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七零小幸福 > 正文 64.寻亲

正文 64.寻亲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60%, 放到时间24小时

    要说这两人的心理素质也真是好, 寻常人遇到穿越、重生这样的事还得有个过渡期呢, 这两人倒是已经完全适应了, 还起了看热闹的心了。

    “抱——”

    被独自留在炕上的小太子急了,瞪着小胖腿嚷着让大姐抱。

    凌娇对于这个没有如同上一个世界夭折的弟弟虽然没有对待妹妹那么深刻的感情,可是也是有一分疼爱的, 当下就将胖娃娃从炕上抱了下来。

    三岁的孩子吃好喝好,胖乎乎的肉感十足, 分量着实不轻, 凌娇估摸着, 起码也得有三十斤重吧,换成猪肉那就是好大一坨呢, 现在她也就是个八岁的小姑娘,长时间抱着这样的小胖团子还真吃不消。

    好在凌壮是个乖巧的小太子, 从高高的炕上被抱下来就要求自己走路啦,蹲下身乖巧地穿上自己的小布鞋, 稳稳当当地一手牵着大姐,一手牵着二姐往外头走去。

    凌甜刚走到门口看着外面的那一幕就忍不住笑了,怪不得她对那几声哭爹喊娘的声音耳熟呢, 眼前的画面和她刚进院子时被大鹅二鹅追着跑没啥区别。

    只见两个八九岁的男孩在院子里撒泼似地跑着,后头跟着两只凶狠狠的鹅, 跑的慢了, 鹅那纤长的脖子就往前一伸, 毫不留情地在他们屁股的软肉后头叼一口,瞬间疼的俩孩子眼泪都飙出来了,那模样比起凌甜可惨多了。

    凌国庆和媳妇赵梅心疼儿子,在后面追赶,想把弟弟家那两只突然发疯的鹅给赶跑。

    “二弟妹啊,你看你们家鹅把坤儿和春儿给啄的,还不赶紧过来搭把手把那两头畜生给关起来。”

    赵梅有些气了,往日里一直都和气的脸庞露出不悦的神色,只是因为今天理亏,那些不悦也只能压抑起来。

    农家的鹅都是看家护院的,或许是因为凌家其他人往日里也不怎么来这个小院儿,那两头鹅就把他们当做入侵的敌人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啄两个大人偏偏盯上了两个孩子,也许是鹅也是欺善怕恶的,觉得孩子的肉更好叼一些吧。

    万金枝在赵梅开口后在缓缓动了起来,虽然刚刚女儿什么都没说,但是她直觉闺女的落水和大房的两个儿子脱不开关系,不然为啥这个时候上门赔礼道歉,他吃饱了撑着啊。

    万金枝估计就是两头鹅的克星,她一出马原本撒腿跑的正欢的两头鹅立马乖巧地停下凶狠攻击的模样,没等万金枝靠近呢,乖乖排排站到了院子的角落里,互相替对方疏离着洁白的羽毛,那与世无争的模样就和刚刚犯下惨无人道的暴行的不是它们俩一样。

    凌坤和凌春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抹着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惨了,被爸妈逼着来和二叔家那两个讨债鬼道歉不说,还被两只鹅一顿乱啄,他们敢保证,此时自己的屁股一定青紫了,走一步就扯着肉,疼的龇牙咧嘴的。

    凌国庆推了推一旁的媳妇,对着她使了个眼色,赵梅平复了一下心情,微笑着拎起刚刚一直拎在手上的一篮子鸡蛋。

    “二弟二弟妹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坤儿和春儿太顽皮,不小心把两个妹妹给推到水里去了,两个孩子都吓坏了,也不知道冲着附近的人家喊人,反而是跑回家找爸妈去了,幸好大妮儿和二妮儿自己游了上来,要是有什么差池,我和你大哥都没脸见你们了。”

    赵梅将两个儿子的恶行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通,面上的歉意看上去倒是挺真,她掀开篮子上盖着的布,里头的鸡蛋少说也有二十个。

    “咯咯咯——”

    院子里的几个芦花鸡沸腾了,什么仇什么怨,要送鸡蛋不会早点过来,知道它们今天一共超生了多少次吗,要不是篱笆挡着,它们也想出来给凌家大房等等人颜色瞧瞧了。

    “国庆、国庆媳妇,你们俩也在呢,坤儿和春儿是怎么了,抹着泪。”

    远处走来了好几个村里人,都是和凌国栋和万金枝交好的人家,听说他们家两个闺女今天落水了,下了工就急忙过来探望了。

    凌国庆和赵梅的神色一变,脸色瞬间就不那么自然了,原本他们就是想着避开旁人来老二家摆平这件事的,毕竟做哥哥的把隔房的堂妹推水里差点淹死也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

    现在来了那么多人,自己想要瞒着的事似乎瞒不太住了。

    这么想着凌国庆和赵梅就忍不住有些怨老二一家了,没事家里养什么鹅,还养的那么凶,凭白耽搁了那么多时间。

    “实在是太让大伯母破费了。”

    在赵梅开口之前,一直站在后头的凌娇突然间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叔叔婶婶不知道,我大伯和我大伯母是特地来替大堂哥和二堂哥道歉来的,今天早上他们俩把我和妹妹推进了黑龙潭里头,要不是我稍微懂点水把娇娇给拖了上来,我们俩姐妹怕是直接在那谭里淹死了。”

    凌娇想起那副画面似乎还心有余悸,眼眶瞬间就泛了红,边上看着的人也跟着揪心,尤其是万金枝,拳头都捏的紧紧地了。

    你说大房的两个哥儿怎么就那么坏呢,长得丑不说,平日里不在家绣绣花做做家事,成天在外头乱窜,都黑成什么德性了,今天居然还给把她闺女推到河滩里去,要不是她闺女厉害,今天她岂不是要失去两个孩子了。

    万金枝不打哥儿,难道还不能打哥儿他妈,没把孩子教好,当妈的得付最大的责任。

    她阴测测地看了一旁的赵梅一眼,那可怕的眼神看的赵梅心跳都停止了半拍,往边上的男人身后躲了躲。

    他们今天为啥上门主动道歉,还不是因为怕了万金枝这个恐怖的女人吗,要不是她给凌家人留下的阴影太深,凌老太那个最刁钻不过的老虔婆也不会放着她这样的重劳力的油水不榨,而是分她和老二出来单过。

    赵梅想起这个二弟妹进门头三天发生的事,至今还心有余悸呢。

    “大伯和大伯母还真是客气呢,一来就拿了一筐鸡蛋,听说我和甜甜落水后受了寒,脑袋昏昏沉沉的,还硬是让我妈到时候去家里抓两只鸡,让我和甜甜好好补补身子。”

    凌娇说完还咳嗽了两声,颇为感激地看了一旁的凌国庆和赵霞一眼。

    她恨那家人恨得要死,可是她心里也清楚,自己和妹妹什么事都没有,要想让对方付出多大的代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还不如趁机在对方身上割下两块肉来,两只能够下蛋的母鸡,足够让对方心疼很久了。

    “大姐,大伯母真的要给咱们老母鸡补身子吗?”凌甜的双眼闪闪发光,“咳咳咳,我原本还想着从水里上来后胸口闷闷的,脑袋昏昏的,要是能有老母鸡补身子,我保准不会生病了,爸妈也能少提我担心。”

    凌甜实在是佩服死自己这个大姐了,兵不血刃就给家里哄来了两只大母鸡,她是煲汤好呢,还是爆炒好呢,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这个时候她可不会拖大姐的后腿,恰到好处地装出一副病人的模样,还十分懂事的将嘴馋套上了一层孝顺的外衣。

    “大妮儿和二妮儿也真是厉害,我——”

    赵梅拎着篮子的手紧紧攥紧,她啥时候说过要给这两个赔钱货老母鸡吃了,美不死她们,就是给这二十个鸡蛋都让她心疼的慌。

    现在每家每户的牲畜就是家庭财产的大头,尤其是母鸡,那都是用来下蛋的,不到过年的时候,没有哪户人家会奢侈的杀鸡吃,这老二家的闺女倒是好,一开口就要两个老母鸡,怎么落水的时候不直接淹死她们。

    赵梅恨得要死,可是万金枝会怕她不成。

    “我知道大嫂你心里头愧疚,那两只鸡我就收下了,不过坤儿和春儿你也得好好教教了,把两个妹妹推到河塘里去,自己还跑回家去了,要不是娇娇和甜甜命大,他们俩手上那就是沾了人命的,吃枪子都便宜了他们,这样的性子要是不管好了,以后见人都往水塘里推,咱们村的孩子还能放心地在外头玩吗?”

    万金枝根本就不给赵梅说话的机会,她的手上还拿着一根刚刚赶大鹅二鹅时随手抓的一根木棍呢,大约小腿粗细,两手用力一掰咔嚓就掰成了两截。

    凌国庆和赵梅,还有他们家的两个儿子看着万金枝的动作,觉得此刻在她手里的仿佛是自己的小腿一般,神经一阵抽痛,浑身哆嗦了几下,哪里还敢和万金枝唱反调。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万金枝不在这几个行列里,在凌家人看来,她就是食物链的顶端,动起手来一大家子都不够她一巴掌抽的。

    “国庆媳妇,坤儿和春儿你是得好好教教了,居然把两个堂妹都推水里去了,小小年纪心思也太毒了一些。”

    边上的人听着几人的对话心里就有数了,虽然奇怪凌老大家的怎么那么大方,把家里的两只母鸡都送出手了,不过转念一想,不是差点害了老二家的两个闺女吗,两只母鸡还弥补也显得理所当然了。

    凌国栋和赵梅都是要面子的,拿万金枝没招,可是被外人这样数落心里头就不太乐意了,尤其是损失了两只母鸡,心里正淌血呢,听了旁人的话,面色瞬间就难看了。

    那些村人也没错过凌家夫妇俩的神情,心中颇为不屑,亏凌老大媳妇往日里还总是装和气人呢,教出这样的儿子还不知道在家里的时候是什么德性呢,自己可要好好警告家里的孩子,以后别和他们家两个崽子玩,要不然哪天也被推河里了,脚再抽个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凌娇满意的看着院子里所有人的神情,摸了摸妹妹和弟弟的脑袋,今晚上必须要大餐一顿。

    凌甜正等得急呢,大姐就捉了鱼回来,别提多开心了,伸手就朝凌娇去接。

    “小心点,这鱼还活着呢。”吃鱼就是吃个新鲜,这也是凌娇为什么让妹妹挖一个小小养鱼池的原因,她刚刚在河塘中间,游到岸边的时候也花了点时间,这鱼出水的时间长,尾巴甩打的动作已经没有一开始来的激烈了,不过凌娇还是仔细地叮嘱了一句。

    凌甜用力点头,将鲫鱼接到自己的手里。

    “啪——”

    原本还一扇一合用腮帮子吸着气,奄奄一息的鲫鱼一到凌甜的手里就和吃了十全大补丸似得,滑溜地让人根本抓不住,凌空一个飞条甩尾,冲着凌甜的脸蛋就是一尾巴,把人都甩蒙圈了。

    爸妈只说长毛的不待见她,没说张鳞片的也爱欺负她啊!

    凌甜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捂着脸,整个人生观都不好了,不能杀鸡杀鸭,连活鱼似乎也很难对付的自己,将来还能成为优秀的大厨吗?

    凌娇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呢,当即也管不上那个犯了罪又靠着身子弹弹弹弹回塘子里的鲫鱼了,赶紧上岸抓开妹妹捂脸的手,看看她的脸有没有受伤,好在只有一层淡淡的红印子,到是没有被鱼鳞划伤的痕迹。

    “要不咱们不摸鱼了?”凌娇想着妹妹这会估计心里不好受,委婉的提出自己的意见。

    “不,要摸,要摸多多的。”凌甜龇了龇牙,她得吃更多的鲫鱼,报这甩脸之仇,她不能用手摸,大不了她等会去边上找几片大叶子,她就不信隔着叶子,那鱼还能狂暴起来。

    红烧鲫鱼、糖醋鲫鱼、清炖鲫鱼、鲫鱼豆腐汤......这些日子她要和鲫鱼干上了。

    *****

    “秀梅,秀梅。”

    海公公背着竹篓跑回了牛棚,这会功夫这里也没有旁人,但是他还是谨慎地把正在剁草料的兰秀梅给拉回了屋里,还把门给锁上了。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