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美颜阁

第七百九十五章 美颜阁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九十五章 美颜阁

    香枝儿怀孕后,自己本身倒也没觉得什么,不过流云居一干人等,却是把她当成重点保护对象,身边时时都不离人,即便是站起身来走两步,身边的丫头都会小心翼翼的盯着。

    而院子里的闲杂事务,几乎都不用她来费心,洪妈妈与红梅这两人,将一应事儿都揽了过去,至于管家这方面,袁氏出头又帮她分担了些,她便越发的轻闲下来。

    但清闲,却也并不代表她不理事,好比各房女眷们送来的各样贺礼,她也都有盯着人登记造册,一样样清点好收入库房,这有来就有往,人家送了礼来,待人家有什么事时,自然是要回礼,这时候礼轻礼重,就要对应着来回,方不会出差错。

    而外面的铺子,她也仍是要费心思,对此,洪妈妈虽然有些意见,觉得她太过操心,不过瞧着香枝儿每日精神奕奕的,要说教的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最终也没多说什么。

    她如今也看明白,自家少奶奶与旁的妇人似颇为不同,人家怀个孩子,如同生大病一般,气色差吃不好睡不好,而香枝儿怀孩子,跟没事人似的,精心调理之下,精神是越养越好。

    当然对这方面,香枝儿做为一个大夫,对自己的身体,也是知道得最清楚的,初初得知怀孕时,她也是颇为紧张,所以处处小心翼翼,毕竟也是头一回怀孕,生怕有个闪失,但这些时日养下来,她也慢慢习惯怀孕的状态,倒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紧张了。

    一大早送了周承泽出门,香枝儿转头便与洪妈妈道:“妈妈,一会儿你安排一下,我要出门一趟!”

    洪妈妈听得一脸惊讶,怀孕的妇人,即便是像她这般当初怀孕时,也都是在家里安心养着,不轻易外出走动,更别提身子金贵的夫人、少奶奶们了,大户人家都看重子嗣,做为母亲自也会万分看重腹中孩子,几乎怀着身孕的贵妇们,几乎都不怎么出门的,而自少奶奶这胎儿还没稳,都不到三个月就要出门了呢。

    “少奶奶,你如今身子……出门有些不太妥当。”洪妈妈思索再三,还是出言说道。

    “我知道轻重的,只是今儿美颜阁开张,虽然有柳夫人出面照料,我却也不能置之不理,让她一人出面忙活的,这铺子既然开起来,那自是不能不上心。”

    洪妈妈听着这话,也知是这个理,而自家少奶奶向来说一不二,这话既是说出口,也不容她们反驳的,便也没办法,只道:“马车容易颠簸,且马车……也不安稳,不若坐轿子吧,奴婢让人雇轿子来,路上慢着些,倒是无碍。”

    香枝儿想了想,便也就同意了,马车是国公府里的,用起来也确实让人不放心,马儿不比人,赶出去了容易不受控制,况且也难保不会被人动手脚,万一惊了马,定然是要出事的,虽说她如今管着家,上上下下都听她的吩咐,可到底管家时日不长,也不可能管得铁桶一块,自是会有所疏漏的地方,让人钻了空子去的。

    轿子的话,由人抬着,倒是安稳得多。

    遂即便点了点头:“行,那就雇轿子吧!”

    她能出门就行,至于选择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出行,也就不必那么计较。

    清装简行,带了身边的丫头,以及唤了周承泽的几个小厮,连护卫都没有带,便径直出门去,以前她出门,还需要禀报小秦氏一声,得到她的允许方可出门,不过现在却是不必,她如今手里握着管家权,行事比以前方便多了,请示这一项也能直接略过。

    又是丫头又是小厮跟随着的,一般人瞧着就知道这是有钱或有势的人家,并不轻易招惹,甚至行至路中,行人也都会纷纷避让,生怕触了谁的霉头,给自己招祸事。

    一路倒是十分顺畅,很快便到了美颜阁的大门前,此刻时辰尚早,大门敞开,却是冷冷落落,除去管事婆子以及三两个小丫头,正在忙活着外,并无一个客人在内。

    香枝儿的轿子在门口停下,跟随的丫头便左右挽扶,下了轿子,她便打头打量整个门店,铺子十分宽敞,三间大门面,最中间的上方,挂着硕大的牌匾,上面写着美颜阁三个大字。

    这三个大字是她自己写的,算不得多好,但也是从小跟着周承泽习字,花费了些心思,也有一点功底,字写得自是不难看的,甚至比起一些闺中女子的字,还多了些豪迈劲儿,她自个是极满意的,所以才会秀这么一手,不过是好是坏的,旁人也不知这是谁的字,即便是要笑话,她也只当听不见了。

    清风吹过,带着些微凉:“少奶奶,门口有风,咱们还是赶紧进屋里去吧,可千万别着了凉。”红梅挽着香枝儿的胳脖,四下打量了下,便忙说道。

    她以前在府里当差,虽也见识过些场面,只是府里的丫头却并不常出门来,这冒然走在大街上,也让她颇有点不自在,四下打量的神情都带着警惕,深怕会有什么不安全的隐患存在。

    入了秋,这风吹在脸上,也确实有些冷意,香枝儿自知现在情况不同,便也紧了下披风,抬脚便往店里走:“进去吧,这风口处确实不能待太久。”

    一行人便鱼惯而入,铺子里的管事婆子,见到人来,连忙扬起笑脸要招呼,只抬眼一瞧,原来是东家到了,脸上的笑容便越发深了几分:“原来是少奶奶到了,这一大早的,快屋里歇着,我这就准备热茶,喝一杯暖暖身子。”

    “余管事,热茶就不必了,让人倒杯温水来即可。”香枝儿笑着说了一句。

    “少奶奶,她这里的温水,也不知干净不干净……”红梅小声道了一声,深怕出了差错,处处防备着。

    香枝儿却是一笑:“这是咱们自己的地方,用的也都是自己人,这里都不能让人放心,怕是就没有能让人放心的地方了,你们难得出门一趟,放松一些,不必那么紧张。”

    听她这般说,红梅倒是放心了不少,不过倒底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毕竟不是往日熟悉的地方。

    香枝儿虽然没有出门来,但这铺子里的一切装饰,却都是按照她的意思来修缮布置的,所以即便她也是头一回过来,对这里的却并不陌生。

    这里才落坐,余管事已是指挥小丫头端来了温水,除了香枝儿,她身边的丫头,也都给捧了一杯,瞧着一脸笑模样,很是热情的子子。

    这余管事,香枝儿以前也是见过的,具体来说,她是陶水生的人,做生意其实女管事是极少的,毕竟女人一向少于抛头露面,多数是在家中相夫教子,即便是农家妇人,虽然日常忙于田间地头,却也极少会走出村去的。

    所以女管事,当真是十分少见的,不过女管事却也很有必要,好比刺绣铺子,衣料铺子什么的,接待的妇人比较多,所以女管事用起来才会更方便,而她们如今这美颜阁,却是专门招待女客,所以整个铺子里,全都是婆子丫头,并不见一个男丁的。

    毕竟女客光顾,逗留的时间久了,也难免会被人说闲话,但若是铺子里全是婆子丫头侍候,那也就让人无从说起了,会如此安排,自然也是为着生意长久作打算不是。

    余管事也算是故人,不过以前也没怎么接触过,只是匆匆见过几面,也着实算不得熟悉的,香枝儿对她的了解并不多,会用她也缘于陶水生的推荐,她主要也是相信陶水生。

    不过余管事这人也很会来事,见到香枝儿便很是殷勤周到:“奴家跟着陶掌柜来了京城,也着实见识了这京城的繁华,如今再瞧着少奶奶,奴家这心里,也极是欢喜,蒙少奶奶不弃,给了奴家这体面……”

    这余管事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说话很有分寸,行事也很精明,不怪陶水生对她另眼相看的。

    “我头一回来铺子里,你带我四处瞧瞧吧!”香枝儿也没久坐,略歇了下脚,便站起身来。

    余管事自不会怠慢,吩咐小丫头们自去忙活,她便领着香枝儿往后院走去,这铺子前面是门店,后面连着大院子,屋舍齐整,院落宽敞,着实是个不错的铺子,不过买下这铺子,也是花费不低。

    “一切布置都是按照少奶奶的意思布置的,少奶奶也瞧一瞧,若有什么地方没做好的,奴家便叫人来再重新布置好,务必照着少奶奶的意思来。”余管事一边走一边说道。

    “我出门不便,没能过来盯着,不过瞧着这模样,余管事也是费了心的。”香枝儿边走边点头,外间瞧着并无什么差错,而内里也几乎都是照着她的意思来的,倒没有什么不合心意的地方,心里便也越发满意了几分,觉得下面这些人的执行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这铺子不适合男管事,所以陶水生并不曾插手这边,只安排了妥当的人手过来,他也只盯了一下进程,后续的事儿,也就没再过问了,毕竟这里以后是专门接待女客的,他过问太多也不太好。

    后院的房舍,按照她的意思,收拾出十几间单独的房间来,毕竟接待的女客,怕是身份都不低,到时候也不会乐意与人公用一间屋子的,所以单独的包间,那是必须得有,而且做美容敷面膜这样的私密事儿,非是亲密好友,也不会有人乐意与人一起,毕竟贵妇人们,都是大户人家出身,讲究隐私,也讲究体面,必然是宁愿多花钱,也要有个私人的空间。

    香枝儿进了一间屋子,便打量起里面的布置来,墙上挂了山水画,屋里也摆了几个摆件,墙根儿还放置了屏风,窗边儿还摆了几盆花卉,让整个房间显得清雅,她不由点了点头:“还不错。”

    余管事一听,顿时喜上眉梢:“都是照着少奶奶的意思来的,并不敢擅作主张,奴家这也是头一会自个主事,着实有些战战兢兢,也多亏还有少奶奶指点头,不然奴家定然不能成事的。”

    香枝儿听着,不由微微一笑:“何须妄自菲薄,我瞧你能说会道,招呼起人来了很是殷勤,比起那些男掌柜来,也半点不差什么,在我这里,并不看是男是女,只要有本事的,我必然都会重用。”

    余管事这个女管事,也确实做得有些忐忑,用女管事的当真很少,她能走到如今这一步,自也是花费了不少心力的,如今她虽然对外称一声管事,实则她就是这美颜阁的掌柜,不过倒底是个女人,称一声掌柜,也男人比肩,也着实有些底气不足,索性仍称一声管事。

    如今却是得了香枝儿这番话,心下也顿时火热一片,她自认本事也不比男人差,耐何这世间男尊女卑,女人的地位到底差了不少,她能混成如今这模样,除了自身的努力,又何尝没有运气使然,然而就算做到了女掌柜这一步,可背后的闲言碎语其实也着实不少的。

    那些男掌柜瞧不起她,觉得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本事,当然,这其中其实说酸话,瞧着她眼红的人,也着实不少,她自也不会将那些放在心上,真要计较太多,她也不可能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想着少奶奶也是个女人,自是不会嫌弃她这个女掌柜的,如今她只需将这铺子经营好了,但凡能有所收益,她这地位也就稳当了。

    “少奶奶放心,这铺子奴家定会用心经营,只因少奶奶能用奴家,奴家必然将所有心思,都用在这铺子的上,定不让少奶奶有所亏损的。”余管事信誓旦旦的说道。

    她会说下这大话,主要也是因为美颜阁是京城头一家美容养颜的铺子,而那些方子,她也是让人试用过的,效果当真是极好,但凡是女人,哪有不爱漂亮的,尤其是富贵人家的女人,既是爱漂亮,在这些方面那就绝不会手软,舍得花钱,那她们这铺子还愁什么。

    她是半点也不愁生意不好的,生意好,她再用心经营,好生招揽客人,让客人来了一回来二回,再呼朋引伴……这生意自会上门,又何须发愁不是!

    对于铺子里的生意,她也是各种盘算了又盘算,务必做到万无一失的,为的也就是对得起她这女管事的名头,对得起少奶奶的青睐。

    听着余管事的话,香枝儿含笑点了点头:“这铺子里的生意我也是不愁的,你也别有太大的压力,柳夫人那边也不会闲着,会介绍一些客源过来,到时候你好生招呼好客人即可,旁的也不必费什么心。”

    “是,奴家记下了。”余管事一脸笑意盈盈的应道。

    香枝儿便也笑了笑,四下打量完毕,不由点了点头:“布置得不错,没有什么大问题,如此看来,你也确实是用了心的。”

    “能得少奶奶如此重用,奴家岂敢不用心。”余管事忙回道。

    “行,那以后也这般用心即可。”香枝儿笑了笑,抬脚便往外走,瞧了下天色,便道:“瞧着时辰也差不多了,柳姐姐怕是也快过来了,咱们出去瞧瞧吧,开张的物什都准备齐全了吗?”

    “都准备妥当了,今日开张大吉,可不敢有半丝马虎的。”余管事连忙说道。

    “嗯,那就好。”

    香枝儿在铺子里转了一圈,随后回到外间的门店内,略等了一会儿,柳夫人便带着几个日常相熟的姐妹们过来了,余管事半点不敢怠慢,领着丫头很是热情周到的招呼起客人来。

    “柳姐姐!”香枝儿也满面带笑的迎了过去。

    柳夫人瞧着她,却是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即便迎了过来:“你不是有喜了吗,怎么还到处乱跑?”

    “今日开张也不好让姐姐一人忙活,自是要过来一起操持,放心,我也就今日过来,之后的事儿,自有管事料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的。”香枝儿忙说道。

    “你这丫头,心也太大了。”柳夫人盯着她瞧了两眼,仍觉得不放心:“那你一会儿在里间待着即可,别四处走动,今儿人多,千万别磕着碰着了,不然,你家二公子那里,我可没法交代。”

    “好好,都听姐姐的。”香枝儿笑着应声道。

    柳夫人领着客人到来,余管事也开始指挥起人忙活起开张事宜来,鞭炮自是少不了,指派了个胆大的丫头,过去点了鞭炮。

    而此刻香枝儿已是让人扶到了里间,一众人都怕这鞭炮声响,会惊着了她。

    香枝儿虽并非是胆小之辈,不过是鞭炮声响,又何至于会惊吓到她,不过倒底是身份不一样了,所以也得有所顾及,况且大家也都是一番好心,她便也受着了,安心到内院的房间里待着,由着她们在外面热闹。

    而美颜阁大门口,随着一阵鞭炮声响,周围已是引来不少看热闹的人群,也有不少人上前询问,问这铺子里卖的是什么之类的云云。

    而余管事却是领着丫头招呼客人,也让人给外面看热闹的人解释了一番,这铺子是做什么的。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