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肖冬梦肖择 > 尸山第178章 连通着尸山

尸山第178章 连通着尸山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答应后,肖择并未开心的笑,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瞳仁黝黑,情绪不明。

    随后,他叫我起床穿衣服。

    等我下了楼,他就亲自开车带我出了门。

    “我们去哪里?”

    “去找姜小月和安晴。”

    “你知道她们在哪里吗?”

    肖择点头,眼睛直视前方。

    “若不出意外,应该在安晴家里。”

    “不可能呀!”我否决道,“小月说,她去那里找过,没有看到人。难道是刚好错开了?而且若是月月在安晴家里,为什么她们不和我们联系?”

    “去了就知道了。”

    肖择不再说话,安心开车,这个时候路上没有多少车辆,一路过去都是绿灯,所以我们很空就到达了安晴家楼下。

    因为昨天才去过,所以我一下车,就熟门熟路的往安晴家的楼道走去。

    “等下。”

    肖择拉住我的手臂,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公寓楼的上空。

    “怎么了?”

    我一边问,一边抬头,发现公寓楼的正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漩涡。

    漩涡里不断地有黑色的气流涌出来,缓慢的坠入到顶层。

    “那是什么东西?”

    “尸山的尸气。”

    “可是尸山不是在山海经里面吗?如果对方是从浮生的那本书里进入山海经的世界的,那么为何尸气会出现在这里?”

    肖择没有回答我,而是对着身边的空气喊了一个名字。

    “无形。”

    “在。”

    空气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声音,是男的。

    我在肖择身边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但在他脚边,却看到多了一个影子。

    影子的状态有些朦胧,看不真切。

    “去找浮生。”

    “是。”

    影子男简单的回答后,那影子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刚才的是谁?”

    我自从发现这个肖择有问题之后,还是第一次知道他身边还有其他人,不,应该是非人的存在。

    “属下。”肖择简单的回答,然后握起了我的手,踏进楼道里,并且嘱咐道,“等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松开我的手,到处乱走。尸气突然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对方不一定是从那本书进入山海经的,所以时刻保持警惕。”

    “知道了。”

    我点头答应,肖择是很紧张我,因为他鲜少主动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的。

    所以我很小心的跟在他的身后,眼看四方耳听八方。

    走进楼道,进了电梯,电梯一路往上,却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

    即便电梯在其他楼层停下,外面也是空空如也,没有人进来。

    越是这样的安静,就越加的可怕。

    “就在那里。”

    出了电梯,我指了指安晴的家。

    她家的门,没有关紧,留着一道缝隙,缝隙处,有黑色的雾气流出,一如刚才在楼下,我们看到的。

    “那也是尸气吗?”

    “冬梦。”

    肖择看着前方,突然叫住了我的名字。

    “怎么了?”

    我疑惑的仰头看他,他却突然转身低头,一手擒住我的下巴,低头吻住了我。

    冰凉的气息里,混杂着一股腥甜的味道,被他一股脑儿的全部推入我的口中,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然后我的全身就充斥着一股来自他身上的特有的冷意与冰寒。

    但并未持续多久,就渗透在身体各处,不再有任何感觉。

    “肖择,你、你做什么?”

    我自然知道肖择不会突然想亲才亲我的,他亲我肯定有其他目的。

    果不其然,他摸了摸我的嘴唇,轻声的说,“渡你一口我的气息与我的血,可以保你在短时间内不受任何邪气的侵扰。这里面情况不明,万事小心。”

    “那为什么不让我用黑玉沁古?”我问道,“浮生说,黑玉沁古的力量能在我周围形成避障,这样一来——”

    “我不允许。”肖择打断我的话,神情不似刚才的和蔼,隐忍中带着一股冷漠,“有我在,你不需要它。”

    既然不需要,为何当初要给我呢?

    我很想问,但我知道现在不是询问这个的最佳时期,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肖择,总有一天,我要知道你所隐瞒的一切。

    “走了。”

    他牵着我的手,打开安晴家的大门,走了进去。

    里面并不是想象中的一片漆黑,相反的,一路上,都布满了绿色的幽光。

    那绿光连绵不绝,将我们指引到最前方。

    “不对。”我在门口看了一眼,就停下了脚步,“这个地方和我之前来的时候不一样,格局都变了。”

    似乎是为了验证我的话一样,我才说完,身后的门,“砰”的一下合上。

    我转头望去,身后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有门。

    “她家里布置了结界,现在这里,是尸山。”肖择再度紧了紧我的手,跨出脚步,“跟紧我,走。”

    “好。”

    我跟在他的身后,走的小心翼翼。

    原本的地板已经不见了,变成了泥泞的土地,边上还有杂草,两侧是和我在安晴家房间里看到的那棵尸树一样的大树。

    尸树上没有枝叶,枯槁的枝头,有的结着僵尸的果实,有的没有,但都很小,与拳头一样大。

    只是在我们走过之后,那果实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然后落地僵尸。

    “吼——”的叫声自我们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是仅是一小会儿,那些尸树上的果实就全部变成僵尸,跟在我们身后。

    他们行动蹒跚,张牙舞爪的要靠近,其中一个离我最近,干枯的手指从后面搭在我的肩膀上。

    “啊——”的一声尖叫,我还没躲开,僵尸碰到我的那只手,就冒起了烟。

    烟的速度快速的往手臂上蔓延,像极了吸烟烟蒂燃烧的模样,很快就将僵尸给烧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侧头看着我的肩膀上,那里除了衣服,什么也没有。

    “是我的血与气息,他们无法靠近。”

    肖择解释,但却还是担心我,伸手搭在我的肩上,将我搂在怀中,另一只手,在经过尸树的时候,以掌风为剑,将那些果实全部都砍断,再以一种黑色的火焰烧毁。

    那火焰看着很大,但只烧果实,却不毁坏尸树。

    “你为什么不连尸树一起烧了?”

    “这个地方连接着你朋友的家,若是烧去尸树,火势会一起烧了她家,更严重的会连累整栋公寓的居民。”

    “哦,原来是这样。”

    我点点头,跟着他一路往前走去,山路盘旋而上,越走越深。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我们才走到了尽头。

    而尽头,并非是我想象中的尸河。

    而是一扇门。

    一扇双开门。

    上面绘着曼珠沙华的图案。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