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重生之侯门嫡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及笄之礼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及笄之礼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榜放出去后,勉强平复了百姓的怒气,在禁军的劝说下,纷纷散去。

    而迎接沈序的也将是流放之刑。

    至于吕家,自然也不会安然无恙,虽然不会斩首,也不会流放,但会有牢狱之灾。

    紫菀道:“姑娘,吕家也算是得到了教训。”

    沈妤微微一笑:“是啊,也当是为吕巧瑛出一口气罢。”

    如今吕巧瑛嫁过人的事已经暴露出来,沈妤也不好叫她吕姑娘,叫吕夫人好像也不太合适,所以干脆叫她名字罢。

    苏叶颇为义愤:“吕家人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吕巧瑛虽然是庶女,可是也是活生生的人,从小没享过清福,却是被卖来卖去。明明想用别人换取利益,吕家人却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现在好了,让他们在大牢待两三年,看他们出去以后还如何害人。”

    只是不知道吕幼菱会不会老老实实的。

    沈妤眼波澄澈,道:“赵利应该已经出城了罢?”

    苏叶低声道:“赵利和贺勇铭自尽在了刑部大牢。”

    沈妤颔首:“很好。”

    至于贺勇铭,则是楚王的人,想必现在已经回楚王府复命了。也可以说是养伤。

    苏叶笑了笑:“姑娘放心,他本就是习武之人,又皮糙肉厚的,过十天半个月伤就会好的。”

    沈妤也忍不住笑道:“安排一下,让吕巧瑛和她两个孩子还有生母见面罢,明日我去见他们一面。”

    翌日,一辆朴素的马车来到一个叫‘梨花巷’的街巷,街道两边是最为普通的宅院。怕引人注目,所以沈妤让苏叶将吕巧瑛两个孩子暂住在这里,暗地里有人看守着。

    几人下了马车,苏叶叩响了一个大门。

    等了一会,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青衣婢女,见到后面的戴着面纱的沈妤,她连忙行礼:“姑娘请进。”

    沈妤微微颔首,抬脚走进去:“吕……姑娘人可到了?”

    “吕姑娘刚刚才到。”

    沈妤一身朴实无华的素色衣衫,袖口上绣的是淡紫色的小花,显得更为清雅了。虽然打扮的很低调,但是与生俱来的贵气,与此地有种格格不入之感。

    在婢女的指引下,沈妤进了正屋,就看见母女二人正抱头痛哭,旁边还有两个孩子,正是吕巧瑛的儿子和女儿。

    两人哭了许久,才抽抽噎噎的停下,一回头,就看见门口站着的沈妤。

    吕巧瑛一怔,然后用袖子擦了擦眼泪,一下子跪倒在沈妤面前:“小妇人多谢郡主的大恩大德。”

    紫菀忙扶起她。

    沈妤淡淡一笑:“我早就说过,这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不必谢我。”

    话虽如此,可是吕巧瑛深深知道她占了多大的便宜,若非是沈妤,她和两个孩子都要跟贾家人一起被杀,也不会和生母相见,更不能让吕昌晟和吕舅母得到惩罚。

    她隐约觉得,沈妤其实是个面冷心善之人。

    她忍住眼泪,对一个瘦弱的妇人道:“娘,这就是救了您的恩人。”

    这个妇人便是吕昌晟的父亲年老的时候买来的瘦马,后来又被主母卖到了秦楼楚馆。年轻的时候她尚且能攒些银子度日,可是她渐渐地老去,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当沈妤派人找到她的时候,她住在一个破旧的小屋里,靠着给人做绣活度日。

    妇人立刻拜倒,和吕巧瑛一样,说了许多感激的话。

    沈妤笑道:“您不要客气了,区区小事,不必挂怀。”

    她一转头,就看见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躲在吕巧瑛身后,却又忍不住偷偷看一眼沈妤。

    沈妤暗暗一叹,道:“今日我来,是想告诉你,过几日你们便离开京城罢。我会派人一路护送你们,到了该去的地方,就好好过日子罢。”

    说着,苏叶将一个匣子递给吕巧瑛。

    吕巧瑛慢慢打开匣子,发现里面是几张纸,她讶然的看向沈妤。

    “我说过,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让你们一家人开始新的生活,这里面是你们的户籍和路引。”沈妤轻声道,“你们要记牢了,从今往后,你们就要忘记以前的身份。我会让人送你们去晋州青桐县,你的母亲不再是你的母亲,而是婆婆。你的婆婆姓孙,你姓柳名蓉,你的丈夫姓彭名仁旭,可是三年前不幸亡故。这是你的两个孩子,彭延和彭嘉。这许多年来你们一家人一直在外地做些小生意,因着你丈夫死了,所以才回到老家,你不认识周围的人也是情有可原。听明白了吗?”

    吕巧瑛捧着那个匣子道:“我听明白了。”

    沈妤微笑道:“明白就好。以后,你就带着两个孩子,好好过日子罢。我的人将你们送过去后,会帮你们安置好一切再回来。”

    说着,紫菀又递过去一个匣子,沈妤道:“里面是些银子,还有你们所住之处的房契地契,你们收着罢。小心看管,别让人骗了去。”

    吕巧瑛热泪盈眶:“我都记住了,多谢郡主。”

    沈妤弯下腰,捏了捏女孩脸:“好好听你们娘亲的话。”

    言罢,她直起身:“既如此,我们就此别过。”

    她不再多说,转身离去,裙摆拂过门槛,微风吹来,衣袂翩翩,却是越发显得仙姿玉貌,清妩动人。

    上了马车,紫菀道:“姑娘,这种事交给奴婢来办就好了,您只与他们说这几句话,何必劳累自己跑一趟呢。”

    沈妤掀开帘子,看着小巷越来越远,道:“没什么,就是想出来走走,顺道来看看他们。”

    紫菀吐吐舌头:“要我说,姑娘还是很心软的。”

    当然,除了对付敌人的时候。

    沈妤失笑:“你看的倒是清楚。”

    紫菀笑嘻嘻道:“奴婢和姑娘一起长大,自然是比苏叶更聪明些。”

    苏叶翻了个白眼:“你可真会自夸。”

    几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到了热闹的大街上。紫菀提议道:”姑娘,反正出府了,不若好好逛一逛再回去?”

    沈妤道:“也好。”

    沈妤被扶着下了马车,紫菀道:“姑娘的及笄礼就要到了,也不知道莫娘子衣服做的如何了,姑娘要不要去看看?”

    沈妤抬头一看,‘锦绣阁’三个字在阳光下闪着光芒。她正准备上台阶,就看见一个水绿色衣裙的女子先她们一步进去了。

    正是在游街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的永城侯嫡女崔葇。

    沈妤脚步顿了顿,提着裙角进了锦绣阁。

    一个粉衣女子迎了上来,一脸笑容:“几位要什么绣品……”

    崔葇身边的婢女兰沁道:“听闻京城里锦绣阁的莫娘子绣工最好,她人在何处?”

    粉衣女子笑盈盈道:“娘子这几日不见客,姑娘需要什么与我说也是一样的。”

    “不见客?”兰沁拧眉,“京城的绣娘这么难请吗?”

    粉衣女子闻言,心知她大抵是初到京城,看崔葇的穿着打扮,应该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便越发客气有礼:“姑娘误会了,只是娘子近来手头上的活有些多,姑娘若是急着要,我们锦绣阁还有其他绣娘,手艺都很好,您……”

    兰沁眉宇间有些不屑和高傲:“凭什么莫娘子接其他人的生意,我家姑娘就要用别的绣娘?莫非你家娘子瞧不上我家姑娘?”

    “姑娘误会了,若是姑娘一定要莫娘子接你们的绣活,只怕要等一段时间。”

    兰沁不悦道:“一段时间是多长时间?”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

    兰沁语气尖锐:“既然这么长时间不能接生意,你们还开门做什么?”

    粉衣女子有些为难:“锦绣阁还有其他绣娘,自然要开门的。”

    兰沁冷哼一声,对崔葇道:“姑娘,她分明是瞧不上您。”

    崔葇性子好,对贴身丫鬟也好,再加上崔葇是侯府嫡女,还是太后的侄孙女,所以久而久之,兰沁也骄傲起来了。

    因着崔葇再过一个月就要嫁入长兴侯府了,绣活自然要新娘子亲自做才好。可是需要不少绣品,时间又赶,所以她们便到了锦绣阁。

    “兰沁。”崔葇摇摇头,不赞同道。

    紫菀看不惯兰沁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走上前去,道:“春月姑娘,我家姑娘的衣裳做好了吗?”

    许多人家的衣服都是锦绣阁的绣娘做的,所以春月自然是认识紫菀。她的笑容比方才真诚许多:“原来是紫菀姑娘。”

    她往后一看,发现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暗暗想到这应该是宁安郡主。

    她道:“烟罗紫的暗花细丝褶缎裙倒是做好了,正准备过几日和另一件一起送过去呢,莫娘子正在赶工,不会耽搁了姑娘的及笄礼。”

    兰沁一听更不高兴了:“我们也赶时间,就不能通融一下先给我们做?”

    春月笑道:“姑娘,先来后到,总不能坏了规矩,后面还有别人在等呢。”

    “可是一个月后,我家姑娘……”是要出嫁的。

    她觉得,及笄礼再重要,能比得上大婚重要?

    “兰沁。”崔葇低斥道。

    兰沁只能闭嘴。

    春月虽知崔葇也是身份贵重的姑娘,但是京城贵人那么多,她不可能为了崔葇得罪其他贵人,只能好声好气的劝兰沁不要太过执拗。

    崔葇认出了沈妤,与她见了礼:“郡主。”

    沈妤淡淡一笑:“崔姑娘。”

    崔葇也听说过太后对沈妤的宠爱,不只是时常让沈妤进宫陪伴,还给了郡主封号,她想,或许沈妤有什么特别之处,才能得太后另眼看待罢?

    只是她进京时日尚短,除了见识过沈妤的美貌,不知道她还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崔葇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兰沁却是为崔葇抱不平。崔葇才是太后的侄孙女,为什么太后对沈妤的宠爱比崔葇还要多?再者,她家姑娘可是才貌双全,将来的夫君也是侯府世子,富有才华的探花郎,沈妤除了美貌还有什么?

    但是她不敢说什么,给沈妤行了礼,就退到一边了。

    崔葇面露歉意:“兰沁不懂事,让郡主见笑了。”

    沈妤微笑道:“怎会。崔姑娘对下人宽宥,是她的福气。”

    “听闻过些日子便是郡主的及笄礼了。”

    沈妤道:“劳烦崔姑娘记着,过几日沈家会给崔家下帖子,还请崔姑娘赏光。”

    崔葇声音温柔:“郡主的及笄礼,我自然会去。”

    沈妤唇角含笑:“那我就不打扰崔姑娘了。紫菀,我们走罢。”

    紫菀从春月手中拿过衣裳,笑着瞥了兰沁一眼:“姑娘,您要不要再去珍宝阁看看?”

    沈妤声音越发柔和:“你倒是变着法的让我在外面多逛逛。”

    紫菀笑嘻嘻道:“奴婢不想看到姑娘总是在府上闷着,再者,太夫人也说了,让您多买些首饰,就是每天换着戴也行,太夫人看着也高兴。”

    看见沈家的马车离去,兰沁的嘴高的似乎能挂油瓶。

    崔葇道:“谁又惹到你了?”

    兰沁声音闷闷的,她不好说沈妤的坏话,只能挑紫菀的不是:“宁安郡主身边的婢女也太目中无人了些。”

    她这么说,却是没想想自己也一样的目中无人。

    崔葇眼前似乎还有沈妤的影子,她若有所思道:“那又如何?宁安郡主愿意宠着身边的婢女,与我们又有何干系?”

    “奴婢就是……”就是看不惯,“咱们虽来京城时间不长,但是总是能听到关于宁安郡主的事。”

    崔葇轻叹一声:“宁安郡主家世容貌都是在京城数一数二的,时常听人提起她,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在兰沁心中,谁都比不上自家姑娘。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崔家便是当地名门望族,崔葇更是众多姑娘争相追捧的人,不知多少人家想要聘娶崔葇为妻,崔家人都没答应。姑娘如此受欢迎,做奴婢也与有荣焉,其他府上的姑娘为了和崔葇攀交情,也对兰沁客客气气,就久而久之,兰沁也飘飘然了。

    可是到了京城,局面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到锦绣阁做绣品还要等,偏偏莫娘子不见客的原因是在赶做沈妤的衣裳,她受不了这种落差,自然看不惯沈妤了。

    “真的不能先给我家姑娘做吗?”兰沁道。

    春雪笑道:“宁安郡主后面还有人等。”

    “你……”

    “好了,兰沁。”崔葇道,“既然莫娘子没有时间,请别的绣娘做也是可以的。春月姑娘,请问一个月之内能做好吗?”

    回到沈府,云苓道:“姑娘,沈侧妃今天来了,现在正在慈安堂,不知道在和太夫人说什么。”

    沈妤唇畔噙着一缕浅笑:“沈妗这是走投无路了。”

    虽然沈妗和沈序的父女之情很是虚假,但是尚可以相互利用,可是现在沈序死了,沈妗能依靠谁呢?她现在孤立无援,只能来求助太夫人。

    紫菀道:“姑娘,沈侧妃到底是沈家姑娘,太夫人会不会心软?”

    云苓也道:“万一太夫人心软,沈侧妃又会找机会给您不痛快了。”

    沈妤呡了口茶,站起身道:“多日不见三姐,二叔又出了事,我要去安慰安慰她才是。”

    紫菀一怔,然后笑道:“姑娘说的是。”

    还未进慈安堂的大门,隔着帘子,就听到沈妗哀哀啼哭的声音。

    “祖母,孙女知道以前做了许多错事,惹得祖母生气,但是我真的知道错了。如今二房就剩下了我一个人,祖母真的忍心舍弃我吗?”

    “三姐这话说的可是不对,二叔只是流放,并未失去性命,怎么就剩下三姐一个人了呢?”沈妤由人服侍着脱了披风,走到沈妗面前,温和的笑道,“三姐可是景王的侧妃,谁又敢欺负你呢?”

    沈妗停止了哭声,看着沈妤的目光闪过一丝凶狠。

    沈妤给太夫人请了安,到了太夫人身边坐着。

    太夫人看沈妤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和宠溺,与对待沈妗的态度截然不同。

    她摸了摸沈妤冰凉的手:“怎么才回来?”

    沈妤依偎在太夫人身边,笑容娇俏:“去铺子里逛了逛,发现许多喜欢的东西,所以就晚回来了些。不曾想,三姐来了,早知道我就不该贪玩。”

    沈妗对沈妤的嫉恨已经到达了顶峰。凭什么她过得这么苦,沈妤能拥有这么多?

    她怀疑,沈序被流放也是沈妤设计的。

    太夫人的脸色立刻冷淡了许多,望着沈妗道:“你回去罢,当初你执意在热孝嫁进景王府时,我对你说的那番话,你还没有忘罢?”

    沈妗自然记得。她当初嫁给景王的时候,就意味着不再是太夫人的孙女,她一心想着嫁给景王能有大造化,所以便没在意和太夫人的祖孙之情。

    她没想到有一天还会回来向太夫人求助,太夫人拒绝的话,就像给了她一巴掌,她脸上火辣辣的疼,难堪极了。

    “祖母,你真的如此绝情吗?我固然做错了事,可我仍是您的亲孙女啊,您忍心看我被人欺负吗……”

    太夫人淡淡道:“那你说说,你想让我怎么做?你又受了什么欺负?”

    沈妗难以启齿。

    太夫人笑了笑:“你若还愿意到沈家来做客,我也不能赶你出去。但是你若是想让我为你撑腰,让景王不要冷落你,那就不是我能插手的事了,更别提你要利用沈家,等景王登上高位,你在后宫有一席之地。”

    沈妗恨意拳拳,厉声道:“为什么祖母可以为大姐撑腰,却不能为我撑腰,同样是沈家的女儿,祖母是不是太偏心了?”

    太夫人并未生气,道:“你若是心存良善,没有使用那种手段嫁给景王做妾,你在婆家受了欺负我自然也可以为你撑腰。可是你想一想,你都是做了什么糊涂事。我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你做的那些事我都一笔笔替你记着呢。更何况,你认错的心不诚,你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利用沈家。沈家不是二房的,更不是你的,你想让我用整个沈家支持你,达到你的目的,不是太可笑了吗?”

    “祖母,你真的这么狠心吗?”沈妗握紧了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太夫人失望至极:“你到现在还觉得是别人的错。”

    沈妗勉强压抑住怒火:“就算祖母不认我这个孙女,但是父亲是祖母的亲生儿子,您明明知道,父亲要娶吕巧瑛为继室,是被吕家人算计的,他根本不可能为报私仇指使人陷害贾家,您为什么不进宫求陛下查明真相?”

    祖母脸色微沉:“胡说什么,证据确凿,陛下还能冤枉了你父亲不成?”

    沈妗冷笑道:“我看,您是知道陷害父亲的人是谁,所以明知道父亲是被冤枉的,还是选择装作看不见。”

    “沈妗,沈家这座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座大佛,你还是回去罢,无事的话,就不要来沈家了。”

    “凭什么!”

    沈妤声音轻柔道:“三姐,你莫不是忘了,二房已经被分出去了,侯府已经不是你的娘家了,你能不能进来侯府,自然要经过祖母的同意。”

    沈妗指着她,恨声道:“沈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背后做鬼的人就是你,是你害了父亲,害了二房的所有人!”

    沈妤轻叹一声:“沈侧妃是因为二叔被判流放,伤心糊涂了不成?怎么什么话都敢说?我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怎么能设下这么大的陷阱陷害二叔呢?”

    “就是你做的!”沈妗怒不可遏,“祖母,你一定知道对不对,你故意袒护沈妤对不对?”

    沈妤居高临下道:“沈侧妃,你有证据吗?”

    沈妗笑容带了些疯狂:“我是没证据,但只要将你带到衙门严刑审问一番,你那时候若是不招,我才相信你的清白。”

    沈妤讽笑道:“沈侧妃,你真是疯了,无凭无据,你凭什么让人审问我?”

    “怎么,你敢做不敢承认?”沈妗嘶吼道,“你真是太恶毒了,太恶毒了!”

    “够了!”太夫人重重拍了一下几案,“简直是一派胡言!沈妗,我答应见你,不是想听你说这些疯话的。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以后若没什么要紧事,你就不要登门了。桂嬷嬷,你送沈侧妃出去。”

    桂嬷嬷颔首,来到沈妗身边:“沈侧妃,请罢。”

    沈妗踉跄着站起身,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眼中似能滴出毒液来:“沈妤,我与你势不两立!”

    沈妤不以为然的笑笑:“沈侧妃说笑,你不是从小到大都当我是敌人吗?”

    沈妗冷冷拂袖:“祖母,你明知沈妤这么狠毒,还将她留在身边,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太夫人不耐烦道:“桂嬷嬷,还不快些送沈侧妃出去?”

    沈妗狠狠甩开桂嬷嬷的手:“我自己会走!”

    帘子被用力摔落,太夫人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

    沈妤突然起身,退后一步,跪下道:“祖母,孙女要向您请罪。”

    太夫人满脸诧异,可是很快她又变得平静起来,看来她一会才道:“你有什么罪?”

    沈妤望着太夫人:“祖母,其实沈妗说的不错,二叔被流放,就是我一手设计的。我早知道贾家被抄家是陛下授意,但是我就是要逼着陛下让二叔背黑锅。我明知二叔会受苦,但我还是要除掉他。”

    太夫人想扶起她,可又收回了手,神情有些复杂:“这么说,指认沈序的人都是你收买的,那些百姓,也是你煽动的?”

    “是。”沈妤毫不犹豫道。

    “你为何要这么做?”

    沈妤声音轻柔,却是掷地有声:“因为我无法原谅二叔。我早就知道,他想除掉洹儿,夺取爵位。那次洹儿落水,若非许表哥舍命相救,洹儿早就没命了。表面上看是二婶要杀害洹儿,实际上却是二叔默许。二叔投靠景王,心里想的也是等景王登上皇位,就害死我和洹儿,夺取爵位,将沈家的一切据为己有。既然他可以害我们,我为何不能先下手为强?二叔从来没把我和洹儿当成亲人,一心想取代洹儿的地位,我又何必对他留情?”

    前世的时候,在沈序的默许下,沈明汮害死了沈明洹,爵位落到了沈序头上,景王登上皇位后沈序成了国丈。高官厚禄,风光无限。

    所以,她凭什么要放过沈序?就算太夫人因此生气,她也要这么做。

    太夫人默然不语,沈妤倔强的看着她。

    良久,太夫人叹息一声,扶起她:“难为你还肯留他一条命。”

    默了默沈妤道:“因为他是祖母的亲生儿子。”若非如此,她早就安排好人在流放途中等着沈序了。

    太夫人让她坐下,道:“我早就知道,恐怕此事与你脱不了关系。”

    沈妤眼睫颤动了一下:“您为何不问?”

    “傻孩子。”太夫人握着沈妤的手,“沈序的心思我岂会不知,难为你忍到现在才出手。我说过,沈氏全族才是最重要的,沈序被流放我也不好受,可是他想害大房,我也不能原谅。只是养出这样一个儿子,我觉得对不住沈家的列祖列宗。”

    “祖母……”

    太夫人拍怕她的手:“沈家交给你,我放心。”

    沈妤心下动容,语气坚定道:“祖母放心,我和洹儿会保护好沈家的。”

    五日后,沈序流放,沈家没有任何一个人去看他。

    在这期间,沈妤派人去要回了沈家给吕家的聘礼。既然吕家人是骗婚,吕巧瑛又不是真的嫁给沈序,那么自然不会便宜了吕家人。

    吕家做出这种骗婚的事,京城都传开了,他们以后也没脸再登沈家的门,两家本就淡薄的亲戚关系,这下是彻底断了,这也是沈妤想看到的。

    *

    皇帝一早就将太子和景王召进了宫,全程没有问几句话,只是盯着两人看,景王一直镇静自若,太子则是吓的满头大汗。

    他不禁想,是不是他又做错了什么事,被皇帝知道了,然后在考虑如何责罚他罢?

    过了许久,皇帝才问道:“关于沈序指使人陷害贾家一事,你们怎么看?”

    太子舒了口气,不是责骂他就好。

    皇帝望着太子道:“太子,你以为呢?”

    太子忙道:“父皇英明神武,明察秋毫,处置了朝中奸佞小人,大景百姓都说您是明君……”

    皇帝笑了一声,却是让太子身体一颤。

    “景王,你说呢?”

    景王何等精明的人,怎么会猜不到贾家被抄家是皇帝授意?可是却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耍弄心机,利用百姓,逼他处置了沈序,想必他现在正在气头上。

    景王心知皇帝可能在怀疑他和太子。若是他说此事另有隐情,那岂不是说皇帝冤枉了沈序?

    若他说沈序罪有应得,在皇帝眼中,他就是说谎,皇帝更不高兴。

    他心念急转道:“回父皇,关于这个案子,儿臣并不了解。只是知道,父皇将此案交给京兆尹和大理寺、刑部一起审理,三位大人都正直无私之人,若非证据确凿,他们也能不敢定案。”

    皇帝犀利的目光在两人面上扫过,在他们面前踱步了一会,然后挥挥手道:“罢了,你们都退下罢。”

    太子如蒙大赦:“儿臣告退。”

    出了宫之后太子直奔平康坊,而景王则是策马往南边的方向走了,可却不是回景王府。

    他来来回回饶了好几圈,终于在定远侯府门前勒马,看着头顶的匾额,却是没有要下马的意思。

    过了许久,随从道:“殿下,您要去沈家拜访?”

    景王闭了闭眼,狠狠给了马儿一鞭,马儿嘶鸣一声抬起蹄子狂奔起来。

    “回府!”

    他已然想明白了,沈序的事,除了沈妤在背后捣鬼,还会有谁?

    沈家二房全折在她的手上,可是手上却没有沾一点血,心思狡诈,就连他也不得不叹服。

    原本他是欣赏她的,可是安家灭族却是她一手策划,他对她除了那点喜欢,还有滔天的恨意!

    安家没了,他要再从何处寻一个家族作为支持者呢?

    半月后,定远侯府,宁安郡主及笄礼。

    沈妤朋友不多,所以当怀庆公主提出要做有司的时候,沈妤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再者,让皇室公主做及笄礼有司,是许多姑娘都羡慕不来的好事。

    沈家姐妹中,沈妤和沈婵关系最好,是以就让沈婵做了赞者。太夫人亲自去了韦家,请韦夫人做正宾。

    原本韦夫人以为经过韦璟和沈娴退婚一事,两家的关系会疏远,可是没想到太夫人会亲自请她做沈妤及笄礼的正宾,她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及笄礼这一日,许多府上的夫人姑娘都到了,但是最令沈妤印象深刻的则是沈妗和傅柠。

    怀庆公主和傅柠寒暄了几句,就去青玉阁寻沈妤了,而此时的沈妤,刚换好了衣服,正和沈妘闲话家常。

    沈妘为她扶了扶发上的簪子,温柔的笑道:“今天过后,你就是真的长大了,若是父母亲泉下有知,一定感到很欣慰。”

    沈妤晃着她的手臂,娇笑道:“姐姐打算送我什么礼物?”

    沈妘笑道:“急什么,等及笄礼结束之后再给你看。不只是我为你准备了礼物,殿下也想着你的及笄礼呢。”

    沈妤笑容渐收:“宁王殿下不是忙着赈灾吗,如何会记得我一个臣女的及笄礼?”

    沈妘笑意更深:“又不是没日没夜的赈灾,难道准备个贺礼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吗?”

    沈妤唇边的弧度很淡:“我只是觉得意外。”

    沈妤点了点她的额头:“这有什么意外的,你是我妹妹,作为姐夫,给妻妹准备个及笄礼有什么奇怪的?你幼时生辰的时候,他不是也送过你生辰礼吗?”

    沈妤挑挑眉:“又不只他一人送了,其他皇子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不是也送了吗?”

    沈妘嗔道:“咱们是一家人,宁王送的和其他皇子送的到底是不一样的。”

    沈妤隐隐觉得,许是她与宁王合作的缘故,宁王千里迢迢送贺礼来,是有意感谢她,或者是收买人心。

    “既如此,就拿出来看看罢。”沈妤漫不经心道。

    春柳拿过一个匣子,看起来沉甸甸的,在沈妤的注视下打开了。

    沈妤看了一会,突然笑了:“姐姐,这块石头就是宁王殿下派人千里迢迢送我的贺礼?”

    沈妘:“……”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