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九百三十四章 遇刺

第九百三十四章 遇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百三十四章 遇刺

    流云居的下人准备祭拜物品,要去护国寺上香之事,虽然没有大肆宣扬,不过府内几个主子该知道的还是都知道了,毕竟她要出门,也不能一声不吭,就这么出府去,长辈那里也是要知会一声的。

    小秦氏并没有阻拦,甚至连多余的话都没有一句,这让香枝儿略感诧异,在她看来小秦氏即便不刻意刁难一番,至少也不会很好说话,但此次却是极为顺利,只说了声知道了,便再无其他。

    “夫人近日可有什么动作?”王夫人那边仍是在走动,只是小秦氏却并无什么动作,这让香枝儿有些奇怪,按理说王夫人既然给她支招了,她怎么也要显露一二出来才是。

    红梅见闻,皱眉回道:“夫人每日里安安生生在院里待着,也不出门走动,也没有特意传唤谁,就连三少奶奶那儿都没怎么理会。”太过安静了些,也是有点异常。

    “也不知夫人是打什么主意。”红梅一脸疑惑道。

    香枝儿略思索了一下,便道:“随她打什么主意,她不动咱们也不动便是,狐狸尾巴迟早要露出来。”对此,她也十分不解,要说近日国公爷也不在府中,她要是趁这时候为难她,倒是难得的好时机,毕竟周承泽也不在,连个撑腰的人都没有不是。

    然而小秦氏却很稳得住呢,倒是难得。

    “少奶奶说得是,咱们的人都盯着夫人呢,只要她有什么动作,定能提前得知的。”红梅扬眉笑了一下,也没把这事放心上,随即忙着出门的事宜来。

    “护国寺在城外,咱们得乘马车,马车颠簸少奶奶怕是受得住,得多放几张垫子在车内……”红梅指派着小丫头,有条不紊的安排着。

    香枝儿也不理会,随着她们去安排吧,这些闲杂事务,也不会让她插手,她只等着出门便是。

    当家少奶奶要出门,国公府一应配备得也是十分周全,府中护卫那也是有随时候着的,知会一声,自会派一队人马球随护左右,这些倒也不用人操什么心。

    转眼便到第二日,香枝儿带着红梅与洪妈妈以及晴风晴雨,在二门就上了马车,国公府的马车够宽大,坐这些人也不显得拥挤,由着车夫径直赶到大门口,马车停了下来,大门处已是候着一队护卫,她不由掀了车帘看去。

    “杨队长,怎么是你?”香枝儿诧异的问道,杨岭身为护卫队长,在一众护卫中身份不低,一般国公爷出行,他便会护卫左右,一般人也是不会随意指派他的,而他这会儿却出现在香枝儿的护卫队伍中,能不让人惊讶吗?

    杨岭见状,忙翻身下马,过来见礼:“二少奶奶,国公爷不在,属下在府中也是闲着,不若随二少奶奶去一趟护国寺,也是活动一番筋骨。”

    “如此,那就有劳杨队长了。”香枝儿含笑点头道,杨岭功夫极好,有他跟随,这一趟也就出不了差错,对此,她大为放心。

    “这本就是属下的职责。”杨岭应了一声。

    也无多话,马车前行,车后跟随着十来个丫头小厮,再之后便是一队十来人的护卫跟随,一路径直向护国寺行去。

    香枝儿是孕妇,马车行得不快,很是平稳,缓缓悠悠向前,速度慢胜在安稳,几乎是比正常速度慢了一倍,一路平安无事到了护国寺。

    “护国寺不愧是护国寺,确实宏伟壮观。”香枝儿从马车上下来,四下打量一眼,感叹道。

    “少奶奶有所不知,这护国寺立寺据说已有数百年时间,做为国寺,自是要比一般的寺庙建得宽大些。”洪妈妈抬眼瞧着,不由感概了一声。

    “妈妈以前可来过?”香枝儿转头问道。

    “奴婢以前确实来过一回,那是随着先夫人来的,当时奴婢并不在夫人院里当差,是奴婢的姐姐偷偷将奴婢带上的,那时候年轻,也确实有些没规矩。”洪妈妈黯然道。

    她的姐姐是先夫人吴氏身边的大丫头,这个香枝儿早已知情,见她这神情,便知定是想起她早已不在的姐姐了,心下暗叹了一声:“咱们今儿既是来上香的,一会儿你也可以为你姐姐祈福。”

    “多谢少奶奶!”洪妈妈一脸感激道。

    “走吧,咱们进去吧!”

    寺里的知客僧想是得了消息,带着几个小沙弥脚步匆匆的赶了过来:“小僧不知国公府的少奶奶大驾光临,失迎了。”

    “不要紧出家人也不必在意俗家之礼,我今儿来上香,是为我离京出征的夫君求平安,小师傅既然来了,不妨帮我带个路吧!”香枝儿微微一笑说道。

    那知客僧听得却是眼前一亮,随即态度便热忱了几分:“原来如此,施主这边请。”

    有人领路,自是方便不少,她今儿是来敬香的,自也无心多顾,随着那僧人,便行至大殿外:“施主,请!”

    护国寺不是一般的寺庙,不过来往的香客却也不是没有,此刻殿中便有一位夫人,正在虔诚礼拜,她也不去打扰,径直走向另一边,身后跟随着丫头婆子,也俱是寂静无声。

    望着佛相庄来宝相,她的心也不由宁静了几分,接过僧人递来的香,香枝儿双手捧在手中,对着佛像虔诚祈祷:“佛祖在上,信女在此祈求,愿我夫君平安归来……”

    祷告完,将香递给了僧人,由丫头扶着在铺团上跪了下来,很是礼敬的叩了三个头。

    “施主虔诚祷告,佛主一定会听到你的心声的。”

    “多谢小师傅。”香枝儿冲他点了下头,随即示意身旁的洪妈妈。

    洪妈妈便将一个颇为压手的荷包取了出来,递给那僧人:“这是我们家少奶奶添的香油钱!”

    那僧人便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随即便道:“多谢施主!”

    “小师傅去忙吧,我领着下人在寺中转转,一会儿便会离开。”香枝儿道了一声。

    那小沙弥自也不会强留下来,双手合十行了个礼,便径直离去。

    “这小师傅瞧着年纪不大,却是一板一眼,瞧着正经得很。”红梅见人走远了,不由轻笑了一声说道。

    “你这丫头混说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护国寺,你言语不当,当心得罪了佛祖,怪罪于你。”洪妈妈恫吓道。

    红梅不由吐了吐舌头,倒也闭嘴,再不敢多言。

    “咱们难得出一趟门,少奶奶在寺里转一转,散散心也好。”洪妈妈挽扶着一边胳膊,抬眼四下瞧了一眼,道:“先前那位夫人,已是离开了呢!”

    她们进来时,便有位夫人正在叩拜,这会儿她们拜完,人家已是不见踪影了。

    “也不知那是谁家的夫人,倒是比咱们来得早。”

    “不要理会闲杂人等,咱们陪着少奶奶出来,再平平安安的回去便好,少招惹些事非。”洪妈妈提醒道。

    红梅听着一句接一句的说教之辞,不由撇了撇嘴,总觉得带了洪妈妈出来,各种不便利,但洪妈妈年长,又是院里的管事妈妈,她倒也不好与之计较什么,只能撇嘴,倒也不再多话。

    在寺里慢悠悠的转了一转,随后又用了一顿斋饭,瞧着时辰不早,便也就打道回府。

    与来时一般,马车行得极慢,路上即便有些不平稳之处,也不会显得太过颠簸,香枝儿出来一趟,倒是走不少路,这会儿坐在回程的车上,早已是开始犯困起来,靠着车厢边儿上打起磕睡来。

    几个瞧着也没吵她,只拿了个软和的枕头让她靠着,省得磕着哪儿。

    香枝儿迷糊间,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些,这般晃悠悠的,便又合上了眼,只是迷糊间,马车突然一个颠簸,她身形有些不稳,头重重的磕在了车厢上,人瞬间便也清醒过来,便听到外在一阵噪杂之声。

    她眸色不由一冷:“发生何事了?”

    红梅最是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此刻脸色发白,混身发颤,伸手指着外面道:“少奶奶,外面来了许多贼人,正与咱们府里的护卫厮杀起来。”

    “少奶奶别担心,有咱们姐妹在呢,定会护着少奶奶安然无恙。”晴风、晴雨两姐妹,一脸郑重的神情,掀起车帘,紧紧盯着外面的打斗情形,神色有些不太好,不过面上仍是沉着冷静,并不见慌乱。

    香枝儿听闻,点了下头,也顺着掀起的车帘,向外面看去,黑衣蒙面人正与府中的护卫杀成一团,车帘只掀了一角,她也只能看到一角,不由开口问道:“来了多少人?”

    黑衣蒙面,可见是见不得光啊,堵着半道上动手,目的也十分明确,确实是为着她而来,她不由一阵冷笑,幕后指使之人都不作他想,想她先前还被小秦氏给蒙蔽了,以为王夫人是要指使小秦氏动手,处处防着那边,不想真正的后招在这儿呢。

    “有三十人,瞧着个个身手都不错,不比府里的护卫差。”晴风一脸冷色道。

    府里的护卫算上杨岭这个队长在内,也不过才十六人,而对方的人手却是有三十个,足足多一倍了,且个个身手还不错,可以想象,府里的护卫指定抵挡不了多长时间。

    “怕是抵挡不住,少奶奶,咱们怎么办?”晴雨有些着急道,明显敌强我弱啊!

    香枝儿一时也颇感为难,若是平常时候,她还能下场一试身手,可现在的情形,却是不能擅动:“先等着吧,看看杨队长那边如何!”这会儿她们的马车正被人围困着,若是冒然下马车,那定然会惹来一众杀手的攻击,反倒是在车里,还安全一些。

    “你们姐妹俩守着车门,若有人敢过来,直接杀了。”香枝儿冷声道。

    “是,少奶奶。”晴风、晴雨两人应声,也不知从哪里各自摸出一把匕首来,反手握在手里,眼神泛冷的盯着外间打斗的情形。

    这两人挡在了车厢门口,红梅与洪妈妈两人,却是一左一右的将香枝儿护在中间,两人脸色都有些发白,显见也是吓得不轻,倒还算稳得住,没有慌了神。

    “少奶奶,你们不要出来,外面贼人众多,容奴才等人都清理干净了……”车厢外响起朝南的声音,此刻他正领着几个会点功夫的小厮,护在车厢外。

    “我就在车里待着,哪儿也不去,你们留神些!”香枝儿冷静的回了一声,她心知朝南这是怕她受惊过度,乱了方寸,不管不顾的往外冲,那就当真成了靶子了。

    算上朝南朝北,再加上流云居那几个才练过几天拳脚的小厮,这人数上面,显见还是敌不过人家,不过若是手下本事够强,能以一敌两的话,胜败还真不好说,且这里虽是城外,但也是官道上,若有人发现这里的情形,指定会出手相助,所以胜败之事,还不好下定论。

    香枝儿闭上眼睛,外面的情形看不见,不过却是可以听得见,刚开始有些措手不及,一群贼人冒出来,杀得府内的护卫有些乱了方寸,不过好在这些护卫也都非同寻常,在杨岭的指挥下,很快就回过神来,进退有度,如今正逐渐向着车厢这里靠拢。

    跟随出来的一些粗使丫头,却是胆小些,贼人一上来动刀动枪,就吓得失了魂,一个个喊叫着乱冲乱撞,有几个运气好的冲出去了,但大部份已是毙命于刀下,做了亡魂。

    倒是几个小厮虽然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但习过一段时间的拳脚,自认也非一般人,胆气倒也足,且又只护在内圈,前面有府中的护卫抵挡,倒还算能沉得住气,由着朝南朝北两个节制,围成一圈儿护在马车外。

    外面的厮杀惨叫声,听起来颇有些碜人,有那些贼人的惨叫,也有府中护卫的喊叫声,夹杂成一片,就算没亲眼见着,也能知晓外间的惨状。

    “藏头露尾的鼠辈,你们可知袭击的是谁家的马车?”杨岭被几人围攻,刀尖染血,脸上是一脸愤怒的神情,他也当真是没料到,竟会有人不长眼,袭击国公府的车驾,也亏得今儿跟出门的是他,若是换个旁人,未必能稳住局面。

    “有种报上名来,敢做出这种偷袭暗算的事来,怎么连名号都不敢报的吗?”杨岭怒斥道。

    然而不管他说什么,对方都紧闭嘴巴,一句不言。

    香枝儿在车内听得真切,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训练有素,可见这些人的来历也不简单,自然也不难猜出这些人是谁派出来的了,她并未与人结仇,除了府中的之人外,也就一个五公主罢了。

    而府里,小秦氏与刘氏,都派不出这样一群人来,且这婆媳俩虽然很痛恨她,却也未见得敢动杀心,毕竟事情做了就会露痕迹,真要敢杀了她,国公爷定然不会不闻不问不是,她们心有忌惮,就不敢行事无忌。

    今儿这事,除了五公主,不作他想,她的眸色不由又冷了几分,这个五公主,还真敢下杀手呢,上次在宫中之时,莫不是就对她起了杀心,想来也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些,以为不过是娇娇女,哪曾想竟是这般的心狠手辣,皇家之人,果然没有简单的,出手就是杀招。

    香枝儿闭上眼睛,静静的听着外间的动静,动静就在耳边,她听得很真切,杨岭带领的护卫,似有些抵挡不住,正步步后退,那些贼人也正步步逼近车厢,刀剑相交之声,越渐逼近。

    “杨队长有些抵挡不住,咱们上去帮忙。”朝南的声音响起,随着他话音落下,身后的一众小厮似也随着他的动作冲了出去,只是交手不过几招,便又听到一阵惨烈的叫嚷声。

    “是朝南他们,他们受伤了!”红梅听得心中一惊,身子不由往后缩了缩。

    “不是朝南,朝南功夫不错,不至于一交手就受伤,叫嚷的是旁人,没有听到朝南的声音。”晴风接了一句,她也正时刻关注着外面的动静,被围困于此,她的目的只是护着香枝儿。

    “那,那……”红梅有些句不成调。

    “不用那么担心,杨队长还有一战之力。”晴风扫了一眼,安慰道:“咱们此处是官道,若有人发现这边的情形,定会唤人来救,只要能多支撑一会儿,咱们也就安全了。”

    “可是,都打了这么长时间,这动静也不少,还是没有人来啊!”红梅一脸急色道。

    “静心……”香枝儿闭着眼,并没有睁开,只淡淡的开口吐出两字。

    “红梅,少奶奶都不慌,你慌什么,咱们可是国公府的人,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能丢了国公府的脸,丢了少奶奶的人……”洪妈妈带着些颤音说道。

    话音未落,车帘刷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掀开,一蒙面人正持刀刺了进来,晴风、晴雨两姐妹闪电般的出手,一人反手将刀格开,一人却是直接朝对方的脖颈一划,顿时一声惨叫,那个大汉便向后倒了下去,随即便响起一阵沉重的闷响。

    红梅与洪妈妈都瞪圆了眼直直的看过去,吓得失了声,惟有香枝儿仍是闭眼静坐着,脸上的神色都没有变半分。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