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七零小幸福 > 正文 90.厚脸皮

正文 90.厚脸皮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60%, 放到时间24小时

    河面溅起巨大的水花, 凌娇猛地从河塘里扑扇着冒出了头, 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清澈的湖水, 边上一片茂盛的芦苇丛,远处香烟袅袅, 隐隐看得见一幢幢小平房。

    这不是小时候的塘石村吗,自从妹妹死后,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过这个村子了。

    呼吸急促了些,凌娇瞪大眼睛的看着自己那只似乎八九岁孩童大的手掌, 她这是重生了,那现在又是什么时候?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根本来不及研究重生的原因, 赶紧环顾了一圈四周,就在她不远处的河面上, 冒着几圈小泡泡,她一个猛子朝那里游了过去。

    妹妹, 那里是妹妹。

    泪水和河水混在一块,凌娇在心里呐喊,如果老天爷真的给她重生的机会,就请他能够仁慈的让她救下甜甜。

    重来一次, 她想妹妹能够快快乐乐的过完一生, 而不是像上一世那般, 因为这次的溺水缺氧造成了脑部无法挽回的损伤,后来几乎痴痴呆呆的,甚至因为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在了那些所谓的亲人的手里。

    即便是报仇了又如何,凌娇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让那些畜生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可是妹妹还是回不来了,那个在她最苦最累的时候会糯糯的叫姐姐,总是傻傻的笑着,什么都不知道,却会在她烦躁的时候,亲亲她的脸颊,软软的小手抱着她哄她的妹妹,那个即便所有人都觉得是她的拖油瓶,却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爱最亲的妹妹。

    凌娇不知道自己在水里摸寻了多久,肺部因为长时间的憋气几乎要爆炸,直到她终于看到了一抹在水里都极其显眼的洋红色,赶紧朝着那抹娇小的身游过去。

    *****

    “金枝、国栋,不好啦,你们家那两个闺女掉水里去了。”

    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婆子,利落的迈着自己那三寸金莲,冲着地里干活的万金枝,以及跟着一群妇女在边上编草绳的凌国栋大声喊道。

    “啥!”

    万金枝正跟着一群男人收早稻呢,她的力气大,动作又利索,比村里最壮的男人,种田最厉害的老把式还要强一截,因此虽然是个女人,可是她每天记得工分都是十三分,就是男人里头那也得是最厉害的一批才能记到这样的分数,一般情况下男人都是记十一分,女人好些的记八分或是七分,可以说一个万金枝一天挣得工分就顶得上两个妇女了。

    听了那婆子的话,万金枝抛下手上的镰刀,直起腰板,风风火火地从地里冲上了田埂。

    她的身材高挑健美,足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即便是在男人堆里,那也是鹤立鸡群的,因为下地干活,她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灰布短袖,一条黑色的长裤,脚上踩的是自己编的草鞋,一头长发梳着长辫子,麻利的盘了个发髻,用毛巾包着。

    这样的打扮换个人怕是丑的不能看了,偏偏万金枝的好颜色硬是将这身衣衫给撑起来了,她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丹凤眼,內勾外翘,神光逼人,高挺的鼻梁,略微显厚的嘴唇,鹅蛋脸,五官明艳动人,那一身的旧衣裳,明明也是宽松的样式,谁让她胸大腰细腿又长,硬是穿出了自己的风韵来。

    明明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身材还是当初姑娘时那么好,或许说是更好了,多了几丝少女没有的韵味,看着就勾人。

    当初万金枝可是这东坝镇的一枝花啊,除了模样出挑,她干活还特别麻利,十六岁的时候就把一群老大爷们都撇后面了,举手就能抱起村里最重的那个石磨,因为这身怪力,那些混混二流子也不敢打她的主意,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村里人选媳妇,就看一个屁股和干活的能力,屁股大生儿子,干活卖力能帮家里减负担,万金枝两点都是满分,等到了结婚的年纪,上来探口风的都快把万家的门槛给踏破了。

    这求亲的人还不乏条件好的,镇里吃公粮的,几个村大队长家的,条件一个比一个好,可谁知道万金枝一个没看上,就看上了塘石村凌家那个废物老二,跌破了所有人的眼睛。

    “麻婶子,你说大妮儿二妮儿落水了,在哪个塘子呢。”

    那边树荫底下搓麻绳的妇人堆里也冲出来一个白净消瘦的青年,模样也是一等一的好,皮肤白白净净的,太阳底下就和透光了似得,五官秀气精致,可好是好,哪里像个男人啊,就是城里的姑娘,也没养的这样娇啊。

    出来的这个男人,就是万金枝当初死活看对了眼要嫁的男人塘石村凌家的废物老二凌国栋了。

    说起来这凌国栋还真挺可怜的,家里三兄弟,还有一个幼妹,老爹疼长子,老娘疼幺儿,闺女只有一个,爹妈都疼,唯独最老实的老二没人爱,吃的最少,干的最多。

    好在这老两口虽然有些偏心眼,可是老二也是自己生的,还不至于跟刻薄的地主老财似的把人给逼死,凌国栋的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可也能过得下去。

    直到凌国栋十六岁的时候,老大凌国庆要娶媳妇了,家里得建房子,凌家老两口想省下请帮工的伙食钱,干脆一家子自己上了,不知道是不是白天上工,晚上修房子太累了,一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直接昏过去了,再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以前的凌国栋常年干活,虽然不壮,但是也算是结实,有一把子力气,可是醒来后的凌国栋使不太上力,挥个锄头都费劲,偏偏还不是装的,是真的没有力气。

    村头的赤脚大夫也看了,县城的大医院凌家老两口也咬牙带他去了,那些大夫也没说咋治,只说以后凌国栋估计是不能干力气活了。

    农家的男人不能干力气活,那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用,村里人虽然同情他,骂这凌家人太亏待这个儿子,可谁也不愿意将闺女嫁给凌国栋了。

    同情是一回事,可这同情能当饭吃吗,凌国栋都是个废人了,以后有了孩子谁养,就这样凌家废物老二的名声就传开了,连带着凌家人也没落得好。

    你们说一个大男人不是累到崩溃了,会出这样事吗,一定是凌家老两口和几个得宠的儿子往死里作践他呢,人都废了,多严重的事啊,就是搁以前旧社会也没听说过十六岁正强健的娃子会累成这样,要是把闺女嫁过去,摊上那样偏心眼的公婆,还不被磨磋死。

    凌家在这点上确实也不清白,可还是有些冤的,凌国栋干活,凌家的其他人也干,只是得宠的几个有胆子偶尔偷偷懒,谁也没想到这凌国栋就废了呢,要是知道,他们也还没狠心到这样磨磋他啊。

    凌家因为这件事被人指指点点,老两口一开始对这个儿子还有些愧疚,可是时间一长,家里多了一个吃白饭的,谁能没有怨气呢,要不是村里人的指指点点,他们都想把这儿子给扫地出门了。

    万金枝看上自家废物老二,对于老两口来说那就是意外之喜啊,也不去想这万家大姑娘为啥瞎眼看上老二,恨不得放几串打鞭炮,敲锣打鼓把儿子送到万金枝的手里去。

    “就在村口那黑龙塘呢,我领你们过去。”

    麻婆子赶紧带着万金枝和凌国栋离开,不少和两家沾些亲的也不好意思干看着,也跟了过去。

    落水可大可小,早些年也不是没有娃娃大夏天的贪凉,被淹死的。

    “国庆媳妇,你不跟着去看看。”地里纳凉的婆子一边搓着麻绳,一边看着闷不做声的赵梅问道。

    赵梅是凌国栋大哥凌国庆的媳妇,当初凌国栋就是因为要给他们家起房子才累废的。

    “现在老二和他媳妇正乱着呢,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要是到时候真有什么事,我和国庆再去家里看看。”

    赵梅是一个模样和气,身材微胖的女人,她微微笑着和边上的人解释到,那些人也跟着附和,心里却是很不以为然是。

    什么叫凑热闹,你儿子闺女落水了还是热闹事不成,摆明了就想和凌老二家划清界限不是,人家金枝那么能干,还会看上你们家老头老太太那点东西不成。

    几个围观的妇女撇了撇嘴,互相打了个眼色,对对方的想法心知肚明。

    “孩子他爸,你慢点走,仔细别摔着,我和麻婆子先赶过去。”万金枝这心都快急死了,恨不得直接飞到水塘边。

    她一把将迈着小脚跑在前头带路都麻婆子抗在肩上,三两下跑了个没影,只留下一阵扬起的灰土。

    麻婆子虽然瘦,那起码还是七十多斤都重量啊,扛着个大活人还能跑那么快,那力气是有多大啊,夫妻干架的时候凌国栋岂不是跟小鸡仔似的被拎起来揍啊。

    这么一想,同样跟着过去都男人看着往日里最羡慕的凌国栋,忽然觉得找到了一丝安慰自己的方法。

    “嘭!”

    河面溅起巨大的水花,凌娇猛地从河塘里扑扇着冒出了头,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清澈的湖水,边上一片茂盛的芦苇丛,远处香烟袅袅,隐隐看得见一幢幢小平房。

    这不是小时候的塘石村吗,自从妹妹死后,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过这个村子了。

    呼吸急促了些,凌娇瞪大眼睛的看着自己那只似乎八九岁孩童大的手掌,她这是重生了,那现在又是什么时候?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根本来不及研究重生的原因,赶紧环顾了一圈四周,就在她不远处的河面上,冒着几圈小泡泡,她一个猛子朝那里游了过去。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