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肖冬梦肖择 > 尸山第180章 狐狸面具男的真面目1

尸山第180章 狐狸面具男的真面目1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肖择的声音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而且里面还夹杂着一股,毫不遮掩的恨意。

    是的,他恨这个声音的主人,仿佛仇敌一般。

    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样的肖择,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是的,我醒了,然后要回属于我的一切。”

    那声音缥缈虚无,伴随着一种迸发的坚定,缓缓地开启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大门的里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阶梯,盘旋而下,黑雾缭绕。

    “而她,也是我的。”

    门背后的黑雾飘了出来,无声无息的蔓延到我的身边。

    我没有发现,我站在无形的身侧,看着大门里面,隐约在门的那头,看到一个人影。

    “她是我的,无论从前还是现在,都不属于你。”

    肖择拦在我的面前,言语中的警告,异常的清晰。

    “而你,这一次苏醒了,就别再活着了。”

    他话音落下,就发动了攻击,速度快的,我根本没看清楚,他在对付谁。

    可是人傀阻拦了他进入门内,然后慢慢抬起了头。

    “主人,不让你进去。”

    她正面直对肖择,散落头发之下,是那张过分熟悉的脸。

    我心头骇然,真的是姜小月!

    她竟然被里面的那个人,变成了人傀!

    如此的残忍,绝非好人。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朋友?你的目标若是我,大可以冲着我来,请放了我的朋友。”

    我大声的冲着门内喊,无形时刻拦在我的身前,作为保护。

    “冬梦小姐,你别过去,对方的气息十分的危险。”

    “可是——”

    “只要你进来,我就放了你的朋友。”门内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给出了诱惑的商量与威胁,“否则,只要我扯断这最后一根丝线,她就活不成了。”

    “冬梦,站着别动!”

    肖择与姜小月对峙着,还不忘警告我别动。

    “相信我!”

    简单的三个字,让我抬起的脚步,真的停了下来。

    是的,我相信肖择,和最初一样,既然选择了他,不管他有任何隐瞒,他都是我的肖择。

    我唯一爱的男人,更是我唯一的支柱。

    “嘿!”

    那声音轻笑,姜小月背后的丝线被轻微的一动,然后她就对肖择发起了攻击。

    但在肖择面前,一个人傀根本不算什么。

    可就在肖择要一击将人傀打晕过去时,敞开的大门内,我的双脚突然一紧。

    我低头一看,不知何时,黑色的雾气已经将我从双腿开始捆住。

    一圈圈的盘旋而上,瞬间就将我的身体给包裹住了。

    “冬梦小姐!危险!”

    无形发现了,立刻举刀砍下,可就在刀锋要碰触到黑雾外层的时候,肖择一个转身,放弃了人傀姜小月,闪身到我的身边,拦下了无形的一击。

    因着无形那一击狠准快,肖择即便速度再快,拦下,也不免被那一击重伤了背部。

    红色的鲜血喷射而出,不仅是无形,连我都愣住了。

    “肖择!”

    “主子!”

    肖择拦在我的身前,微微低着头,眉头紧蹙,唇齿紧抿,好一会儿,才摆了摆手。

    语气轻微的说,“我没事。”

    那怎么能叫没事?

    就算我看不到他背部的伤口,也闻到了自他身上散发的浓郁血腥味。

    “冬梦,你别动,我会保护你!”

    “你谈什么保护她?可笑!”

    那个声音冷哼一声,黑雾似乎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伴随着他那不屑的声音,竟然将我快速的拉往门内。

    而肖择伸出的手,只与我差了一厘米的距离,就这么错失交臂了。

    “肖择!”

    我大叫着他的名字,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模样在我面前,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肖择快速的冲了过来,可姜小月却再一次拦在他的面前。

    这次,肖择没有犹豫,右手一扬,黑色长剑在手,直接将姜小月砍成了两半。

    然后冲进了即将关闭的双开门内。

    这一招狠准快,喷洒的血液里,一并带起了他满身的戾气。

    来自地狱的愤怒,与死亡的黑暗。

    这样的肖择让人害怕,可我却十分的心疼他。

    若不是因为我,他绝对不会这样!

    “你在心疼他?”

    我被拉进大门内,周围充斥的都是黑色的雾气,视线可及处不过一米,其余的地方,遍布着什么,我都不知道。

    只依稀觉得这里面的空间,大的可怕。

    而那个说话的声音,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

    他一身白色对襟长袍,乌黑色的长发倾泻而下,不带任何束缚,无风自动,飘逸潇洒。

    我被黑雾捆绑着,抬起头,看向他,不免一愣。

    红色的狐狸面具戴在脸上,他的装束,分明与狐狸面具男一模一样,可是这一次再见,不管是声音还是气质上,都给人的感觉不同。

    “你是谁?你不是之前的狐狸面具男!”

    “我哪里不像了?”

    他张开双手,低头看着自己,嘴角微勾,含着笑意。

    “气息不同,声音也不同,我足以肯定你不是他,但这具身体是他的,所以你占据了他的身体?”

    “你还是这样,不管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他微微一笑,倒也不再隐瞒,“我的身体早就消散于天地之间,被封印的魂魄也才脱离禁地,而他则是我最忠心的下属,自愿奉献一切为我效命。”

    “所以之前的那些事,也都是你指使的?他要杀我,其实也是你要杀我?”

    “你现在叫肖冬梦?”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摸了摸我的眼睛,“不关你是谁,这双眼睛多少年了,依旧没变呀!”

    “别扯这些,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嘛!”

    他收回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底下那张,惊世骇俗的绝美容颜。

    若说肖择的长相是我见过最棒的,那么和他比起来,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仿佛就是七彩祥云中,最艳丽的那一朵,又仿佛是地狱深谙之中,唯一的晶莹。

    可最重要的是,这张脸,我见过。

    在墓地,在没有遇到肖择之前,我见过这张脸的主人。

    在墓地的时候,他还只是能够在傍晚出现一小会的半透明的影子。

    但他却每天都在告诉我,总有一天,会回来取我之命,给我重生。

    我忘记这些,以为是我当时小,可现在才发现,原来是记忆被封锁了。

    如今记忆重现,在墓地的时光越发的清晰起来,清晰到,我想起来,那日来墓地找我的肖择,并非是个小孩子。

    而是和现在一模一样。

    他带我回了肖家,给了我新的生活,我爱上了他,却忘记了一直陪在墓地的那个半透明的影子。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