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甜蜜蜜 > 正文 1.第1章

正文 1.第1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十点,金碧辉煌的奥澜大饭店外面。

    简微衣着单薄,顶着寒风在外面给自己招揽生意。

    “哥哥,要代驾吗?我开车很稳的。”

    “阿姨,要代驾吗?”

    “叔叔,要……啊!”简微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人从身后重重地推了一把,她身体瘦弱,被推得往前跄踉几步,险些摔倒。

    她急忙稳住身形,眉心一拧,回头,就见几个大男人凶神恶煞地瞪着她。

    那几个男人她都认识,是和她一样做私人代驾的。

    其中一个彪形大汉突然凶恶地指着她,“小丫头!不懂江湖规矩是不是?!有你这么抢生意的吗?!”

    简微是前几天来这里做代驾的,她嘴甜,抢了这些老代驾不少生意。

    几个大男人忍了她几天了,今天是忍不住了,打算给她点教训。

    那男人话音一落,另外几个男人突然一拥而上,把简微给围住了。

    简微吓得紧紧捏住了拳头,警惕地盯着他们,“你们……你们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们,你们别乱来啊,你们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报警!”

    她下意识从衣兜里摸出手机,紧紧攥在手心里。

    “报警?”那彪形大汉突然一声冷笑,说:“好啊,你报警啊,咱们倒要看看,警察来了会抓谁!我刚才要是没看错的话,你那个驾驶证是假的吧?小妹妹。”

    简微听言,眼里顿时闪过一丝震惊,下意识地捂紧了自己的衣兜。

    他说得没错,她的驾驶证是假的。

    那大汉本来是诈她的,因为见她年纪小,像未成年。结果这会儿见她真的面露惊慌,顿时就确定了。

    几个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男人威胁她说:“小妹妹,我劝你现在立刻离开,否则可别怪咱们几个把你送到警局去啊!”

    简微无证驾驶,而且也的确还差两个月才满18岁,听见要送她到警局,顿时就怕了,她紧紧咬着牙,权衡了一下利弊,最后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瞪着他们说:“让开!”

    那几个男人幸灾乐祸地让开了,简微从刚刚的包围里出来,大步往前面走去。

    心想,大不了换个地方!

    一男人在后头喊,“小妹妹啊,该读书还是回学校好好读书,小小年纪在社会上瞎混个啥啊!”

    那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简微耳朵里,她双手紧紧攥成拳头,牙齿紧咬住下唇。

    那几个男人的笑声还在身后,她突然拔腿跑起来,一直跑,把那些笑声甩远了,跑到前面红绿灯路口才终于停下来。

    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忽然有些发红。

    林谨言刚谈完生意,从饭店出来。

    刚刚司机打电话来说,孩子突然发高烧,想请个假,他准了。

    他喝了些酒,长身靠在车门前,摸出手机给秘书打电话,嗓音低沉,“给我找个代驾,奥澜饭店,侧门。”

    简微正准备过马路,听见这声音,眼睛蓦地一亮。一侧头,就见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依靠在车前。

    她顿时满脸惊喜,立刻飞快地跑了过去,“先生,您要找代驾吗?”

    林谨言头有点晕,垂头靠在车门前,正闭目养神,突然听见一道脆生生的女声。

    他睁开眼,微抬了下头。

    林谨言抬起头来的时候,简微不由得怔了一下。

    男人长得很帅,眉目深邃,鼻梁高挺。

    但也只是愣怔了一瞬,立刻便回了神,她弯着眼睛笑,声音甜甜的,又问一句,“先生您要代驾吗?我开车很稳的。”

    林谨言看她一眼,问了句,“十晖河,知道路吗?”

    “知道知道!”全S市最高档的别墅区,真正的富人区,是个人都知道在哪里。

    林谨言着急回家,也懒得等秘书给他找人了,从裤兜里摸出车钥匙,扔给她。

    简微开始还担心对方会检查她的驾驶证,此刻拿到钥匙,见对方也没有要查她驾驶证的意思,顿时又惊又喜,忙恭恭敬敬地将后排车门打开,“先生请上车。”

    林谨言微一俯身,坐进车里。一坐进去,背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简微将门关上,绕过车头,走到驾驶座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是很高级的车,简微有点紧张,摸索了一会儿才终于把钥匙插进去,发动了汽车。

    简微虽然没有拿驾照,但跟邻居叔叔学了很久的车,技术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敢出来跑代驾。

    将车子启动之后,慢慢驶上了马路。

    奥澜饭店离十晖河还挺远的,在城郊去了。

    车在路上跑了半个小时,至少也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后排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简微稍微放松了些。已经连续跑了三天通宵,她有些困,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刚好这时候对面突然有辆车开过来,大灯晃得简微眼睛一花,突然一瞬间什么都看不清楚,她吓得忙侧头,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打了下方向盘,车速不快,但也不算太慢,方向盘一打,车子直接不受控制往中间花台上撞去——

    “啊!”简微吓得大叫,林谨言也被惊醒,高声咒骂了一句,“刹车!蠢货!”

    简微吓得浑身冷汗都出来了,连续踩了好几下刹车,然而车头依然撞到了花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因为及时踩了刹车,人没有撞上,但简微还是吓得浑身发抖,整张脸惨白。

    林谨言黑着脸下车,拉开驾驶车门,一把将简微给拽了下来。

    简微浑身发抖,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她声音颤抖,眼泪控制不住地掉下来。

    林谨言本来想发火的,但见对方哭起来了,他紧拧着眉,头疼地按了下太阳穴,稍微平复了情绪,沉着嗓音开口,“驾照拿出来。”

    简微听见他要驾照,紧紧咬着唇,泪眼模糊地看着他,不敢动。

    林谨言见她不肯拿出来,很容易就猜出来有问题。刚刚着急回家,事先倒是忘记检查了。

    他沉着脸,声音更冷了几分,“我再说一次,驾照拿出来。”

    他眼神冷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压迫感。

    简微害怕,颤抖着手,好半天才终于从衣兜里摸出驾照来。

    林谨言接过去看了两眼,眉心蹙得更紧,抬眸看简微一眼,说:“身份证。”

    简微眼里已经露出恐惧之色了,颤抖着声音,“没……没带……”

    “我再说一次,身份证。”林谨言脸色沉沉,明明是很平淡的语气,可嗓音里那股压迫感令简微很害怕。想到自己撞了人家的车,也不敢不听。

    她咬紧牙,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把身份证拿了出来。

    林谨言拿过去,低头看了一眼。

    “简微,1996年1月30日。”

    如今2013年11月27日,差两个月满十八,

    林谨言盯着那身份证,半晌,突然笑了一声,“未成年?你胆子不小啊。”

    他说着,扫了简微一眼,随即从裤袋里摸出手机。

    简微一见他拿手机出来,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抱住了他的胳膊,惊慌地问:“你要干什么?!”

    “报警。”

    简微一听,吓得瞪圆了眼睛,害怕地摇头,“不要,不要……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报警,你不要报警,我求你了!”

    简微急得眼泪直掉,,但林谨言并不心软,很干脆地报了警。

    报警的理由倒不是撞车,而是未成年违法驾驶。

    简微见他真的报了警,吓得拔腿就想跑,哪知刚转过身,胳膊就把拽住。

    “你放开我!”她回头,急得抬脚去踢他。

    林谨言微侧了下身,却将她胳膊拽得更紧。

    简微挣脱不开,急得使劲去扯林谨言胳膊,“我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想去警局!我求你了——”

    他看她一眼,冷声说:“我放过你,让你以后接着跑代驾?你自己不要命没关系,别连累别人。”

    “我不跑代驾了!我保证!”

    林谨言冷目觑她一眼,没应。

    手上微微用力,下一秒,直接将简微塞进车里。

    简微下意识地想跑下来,但林谨言动作更快,将车钥匙拔、出来,车门一关,直接上锁了。

    简微在里面试图开门,完全打不开。她着急地不停拍玻璃窗,“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林谨言充耳不闻,身体靠在车门边,从裤袋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含在嘴里,点燃了。

    被这事情一闹,酒劲儿倒是过去了,冷风一吹,头脑也完全清醒。

    一根烟抽完,就听见警笛声渐渐靠近。

    简微坐在车里,听见警笛声的时候,浑身僵硬,脸色煞白,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警察来了之后,林谨言将车门打开,简微被警察带了下来,查了她的驾驶证和身份证,然后说了一句,“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着,打开车门,让简微上去。

    简微被警察抓走,上车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林谨言一眼。

    她自己开车不小心,可也委屈难过。

    这世上的有钱人大概永远也不会明白活在底层的人有多艰难。

    警车开走了。

    林谨言在车门前站了好半天,脑海里全是刚刚那女孩儿最后看他的那个眼神。一个十八岁不到的姑娘,哪里来的那种悲伤沉重的眼神?

    ……

    简微被带到警局以后,被警察叔叔劈头盖脸地教训了一顿,她坐在那儿,垂着头一言不发。

    “以后还敢乱来不?”

    简微摇头,“不敢了。”

    警察叔叔很生气地瞪了她一眼,跟着才说:“叫你家长来,交罚款。”

    简微就是知道要交罚款才很害怕被抓到警局来,可现在被抓来了,跑不掉了。

    她颤着嗓子问:“多少钱?”

    “五百。”

    简微咬咬唇,低头从衣兜里摸出钱包来,把里面的钱全部都拿出来,“只有三百多,可以吗?”

    都是她这几天跑代驾赚来的。

    警察被简微的举动弄得愣了下,随即问:“你家长呢?”

    “我妈妈过世了,我爸是个赌徒,我找不到他。”简微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极平淡,平淡到叫对面听着的人心头都不受控制地揪了一下。

    那警察语气温和了几分,问她:“你们家只有你一个人吗?”

    简微点点头。

    那警察不再说话了。沉默了会儿,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到里面找领导商量去了。

    再出来的时候,把钱还给了简微,叮嘱她,“以后不可以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害人害己,知道吗?”

    简微点头,感激道:“我知道了叔叔,我不会再犯的。”

    “嗯,你走吧。”

    简微坐着不动,咬着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还有事吗?”

    简微犹豫了下,终于鼓起勇气,“警察叔叔,我今晚可以住在这里吗?”

    她不敢回家,那些催高利贷的天天提着棍子堵在门口。

    警察倒也没有问她为什么,点了下头,指着休息区域的椅子,

    说:“行,你在那边休息吧。”

    “谢谢您!”简微站起来,对着警察叔叔鞠了个躬,跟着才跑到休息区去。

    大厅开着暖气,很温暖。

    简微好久没有睡过好觉了,她蜷缩在椅子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手机闹钟响了。

    她揉揉眼睛从椅子上坐起来。

    她白天有一份工作,在西餐厅做服务生的,早上七点上到晚上九点。

    她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又和昨天那位值班的警察叔叔说了谢谢,才转身,离开了警局。

    代驾的兼职不能做了,简微又重新给自己找了一份晚上的兼职,在云旗会所打扫卫生。

    云旗会所是林氏集团旗下的,全S市最顶级的会员制私人会所,很干净,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简微要做的就是等客人们走了进去收拾打扫包房。

    她做了一个星期,虽然有点累,但是工资高,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本以为能做得长久,哪晓得天有不测风云。

    这天晚上,简微刚打扫完一间棋牌室,拎着装清洁工具的竹篮子从里面出来。

    刚一出来,一抬头,远远就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

    那张脸,她真是化成灰也记得!

    心头一颤,吓得立刻侧身,面对着墙壁,脑袋垂得低低的,

    生怕被认出来。

    林谨言今天是过来视察工作的,正在跟会所经理交代事情,并没有注意到简微。

    简微感觉到他从她身后走过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实处,拎着篮子飞快地往电梯口跑。

    到了电梯口,立刻按下电梯。

    等待电梯下来的时候,心里一直默默念着:快点快点快点!!

    让这个男人发现她,指不定得害她丢掉工作!!

    8F、7F、6F、5F……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简微激动疯了,抬脚便准备进去——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极有威慑力的男声传来,“站住。”

    简微一听见那声音,吓得头皮一麻,顾不上那么多,假装什么也没听见,直接进了电梯。

    林谨言眼睛一眯,厉喝声,“把她给我抓起来!”

    “啊!你们干什么!”

    电梯里两个黑衣男人,听见大Boss一声令下,直接把简微给拎了出来,带到林谨言面前。

    “放开,放开我!”简微气得不行,紧紧咬着牙,瞪着林谨言。

    这个男人一定是她的克星!居然每次都栽到他手里!

    林谨言盯着简微看了一眼。

    白色衬衣,黑色马甲,黑裤子,黑皮鞋,是会所的工作服。

    眼睛微微眯了下,随即脸色瞬间全黑,怒斥一声,“谁准她在这里工作的?!”

    旁边经理陈海吓得浑身一抖,冷汗都冒出来,“总……总裁……”

    林谨言脸黑如炭,训斥道:“招人不调查身份吗?未成年也敢往里面招?!”

    “是是是,总裁息怒,是我疏忽管理,我这就让人处理,这就处理……”陈海吓得冷汗直冒,立刻就要去找人来处理。

    “不用麻烦了,把她给我赶出去!立刻!”

    “是!”两名黑衣人直接把简微抓住,要把她往外面带。

    简微震惊得瞪圆了眼睛,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又是生气又是愤怒。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好的工作,才做了一个星期,工资都还没拿到呢!

    林谨言吩咐完那句话就带着人往里面走了。

    简微看着他背影,气得控制不住,忍不住大喊一声,“喂!

    林谨言脚步微顿,默了几秒,回过头。

    然而,回头的瞬间,迎面一个竹编篮子猛地朝他砸过来。

    没来及躲,篮子砸在他衣服上,跟着掉到地上。

    眼睛危险地一眯,目光紧紧地盯着简微。

    身后跟着的人全都吓得冷汗直冒。

    这小丫头简直是不要命了啊!!

    简微砸了那个篮子,心里委屈突然铺天盖地地涌上来,眼睛蓦地红了一圈,她看着林谨言,嘴唇颤了颤,似乎想说什么,可最后终究什么也没说,垂着头,转身离开了。

    又是那种悲伤而沉重的眼神,林谨言盯着简微瘦弱的身影,眉心微蹙,有片刻的失神。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