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殊色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真相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真相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真相

    关于谋反之事,由自己的儿子、母亲参与其中,燕禇如何不震怒,这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却是如此待他,也着实让他寒心。

    对于太后倒底念着生恩,而燕慎也有着十多年感情,没舍得下杀手,只贬为了庶民,以后是好是坏,再不与他相干的。

    但静妃,教子不严,有没有参与其中,已经不重要了,杀王妃的罪名,也不能轻易饶恕,燕禇多少也有牵怒的意思,让人赐了一杯毒酒。

    而其余跟随谋反之人,如刘家,却是判了满门抄斩。

    旁的受牵连之人,该流放的流放,下狱的下狱,雷霆手段之下,朝堂上一时风声鹤唳,朝中官员们无不战战兢兢,深恐受了牵连。

    而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中,燕禇直接下旨,封燕恪为太子。

    让朝中一众官员大吃一惊之余,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毕竟燕慎没了,燕恒又是个身子不好的,皇上的众儿子中,也就这一个是最为出众的,不封他为太子那才叫奇怪呢。

    只不过却没想到封太子的旨意来得这么快,先前也是半点风声没透露过啊。

    一众朝臣也都是见识过燕恪的能力,且其为人心性也都不坏,对于立他为太子,并无什么反对的意见,反倒是因为立太子这一件大喜事,冲散了不少朝堂上的恐慌。

    而秦家对于立太子一事,也没有反对的声音,因着谋反之事,刘学士记恨秦家,调派了不少人着重对付秦家,这突然之举,他们匆忙应对之下,也不免手忙脚乱,着实损失不小,家中年轻一代的子弟折损了不少,就是秦家大老爷都伤了胳膊,不得不退出朝堂。

    受此打击,秦相倒是真的病了一场,谋算了一辈子的人,临老却经这么一场大变故,本就上了年纪的人,那受得了这个……

    中宫皇后也无所出,他们要是站出来反对,可不就把太子给得罪得死死的了,以秦相的精明,又岂会如此行事,且皇上的旨意已下,也容不得他人反对。

    立太子之事,这般大的事儿,竟是风平浪静,除了恭喜之外,再无别的声音。

    “真的要去见太后吗?”香枝儿目露担忧道:“皇上哪里?”

    “我已经跟皇上说过了。”周承泽垂下眼眸,轻叹了一声:“总要去见见,问个明白,当年之事,所有的当事人皆被清理干净了,除了她怕是没人能得知真相了,我一个才出身的孩子,她就能这么算计……”

    香枝儿听着,也不由跟着叹气一声,伸手握着他的好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也好,听听她怎么说。”

    没过多久,夫妻俩便立于慈宁宫外。

    香枝儿看着慈宁宫紧闭着的大门,听不到里面一丝声响,就连门外也都不见一个人影,据说太后出事之后,再无一人敢登门,就连宫女太监,都少有人敢往慈宁宫门前过的。

    “可真安静啊!”

    “宫里便是这样,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片刻后,两人进到慈宁宫中,见到了太后。

    香枝儿看见太后时,吃了一惊,虽然上了年纪,但一惯保养得宜,比起一般的老太太看上去更荣光焕发,也衬得年轻少许,但这会儿一见,原本花白的头发已然全白,额头的皱纹也添了几条,没什么精气神的样子,看上去真的苍老了不少。

    “太后。”

    “我已经不是太后了。”

    “那便唤一声老夫人吧!”

    “来看我笑话的吗?”太后说着这话,神色竟是平静无波。

    “并不,只是有些陈年旧事,想要请教。”周承泽开口道。

    “你是想问当年的事吧!”太后的神情,仍是平静,甚至提起这个话题,她也丝毫不惊讶,想是早就知道他们会来问她似的。

    周承泽静静的打量了她几眼,良久后开口道:“若是方便,还请如实告之。”

    “我都这样了,也没什么方便不方便……”

    落到这样的境地,也兴许是真的想通了,对于提起往事,也再不是禁忌,在两人目光下,便缓缓开口说了起来。

    夫妻俩都没有打扰,听着她静静诉说。

    当年的国公府,也没有要与安南王结亲的意思,王府郡主自也没有想要嫁到京城来,甚至她在那边已经有了心上人,但圣旨下,却又不能抗旨不尊,嫁得不情不愿,却也嫁来京城了。

    吴氏的性子是那种耿直泼辣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来了京城颇有些格格不入,因着身份尊贵,倒也没人能把她怎么着,可府里的老夫人,却是如何也与她处不到一块儿,而老夫人也有自己的私心,本就不太中意吴氏,偏又是这样不讨她喜欢的性子,婆媳关系势同水火。

    这也就罢了,老夫人无意中得知,吴氏那个相好的竟然来了京城,甚至还与吴氏私下里偷偷会面,得知此信不久,便就传出怀了身孕的消息,她这心里无不恶意的揣测,觉得这个孩子并不是国公府的孩子,吴氏实在有辱门风,但对方是郡主,身份不一般,又不能如同一般儿媳妇那样,可是随便教训,本就不好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并未得到证实的事,但老夫人心里却已是这般认定了,所以最终,便有了后来之事。

    吴氏之死,与老夫人脱不了干系,而周承泽被抱出府去,也是她的授意,觉得并不是府中的孩子,就不应该在府里长大,没当场掐死,已是心怀仁慈。

    事关重大,不易宣扬出去丢了国公府的脸面,便如此暗中行事。

    燕禇当年对此事,也有所察觉,但与吴氏的关系也并不那么好,老夫人又是亲娘,有所怀疑,却也并没有追查到底,便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听着此番种种,周承泽都不由红了眼,只因心中的怀疑,便如此行事,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大哥中的毒?”

    “也是我让人下的。”

    “为何?”

    “吴氏死在我手里,我自是担心他成长起来,若有察觉会怀疑到我头上,再说那是吴氏的儿子,我也喜欢不起来,这国公府自然也不能落到他的手里……”

    周承泽听着,已是不知说什么好了,就凭着心中的怀疑,就凭着那一丝猜测,便做下这样的恶事,她这心肠果然够狠毒的。

    听到这些,他是再也听不下任何一句了,站起身来便大步而去。

    香枝儿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心知他心里怕是不好过,没急着追上去,而是问道:“这些事,皇上怕是还不知道吧。”

    “自然,你们想与他说也好!”

    “你不怕,皇上一怒之下……”香枝儿皱眉问道。

    “有什么可怕的,我也一把年纪的人了,这一辈子该享的福,都享受过了,即便是现在死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再说,像我如今这般活着,倒还不如死了干净。”

    “难不成今天咱们问什么,你就说什么,是为着一心求死来的!”香枝儿挑眉看去。

    “生也罢,死也好,我这一辈子也活够了,倒这份上,也并不在意生死。”

    “竟是做下这许多事,你才看清生死呢。”香枝儿摇了摇头,随即道:“此事我会如实禀报皇上,他会如何处置,就不是我等能决定的了。”

    “如此,也好。”太后淡淡说道,脸上神情仍是一派平静,竟好似真的看淡了生死。

    “那么老夫人就多保重,妾身告退了。”香枝儿轻叹了一声,心中对那些事也早有猜测,如今得知真相,心中也并无过多惊讶,只能说意料之中吧。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