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八百一十四章 反驳

第八百一十四章 反驳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百一十四章 反驳

    “瞧杨队长说得,这人要如何处置,自是交给国公爷料理,我一个妇道人家,那里懂得这些,管家理事上头,我是能说上话,但审问嫌犯这种事儿,岂是我这等妇人在行的。”香枝儿一脸我不管的样子。

    杨岭顿时吸了吸气,这二少奶奶,当真是滑溜得很,明明是她将人拿下,又意有所指,让人觉得国公夫人偷了人,所有事儿都是她起的头,然后她又推了个干净,什么也不插手,这让他也是无话可说了。

    小秦氏一听,要将这人交给国公爷,脸色顿时就为之一变,落到国公爷手里,还能有什么好,主要是香枝儿泼在她身上的污水,若是让国公爷听了去,她本就不受待见,只怕以后连好脸色都不给她了。

    “不行,不能交给国公爷,国公爷公务繁忙,说日理万机都不为过,不过是府中一点小事,便要让国公爷来料理,那还养这些人干什么?”小秦氏瞪着香枝儿怒目而视。

    杨岭听着,觉得这话说得也在理,不过这事儿可不小,却是事关国公夫人是否偷人,这样的事情若国公爷都没空过问……那是绝无可能,做为一个男人,又岂会不在意自己头上是否会绿。

    “那以夫人的意思,却是要如何?”香枝儿也不急,好整以暇的问道。

    “他是迎客来的掌柜,进府来却是找我有事的,并不是你们胡乱猜测的那样,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查,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小秦氏冷声说道。

    她原本是半点也不想提这姓许的事,不过现在不提也不行了,若是将人交到国公爷手里,国公爷会如何看待她,就算查实了没有这样的事儿,可她这名声也定然会受影响。

    原来是迎客来的掌柜啊,杨岭暗暗记了下来,只不过一个酒楼的掌柜进府来见夫人,这事仍是有蹊跷,他不由隐晦的看了一眼小秦氏,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并不曾将事情解释清楚,并不能取信于人。

    “夫人这话,妾身可就听不懂了,先前林妈妈还说,这是府里的下人,这才多长时间,夫人却又说他是迎客来的掌柜,这变来变去的,倒是让人怀疑,他倒底是什么人呢?”香枝儿轻飘飘的说道,不管是语气还是神态,表示她完全不信。

    小秦氏气得要吐血了,她明明说的是真话,结果一个二个的,都说不相信,她不由狠狠的瞪了一眼,正杵在她身这的林妈妈,全都怪她,一点分不清轻重,冒然将人给领了进来,不然,哪来这么多事儿。

    林妈妈被她瞪得缩了缩脖子,先前被香枝儿身边的丫头给吓了一顿,这会儿还显得有些萎靡不振呢,其实人家信不信的,她觉得并不算什么事儿,除他们信不信的,总归夫人是没有偷人,虽然说起来不好听,但事实就是没有偷人,国公爷那人,她还不知道吗,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那都会查个清楚明白的,夫人有没有偷人,他只需一查便清楚了。

    所以这事对她们又有什么防碍,由着人家栽脏好了,到时候查清了是个误会,可不就打脸了嘛,到时候夫人也可以借着由头,好好的惩罚二少奶奶一顿,这场子也就找回来了,如今这般,又何苦与人掰扯,眼下也是掰扯不清楚了。

    需知这二少奶奶,为人聪明伶俐,嘴皮子也利索,不管什么事到了她的嘴里,那是张口就来,夫人又这般自持身份,哪里是她的对手,但这怎么说也只是嘴上功夫,作不得准的。

    “他就是迎客来的掌柜,我都说了,二少奶奶要是不信,只管派人去查,是了,杨队长既然也来了,我看就当众问一问,问清楚也就把人放回去,省得耽误人家做生意。”小秦氏转头看向杨岭。

    杨岭心下顿时一紧,这火倒是烧到他身上来了,他是府里的护卫队长,审个人这种事,也确实归他们料理,不过,可不是当着夫人、少奶奶的面来的审的,审问过程中,犯人难免不会说实话,到时候的场面,定然会带点血腥,这两位金贵人当前,要受到了惊吓,那可就是他的过错了。

    夫人养尊处优,一条狗儿冲撞一下,就能给吓晕,可见这胆色,二少奶奶倒是胆气足得很,可如今有孕在身,那也是不能见血腥的,所以这当众审人什么的,当真不可取啊!

    “夫人,这人若要审,却也不能在这里审!”杨岭陪着小心道。

    国公夫人心眼小,他这会儿拂了她的意思,难免不会被记恨,但却也不能不说,不然出更大的事儿,他一个小小护卫队长,也是兜不住的。

    小秦氏没想到香枝儿还没反对,这个杨岭倒是先反对了,脸上顿时露出不喜之色:“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不是,夫人,这事儿吧,这场面,怕是两位贵人会受不住,这实在……场面有点不好看……”若是当众把人打得血淋淋,岂不是觉得他们这些护卫太过凶残,不免在主子跟前也不讨喜了不是。

    “有什么受不住的,不过是问几句话而已,无凭无据的,难不成还要动手?”小秦氏有些不敢置信道,她说的审问,那也就是问几句话,问清楚了也就把人放了,但听杨岭这意思,那是还要对姓许的动手,虽然这姓许的她也没放在眼里,如今甚至还十分嫌弃,可却打不得,一打就要乱说话了。

    呵呵,杨岭心下冷笑了,问几句就能说真话?他是不信的,不上刑那就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来,若问来的都是假话,或是什么也没问出来,这还审个屁啊,他向来是个直接人,这会儿却是忍不住在心里暴粗口了。

    “夫人若是这么说,那属下还真是审不出来了!”杨岭推拒道,这还让他审什么审啊,不如发话,直接放人离开算了,白审问一趟,还费力气呢,还又何须去费这个劲儿。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