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选秀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选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选秀

    燕禇被这母子俩搞得火冒三丈,小秦氏是个糊涂人,做事只凭一腔喜好,这个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曾经一力培养的儿子,竟也会跟着她犯混,行事竟是如此荒诞,却还毫无悔过之心。

    与其说是气这母子俩,他不如说更气自己,气自己曾经付诸于燕慎身上的心血白流,这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他曾经是被鬼迷了心窍不成,竟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才。

    周围的太监宫女,见他神色难看,一个个不免都小心翼翼的,走动都不敢弄出声音来,要说这样的情形十分少见,新帝是个十分克制律已的人,就算再生气的时候,脸上也不会表现出来,也不会拿身边的人撒气,但这会儿却是什么都上脸了,可见气得不轻。

    “将上次选秀的折子,给朕找出来。”

    随着他一声吩咐,下头的宫人们神色各异,不过谁也不敢怠慢,在太监总管的指点下,很快将那本压在最低下的折子全翻找了出来,呈上了龙案。

    “皇上。”太监总管老老实实的退守一边,不过眼神却偷偷的打量着,心里也是琢磨开来。

    想这本折子呈上来也有些时候了,只是那会儿皇上是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全副心力只放在朝中正事上头,如今却是突然将折子找出来,可想而知,静妃此番是触怒了皇上了。

    想想那静妃,明明是正室来着,只封了个静妃已是够丢脸的,可如今却再挑选年轻女子进宫,且身份还都不低,如此一来,这静妃的位置,怕是都坐不长久了。

    所幸他们这些人,都是在皇上跟前当差,与后宫的宫妃并无多少交际,对此也就并无多大的影响,但显见后宫却是要热闹起来了。

    燕禇将折子翻看了一遍,便提笔作了朱批,随即便将折子发下礼部。

    这份折子是礼部上的,新帝初登基,后宫空虚,纳不纳美人什么的,全看皇帝的意思,礼部上这折子,也就是个真个流程,以以往对燕禇的为人行事,也不觉得他会在这时候挑美人什么的,这人就不是个爱享受,而是办实事的人,所以折子上了就上了,也没强调等回复什么的。

    但这转头,礼部尚书谢思远便收到下发的折子了,初还有些发懵,这折子上上去,他就没再放在心上,过了这么久,他都有些忘了,但眼下却是发还回来,他也不由一阵深思,皇上这是怎么了,突然开窍了?

    但转头打听到后宫中静妃被禁了足,后宫诸事交由丽美人掌管等等,心里便有数了。

    皇上这是恼了静妃,而丽美人,以及现存的后妃,也都是身份低下的,实在有些撑不起场面的,少不得后宫要添几个身份高贵的妃嫔。

    原本朝堂上还在吵着要重惩燕恪,要将陶末杀头治罪的言论,在得知皇上下令选秀,后宫要进人这劲暴的消息后,一众人等顿时不吵了,整个朝堂都为之清静了下来。

    要知道这后宫中身份最高的是静妃,而静妃还被禁足了,显见皇上对她有多不满,那么换句话说,后宫中当真是极为空虚了,所有高位都还虚悬以待,特别是中宫皇后之位,皇帝虽然不年轻,但也正待壮年,从小习武之人,身子骨却是一点不差的,那么在位时间肯定不会短了。

    而皇后之位啊!

    一时朝中上下,但凡觉得身份够的,而家中又有待家之女,符合这身份的,无不蠢蠢欲动起来,什么恪王,什么女扮男装的,那些都是旁人的事,与他们并无多大的切身利益相关,而选秀却是人人都有机会。

    这么大动静,连后宫太后,都闻风而动。

    “你怎么突然要选秀?”

    “这选秀的折子上了有些日子了,我只是一直忙于政务没顾得上,如今总算清闲了些,所以就提上日程了,母亲你在后宫中待着也太清静了些,以后多些人陪陪你说话也好。”燕禇眼皮子都没掀一下的回道。

    “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怎么如此不洁身自好,有着后宫这些嫔妃,还下旨选秀,也不怕在民间留下不好的名声。”对此,她是十分不赞同的。

    “母亲尚在,我怎么能称得上是一把年纪,再则选秀也只是历朝的规矩,说不上什么洁身自好之类的,添些新人进宫,绵延子嗣,这不是好事吗,何以母亲要反对?”

    旁的长辈,那个不是指望儿孙多子多孙多福的,在太后这里,却似有些不同。

    他一席话,却也顿时让太后哑口无言,能让她说什么,说你儿子已经够多了,孙子也有了,这话可就不好听了,毕竟儿孙再多也不嫌多的。

    “你这年纪,还挑些小姑娘进宫,你也下得去嘴。”太后有些气恼道。

    燕禇却是不再接话,只看着她。

    太后莫名一阵心虚,小秦氏屡屡犯错,她已是没法再维护她的利益了,瞧着皇上这意思,选新人入宫,已是誓在必行的事,不由暗暗叹气。

    “你要挑新人便挑吧,人家舍得将女儿送进宫来,想来你也没有不收的道理,只是这正宫之位,静妃毕竟是你的正室,你……”挑选新人已是无可避免,那么她想努力为小秦氏争取到皇后之位,就算坐不上皇后,那么也不能让旁人得了皇后之位。

    皇后执掌六宫,权力除了皇上、太后之外,便是最大的,但于某些时候来说,皇后的权力还要比太后更大一些,不过因着太后长辈的身份,即便是如此,也是不能越过她去的,要不然定个大不孝的罪名,不说皇后,就是皇上都会吃不消。

    “静妃缺些聪慧,又行事不端,这正宫之位就不要再提了。”给她静妃之位,也都是顾着太后,以及下头几个孩子的颜面,不然就凭小秦氏以往的作为,他是断不会如此行事。

    太后听着这话,一时也有些气闷,话说得不好听,却也是事实,小秦氏哪里是缺些聪慧啊,分时有时时犯蠢,就连她这个亲姑姑有时候都看不下去,以往的事不提,就只说近日这事儿吧,就办得有失妥当。

    想要子嗣这事,也不算多大的事儿,在哪里安置几个女人不可以,非要在宫中行这样的事,还偏偏就让皇上抓个正着,还说什么后宫尽在掌控之中,自个的宫里就能出了内贼,她这不栽跟头,谁栽跟头。

    “那你是要如何打算。”太后忍着怒气问道,小秦氏再是不好,那也是她娘家侄女,娘家侄子已是没了,这个侄女可不能再不保,眼皮子底下都保不住人,她这太后的名声还要不要,毫无威望的太后,又跟一个普通的老婆子有什么差别。

    “国不能一日无君,后宫也不能一日无主,皇后之位,自也有得人坐上去,我管着前朝一摊子事儿,每日里也是忙得毫无空闲,而后宫却频频出事,让我不能安心忙于朝政,实在不该,自是要挑选贤淑女子,为朕打理后宫。”燕禇这话说得掷地有声。

    很是直白的告诉太后,小秦氏的不贤惠,为他招来多少麻烦事儿,是不能再任由她这么下去,中宫皇后之位,必然得有主。

    “你当真不顾念与她多年的夫妻情谊,如此挑选个年轻女子进宫压在她头上,这般打她的脸?”太后质问道。

    “太后你说笑了,朕与她哪有什么情谊,再多的情谊,这么多年来也消磨干净了,此事朕意已决,太后不若安心念佛。”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