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奇门一脉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火焱困尸绳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火焱困尸绳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一个回合,两位老神棍就被龙开云打得口吐鲜血,这一幕看在我的眼里,我实在是无法接受,在我心里看来,李老神棍与张方泰那可都是拥有好手段的人物,怎么现在面对这变成了魂尸的龙开云,就像泥捏的一样呢?

    虽然我不知道两位老神棍此时具体的伤势如何,但我凭着自己的记忆,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些演员,只要谁被对手给打得吐血,那基本上也就离死不远了。

    我一想到电视上面演得那些片段,心想这两老神棍不会也像电视里的那些演员一样吧?先是吐血,然后重伤,最后不治身亡,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这些人恐怕都得死在这里了。

    毕竟我们这些人可没有那神乎其神的手段,不说对抗这比鬼还要神秘的尸了,就算是遇上平常的鬼魂,我们也只有逃命的份。

    有了前面的遭遇,我知道现在逃跑是不用再指望了的,只要龙开云不被消灭,我相信除了两位老神棍外,没有人能够跑出去。所以在撞上那无形的煞气屏障后,我就完全断绝了逃跑的念想,只是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两老神棍身上,希望他们俩能够逆转局面。

    而现在两位老神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我手足无措了,心里瑟瑟发抖着,暗暗地祈祷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惜龙开云的一句话,再次把我的希望碾碎。

    龙开云看在两老神棍被自己击飞吐血,伸出他那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说:“你们都活不到天明,我相信你们的血将是我最好的食物,桀桀。”

    他这阴笑的话语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最大的恐惧,他的声音如同锯木般的刺耳,仿佛他的话里有着一股说不清的魔力,听完之后你会有种头昏脑涨的错觉,然后就想躺在地上不动。

    这时,刚刚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张方泰大喝一声:“呔。守住自己的心神,莫要听他港话。”

    被张方泰这突然地一声暴喝,我猛然觉得脑袋一疼,然后刚才的那些感觉顿时消失不见,当我甩了甩头,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一点时,那龙开云又说道:“没想到你们两个老家伙,还能破我的噬魂音。”

    噬魂音,属于幻音的一种,一般学过道术的人都懂得,是形同催眠的一种心理暗示,能够麻痹你的大脑神经,让你瞬间产生一种错觉。

    听到龙开云如此说道,我暗道:“这龙开云到底是人还是尸?怎么一融合自己儿子的魂之后,就手段层出不穷了,要不是张方泰,估计我就着了他的道了。”

    张方泰捂住自己的胸口,强吸了一口气,冷声的说:“你本乃枉死之人,不想戾气太重,愣是强留一口气在喉咙中,借助自己生前修习的旁门之术化为血尸,如今更是融合自己儿子的魂,化之躯体为魂尸,不出四十九天,要么聚怨破五行,要么遭天谴魂飞魄散,我劝你还是自散自己儿子的魂,然后历经几世畜道轮回,再投胎为人吧。”

    当张方泰这劝告的话一说完,龙开云眼中的戾气更重了,他那凶神恶煞的盯着我们这边,仿佛只要谁再多说一个字,他就会立马把对方给咬死。

    看到龙开云眼中聚集了煞气、杀气与戾气,已经缓过来的李老神棍紧了紧刚才差点脱手的铜钱剑,指着龙开云道:“孽畜,今天老道就替天行道。”

    龙开云再次被李老神棍这一刺激,那惨白的脸上肌肉更是抖动不停,只见他咬牙切齿的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是紧嘎来替天行这个道的。”

    本来我还以为李老神棍与张方泰吐血后会是强弩以末,可没想到的是,我估计错误了,准确的说是电视里演得那些剧情在我脑海里形成了一种错的定义,并不一定吐血就会离死不远。

    就好像此时的李老神棍与张方泰,在李老神棍话一说完的同时,他便对张方泰使了个眼色,然后不知道他们俩从哪里摸出一把红绳子,接着就把红绳交叉抛向对方,当两人拿到对方的红绳后,便开始快速的牵着绳子围着龙开云转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我当时就想,要是谁再跟我说吐血了就会死,我肯定会一拳砸过去。

    见两位老神棍此时生龙活虎的快速围着龙开云转,我比刚才稍微放松了一些,在我看来,只要两位老神棍还能够跑能够跳,那么我们这些人就有活下来的希望。

    差不多十秒钟后,李老神棍与张方泰用红绳在龙开云周围围了一个八边形的圆圈,也不知道是不是龙开云在变成魂尸后,他看不起两位老神棍的手段还是他托大,总之在李老神棍与张方泰行动开始到圆圈落成,他愣是眼睁睁的盯着他们围着自己转,没有一丝出手打断他们的意思。

    这红绳圆圈把龙开云围好后,龙开云还是一副阴冷的笑容,随即他说道:“你们拿这绣花的绳子就像把我困..”还没等他把那个住字说出来,龙开云就嘎然而止的停住了嘴,只见他那双满是戾气的眼睛终于露出了一丝慎重。

    见刚才还口出狂言的龙开云突然间不说话了,我满是好奇的往他那边看去后,我终于明白这老不死的怎么一下停住了自己的话语了。

    原来那围住他的那红绳在被他碰到后,居然发出了阵阵红光,愣是把他给困在了里面,此时的龙开云双目怒瞪的盯着那些红绳,我想他此时心里的想法应该是破掉这红绳圈,然后直接干掉我们这些人。

    这红绳圈名为‘八卦困尸绳阵’是奇门里的一种困尸阵法,运用先天八卦的衍生法与五行相生相克之法,形成一种特有的罡气阵法,来困住邪物。

    而这种红绳子在奇门里被称之为‘火焱绳’,相传此绳可以困尸、驱邪、避鬼,但它的做法却极其困难。首先它的染法就不是一般的染料可以染的,必须用七种黑色动物的血混合朱砂来染上七七四十九天方可,而这七种黑色动物,又必须毛发全黑才行,身上只要拥有一点杂色都是不行的。其二,在染这‘火焱绳’时,也在染绳的缸子里放入蚂蝗,用蚂蝗的唾液来防止血液凝固,因为血液暴露在空气里的时间长了就会凝固,所以必须靠蚂蝗来维持血液的新鲜程度,但蚂蝗一旦吸食了加有朱砂的血液,往往很快就会死去,蚂蝗一死,那么血液在少了蚂蝗唾液的情况下,就会再次凝固,所以这蚂蝗得每隔几个小时就换一次,四十九天下来,你想想看,那得需要多少只蚂蝗才能染成这绳子,其中的难度可想有多艰难。

    而只要绳子一成,无论你是否用来布阵还是困尸,你只要剪下一小段放在身上,那就能保你夜晚不被阴邪之物入体。

    李老神棍与张方泰看到龙开云被困住了,两人连忙提剑念咒:“百气混沌灌我形,疾步相催合登明,天廻地转步七星,手执利刃灭阴灵...”

    随着两老神棍念咒,那被困在绳阵里的龙开云明显变得焦急起来,眼见找不到突破口,这老不死的突然伸出右手往我站的位置虚空一抓。

    就在我怀疑这老货是不是被困住了,然后自己的思想短路了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我面门前出来,好似一只无形的手把我抓住了一般。

    还没等我挣扎一二,我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我人直接飞了起来,而且还是往龙开云那边飞去,眼见离龙开云不足五米时,我一看到他那惨白的老脸,我就在半空中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无论我使多大的力量,我都好像被一把铁钳给钳住了一样,手与脚愣是打不开。

    我在半空中看见自己的身体即将飞进那红绳圈子时,我本能的闭上了双眼,即便是死,我也不想对上龙开云那张即吓人又膈应人的老脸。

    就在我以为我会直接飞进那红绳圈时,却没想到一股巨大的地心引力传入我的脑海,而我的身体也是快速的往下落,在下落得那一刻,我却看到那圈子里的龙开云伸出的那支手翻转了一下,然后往地上一甩,不用想,这一出肯定是龙开云搞出来的。

    而李老神棍与张方泰在看到我突然离开地面飞出去时,两人同时一愣,而这一愣也直接打断了两人的做法,等到两人看到我飞出去的方向是那红绳圈子时,本能的两人就想来救,可是他们的速度始终慢了一步。

    还没等他们靠近,“砰。”的一声,我的身体压着红绳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即便那地面时泥土的,我也被这剧烈的一砸,给砸得七荤八素头晕身痛,甚至在碰到地面的那一刻,我感觉嗓子眼有股咸甜的液体要夺口而出,好在我强打起一丝意志,愣是把那口液体给咽了下去,而随着这口液体咽进肚子,我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我的手刚一撑住地面,我就感觉双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红绳圈被我这一压,顿时宣告破裂,龙开云在没有了红绳的顾虑后,闪电般的向正往这边而来的两老神棍冲去。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