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奇门一脉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恩怨纷纷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恩怨纷纷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兄!此事怪岐山疏忽了,没有想到令师弟对我抱有如此大的敌意,给你带来了麻烦,抱歉了!”见张芳泰久久不语,莫问生几步向前,对着张芳泰又是一礼!

    没想到对你抱有如此大的敌意!雷阳飞在一边听了莫问生的话,瞬间都对莫问生升起了一股鄙夷之情,经过几位老神棍的交谈,雷阳飞对其中之事大概有了个了解,那就是这莫问生当初不知道做了什么,害死了李老神棍门中千百条性命。

    而李老神棍如今的所作所为也只不过是要讨回个公道,对于李老神棍这种决定,虽然考虑不是太周到,但是也无可厚非,至少雷阳飞对李老神棍是敬佩的,像这样几乎是灭门之仇,换成任何一个人在得知仇人好好的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想法肯定就是要弄死对方的!

    只是雷阳飞还是一直好奇这莫问生到底做了什么,能够毁灭一个门派,而且他害死那么多人后,还能在今天身居高位,这点让雷阳飞匪夷所思!

    “也许这就是天命使然!”看着眼前这位当初几乎让自己门派灭门,如今又让李老神棍脱离了师门的莫问生,张芳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如果自己没有掌门这重身份,如果师门现在还没有传承人,想必自己也会出手毙了莫问生这位罪魁祸首,可是现在他却不能,他被重重框架限制住了,他甚至在某一刻恨自己身兼着门派的重任!

    “也罢!既然令师弟与我将要进行生死斗,原本就是我欠了你们这一脉的,现在我打算立马回京交代一些事情...”莫问生见张芳泰与自己交谈的兴致并不高,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后,然后看了看张芳泰背后的院子,又继续说道:“那赵天背后之人,就有劳张兄费心了!”

    听到莫问生突然做出回京的决定,这点让张方泰不由得一愣,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但嘴中还是开口说道:“除魔卫道,本是我奇门中人该做之事,即便莫兄不说,老夫也是会去做的!”

    张方泰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一边的雷阳飞却是看不下去了,见这老头突然打算打道回府,雷阳飞在心里对莫问生的鄙夷更重了,什么嘴上说的冠冕堂皇的要回京交代什么,估计是因为害怕了李老的手段,打算回京去想对策,毕竟人到了这个年纪跟到了这个位置,是怕死的,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点适合任何人,但是这老头却心口不一,真是虚伪到了极点!

    “那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张兄,但望后会有期!”莫问生点了点头,双手对着张芳泰一抱拳,不等张芳泰再说什么,便迈开了脚步!

    “莫老,我送你!”虽然雷阳飞很不想再陪同莫问生这种虚伪至极之人,但是因为那政治任务,他却不得不违心的跟上前去!

    感觉到背后响动,莫问生就知道是雷阳飞打算再护送自己,但是他心里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手一挥,头都没回的说道:“小子,你不用跟着我了,你在这里陪着张兄,给张兄做好司机就行!”

    “莫老,可是上面交代过的,要我贴身陪同你,要是我没做好这份工作,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我可担待不起!”相处了这么久,特别是对莫问生的为人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雷阳飞连敬语都省略了,仅仅只用非常官方的方式来诉说老子陪同你这老头,只是一个任务!

    “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上面那些人的交代,你大可不必在意,只有我去解决!”听着雷阳飞的回答莫问生心里跟明镜似的,但是他也不想与这小辈计较,所以冷哼一声:“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你这后生,可要识时务,记住现在我才是你唯一的领导,哪那么多废话!”

    “是!”这老头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见莫问生以一副领导的口气教训自己,雷阳飞就是气不打一出来,但是他也只能在心里发发火,毕竟他不傻,先不说这虚伪老头的身份,光是对方那层出不穷的手段就不是自己可以应付得了的,所以雷阳飞也不再坚持!

    “好自为之!”莫问生也难得去管雷阳飞的心里活动,见对方没有再坚持要陪同自己,他衣袖一甩,大步往这龙门堰的山下走去,他没有李老神棍离去的那般飘逸神速,但是步子也是虎虎生风,走得甚是潇洒,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位已经到达迟暮之年的老人!

    该走的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身为这恩怨当中局外人的雷阳飞也是不免摇了摇头,至始至终他都觉得李老神棍付出的代价太大,但是他却没有任何资格去阻拦什么,仅仅只能为李老神棍的所作所为感到惋惜而已!

    “阳飞,跟我进去看看!”现在这龙门堰山上这院子前,只剩下张芳泰与雷阳飞两人,如果不是对五行尸背后之人,还没有查到一点实质性的线索,估计张芳泰此时也会离开,毕竟张芳泰在起初感应气场时,就发现这院子已经是座空院!

    “张老,能问您个问题吗?”雷阳飞几步跑到张芳泰跟前,在沉吟一会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张芳泰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雷阳飞,然后轻启嘴角,不答反问:“你小子是想问我当年发生过什么吧?”

    好歹自己曾经也与张芳泰这位老神棍共生死过,所以雷阳飞也不拖拉,很自然的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嗯,前面听李老说这姓莫的害死了你们门中千百人...而现在他却还活得好好的,如果这是真的,那按照法律来说,这姓莫的就是杀人之后,还逍遥法外,如果是真的,我一定要找出证据,严惩不贷!”

    “严惩不贷?”听见雷阳飞这愣头青说出这样的话,张芳泰先是一愣,随即开口大笑起来:“哈哈!阳飞你这性子虽好,却是不会转弯,我先来问问你,你了解法律吗?”

    “这不废话吗?我身为人民公安,难道还不了解法律?”雷阳飞心里如是想道,但是嘴上却开口回道:“我当然了解法律了!”

    “那你说说法律到底是什么?”张芳泰也没立马反驳,只是将这个话题又重新抛给了雷阳飞!

    “法律就是严惩犯罪嫌疑人的武器...法律代表着这个世界的正义!”对于这个问题,雷阳飞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道,在他看来,法律就该是这样直白简单!

    “这是你心中的定义,还是人皆周知的定义?”张芳泰看着眼前这副刚毅的脸庞,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声,然后不待雷阳飞回答,又继续说道:“法律或许在你的眼中能够代表正义,但是你又能保证每一个犯了法的人都能够被绳之以法?千百年来,古人常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是真真当天子犯法时,你看到哪个天子又被定罪了?”

    听着张芳泰这番言论,雷阳飞沉默了,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念感觉到了迷茫,是啊,张芳泰说得很对,这些年自己见过很多犯了法的人,他们最后都没有被定罪,最后一样逍遥法外...难道自己真的理解错了吗?

    “阳飞你要记住法律只不过是衡量对错的标杆,它并不一定能够完全代表正义与公道,有的人犯了法,并不一定就是犯了罪,而有的人犯了罪,但并不一定就是犯了法,什么是法?法在哪里?在这里,在每一个人自己的心中...”

    张芳泰说到最后用手指了指自己胸口,然后又像是在回忆:“当年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再去谈论,你只需要知道莫问生这种人,不是你这个层次就能定罪的,有些人,注定了不能用世俗界的标准去衡量的,江湖事江湖了,便是这个道理...”

    “那如果我查出了证据,也不能定他的罪?”不知道是因为为李老神棍讨个公道,还是确实是他雷阳飞眼睛里容不得沙子,他咬了咬牙,有些不甘的问道!

    “查?你拿什么去查?别说你查不到什么,即便你查到了,我相信也不会有人接受你的证据,近千条人命,如果真能定他莫问生的罪,你以为他今天还能出现在这里吗?成功需要代价,而失败一样需要代价,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还用我再教你吗?”

    张芳泰说到最后,语气开始严肃起来,他不愿意看到雷阳飞最后因为查莫问生而白白丢了性命,毕竟这其中的事情本就与雷阳飞没有任何瓜葛,所以他要让雷阳飞清楚,他面对的是什么,他一个小小的公安,做好分内事就足够了,即便有一天他能做到局长的位置,甚至更高,对于这件事还是一样不要去触及,否则一样会引火烧身!

    “张老,李老为了这件事都与您撕袍绝义了,您就甘心不闻不问?让那虚伪至极的莫问生一直逍遥法外?”雷阳飞此时也是急了,因为听了张芳泰这席话,直觉告诉他,李老神棍即便手段再逆天,也不一定能玩得过莫问生,毕竟李老神棍是一个人,而莫问生不是!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