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肖冬梦肖择 > 尸山第179章 人傀

尸山第179章 人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扇门是通往哪里的?”

    我左右看了看,前面除了巨大的双开门外,已经没有任何前进的道路了,就连尸树都到门的一米处,就不再生长了。

    “门的背后是犼与将臣的所在地。”

    我一惊,下意识的说,“所以这里面是尸山的地下深处?”

    肖择点头,我又有些疑惑。

    “但我们来的时候,走的都是直路,并无上下。难道说,你们所指的地下,并非是土地的下面?而是结界?”

    “不。”肖择低头看我,莞尔一笑,“就是你所理解的地下的意思。我们要进去,门背后的路,会有些难走,危险也更大,你要跟紧我。”

    他紧了紧我的手,就往前,要去开门。

    我则用另外一只手,拉住了他。

    “怎么了?”

    “肖择,你带我来,是来找月月和安晴的,可是安晴的家里,变成了尸山。还出现了通往地下的大门。这门上,一看就附着着强大的结界,不容外界随意进去。月月和安晴都是人类,她们有什么本事进去里面?还是说,有人强制性带她们进去了?可若为后者,对方为什么要抓她们来这里?如果是用来威胁你我,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

    这一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外,我一直不明白,对方抓走姜小月和安晴的目的。

    威胁的办法,有很多种,而对方选择了一种,最麻烦的。

    哪怕直接把她们变成僵尸来威胁我,也好比把整个尸山搬来这里。

    我虽然问着肖择,但心中其实一直有个猜测的。

    那个狐狸面具男。

    他在我梦里对我说的话,我相信他不是随口说说,是真的会达成的。

    但我本身与尸山无关,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所为,让我来到尸山,是何原因?当初让我在安晴家发现尸树,又是什么目的?

    我看着肖择,他眼神黝黑,抿唇不语。

    每当他不想回答的时候,都是这副表情。

    “冬梦。”

    他喊了我的名字,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眼神往身后一看,沉着声问,“何事?”

    “主子,浮生在里面,说情况有变,让你带冬梦小姐回去。”

    无形的话,让肖择的神情一变,平坦的眉峰紧皱在一起,眼睛更往那紧闭的大门,看去。

    他盯着门,沉默不语,也不问无形原因,仿佛入定了一般。

    “肖择,肖择?”

    我叫他的名字,他也不搭理我。

    我想上前看看他怎么了,可才走一步,被他握紧的右手,就更加的被紧握在掌心。

    “肖——”

    我吃痛,开口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他转身一把搂在怀中,整个人往身后跳去。

    而双开门前,一个人披头散发,手脚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抬起着,头颈底下,朝前伸着,尖长的舌头,从嘴巴里垂下来,鲜红欲滴,上面还有红色的液体留下来,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是人傀。”无形拦在我们面前,对肖择说,“主子先走,这里交给属下。”

    肖择却没动,那人傀也没有乱动,只是挡在大门前,保持着那古怪的姿势,遮盖住脸的头发下,是一双如狼的红色双瞳。

    我看着它的穿着,只觉得那衣服破烂的衣服,隐约有些熟悉。

    “那衣服——”

    我只想说那衣服我好像见谁穿过,谁知我一开口,人傀就突然朝我攻击了过来。

    它的手脚和背上都吊着似是鱼线的丝线,周围也看不到是谁在控制人傀,总之它的速度是非常的快。

    快到那直冲而来的一击,在逼近我和肖择的两米处,才被无形给拦了下来。

    “我不会让你伤害主子和冬梦小姐的。”

    无形右手横在头顶,阻拦着人傀的那一击落下。

    然后袖中滑出一把黑色的利刃,在人傀没有发出第二波攻击的时候,直接朝着它的手臂砍下。

    “啪”的一下,在刀刃要碰到手臂的那一刻,肖择却突然意外地出手,给挡了下来。

    我和无形都是一震,尤其是无形,不知是不是自己做错了,缩在黑色的斗篷里,黑色变得更浓郁了一些。

    “主子?”

    “不能伤她。”

    肖择说话的同时,手落成刀,砍断了人傀的手脚上的丝线。

    失去丝线的支撑,人傀的手垂落下去,露出了手腕上的一个镯子。

    镯子是罕见的黑色,在黑暗中,会发出红色的微光,如果凑得近一些,还会看到里面神奇的星空。

    这是姜小月去年生日的时候,我和段月还有安晴特意找人做的,可花了我们不少精力和金钱。

    姜小月十分喜欢,每天都戴着,片刻不离身。

    所以,这个人傀,是姜小月?

    我心中骇然,忽然觉得那衣服很像是姜小月其中一件衣服,可那身材比姜小月纤长了一些,手脚都是。

    所以我又在心中否决着,“不会的,不会是她的。”

    我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另外一个声音又告诉我,如果不是她,为什么肖择要出手救一个人傀?

    只是因为不忍心?

    不,事实告诉我,肖择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所以,她到底是不是姜小月?

    我心中徘徊,脚步在也在不自觉中朝前走去,很想亲手掀开她的头发看一看。

    “冬梦小姐,那是人傀,危险至极,你不可以过去。”

    无形拦住我的去路,肖择不近身保护我,他就护在我身前,警惕周围的一切。

    “没事的,让我过去。”

    我轻轻推开他的手,想上前,却看到肖择,又扬起了手,似要砍断她背后那最后一根牵动的丝线。

    可就在这个时候,黑暗的环境里,想起了一个缥缈虚无的声音。

    “你这一下,若是砍断,她可就真的活不成了。你不在乎她的生死,那么你身后的人呢?”

    那声音仿佛是置身在很大的山洞里,听到的回声。

    还带着一丝丝的沙哑,似乎很久不开口讲话,声音干涩难听。

    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威力。

    我听到这个声音后,莫名的一震。

    明明是第一次听到,却莫名的熟悉,熟悉到比起肖择更加的长久,好像曾经我与这个声音的主人,在一起很久很久。

    而肖择,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神色更是一沉,透明的冰霜,爬上眉梢,让他周身都泛起了阴冷的寒意。

    “你——醒了。”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