样的好事,国公爷二话不说,便让夫人交出管家之权来,来之前她可是想都没想过呢,以至于听到这消息时,脑子里也如惊雷炸过一般,好半天回不过神来呢,只觉得天上掉馅饼呢。

    管家之权,那绝对是个好东西,别的不说,只说这满府上下的下人们,全都要归少奶奶来调派,只这一项,便足以让少奶奶威风八面,让一干丫头婆子们,再不敢在背后嚼舌根的了。

    她一双眼睁得大大的,就算亲耳听到,仍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国公爷真是太威武了,若非是现场的场面有些不适合,她都想鼓掌相庆了。

    小秦氏顿时变得有些失魂落魄起来,这都什么事啊,瞧着国公爷的样子,也不像是怒火冲天,怎么就三言两语,夺了她的管家之权,这,这让她颜面何存,二房、三房的人,只怕要笑得喘不上气了吧,只想想那两个妯娌,她心里便觉得一阵绞痛。

    失去管家之权,还不如说失去颜面更让她疼心的。

    “国公爷……”小秦氏柔柔的唤了一声,似图挽回他这个决定。

    “可是仍觉得劳累过度,连恒哥儿的婚事也主持不了,既如此,那我就……”

    “不不,可以主持的,恒哥儿毕竟也是我的儿子,怎么着也能料理得了。”小秦氏连忙应声道,这要连婚事都不出席了,那满京城的人,都该要看她的笑话了吧,顿时一阵泄气,国公爷的脾气,她还不清楚吗,做下的决定,那是谁也更改不了,仅凭这三言两语,已是将事情落定了,她说破嘴皮子去,也是不可挽回的,心里是又气又恨又悔,可毫无办法。

    燕禇见她再无话说,转头便走,只才走出两步,便停在了香枝儿跟前,抬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道:“近日内院之事,皆交由你来承担,可担得住?”

    这是问到自个头上来了,香枝儿福了福身,仰起头来,半点没有推萎,很是利索的道:“担得住,虽说儿媳人年轻,又很多事不太懂,不过不懂可以问嘛,人年轻可以多磨历嘛,这都不算什么事的,父亲大可放心忙于公务,内宅之事,自有儿媳一力承担。”

    她这话虽有些大包大揽的意思,不过燕禇的性子她也了解几分,若是跟他客套推托一番,估计还会惹得他不高兴呢,行军之人,最讲究个行事利落,她这么说,最能讨他喜欢,再说了,她也是相信自己的能力的,在这后宅之中待了这么一段时间,对一些东西也不是完全不知。

    “好,那我就看你表现。”燕禇爽快的道了一声,也不再多说,随即抬脚便离开。

    香枝儿见人走远,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觉得跟燕禇说话,也确实有些压力,也难怪红梅等几个小丫头,提起国公爷时,都是一脸敬畏之态。

    小秦氏见人走远了,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盯着香枝儿的神情,更是可怖,好似要将人生吞了似的,犹为吓人,红梅瞧着那神情,都不由咽了咽口水,脚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倒是香枝儿,神色未变,仍是对着小秦氏福了福身:“夫人!”

    “怎么,特意跑过来看我笑话的吗?”小秦氏冷声道,她觉得这个香枝儿,就是个灾星,但凡她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就要倒霉的,瞧瞧,这才几面儿,她如今连管家权都要交出去了。

    “夫人说笑了,我也是见夫人忙得分不开身,想要尽一份力,为夫人分忧的。”香枝儿神色不变道。

    “什么为我分忧,这分明是来给我添麻烦的,不是,你是来抢管家权的,就是因为你,要不然国公爷怎么会,你这狐媚子小贱人!”小秦氏也不端什么夫人架子了,情绪有些失控之下,如泼妇骂街似的,指着香枝儿漫骂道。

    “夫人还请慎言,我就算出身再低微,那也是国公府的儿媳妇,料想国公爷也不能容忍旁人这般责骂于我这个国公府的二少奶奶的。”香枝儿不客气的回道。

    小秦氏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大失风度,当然,面临此番情形,想来也确实没法再保持风度了。

    “你什么意思,想拿国公爷来压我,你……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你敢跟我比吗,我可是朝廷封的诰命,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低贱丫头,凭什么可以跟我比的。”小秦氏气得火冒三丈。

    “夫人你又错了,我是国公府的二少奶奶,不是什么低贱的丫头。”香枝儿侧头,看向小秦氏,神色不急不恼,十分平静。

    “什么国公府的二少奶奶,二公子那都不知是那里来的野种呢,你又凭什么是国公府的二少奶奶!”小秦氏恼怒道。

    “什么……”什么野种,还有这种说法,她之前也没听说过呢,目光看向小秦氏。

    小秦氏突然便收了声,想是也知说了不该说的,而旁边的林妈妈,也死死拉着小秦氏的胳膊,脸上也带出着急之色,让香枝儿一眼便瞧出,这主仆两个,现在的神情,着实有些怪异。

    野种?她怎么可能相信呢,周承泽与护国公两人长得何其相似,又岂会是野种,即小秦氏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指他在外面长大,便想指认他不是国公府里的孩子?

    若周承泽与燕禇长得没那么相似的话,倒还可以用一用,可惜啊,这两人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在这事上,实在让人钻不了半点空子。

    只不过这两人的表现,她觉得其中应该还有旁的事情,想来也对,这国公府里,一个个都怪怪的,定是有些什么秘密,不过说起来,大户人家,想来各家的秘密都不少,也不单单一个国公府,那就慢慢去挖掘吧。

    “夫人,可是有什么话要说。”香枝儿浅浅笑了一下,问道,神情态度温和如初,半点不因小秦氏的漫骂而生气恼怒。

    “我当然有话要说,你以为你这样就赢了吗,不过一个管家权而已,我就不信,咱们护国公府,还能都让你给夺了去,待我儿得封世子之日,我定要让你好看。”小秦氏如今是没了面子,连里子也不要了,直接跟香枝儿撕破脸来。

    谁让她今儿太生气了呢,国公爷那里不能随便发火,一个没家世没背景的小丫头,她还要容忍她,没有这样的道理。

    “夫人就这般笃定三公子能封世子,需知三公子上面,还有大公子、二公子,两们原配嫡出的公子在呢,怎么也轮不到三公子头上吧!”香枝儿双眼亮晶晶的问道。

    说到这个,小秦氏又觉得一阵呕气,她的儿子被人压了十几年了,到如今这局面,仍是被人压着,燕恒这个病殃子就不说了,他那身子骨,想来国公爷也不会让他做世子的,可燕恪,长得像国公爷,武艺也出众,想他一个穷乡辟壤的地方出来的,也不知如何习得一身本事的,还生生的把她的儿子压一头,实在不可忍。

    尤其她还说什么原配嫡出,原配什么的,最让她讨厌了,那个死了十多年的吴氏,她都恨不得将人挖出来鞭尸,实在太可恶了,死了这么多年了,还让她如哽在喉,憋屈至此。

    “大公子、二公子,你倒是打的好算盘,我可告诉你,这国公府就没他们什么事,你瞧国公爷,可有正眼瞧他们兄弟俩一眼没有,哼哼!”小秦氏哼笑两人,面目颇为狰狞,瞧着越发吓人得很。

    “哦,国公爷如何不待见两位公子呢?”香枝儿似浑不在意的问了一声。

    小秦氏却是冷笑了一声:“想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你不是本事大得很嘛,那就去查啊!”

    真是太坏了,勾起她的兴趣,却什么也不说。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