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召见

第九百五十七章 召见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百五十七章 召见

    香枝儿静待阎宽的消息,不想她这里却是先得了另一个消息,杨贵妃召小秦氏入宫,听得香枝儿一阵皱眉,杨贵妃如今打的什么主意,她是看得明白,分明是想拉国公府下水,助三皇子一臂之力。

    但夺嫡之争,却并不是那么好参和的,世事变幻无常,谁又说得准谁是最后的赢家,除了太子外,下面还有几个小皇子,这些事儿可是说不准的,再说了国公府如今本就有些敏感,皇帝的态度也是十分明白,想要收回军权。

    总之皇帝不待见国公府,而国公府若有什么异动,定然会被定下大不敬的罪名,若皇帝以大义来压人,也是让人颇为头疼,观国公爷行事,也是极为方正,想必也是颇在乎清正名声。

    “咱们夫人有些糊涂,但杨贵妃却是个明白人呢。”香枝儿摇了摇头道,也难怪小秦氏这个国公夫人,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可一众重臣女眷,却并不怎么与她来往,估计也是不屑与之为伍。

    “夫人这样,只连累三公子倒也罢了,可却是会牵连到咱们整个国公府。”红梅撇嘴说道。

    “可不就是如此。”若是别的事,香枝儿也懒得理会了,但这事却不能置之不理,随即便道:“你去把朝南唤过来。”

    她如今是管家人,府中诸人若有何不妥,却又是她无力管教之辈,那便交由国公爷好了,不过她觉得国公爷也确实够操心的,外面的一摊子大事,都要他定夺拿主意,如今连府里这些,也都要禀到他跟前,要不怎么说娶个贤内助的重要呢。

    很快朝南便过来了,先前一事之后,他仍是回到流云居当差,香枝儿不出门,他便也不入内院,这会儿唤他过来,倒也来得极快。

    “少奶奶有何吩咐?”

    香枝儿上下打量他一眼,问道:“身上的伤都养好了吗?”上次以寡敌众,各自身上也都大大小小的带了伤,这朝南那会儿也算是个主力,身上也受了好几处刀伤。

    朝南听闻,脸上神色一暖,回道:“多谢少奶奶关心,用过少奶奶给的伤药,奴才身上的伤,已是好了大半。”他这种习武之人,日常也是经常受伤的,用过伤药无数,而对于香枝儿给的伤药,对其药效也当真颇有些惊奇,若非顾及身份,他都想问问,这伤药是何处购得。

    “伤好了就好,你还年轻,可别落下什么病根。”香枝儿含笑说了一句,随即便又道:“唤你过来,是因为夫人要入宫之事,还需你去禀报国公爷一声,若是平常时候,这些事也不算什么大事,倒也不必打扰国公爷,只是近日朝中颇有些不平静,所以……”

    “是,奴才这就去禀明国公爷。”朝南也不多说什么,他被遣来流云居,自是听主子吩咐办事。

    “嗯,去吧,国公爷若是有别的吩咐,你尽快回来禀明便是,若是没有吩咐,你便仍旧歇着吧,近日我也不出门,你且好生养着身子。”这朝南一身好本事,她还真不希望他落下什么病根。

    “是,奴才明白。”

    “嗯,去吧!”

    她也不知国公爷是何打算,看不明白,也懒得去猜,总归他们国公府虽然在风口浪尖,想要自保也容易不是,皇帝的打压,国公爷不当一回事,也就不痛不痒了,最主要的还是,内里不要乱起来才好,但兄弟之争也非只是发生在皇家,他们国公府也早晚会来这么一下。

    不过那是以后之事,眼下国公爷还好端端的立着,谁敢挑事儿,怕是头一个最先倒霉的。

    香枝儿与周承泽也是早就看得明白,入了这国公府,那就没有轻易能脱身的,所以,最终的结果,要么是退隐江湖而去,要么就是与燕慎一争长短,以府中的各种恩怨来看,与燕慎一争那是不可避免的,毕竟除了他们两口儿,还有燕恒夫妻俩呢,他们一走倒是逍遥自在,但燕恒却是不能不管的。

    他待周承泽以真心,关爱非常,甚至颇为他打算,而周承泽这个做弟弟的,自也不能撂下一切就跑了,怎么也得有所交代不是,而最好的交代,那便是接下国公府不是,让小秦氏期望落空,让燕慎失去期待以久的世子之位,这样的报复才叫大快人心。

    没多久便传来国公爷的回话:“不必理会!”

    香枝儿听着这么一句,着实愣了愣,什么叫不必理会,由着夫人进宫,然后与杨贵妃走得更近?也或是一时脑子抽了,许下什么承诺之类的?

    她倒也是个实在人,既然当家的国公爷都说了不必理会,那她也就真的不理会了,由着小秦氏进了宫去。

    小秦氏一路欢喜异常,杨贵妃是个十分随和的人,笑容常在,性情开朗,待她的态度也极温和,与这样的人相处,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欢快之事,且对方身份高贵,她这么一来二往的往宫里跑几趟,也是极有面子的事不是。

    一路上都喜滋滋的,觉得杨贵妃当真是目光如炬,知道她的好,如今还特意召了她进宫,几次三番熟络起来,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她不也更好开口不是,想想对方的身份,又是皇上最为宠爱之人,随便在皇上耳边吹吹枕头风,什么事儿成不了。

    她想得最多的,当然还是自己的儿子,世子之位悬而未绝,虽然看国公爷的态度,也是认同燕慎的,甚至一力栽培他,但世事难料,横空杀出个燕恪来,这燕恪还一身好本事,又占了嫡长的名头,让她心中很是不安,甚至娶回来的媳妇也是精明能干,比起她千挑万选的刘氏,都精明能干。

    说到这个,她心里便是一阵犯堵,那陶氏要什么没什么,除了一张脸,也没什么看得过眼的,可偏偏这性子却也强势,还入了国公爷的眼,管家理事一把手,把她这个国公夫人都挤兑得快没地儿站了,心里又怎能不气恼的。

    她心里已是在开始盘算着了,待到与杨贵妃再熟悉些,她便要提上一提,让杨贵妃帮着燕慎得了世子之位,再借杨贵妃之手,收拾一番香枝儿,如此方解她心头之恨,而她也别无所求了。

    这么一路思索着,便由着宫人引进了贵妃居住的景仁宫中,瞧着宫中四处锦绣辉煌,华贵异常,也是看得她一阵心笙摇曳。

    她并不是什么多有见识的,国公府虽然十分宽大,院落极多,但国公爷却并不是个豪奢的性子,府中一应用度也不差,却并不格外奢华,至少比不得杨贵妃的景仁宫,当然这也不能比。

    “臣妇拜见贵妃娘娘,娘娘金安。”小秦氏依足规矩,尽足礼数。

    杨贵妃却是适时的过来虚扶了一把,待她神情态度都十分亲热,一脸笑呵呵的模样:“国公夫人来了便来了,还见什么礼啊,咱们也不是外人不是,至上次与国公夫人一见,当真是相见恨晚,这才特意召了你入宫来……”

    她一连串的亲热话说着,好似两人当真多亲热一般,若精明一些,也能听出这话说得多虚假,但小秦氏却并不那么精明,甚至都没有多想什么,只觉得当真与杨贵妃一见如故,也当真是相见恨晚起来。

    以前有皇后压着,杨贵妃出不了头,所以与她无缘一见,如今皇后禁足,这才有了机会,她这会儿甚至都隐隐觉着,皇后要是一直禁足下去就好了,这样她便能与杨贵妃常来常往。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