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甜蜜蜜 > 正文 14.第14章

正文 14.第14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手术在第二天上午十点,周祁亲自主刀。

    早上八点多,周祁刚到医院,一推门,就见林谨言坐在他办公室里。

    他一挑眉,低笑声,“你也太早了吧?”

    一边说,一边将外套脱下,取下衣架上的白大褂穿上。

    林谨言看着他,神色无比认真而凝重,问:“手术到底有没有风险?”

    周祁弯着身子在接水,道:“是个手术都会有风险,没有哪个医生敢跟你保证百分百安全。”

    林谨言听言,眉心紧紧拧着。

    周祁走回来,拉开椅子坐下,见林谨言神色凝重的样子,嘴角勾起一弯笑,突然说:“我说,你该不会真喜欢上那小丫头了吧?”

    林谨言皱眉,“胡说什么?”

    周祁一挑眉,显然不太信,“我可从来没见你为哪个女人这么紧张过。”

    “说了不是,乱说些什么。”林谨言心里莫名躁乱,语气有些不爽。

    周祁笑一声,道:“行吧,我不问,不过人家姑娘还小,你悠着点。”

    林谨言:“……”

    “手术风险肯定是有的,但问题不大,基本可以放心。”周祁回到重要的问题上来,认真说:“但术后身体肯定很虚,尽量多吃点有营养的,还有伤口,小心别碰水,以免发炎……”

    周祁把手术风险以及术后注意事项都一一嘱咐给林谨言。林谨言很认真听着,并且一一记下。

    从办公室出来,林谨言想起周祁刚刚说的话,心情颇有些复杂。良久,“啧”了一声。

    他还真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一个女孩子。

    ……

    回到病房,简微已经起来了,坐在病床上,眼睛盯着窗外。

    窗外又下起大雪,白茫茫一片。

    林谨言走过去,低声问:“准备好了吗?”

    简微抬起头,嘴唇抿了抿,盯着林谨言没应声。

    林谨言坐病床边,安慰道:“我刚刚问过周医生了,基本没什么风险,不用太紧张。”

    简微看着他,乖乖点头,“我不紧张。”

    嘴里说着不紧张,可眼神分明写着害怕,水汪汪地望着林谨言。

    林谨言心口莫名地发软,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她脑袋,低声说:“别怕。”

    简单的两个字,却仿佛拥有安抚人心的力量。简微看着他,心里真的渐渐踏实下来。

    她从被自己伸出手来,细白的小手钻进林谨言的大掌里,轻轻握住。

    林谨言微一垂眸,看着简微拉着他的手,他怔了下,随即,将她手反握住。

    病房里静悄悄的,两人彼此对视,谁都没有说话。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这安静的清晨悄然滋生了。

    ……

    手术很顺利,只是简微本就瘦弱,手术之后整个人更虚弱,脸色苍白得像张纸。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像一个没有生气的洋娃娃。

    从手术结束,一整天几乎都在睡,没怎么醒来,也没怎么吃东西。

    林谨言在医院陪简微做完了手术,看着她顺利地从手术室出来,然后才回公司处理事务。再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病房里安安静静,简微睡着,兰姨坐在一旁看护。

    林谨言走进来,低声问:“还没醒吗?”

    “醒了几次,就问问你,之后就又睡了。”指着床头的保温饭桶,叹气说:“鸡汤热了好几次,都没怎么吃呢。”

    林谨言皱眉,低头看一眼简微。小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小半张苍白的脸。

    “简微。”他低声唤她,抬手很轻地拍了下她的脸。

    简微听见声音,缓缓睁开眼。她白天醒来了几次,见林谨言不在便又睡了。此刻见他,暗淡的眼睛悄悄亮了亮,嘴角弯起一抹笑容,“你来了。”

    林谨言“嗯”一声,跟着微一俯身,将简微扶坐起来。

    兰姨忙帮忙往简微后背塞了个枕头,林谨言扶着她,让她身体靠在枕头上。

    简微愣愣看着他,“怎么了?”

    林谨言沉着脸看她,语气明显有些生气,“怎么不吃东西?”

    简微这才反应过来,抿一抿嘴巴,说:“我不饿。”

    林谨言看她一眼,呛她,“不饿?你是石头做的?”

    “……”简微被呛得说不出话,乖乖看着他。

    林谨言将饭盒打开,里面鸡汤还是温热的,直接倒了一碗在饭格里,递给简微。

    简微身体不太舒服,不想吃东西。看着递过来的鸡汤,眉心皱了皱,手悄悄捏紧了被子,小声说:“我……我不想吃……我不饿。”

    林谨言盯着她,眼睛微微眯了下,“想让我喂?”

    简微一怔,惊讶地睁圆了眼睛。

    林谨言看她一眼,将手收回,一手端着碗,一手拿勺子,舀一勺汤,喂到她嘴边,“现在可以喝了吧?”

    简微已经完全懵了,林谨言居然……居然喂她。

    不仅是简微,连身后的兰姨也傻眼了。他们家先生还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孩子这么好过。为了她,推了本该在计划里的工作待在医院陪她手术,安慰她时轻声细语,全然不像是平日里那个脾气不算太好的总裁先生。

    更夸张的是,现在居然……居然亲手喂汤喝!

    兰姨简直震惊极了。她不在的这段时间,这俩人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啊???

    简微也被吓住了,哪里敢真的让林谨言喂,急忙伸手把碗接了过来,“还是,还是我自己喝吧。”

    生怕林谨言喂她似的,连勺子都没要,端着碗一口气就喝了个干净。

    哪知道喝得太快,喉咙顿住呛住,红着脸咳嗽个不停。

    林谨言看着她,又是头疼又是无奈,“你喝这么快做什么,谁跟你抢吗?”他抬手替她拍背,黑着脸说:“你就笨死吧。”

    说话不好听,手里的动作却格外温柔。

    简微顺了气儿,抬头看林谨言。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看着他漆黑明亮的眼睛,不知怎么,心跳竟然快了起来。她下意识捂住胸口,只觉得脸颊也烫得厉害。

    林谨言见她捂着胸口,以为是疼,立刻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简微忙摇头,“没……没有。”

    她放下手,悄悄看林谨言一眼,随后莫名有些害羞地移开了视线。

    晚上十一点多,简微睡着了。

    房间里安安静静,林谨言守在床边,床边放着电脑,还在处理事务。

    兰姨见状,上前低声劝,“先生,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呢。”

    “没事,我守着就行。”林谨言抬头,说:“您也辛苦一天了,回去休息吧。”

    “这……”

    “回去吧。”

    兰姨犹豫了会儿,终究还是点头,从病房里出来。

    将病房门轻轻关上,兰姨站在门口,脸上表情颇有些复杂。

    先生他……是真喜欢上了吧?

    ……

    简微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就醒来了,病房里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她愣了下,但很快就看见挂在凳子上的,林谨言的西装。

    他还在呢。

    简微心情顿时变好起来,嘴角弯弯的,一个人傻乐。也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什么。

    林谨言在卫生间洗漱,出来的时候,就见简微一个坐在床上,咧着嘴傻笑。

    他一扬眉,问:“一个人傻乐什么?”

    声音突然传来,简微吓一跳,抬头才发现林谨言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正站在床尾不远处盯着她。

    像被抓住了什么把柄,她脸烫了烫,小声说:“没,没乐啊。”

    林谨言眼神奇怪地看她一眼。

    简微怕被他看出什么异常,忙转移话题,“林谨言,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等伤口愈合,医生说能出院的时候就能出院。”

    “不可以回家休养吗?”

    “嗯。”

    “那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林谨言正在扣衬衣袖口,闻言动作一顿,微微抬了下眼,看向简微。

    简微抿抿唇,“我……我是怕耽误你工作……”

    林谨言看她一会儿,说:“后天我出差,兰姨会在医院照顾你。”

    简微“哦”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的情绪。

    林谨言上午有会议,孟遥给他拿换的衣服过来,见到简微,关心问:“简微小姐身体还好吗?”

    简微忙点头,“好,没什么事。”

    孟遥笑了笑,“那要好好休息呢。”

    简微微笑回她,“我会的,谢谢孟姐姐。”

    林谨言穿好西装,低眸看一眼简微,叮嘱她,“好好吃饭,我晚点过来。”

    简微乖乖点头,“知道了。”

    林谨言看她一眼,这才朝外面走去。

    他身形挺拔,简微盯着他背影,迟迟移不开视线。

    直到兰姨轻声唤她,才猛然回神,整张脸却烫得不行,又羞又恼。她这是怎么了?

    ……

    从医院出来,孟遥见林谨言眼睛发红,忍不住问:“林总,您要不要先回家休息?我看您精神不太好。”

    “不用,直接去公司。”

    简微昨天刚做了手术,周祁叮嘱他要多注意,怕又什么突发情况。昨晚一直守着她,一夜没合眼。

    一坐上车,便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孟遥坐在副驾驶,从后视镜看着林谨言的脸。

    之前公司有不少暗恋他的姑娘,私下讨论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毕竟是连娱乐圈第一美女苏星蕴都拒绝的人,什么样的女人能入他眼?

    等了这么些年,竟然会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吗?

    ……

    简微手术的事情告诉了谢柔,中午十一点多,谢柔带着江凛,还江凛几个兄弟来医院看她。

    江凛买了束花,还给简微买了份礼物,很漂亮的一条围巾。

    同学们一来,病房里顿时热闹了。

    谢柔坐在床边,拉着简微的手,满脸担心,问她,“开刀的地方疼不疼啊?什么时候能出院呢?”

    简微回答说:“现在还不知道,得听医生的。”

    “难怪前几天约你都不出来,原来是病了。”江凛走过来,谢柔眼里闪过丝暧昧的笑,急忙起身,把位置让给江凛。

    江凛坐下,手撑在床边,目光紧紧地盯着简微,良久,低声问:“我给你的信,看了吗?”

    放假这么久了,他这段时间就没睡过一天好觉,天天握着手机等简微和他答复。

    结果等了这么久都没等到,结果今天才听谢柔说她住院了,也不知那信她看没看。

    简微愣了愣,不明所以,“什么信?”

    “就是……”

    “简微。”

    江凛话还没出口,林谨言突然从外面走进来,脸色沉沉地扫了江凛一眼,而后又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走到简微身边。

    “上午有什么情况没有?”他俯身,抬手摸了下简微额头。

    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简微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地躲了一下,“没,没有。”

    “吃饭了吗?”

    “还没有。”

    “微微,这是谁呀?”从林谨言刚刚进门的那刻,谢柔眼睛都直了。

    好高好帅好有男人味!

    不光是谢柔,连边上几个男生都愣住了。

    江凛盯着林谨言,嘴唇紧抿,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几个人都盯着简微。然而这问题却真的把简微给拦住了。

    林谨言跟她什么关系来着?

    她想了半天,最后看一眼林谨言,小声说:“是……是我叔叔……”

    简微话音一落,林谨言眉心狠狠地一抽,整张脸瞬间黑了下去。

    周祁刚走到门口,听见这句,一时没控制住,噗嗤笑了出来。

    林谨言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周祁走进去,脸上笑容很欠,说了一句,“啧,微微叔叔,吃饭了没?”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