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七零小幸福 > 正文 36.借钱

正文 36.借钱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凌甜正等得急呢, 大姐就捉了鱼回来,别提多开心了,伸手就朝凌娇去接。

    “小心点,这鱼还活着呢。”吃鱼就是吃个新鲜,这也是凌娇为什么让妹妹挖一个小小养鱼池的原因, 她刚刚在河塘中间,游到岸边的时候也花了点时间, 这鱼出水的时间长, 尾巴甩打的动作已经没有一开始来的激烈了, 不过凌娇还是仔细地叮嘱了一句。

    凌甜用力点头, 将鲫鱼接到自己的手里。

    “啪——”

    原本还一扇一合用腮帮子吸着气, 奄奄一息的鲫鱼一到凌甜的手里就和吃了十全大补丸似得, 滑溜地让人根本抓不住,凌空一个飞条甩尾,冲着凌甜的脸蛋就是一尾巴, 把人都甩蒙圈了。

    爸妈只说长毛的不待见她, 没说张鳞片的也爱欺负她啊!

    凌甜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捂着脸,整个人生观都不好了, 不能杀鸡杀鸭,连活鱼似乎也很难对付的自己, 将来还能成为优秀的大厨吗?

    凌娇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呢, 当即也管不上那个犯了罪又靠着身子弹弹弹弹回塘子里的鲫鱼了, 赶紧上岸抓开妹妹捂脸的手, 看看她的脸有没有受伤,好在只有一层淡淡的红印子,到是没有被鱼鳞划伤的痕迹。

    “要不咱们不摸鱼了?”凌娇想着妹妹这会估计心里不好受,委婉的提出自己的意见。

    “不,要摸,要摸多多的。”凌甜龇了龇牙,她得吃更多的鲫鱼,报这甩脸之仇,她不能用手摸,大不了她等会去边上找几片大叶子,她就不信隔着叶子,那鱼还能狂暴起来。

    红烧鲫鱼、糖醋鲫鱼、清炖鲫鱼、鲫鱼豆腐汤......这些日子她要和鲫鱼干上了。

    *****

    “秀梅,秀梅。”

    海公公背着竹篓跑回了牛棚,这会功夫这里也没有旁人,但是他还是谨慎地把正在剁草料的兰秀梅给拉回了屋里,还把门给锁上了。

    “干啥啊,一惊一乍的。”兰秀梅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草料,对着海大富问道。

    “你还记得前些天咱们看见的那孩子吗,就是那个和太子殿下长得有七分相似的孩子?”海大富眼眶都红了,激动地哆嗦着。

    “我听到那孩子在和别的孩子玩耍的时候说起泥叫叫了,就是以前在宫里我常给太子做的那小玩意儿,来到这儿大半年了,从来也没听过当地有这个玩具的,你说他是不是就是咱们的小太子。”

    海大富原地打着转,高兴又焦虑,在快把兰姑姑给转晕的时候终于停止了打圈,抓着兰姑姑的手:“秀梅,你说咱们是不是得去和太子相认啊,咱们来这儿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太子来了多久了,刚来的时候慌不慌。”

    “停下。”兰秀梅比起海公公那可稳重多了,她的心里同样也欣喜,可是想着他们现在的身份,一切都得从长计议。

    说起海大富和兰秀梅,那都是可怜人。

    海大富家里穷,六岁的时候就被爹妈送进了宫,净身做了太监,太监命贱,谁都瞧不起,海大富嘴拙老实,也不知道巴结那些老太监,认个干爹什么的,在宫里谁都能欺负他,后来好不容易时来运转,居然被调去了御花园伺候那些花花草草,这活虽然不轻松,可好歹时常能看到主子娘娘,有时是碰到那些娘娘心情好,还能得点赏赐。

    海大富刚想着日子好过了呢,第一天上任就碰到得宠的淑妃和婉昭仪斗气,他就成了那个被撒气的,先是被淑妃的人掌嘴三十,又被婉昭仪令人拉下去打了五十个板子,那时候他虽然已经二十六了,可是因为吃的不好又常受欺负,身子骨弱,根本就禁不住那些板子,还是路过的皇后看不过眼把他给带回了懿坤宫。

    海大富心里也明白,皇后或许只是为了打压两个宠妃的气焰才保下他这个不重要的人,在宫里树立自己的权威,可是对他而言,自己的命确确实实是皇后给救下的。

    后来皇后母族被诬陷通敌造反,皇后惊慌之下难产,生下好不容易怀上的皇子后就撒手人寰,宫里的太监宫女人心惶惶,有点关系的都被别的宫要了去,海大富哪都没走,他得帮着皇后把小皇子好好的抚养长大,还这救命的恩情。

    兰秀梅是内务府一个小佐领家的儿媳妇,在家时人唤三娘子,嫁人后都唤她徐兰氏,没有大名儿,出嫁第二年她就给夫家添了个儿子,可惜没立住,夫婿疼爱宠妾,加上那个宠妾给他生了庶长子和庶长女,干脆在皇后选乳娘的时候直接把她的名字给报了上去,好和那爱妾长长久久的做一家人。

    那时候皇后势头盛,谁也没想到偌大的将军府就那么败了,皇后也难产而死了,夫家恨不得和她撇干净关系,生怕被牵连,直接一封休书送进了宫,徐兰氏也对那个夫家死了心,干脆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名儿从此就唤兰秀梅,宫里的小宫女都叫她一声兰姑姑,踏踏实实地养育小太子,并且将对夭折的幼子的疼惜全都放在了小太子之上。

    谁都知道皇后母族的案子有冤,可谁让大将军功高盖主,那兵权刺痛了皇帝的眼呢,母族有污的嫡子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就是一个花架子,皇帝的不喜摆在明面上,立他做太子只是皇帝不想过早的抉择继位人,这太子迟早有一天是会被废掉的。

    海公公和兰姑姑日盼夜盼,就想着皇上什么时候废了小太子,好让他们过上平稳的小日子,可没想到宫里的那些女人这般狠心,为了自己的儿子连从来就没有被皇帝多瞧过一样的假太子都不放过,在太子满六岁要入上书房的前一天晚上,一把大火将整座宫殿都烧了,饭里下了药,都睡得死沉死沉的,直到火烧到自己身上,硬生生地被疼醒,却注定也逃不过去了。

    那时候海公公和兰姑姑就想,他们的小太子多怕疼,被火烧的时候该哭的多难过啊,就算让他们死,就不能选一个痛快点的死法吗。

    等再一次恢复知觉,就已经在这奇怪的世界了,要不是原身的记忆一股脑传给了他们,恐怕早就露陷了。

    海公公和兰姑姑都抱有一丝期待,他们都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会不会小太子也跟着一块过来了,会不会也在这个小村庄里,因此两人从头到尾就没想着离开,而是偷偷摸摸在村子里寻摸,不过因为身份的关系,他们不能在村子里乱跑,都来了大半年了,人还没认清呢。

    “快别哭了。”兰姑姑帮着海大富擦了擦眼泪,看着他流鼻涕有些嫌弃的把擦了一半的手帕给他,让他自己把鼻涕给拧了。

    “咱们现在是什么身份,要是就这样找上去那不是给太子惹麻烦吗。”她一下子就否决了海大富刚刚的提议。

    “那你说咋办呢?”海大富擦了擦鼻涕,红着眼看着兰秀梅问道。

    “他们两夫妻不是还有许多许久没联系的朋友吗,我看这些关系都得找起来了,总得先把头上的帽子给摘了。”一开始因为想留在这个村子里,他们都没想过这件事,现在看来,还是得恢复正常身份才好。

    “对对对。”海大富觉得秀梅说啥都对,光顾着点头了。

    “你还没说太子现在怎么样啊,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罪?”兰秀梅紧张的问道。

    “好着呢,白白胖胖的,这一次应该摊到了一对好爹妈,你是没瞧见,他和村里那群孩子做一块玩,被那群小泥猴衬的就和小仙童似的。”

    海大富笑的眉尾的皱纹都加深了,想着上一世小太子每天拉着他的手问父皇喜不喜欢他,心酸的同时又替小太子开心,这个世界或许还真来对了。

    “咱们太子那当然长得好,不用人衬托那也是小仙童。”兰姑姑抹了抹眼睛,鼻音浓重地说道。

    “对对对。”海大富跟个应声虫似得又应了几句,还拍了几下自己的嘴巴,怪自己说错了话。

    “人呢,都跑哪去了,臭老九还想着偷懒呢!”外头传来了一声吼声,海大富和兰秀梅赶紧擦干眼泪,拿好家伙什走出去。

    “刚刚落了点工具在屋里,正拿东西呢。”海大富话音温和,一点都没有成为改造犯的卑贱,他平心静气,眼神睿智又带着安抚力,让刚刚来巡查没见着人的村民都不好意思吼人了。

    “以后动作麻利点,别磨磨蹭蹭的。”他嘟囔了一句又看着两人干了会儿活。

    听说这老头以前是大学教授,怪不得看上去就和他们这些乡下人不一样,可大学教授又怎么样呢,现在还不是得听他们这些泥腿子的吩咐,那人晃了晃脑,背着手离开。

    看着人走远了,海大富这才泄了气,让他这个太监每天端的和太傅一样,他也不适应啊,正如秀梅说的,赶紧脱了这层坏分子的皮,早日和太子相认才是正道。

    两人心不在焉地干着活,心早就跑远了。

    中午:吃饭后接着玩耍

    晚上:吃饭洗澡玩耍一会后睡觉

    如此反复,中途随机插播父母秀恩爱,弟弟求抱抱,妈妈勇士大战三千弱渣等插曲,偶尔手痒摸肥鹅被追着跑外,似乎就没有其他事干了,若她真是一个孩子,或许这样的日子也很快活,可她毕竟不是六岁的孩童啊,每天跟着同龄的孩子玩幼稚的小游戏,衣食住行样样等着爸妈包办,这样的小米虫生活让她有点不太习惯。

    “妈,今天我煮一锅绿豆汤给你和爸送到地里去呗。”凌甜试探着开口问道。

    就她这小胳膊小腿的,想要够到灶台还得垫着一把小凳儿呢,更别提做菜了,也不知道那沉甸甸的大铁勺她能拿着炒几下菜。至于颠勺那不担心,现在每家每户都是土灶,一个圆形大坑,铁锅是嵌在坑里的,炒菜的时候不用拿在手上颠勺,凌甜想着煮绿豆粥不需要力气,而且也能锻炼一下自己的手艺,不至于荒废。

    现在家家户户都有的这种老土灶,做菜有股后世天然气不锈钢做不出来的味道,因为是生铁锅,有时是做菜火候没掌握好,这菜才就很容易带上点褐色或是星星点点的黑色渣滓,卖相不好,味道却很香,撇去那铁锅,光是用那土灶上蒸笼,蒸上几屉的馒头包子,柴火的木香混着麦香,越嚼越香甜,遇到收成好的时候,年末家里做酒糟,用竹板拼的筒子蒸糯米,光是就着那喷香的白饭和酱油,就能吃下三碗饭。

    老土灶的好处多多,不过后世除了去一些偏僻的小农村,不然很难再找到那样的土灶头了,也很难那些原汁原味的美味。

    “家里倒是还有点绿豆。”万金枝朝边上的男人看了眼,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案后也跟着点了点头,从头到尾两人就没问过她会不会煮绿豆汤。

    凌甜心里思索着,到底是爹妈心大呢,还是原身也曾经给家里人煮过绿豆汤呢?

    “娇娇,生火的时候你看着妹妹一点啊。”万金枝想了想,放下手中的饭碗赶紧又去水井里打了两桶水,就放在灶头边上,要是有什么火星溅到边上的干稻草上头了,也可以随时用水泼灭。

    虽然家里的几个孩子从来就没有把灶头给烧了过,可是依旧还是有备无患嘛。

    这件事暂时就这么定下了,万金枝和凌国栋穿好衣裳带上家伙什就出门去了,想着昨天的那一幕赶紧又对小闺女叮嘱了一句。

    “甜甜,你今天可别再去逗大鹅二鹅了,那些带毛的小畜生你真摸不得啊。”万金枝想着昨天闺女被两头鹅追的满院子乱跑的画面就有些心慌。

    “妈,我知道了。”

    凌甜想哭,作为一个优秀的私房菜大厨,除了手艺,在选材上的本事也是很重要的,什么样的鸡鸭好,什么样的鱼新鲜,多数简单的食材都是要自己上手摸过的,一开始父母的叮嘱她还不信,真能有人一摸那些小动物就引得那些小动物暴躁啊,又不是什么神话故事。

    经过多次试验,凌甜发现她错了,她都穿越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被家里的鸡鹅攻击了几顿,凌甜彻底老实了,再也不敢主动去招惹院子里的那些小动物了。

    只是现在她还不清楚自己这特质的针对性,是只针对鸡鸭鹅呢,还是针对那些长毛的小动物,这样一来她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养可爱的猫猫狗狗了,撸猫猫祖宗给她一爪子,撸狗狗祖宗给她一嘴巴,画面太美,凌甜捂着小心脏不敢想。

    “妈,你放心,我会看着妹妹的。”凌娇也想不明白怎么妹妹会有这样的毛病,不过在凌娇看来这些都是无所谓的,等她以后赚了许许多多的钱,妹妹还需要养鸡养鸭才能吃到蛋吃到肉吗,因此在她看来,这就是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有了大闺女的保证万金枝就放心了,跟着凌国栋出工去了。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