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无题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无题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无题

    听闻香枝儿遇刺,周承泽丢下公务,便直奔回府,脸上的神情阴沉可怕。

    才到恪王府大门,手中马鞭一扔,门口的小厮立马伸手接住,见其神色不好,均是垂头侍立,不敢喧哗,一众人等皆是小心翼翼,要说除了当今皇上之外,也就自家王爷才有这样的迫人气势,如此一想,便越发觉得自家王爷与皇上越来越像。

    “王爷回来了。”府中管家得了信,连忙赶来迎接。

    “王妃如何,可有伤着。”周承泽扫他一眼问道,脚下不停的往前走。

    管家却是由原本国公府中的李管家推荐的,是他本家弟弟,在府中当差从不曾出过差错,为人也颇为稳重,香枝和对李管家印像不错,他没有跟着入宫,如今便是恒王府的大管家,所以便接受了他的好意,收下这李小管家。

    开府这么久来,事事有他打点,倒也没出过什么差错。

    “王妃无恙,小人不放心,仍是请了御医过来……”

    周承泽点头,随即问道:“府中护卫可有伤亡?”这些护卫可是他一手挑出来的,心思不纯不留,功夫不行不要,总之能被他挑选出来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差的。

    李小管家听得心中一暖,随即回道:“只有几个轻伤,那些刺客大街让行事,想也觉得心虚,急着动手又急着收尾,不免也有些乱,咱们府上的护卫倒是很能稳得住。”

    “人既然送去了巡城队,你派人去盯着些,有什么结果立马回报。”周承泽目光一寒,吩咐了一声。

    “是,小人这就去。”

    李小管家领命而去,周承泽径直回了内院。

    “王爷回来了。”屋内丫头齐齐见礼。

    “你们都出去吧!”周承泽挥了挥手,便向香枝儿走了过去,上下打量一番,道:“没伤着?”

    “没有,我在车里坐着,只射了一枝铁箭进车厢里,后来一群人围攻,都没有近前,瞧着身手也就那样,只是那射箭之人,却是颇有功底。”香枝儿将经过细说了一下。

    “敢当街行刺王妃,可见其幕后之人胆子不小,也是不将我放在眼中,所幸你无事!”周承泽脸色十分难看。

    香枝儿跟着他,这是第几回遇刺了,先前是小秦氏自家人算计自家人,如今这又是一拔来路不明的,总会让他掀出幕后之人。

    “出入那么多人跟着,我又能有什么事。”香枝儿轻笑一声,伸手拍拍他。

    周承泽摇了摇头:“如今朝中不稳,表面儿上大家也都臣服了,不过私底下不知多少人搞着小动作,若是突然发起难来,也是让人措手不及,你出入时,更要万分当心些才是,我想着这些护卫仍有些不够,我再添一些人手,你出门不拘去哪里,再加倍的带些人手进出,以防不测。”

    香枝儿自己也是会功夫的,经了先前一些事,药粉也是随身携带着,对于安全之上还是无虞,不过心知周承泽挂心她的安危,倒也没有不同意,点了点头:“都听你的。”

    周承泽这才舒了一口气。

    “听说你前些日子收来的那个王铁牛还不错。”周承泽舒缓了神情问道。

    “人是还不错,颇有些身手,先前被签下了奴契,后来又被挟裹着一起卖出来,我与他订立了契约,待三年后我就还他身契,以后他也就是个良民了。”香枝儿说了一下王铁牛的来历。

    周承泽先前太过忙碌,一些事儿香枝儿也不曾与他细说,如今过问起来,自是要说一说的。

    “原来如此,我听说今儿个,他倒是大展神威,多数刺客均是被他拿下的。”

    “也正是因为有这份能耐,我才留他在府中。”香枝儿点头道,随即抬眼看他,问道:“你与我说这个,可是还有别的要说?”

    周承泽点了点头:“我想从青州挑些人手过来,如今朝中不稳,皇上又有改革之意,虽然也不可能一次动太多,不过动荡是少不了的,别的我倒不担心,只是你与元哥儿,却难免不会成为别人的目标。”

    香枝儿闻言皱眉,这推翻别人得来的朝廷,自是不如顺位继任来得平稳的,而但凡有些势力的人,可能都会在心里想一想,他燕禇都能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我凭什么不能,也总会有放手一博的心思,特别是各地的那些封疆大吏,即便不是人人都盯着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但也想趁这个机会,让自己更进一步,或是从中捞些好处不是,毕竟他们也不是没有这个能耐。

    “多添些人手,是很有必要的,只可惜你如今不能从军中挑人,不然那些人用着,会更方便些。”军中仍是在燕禇一力控制之下,就连燕慎曾经在军中待过的人,面子也都不是那么好使,可以想象得出,燕禇对于整个军队的掌控力。

    不管你是哪个王爷,人家就是不卖你的账,你又能把人家如何?人就这么傲气。

    “那边你就不要指望了,我真要去拉拢谁,指定消息立马就能送到皇上的案头,人家指定还觉得我想怎么样呢,没必要,咱们也不是没人可用。”周承泽不以为然道,那些人也并非是他的人,虽然对朝政之事颇为了解,但用起来也不是那么放心,他们心中一心效忠的,仍是皇上。

    “青州那边过来的人,性子难免会鲁莽了些,到时候你可要好好调教一番,不然放出去容易生事。”香枝儿不放心道。

    江湖上的汉子,都是直来直往的性子,玩不来内里藏奸那一套,但真正会玩这一套的,你也未必就放心。

    “这个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阎宽去挑人,他眼光好,也懂得怎么调教,没见先前那些人,落在他手中,如今一个个也都油滑了不少嘛。”周承泽对此并不放在心上。

    “呵,你还当是好事呢,可别人人都学得他一个性子。”也不是说他不好,总之此人吧,就是太过奸滑了些,好在对他们也没什么坏心。

    “你若是对他有所不满,我好生教训他一番。”周承泽轻笑着说道。

    “倒也不是不满,我只怕你身边全是他这样的人,可别把你也给带坏了。”香枝儿撇了下嘴。

    “在你看来,我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带坏的?”

    “那当然不是。”

    “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倒也是啊,香枝儿便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对了,有一事我忘了给你说,大姐不是要进京来嘛,可巧与三姐、三姐夫一道儿,大姐倒是早有准备,三姐夫他们夫妻俩就有些匆忙了些,不过同行的还有五姐一起,这几日也就该到了,我让人留意着城门那边,随时给你报信儿。”周承泽脸上带笑道。

    他从小便是跟着陶家姐妹们一起长大,对她们也如同自己的亲姐姐一般,关系自是不差的,听闻她们进京来,也是很欢喜。

    香枝儿就更惊喜了,庄宜春与他们说了这事,她早就盼着香花儿进京了,不想一等就是这么长时间,不过这时代出行,也确实不容易,这么长远的路,又要带着孩子,不做足准备怎么能轻易出门。

    “就这几日就能到吗,那我让人早些收拾出客房来,到时也不至于乱了手脚,三姐他们出门倒是更痛快些呢,不过却是有皇旨在身,也确实不能耽搁,五姐也一并来啊,来京城散散心也好,她一向不喜欢待在家里的。”想起香茉儿的事,脸上喜色也散去大半。

    吴子默的身子骨不怎么好,当初她相看那会儿,她就与她说过的,她虽然医术不错,但这种娘胎里带出来的弱症,也不是说治就能治好的,不过是开些药帮着调理着罢了,若是日常保养得好些,也能多延些时候,只是他这人吧,心思也并不是那么开阔,一个身子不那么好的人,也不能指望人家太多不是。

    周承泽一眼看出她心中所想,伸手揽了揽她的肩,叹道:“不要想那么多,这事谁也不想的,只是人已经没了,活着的人总是还要继续,五姐能看开出来走走,说明她也看开了,倒是你不要再到她面前提这些,想起旧事,难免伤怀。”

    香枝儿闻言,轻轻点头,他说得何尝没有道理,想想香茉儿这人,其实是很能耐的,凭她一个女儿身,竟能弄出一个金算盘的名号来,一般男子都不如她出色。

    可惜这个时代不对,若是放到现代,那当真妥妥的一女强人,连她都要靠边站。

    “我知道的,京城天高地阔,想必五姐过来,定有能展示她的舞台,如今没有家室拖累,也不知她会作何打算?”想当年,她也并不是那么乐意想嫁人,不过为着父母,那了个也算志同道合的人成了亲,只可惜时日不长,不然他俩估计也会是一对神仙眷侣。

    周承泽没料到她说这话,听得他目光闪了又闪,香茉儿的本事,他也很清楚啊。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