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九百四十九章 春宴

第九百四十九章 春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百四十九章 春宴

    近日朝中的情形颇有些紧张,太子被禁足,皇后为太子求情,惹恼了皇帝,也被罚了禁足,甚至后宫的大权都落到了杨贵妃的手中,此次太子与皇后一系,可以说是沉重的打击,那些一向与太子走得近的朝臣们,这会儿也有些慌了神。

    要说朝中的几位重臣,都是自恃身份之人,当然也可能说是老谋深算,并不怎么与太子以及众位皇子们过多接触,倒也并无什么大碍,着急的也只是那些中下层的官员,当然也是不人人都担心自身不保,也有一部分却是春风得意,走路带风,这自然便是三皇子一系的人马了。

    要说起来,重臣与皇帝走得近,最是明白皇帝的心思,他向来不怎么待见皇后,甚至连带太子都没那么亲厚,却是十分宠爱杨贵妃,连带着贵妃所出的三皇子,也格外受皇帝的喜爱。

    其实大部份朝臣也是看得明白的,不过觉得太子已是得封了太子,而皇后又是正位中宫,名正言顺不是,提前投靠,以后的前途自是比一般人强不少,不过是博一博罢了,却不想却是博输了。

    而随着太子皇后禁足,三皇子与杨贵妃却是越发风光起来,三皇子已是光明正大的立在朝堂,而杨贵妃也开始行使后宫的权力。

    香枝儿再次接到宫中发来的帖子,做工精致的帖子,拿在手里都能感受到其雍容华贵,打开帖子看了看,随即便又放下,露出思索的神情。

    红梅有些紧张,因着上一次入宫时,发生了些不太好的事情,她对进宫已是有了恐惧:“少奶奶,那宫里总觉得有些不太安生,咱们不若还是拒了吧。”

    想想,皇后还没有倒台,杨贵妃便已当自己是后宫之主了,竟是办什么春宴宴请朝中重臣的家眷,而国公府的地位不一般,府里夫人并几位少奶奶也都一并收到了帖子。

    “这帖子可不是那么好拒的。”香枝儿淡淡的说了一声。

    宫中的争斗不断,杨贵妃本事高占了上风,而皇后与太子却也只是被禁足,还没有被彻底的打压下去,也难保人家没有翻身的可能,这时候参与春宴的一众人等,到时候难保不会成为人家打压的对象,这宴无好宴,而要拒绝也不是那那容易的,这种时候不给面子,那就是直接把人给得罪了,谁让人家杨贵妃风头正盛呢。

    不过相较于皇后一系,她倒是更乐意与杨贵妃来往不是,毕竟先前那些事,也不能当什么也没发生,所以即便是她并不想参加什么春宴,却也必须走一糟。

    宴会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态度,去了那是给面子,不去那就是得罪人,谁输谁赢还未可而知,但她与皇后一系注定是走不到一块儿的,所以她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

    而府里其余几位也同样没有拒绝,到了正日子,由小秦氏这位夫人打头,三位少奶奶跟随着她的车驾,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宫。

    相较于上一次进宫赏花灯,轮资排名,这一次却是简单多了,并不那么讲究排场,而到场的夫人们,也没有上次那么多,正月十五那会儿,是正经的朝会,而这会儿只是春宴,没那么讲究,都是一家子一家子的走在一起,小秦氏与刘氏,就算再不待见香枝儿与袁氏,这会儿也不可能抛下她们两人,各自待一处的。

    甚至出门在外,还得维护着国公府的面子,就连冷脸都不好摆得太明显,不然传出婆媳不和这样的闲话,也非是什么光彩事。

    对此,刘氏还好,不喜这妯娌两,她不理会她们便是,但小秦氏这个就憋屈了,不时的会碰到相熟的夫人,便要招呼一声不是,文臣比武将吃香,各重臣的夫人们,身份那也是十分矜贵,见了面装没见到,或是不打招呼就走,那就太失礼,甚至是要与人结仇了。

    “国公夫人也在呢,倒是有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

    “也确实有许久没见到杜夫人了,好似还是上次进宫赏花灯的时候见过吧!”小秦氏也扬起笑脸,与人寒暄起来。

    说起朝中的一干重臣女眷,会这般热情与她说话的,也就杜学士的夫人了,杜学士在几位学士中资历算是最浅的,不过观杜夫人的言行,想必杜学士待人也是这般亲和的了,小秦氏因杜夫人之故,连带着对杜学士都生出十分好感来,不为别的,只因杜夫人比其他夫人们都随和,愿意主动与她说话,不像旁的夫人,她主动与人说话,还都冷冰冰的,高兴了接几句,不高兴了直接客气的笑笑,话都不多说一句。

    “可不正是,平日国公夫人倒是少出门,也该常出来走走才是,不然咱们都要生疏了。”杜夫人一脸推心置腹的模样,也是交际的一把好手。

    说起这个,小秦氏便觉得有些尴尬,她是武将夫人,与这些文臣的夫人们并不是一个圈子,有时候碰在一起,话题也有些聊不到一块儿,她一个没读过几本书的武将之女,你让她接几句诗文,或是谈什么古籍名画,她当真是两眼一抹黑啊!不用别人怎么样,她自己也觉得尴尬。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些夫人们排斥她,她又不是感觉不到,时间久了也就不怎么来往了,待在府中还更省心些。

    而此刻对于杜夫人的话,小秦氏除了尴尬的笑笑,也接不上话,不然让她说什么好,说夫人们排斥她,说她完全接不上话?可不就是自暴家底露丑了呢。

    杜夫人瞧着她尴尬的笑容,却也不点破,转了话题:“早就听闻府中有三位貌美如花的少奶奶,可是眼前这几位,往日也没曾得见,国公夫人当真是好福气呢,快快与我介绍介绍,也好让我知道知道这谁是谁,瞧瞧,这都花一般的容貌,把别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衬了下去了呢。”

    小秦氏先前就没接上话,这会儿却是不能再不接,不然杜夫人都要让她给得罪了,但杜夫人这个话题,也是很戳她的心,刘氏是她亲儿媳妇也就罢了,但是她一点也不想将袁氏与香枝儿两人介绍给旁人知晓,她只想让两人默默无闻,一点声响都没有才好呢。

    但杜夫人却已是开口问起,不回就太不应该了,无奈道:“这是三儿媳刘氏,出自刘学士府,想必你也听说过。”小秦氏最先挑了刘氏出来回话。

    “原来是三少奶奶,刘学士府的小姐,早有耳闻,却无缘一见,今日一瞧,果真是知书达礼,国公夫人好福气。”杜夫人恭维道。

    她这番话明着是恭维小秦氏,暗地里却也捧刘氏的意思,人家是刘学士府的小姐,谁让他们家杜大人,如今还比不过刘学士呢。

    介绍完刘氏,小秦氏十分无奈的介绍起袁氏与香枝儿,脸上的笑意就收敛了不少,话也说得简单:“这是我们府上的大少奶奶、二少奶奶!”

    相较于香枝儿,袁氏的容貌平常了些,但比起刘氏,却又出众不少,但对于上了年纪的夫人们来说,这两人却是花一般的年纪,看着都让人羡慕。

    杜夫人瞧着香枝儿时,露出一闪而过的惊艳:“两位少奶奶都是花一般的容貌,当真十分可人啊,国公夫人好福气。”

    一般无二的夸赞,听得小秦氏心里冒酸气。

    刘氏听着,却觉得很有区别,夸她是知书达礼,但这两人却是夸她们长得好看,显见是觉得这两人在容貌上胜她一筹了。

    女人哪会喜欢自己被人嫌弃不好看的,心里顿时便生出些不满来,她本就是个小性儿的人,也少有顾及什么场合不场合的,脸上自然便显现出来。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