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思索

第八百七十四章 思索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百七十四章 思索

    年节下,皇帝对于劳累了一年的朝臣们,也都会有所表示,或厚或薄的一份礼,那是必不可少的,像秦相这种文臣,每年的赏赐也是最为丰厚,可以说整个朝堂之上的文臣,这个时候的赏赐都十分丰厚,而这份赏赐是走国库,而非是皇的私库,所以皇帝对此也十分大方,各种珍稀之物,那是毫不手软,一一赏赐下去。

    而每到这个时候,在朝为官的一众官员们,也是十分欢喜的,不管是官高官低的,这份赏赐拿在手中,也不仅仅是赏赐,也是一份体面,能有这份体面,来年便会越加用心办差事。

    然而国公府就有点尴尬了,也不知是皇帝忘了赏赐,还是办事的太监有所疏漏,属于国公府的这一份,却是迟迟没有送到,李管家也是颇为必急,一天三遍的去大门口张望,然而那份年节下的赏赐就是没有送来,这就有些难看了。

    这样的大事,李管家也不敢隐而不报,很快就禀报到了国公爷的跟前:“小的派人出去打听了一圈,各府的赏赐都收到了,惟独就漏了咱们国公府,这事儿也不知是办事的太监出了纰漏,也或是皇上压根儿没赏下来……”

    但不管是那一种情况,对于国公府来说,都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皇帝不赏,那是失了圣心,而太监出了纰漏,那也是不将国公府当一回事,总之这两种猜测,对于国公府都非好事,最主要的是,赏赐没来,国公府的面子是保不住了。

    这时候,不定多少人在背后暗自笑话国公府呢,国公爷手握权柄,且行事也颇为清正,为此也得罪了不少的人,畏惧他的权势,也没人敢当面与他杠的,可这背后看笑话,那是谁也管不着。

    燕禇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这样的事,也是头一回遇到,他接手国公府数十年来,也是无人不给国公府几分颜面的,也就从今年年初开始,皇帝对国公府表现得越发不满,前些时候甚至还当廷对他发火,如今不给赏赐这种事情,也就只有皇帝能干得出来了。

    这种行为,说起来还真是小气吧哩的,对于一国皇帝,做出这样的形为,实在有失大度,不过皇帝是什么性情,朝中几位近臣也都是一清二楚,不给赏赐,他是那种会在乎那点赏赐的人么,不给国公府面子,其实早之前,皇帝已是将国公府的面子放地上踩了。

    他不由眯了眯眼,随后开口道:“想来今年是没有赏赐了,你也不用理会,随他去吧,府里下人那里,你好生约束一下,不要私下里议论,说多错多,难免入了有心人之耳。”

    李管家一听,这事十分要紧,连忙应声:“奴才一会儿就敲打一番,不让他们乱说话的,年节下也正是事儿多的时候,这时节各地方入京的官员也颇多,正是京中人多事杂的时候,也确实应该当小防患着些。”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下去忙吧!”燕禇挥了挥手,李管家也是几十年的老管家了,办事儿他还是很放心,倒也不必他多说什么,点到即止。

    李管家拱手告退,也不再去理会什么赏赐不赏赐的事了,只一心想着如何安排好府中之事,管事好府中下人,不让他们生事儿,给国公爷添麻烦。

    待人退出去,燕禇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前些时候皇帝当廷对他发火,丝毫不给他面子,他也都忍了下来,只如今皇帝行事似越来越无所顾及,甚至也乱得没章法,只凭一腔喜好,赏赐之事,那是祖上都有定例的,只要不是犯了大错,这份赏赐就绝不会轻易扣压,定会如数发放下来。

    但皇帝却偏偏就如此肆意行事,一点也不将他这个护国公放在眼里了,他不由冷笑出声,看来这些年,他也是太过收敛,所以让皇帝如此轻看起他来,完全不当他一回事,欺他好脾气呢。

    他不由好一番思索,皇帝的才干也就那一些,说白了,其实又有什么才干可言,朝政之事,也不过全靠着文武大臣支撑,皇帝也不过是高坐在龙椅上面,随即发表两句议见罢了,有时候碰巧说中了,大家便也就顺势恭维几声,有时候说得不对,也并不会照他的意思来,总归那些文臣们阳奉阴违也玩得很是顺溜。

    他冷眼看得清楚着呢,也就皇帝稀哩糊涂的,听人家几声恭维,再三呼万岁,他也就不知东南西北了,只当自己是有史以来,最为英明睿智的皇帝了。

    这样的皇帝,这样的朝政,还有必要这般维持下去吗?他不由认真思索着。

    要说起来,他并没有多大的野心,真要有野心,当年搬师回朝,正是得万民拥护之时,他若起事,即便名声不好听,但也能得民心,而一举得天下,但他并没有如此。

    这么多年来,他也没怎么理会朝中之事,除去军中之事,政务上头他是一点也不参和的,即便是这样,皇帝似对他还不满意,他若真将军权交出去,那安国还能有现在的安稳?

    皇室那一帮子惯会享乐之辈,军权真要握在他们手中,他都可以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国公府一手建立起来的强军,到他们手上,估计要不了一两年时间,就能糟蹋得不成样子,想想这些年来,年年都在说军费所耗颇多,年年都想着减免军费,真要让他们减了,强军还能称为强军?

    养一支没有丝毫战力的军队,还不如不养呢,那些人总想从军中下手,也是让他最不能容忍的。

    他是大将军,也最是明白军中士兵,战场凶险,每每交战,便会失去多少兵士,所以寻常人一般不会去当兵,也就是家里日子过不下去了,才会想着走这条路,可以说大多数进军营的士兵,都是为着银钱,就为了到手的那点银子,连命都不要的去与人拼杀……

    而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室贵胄,竟还想着能盘剥一番,这是成心让人过不下去日子是不是,但凡军费有所苛扣,下面的士兵还能不起乱子吗?即便有他镇压着不出乱子,可都是他手下的士兵,他又如何忍心看着他们受苦,自个在前方拼命,后面却是连家都养不了,他是绝不能容忍的。

    这么多年来,他也是独自抗下了这份压力,只是到如今,皇帝似越发的不当他一回事了,也或是将他一些的隐忍当成是软弱吧,要说安国太平了十多年,也让许多人松懈下来,放松了警惕,觉得没有他这个国公爷在,安全也能一如即往的安稳?

    呵呵,他不由嗤笑一声,都是一群鼠目寸光之辈,也不想想,若没有一支强有力的军队支撑着,北齐、南昭虎视眈眈多年,能无所动作?

    真要打起来,估计最胆小怯懦的,估计也就是皇室一众人等了吧,等闲勋贵之家,也都会有训练出一支卫队,而皇室一众子弟,却是连支卫队都没有呢,就靠着宫中一支禁军,以及近身侍卫,单凭这点人手,又能有什么用,真要大军压禁,这些禁军,或是侍卫,还不定多少人另谋出路呢。

    对于皇帝,他如今也是颇为失望,他自手握军权在身,也从不再干涉朝政,每每也只听着看着,从不发表自己的意见,然而呢,皇帝竟还如此猜忌于他,甚至生出夺权的心思来,如今做得是越发的明显了。

    思索良久,他不由一掌击向桌面,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啊!”

    “国公爷!”门外守候的小厮连忙应声。

    “去请几位先生过来书房议事。”燕禇声音平静无波的吩咐道。

    “是,奴才这就去。”门外小厮利索的应声,随即人转身便飞奔而去。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