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打算

第八百四十八章 打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百四十八章 打算

    周承泽才回府,香枝儿就知道消息了,不过人却没有回流云居,却是被燕恒请了去,她也不免颇为意外,主要是请得这样急,平常是没有过的。

    即便是有什么事要说,那也会等人回院子里洗漱一番,换身舒适的衣裳,这么急着叫人过去,定然是有什么要紧事了。

    她在内院之中,府里面有什么消息,却是没法瞒过她的耳目,不过外间的事情,消息就来得慢了,毕竟她并不在外行走,且外面那些人手,得了什么信儿也不会往她这里送,所以朝中之事,她这会儿还没得到信儿呢。

    待周承泽从琳琅轩回来,她少不得过问一二,这才听说皇帝指派了差事。

    “那你什么时候出发?”香枝儿关心的是这个,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如此她也好算着时日,帮着准备些出行之物。

    “皇上发了话,三日后出发。”周承泽颇为无奈道,这时节他是一点也不想出门的,最主要的是香枝儿怀着孩子呢,在御前当差,虽然没时时陪着,但过个三两天便又能回来一趟,而如今一离京,什么时候回来,还真说不准,这大冷天儿的,赶路也是不易。

    “这么急啊,不过有匪为患,自然是要早些平了的好。”香枝儿倒也理解,不过她理解不了的是,明明国泰民安,天下承平,何以就起了匪患。

    “不是说咱们安国,在皇上的治理下,百姓的日子过得十分富足吗,何以还会有匪患,且一下子就闹出好几起来,这有些说不过去啊!”香枝儿不解,没有外敌来犯,却是闹起内乱来了,虽然人数不多,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但倒底是闹腾起来,不是好征兆啊。

    “谁知道呢,能闹出事来,可见当地县令的无能了,几本凑折都差不多,说是天寒地冻,粮食欠收,衣不敝体,食不果腹,这就闹腾起来了,要我说,这其中指定有什么猫腻。”周承泽对于凑折上所说的,持怀疑态度。

    香枝儿听着这说辞也是不信的,真要是如此,官府接济一二,或是当地富户出些钱粮,怎么也能熬得过去,会闹成这样,当地县令确实得负一大部份责任,更别说这其中,怕还有别的隐情。

    想到这些,她心下也不由担忧起来:“听你这么一说,只怕各地都不太平,若说匪患,见到官兵总会心存惧意,且人数也不算多,弹压下去也容易,只是当地官员,怎么也算是地头蛇,你即便有人马在手,可倒底是外来的,需得多提防,小心防着人家背后使坏。”

    说直安国上下,吏治清明,百姓安居度日,原本香枝儿走过的地方其实也不多,只凭着在上河村生活了十多年,倒也能信这话,毕竟他们那一村的百姓,只要不偷懒日子过得都极不错,算得上是极为富足的。

    可如今进了京城,对朝堂之事,对皇室子弟,了解得越多,便也就越明白,天下其实并不如她所以为的那相富足,上河村只是一偏远的小村子罢了,仗着地利,依山靠水,土地肥沃,所以大家的日子才过得好些罢了,当然,这其中也有当地官员,并没有太过盘剥之故,而别的她看不见的地方,那可就不好说了。

    会激起民乱,那可就不是小事,当地官员如何也是撇不清的。

    别的官员会如何,她是管不着那么多,可如今却是将周承泽给牵扯进去了,那就不再是与他们无关之事。

    “大哥也是担心这其中另有原故,甚至他猜测,匪患可能并非只是区区几百,有可能会更多,只是那些官员担心事态严重,会让皇上怪罪,所以在凑折中有所隐瞒,需知各处也是有武将驻守的,若只是几百人,当地的官兵何以弹压不下?”他原本并不想与香枝儿说这些的,但也深知香枝儿的为人,若没有他参与其中,她可能都不会去关心这些事,但他却要出征,那不管大事小事,估计都要过问一番了。

    与其让她道听途说些什么消息,时时不安,倒不如他先与她说个明白,既然大家心中都有数,也就不会遇事就慌乱了不是。

    “这么说来,各处的情形,怕是有些不太妙,那你……”香枝儿露出担忧的神色来。

    “大哥也是有所担心,所以才一回府,便叫了我过去说话,郑先生也在书房中,一并与我分说了一下,到时候郑先生也会随我一并出京,你也不必担心。”周承泽宽慰道。

    “带多少兵马出京?”

    “一千!”一千人马算不得多,但他还是头一次指挥这么多人的,心下也有些激动的,虽然他本身是不想招惹这事儿,但事儿已是推脱不了,自也只能往好处想了。

    “带着兵马上路,速度怕是不会快,这一耽搁,人家那儿怕也是早就得到信儿了,不过倒底是这么多人,快也快不起来,咱们倒是可以先派些人手出去,先打探一下当地的情形,你这边晚几天到,也不至于措手不及。”香枝儿提醒道。

    “这个大哥也提到了,还说要给我几个人手,让我给拒绝了,我手下能用之人,可不比他少,这一点他也清楚!”

    香枝儿听着,不由微微一笑:“如此说来,大哥倒是一心为你着想的。”两兄弟虽是一母同胞,但分开这么多年,燕恒也属不易。

    “这还用说,要不然我早拍拍屁股走人了,这国公府谁爱待谁待去。”

    “能有大哥处处为你想得周全,倒不必我为你操心,只这一去,万事当心,别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便大意了,再则,不可以身犯险,你可记住了,你是快做爹的人。”香枝儿不放心的叮嘱道,头一次领兵,也是让人放心不下。

    “放心,要说吃败仗还有可能,但要说谁能伤得了我,那可真不多见。”周承泽十分自信的说道。

    这倒也是,香枝儿点头赞同,但吃败仗也非好事,但打仗这种事,谁又说得准呢,总得多打几次,打出经验来了,也就好了嘛,是胜是败的,她到没那么在乎,只要人没事,那也就没什么大事。

    “出门在外,你自个多当心些,也多听听郑先生的意见,大哥既然让他跟着你,想来是不差的,郑先生这人我也知道,是有些聪明才干的,跟着多学看看多学学,不懂的多问问,差不多也出不了什么差错。”香枝儿叮嘱道。

    “我领着那么多人出门,可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你,我不在家,你自个多当心些才是正经,刚才在琳琅轩碰到大嫂,我还特意请她多照应一下你,这府里也就你们两人能处一块儿了,旁人我还真不放心。”要说起来,他不太乐意领这差事,多半是因为香枝儿,若是平常时候,倒也不会这么放心不下,只如今怀着孩子,肚子大起来,行动不便,才越发让人不放心的。

    “我身边有两个能干的丫头,满府都知道的事,谁那么不长眼,会刻意来招惹我的,从小到大,你几时见我吃过亏的。”香枝儿笑着说道,虽然府中之事,有时候想想也挺烦,不过却也没什么应对不过去的,旁人如何也不需要理会,只护国公处事,却是极为公正的,这就很让人放心了。

    “这倒也是,咱们香枝儿,是从来不肯吃亏的。”周承泽笑着将人轻揽入怀,手轻抚着她的的一头青丝,脸上满是不舍。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