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奇门一脉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水落石出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水落石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莫个?”见张方泰在丢出两张黄符后就冒出这么一句话,大家都不敢做声,毕竟昨天的发生的事情已经把这些成年汉子吓得是可谓不轻,虽然我也有点神经质了,但昨天在鬼门关转了一圈都没事,好奇心也就再次复活,接过张方泰的话茬,就直直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还有一个鬼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老神棍怕没有率先回答我的问题,从而我会对他印象差,最后会拜入张方泰的门下,所以这一心想让我拜他为师的李老神棍,生怕失去了先机,抢先就为我解释道。

    对于李老神棍的心思,张方泰也是了然于胸,毕竟张方泰也是有着同样的目的,但他听到李老神棍率先回答,并没有什么不满,而是站在法坛前看着李老神棍,直到李老神棍说完后,他才对我说:“剑小子,你过来。”

    当我走到张方泰的跟前时,张方泰用手指了指法坛,说:“你看看这上面的奇门盘有什么不同?”

    起初我刚踏进龙贵生家门的时候,我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法坛上,而现在随着张方泰指的位置看过去,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法坛的香炉前放在两座奇门盘,而两座奇门盘的中间却放着龙开云那支断手。

    平常人的手被砍断后,放上一天的话,上面的血迹肯定会凝固,而且手的颜色也会变得惨白。而龙开云这只断手上面除了有着一些凝固变成暗黑色的血迹外,其他的迹象也与平常的断手不一样,他这只断手上面好像有着一股黑气在围绕着,而断层切面那里也没有像其他的断手那样血迹干涸,而是在那层黑气的包裹下,隐隐有着像血迹般的液体在流动,我看到的第一眼,心里就想到,这龙开云变成‘八煞血尸体’后,不会连被砍断的手也有了重生的力量吧?

    所以我在极度震惊的情况下慢慢的转过头,对张方泰说:“这断手是跟平常的手不一样,好像那手里面有液体还在流动。”

    在我这句话一说完,张方泰身体明显的踉跄了一下,脑门上也是冒出一丝黑线看,而李老神棍则是在一边阴笑着说:“这老家伙是叫你看法坛上的奇门盘,哈哈。”

    要说这现场当中最不紧张的就要属我们三个了,特别是李老神棍还能哈哈大笑,但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的心理承受力了,早就在张方泰说出第一句话时,吓得在走廊上抱成一团。

    张方泰翻了翻眼,平复了一下心情,对我说:“谁让你看那断手了?那八煞血尸的手又紧嘎会跟其他断手一样?你真是气死我了。”

    张方泰的话里虽然有责备的意思,但语气当中我却没有听出任何责备,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只怪那断手太奇怪了,我这再看看,呵呵。”说着,我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法坛上的两座奇门盘上。

    这两座奇门盘几乎一模一样,非要说哪里不同,那就是上面相同的字刻的方向不同了,比如这上面的一个煞字,在左边这座奇门盘上,刻的方向是西北方,而右边这座奇门盘上,却刻在了东北方向的位置。

    在看到了奇门盘上刻的那些字有的方向不同后,我又仔细看了看,随着我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这奇门盘上,我终于找到了真正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一左一右的奇门盘上,那指针分别指着上面的‘煞’字,而这‘煞’字在两座奇门盘上,正好是相反的方向。

    我看到这里,心中便有了定数,转过头再次说道:“这奇门盘上的指针指的方向不同。”

    张方泰听到我这么说后,才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堂屋门口喊了声:“屋外的人全部进来。”

    说实话,这屋外的人在听到张方泰喊自己进去时,他们几乎没有哪一个人肯心甘情愿的进到那鬼气森森的堂屋里去,特别还是在这接近夜半三更的时候,但奈何于自己的小命还得靠这里面的两位老神棍保护,所以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来。

    等屋外的这十几个人走进来后,张方泰扫了一眼这些人,就问:“你们这些人当中有没有发现少了谁?”

    张方泰问这个问题,倒是把这些人给问住了,自从昨晚上的事情过后,这些人心里面一整天都只是在想怎么保住自己生命,哪里还会去在意自己的身边少了谁,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自古不变的真理是人都会懂得。

    看到那些人只是你望我看,我望你看,并没有立马说出有没有少人时,张方泰摇了摇头,而李老神棍却在这些人当中快速的扫了几眼,然后对着站在最前面的龙贵生问道:“你家老幺了?怎么没看见他?”

    经过李老神棍这一提醒,这些人当中立马你一句我一句的插了起来。

    “龙家老幺好像中午还看见了他。”

    “不对,不对,天亮就没看见他了,你中午看见,我怎么没看见?”

    ..................

    李老神棍与张方泰看到这些人刚才问他们时,他们不说,现在听到说没看见谁就起哄,来个争执不休,两人眉头都是紧皱起来,而且双眼中也慢慢的浮现出一丝怒色,只见李老神棍冷声大喝:“想死的出去争去。”

    当李老神棍的声音响起后,这些人的声音瞬间就被掩盖下去,突然他们想起自己还处于一个随时充满生命威胁的地方,当看到李老神棍与张方泰正怒目看着自己这些人时,这些人都不由自主的心里发毛,生怕惹怒了眼前的两位保护神,然后把自己率先丢出去,所以在看到两位老神棍并没有再次开口大骂时,众人才缩了缩脖子,紧闭着自己的嘴巴。

    看到这些人不再争论,李老神棍鼻子哼了一声,再次向龙贵生问道:“你家老幺你今天看到他了吗?”

    龙贵生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今天我好像没有看到他。”

    听到李老神棍这么问,再加上前面他们让我看奇门盘上面的区别,我这时心里想道,李老神棍说的那个鬼煞会不会就是大家没有看到的龙家老幺--龙聚财。

    听到李老神棍再问了这些人几句后,我心里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然后我对李老神棍问道:“刚才说的鬼煞是这失踪了的龙聚财吗?”

    龙贵生与龙福生从我口中听到这句话,两人眼里满是不敢相信的神情,由于心急自己弟弟的安危,也不等李老神棍回答,就立马就向李老神棍问道:“我弟弟不会真变成鬼煞了吧?”

    这要是换在以前,龙贵生与龙福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些的,可自从自己老爷子死了后,还未入土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自己还置身其中,这不得不让他们慎重起来。

    李老神棍摇了摇头,说:“暂时还不确定你弟弟是不是变成了鬼煞,但我估计结果不会差到哪里去。”

    如果是在平常,谁要这么说自家弟弟会变鬼煞之类的,这龙家兄弟估计得跟对方拼命,但是自从李老神棍告诉自己说要用‘马王钉’封棺,如果不用就会出事,而自己这些人却没有搭理他后,发生的这一些事,已经足以让龙家兄弟后悔了,如今又出来一个变故,这让龙家兄弟差点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而心里崩溃,毕竟他们现在打心眼里不认为李老神棍的话里会有水份。

    看到龙家兄弟倒退了两步,我想了想,便对张方泰说:“张爷爷,你昨天晚上救我的时候,不是提前预测出来的吗?现在是不是可以再预测一下呢?”

    张方泰苦笑着摇了下头,说:“昨晚我之所以能准时赶到救下你,全是因为那‘八煞血尸’发出的怨气在这院子的上空形成了怨气气漩,如果龙聚财再没有成为鬼煞之前,是不会聚怨成漩的,所以也就测不到他的准确位置。”

    听到张方泰的话,我沉思了一下,又说:“那奇门盘上不是显示出了位置吗?怎么还测不到?”

    张方泰回道:“左边那奇门盘上显示的就是鬼煞即将出现的位置,而那也只是个大概的位置而已,有误差,并不准确。”

    我问:“西北位?”

    看到张方泰点了点头,我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好像昨晚棺材落地四散时,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一道落水的声音,我相信这屋里的人还有其他人也听见了,只是他们忽略了而已,而这院子的西北位正好有一口水井,如果那落水的声音是人掉进去而发出的,那估计龙聚财应该在井里面了,毕竟我白天在村子里也没有见过他。

    想到这些,我便说道:“我想我知道龙聚财在哪了。”

    “在哪里?”屋里同时几个声音问道。

    我整理了一下语句,缓缓的说:“昨晚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听到了落水声音,就在棺材破裂的那一刻,当时大家因为那棺材散了,而且又看到了恐怖的景象就争先恐后的往外跑,我想你们后面忘记了与棺材四散同时发出的落水声,要是我没听错,那落水声便是一个人入水的声音,而院子里能够发出那么大的落水声的地方,就只有院子里的水井了。”

    听到我这么说,早已经按耐不住的龙贵生与龙福生两兄弟立马就挣脱身边几人扶住他们几人的手,快步的往院子里那口水井跑去。

    随着龙贵生与龙福生两人跑向水井,其他的人也跑了过去,没过几秒,我与两位老神棍便在堂屋里听到几声大喊:“这井里真的有一个人。”

    这一声大喊,让两位老神棍心头猛然一震,好像他们两现在这副表情比之昨晚对战龙开云时还要来得慎重些,我看到他俩脸上的表情变换,便问:“有莫个问题吗?”

    李老神棍与张方泰同时说道:“希望那井里的人是背部朝天。”

    我连忙问:“这个很重要吗?”

    “背部朝天,魂魄不变迁。”两位老神棍又是异口同声的回答了一句,然后便打算往堂屋外面走,去水井那看看到底这里面的人是什么样的姿势。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