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甜蜜蜜 > 正文 15.第15章

正文 15.第1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柔和江凛他们几个一直在病房待到下午一点多,见简微面上有些倦意了才站起来跟她告别。

    人都走了以后,病房里顿时安静下来。

    简微有些累了,打了个哈欠,重新躺下。

    闭着眼睛,想休息会儿,可不知怎么,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她好像……忘记了什么?

    什么呢?

    啊!林谨言!

    刚刚只顾着跟谢柔他们聊天了,居然把林谨言给忘了!

    她突然想起来,立刻睁开了眼睛。

    病床前,林谨言长身而立,双手插在裤袋里。他微垂着眸,正盯着她,眼睛漆黑而深邃,完全猜不出在想什么。

    简微吓一跳,急忙又从被子里爬起来,“林……林谨言……你还在呢。”

    她还以为他已经走了呢。

    林谨言没应,目光沉沉盯着她,低声问:“我是你叔叔?”

    他面上没有丝毫表情,浑身散发着一股迫人的冷气场。简微莫名有些心虚,小声说:“那……那不然怎么说?”

    不然怎么说?

    林谨言看着简微一副还挺理直气壮的样子,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丫头气得没脾气了。

    他深吸了口气,按了下不停跳动的额角青筋,耐着性子又问她一句,“我有那么老?”

    简微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使劲摇头,“没有啊!”

    她一点也不觉得林谨言老,他很年轻很帅很有男人味儿。

    林谨言听言,眼睛微眯了下,面色稍微缓和。

    目光深深地盯着简微看了一会儿,随即拉开椅子坐下,“那你刚刚说,我是你叔叔?”

    他一挑眉,抬眸看她。

    简微抿抿唇,小声说:“那,那你是比我大嘛。”

    “大到能当你叔叔?”

    “……”

    林谨言眉心一抽一抽的,被简微气得头疼,偏偏又无奈。看她一眼,深吸口气,控制自己脾气。

    简微这才突然想起跟林谨言认识这么久,居然还不知道他多少岁。她眼睛亮晶晶的,突然凑到他面前,笑嘻嘻问:“林谨言,你多少岁呀?”

    林谨言冷声呛她,“不说我是你叔叔吗?多少岁你不知道?”

    简微嘿嘿笑,细白的小手轻轻拉住他西装袖口,声音软软的,轻声说:“你跟我说说嘛,你多少岁来着?”

    林谨言:“……”

    “说说嘛,林谨言,说说。”

    简微声音软绵绵的,林谨言心里某处忽然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一样,顿时化作了一滩水,什么脾气都没了。

    他看她一眼,终于答她,“二十七。”

    简微一愣。

    二十七,比她大不了十岁呢……

    不知怎么,她心里突然有点异样的小欢喜,悄悄看了林谨言一眼。但很快又低下头,莫名地有点害羞。

    心跳突然又快了起来,她垂着头,下意识捂着胸口。

    林谨言半天没听见简微回话,抬眸看她。却见她垂着头,捂着胸口,白皙的小脸隐约泛着粉红。

    林谨言皱眉,问:“你脸红什么?”

    简微蓦地抬头,惊慌失措,“谁……谁脸红了!”

    “你。”

    “是……是吗?”简微摸摸脸,哎呀一声,“我是不是发烧了呀!”

    “……”

    简微真发烧了,手术后遗症。林谨言在医院守了她三天三夜,直到周祁确认基本没问题,才终于放下心。

    办公室里,周祁看着林谨言一双眼睛发红,啧啧笑了一声,打趣道:“上次见你不眠不休还是公司出问题的时候,如今为了个女人,不容易啊你。”

    这几天周祁话里话外套他话,林谨言已经习惯,懒得搭理他,给孟遥打了电话,让她定明天飞美国的机票。

    “怎么?要出差?”周祁问。

    “嗯。”

    “什么时候回来?”

    “过几天吧,说不准。”

    周祁一脸坏笑,“不怕那个男同学来找你姑娘?”

    “我怕什么。”

    “嗤,你就嘴硬吧。”

    “……”

    林谨言第二天出差,简微特意起一大早想送送他。

    她穿着浅蓝色的病服,因为之前发烧的原因,脸色还有些苍白。短短几天,整个人好像又瘦了一圈。

    外面寒风簌簌,吹得树枝头重重地往下压。

    简微刚要下床就被林谨言给按回床上,“你好好待着,外面冷,我不用你送。”

    说完,抬眸看向对面站着的兰姨,“兰姨,我不在这几天,辛苦你照顾她一下。”

    兰姨忙点头,“当然,我知道的,先生放心。”

    孟遥从外面进来,提醒道:“林总,时间差不多了。”

    林谨言看着简微,“好好吃饭,知道吗?”

    “知道了。”简微乖巧点头。

    林谨言眸色深深地看她一眼,抬手揉揉她脑袋,然后便大步往门外走了。

    他走得很快,身影瞬间就消失在病房里。

    简微盯着门口,良久,幽幽叹了一声。

    怎么就有点舍不得呢?

    ……

    林谨言走后,简微在床上坐了会儿,困意涌上来,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

    兰姨忍不住笑,上前扶住她,“睡会儿吧,还早呢。”

    说着,就扶着简微的身体,让她慢慢躺下。

    简微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双大大的眼睛,声音软软的,轻声说:“谢谢你兰姨。”

    兰姨笑,摇头说:“不谢不谢,快睡吧。”

    许是吃了药的原因,简微犯困得很,脑袋一沾着枕头,很快就睡着了。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脸,她皱皱鼻子,下意识喊了声,“林谨言。”

    “哼,睡觉都不忘喊那男人的名字,还说跟你没关系!”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阴冷的声音,简微一惊,意识瞬间清醒,猛然睁开眼睛。

    简大富站在床边,嘴里含着根牙签,吊儿郎当地笑着,“哟,醒了呢。”

    简微吓得浑身发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你……你怎么来了?你想做什么?!”

    简大富哼笑声,“我来做什么?上次不是跟你说得很清楚吗?一个星期后我来拿钱,七十万,准备好了没?”

    “我没有钱!”简微浑身抖个不停,眼睛通红,狠狠地瞪着他。

    “少他妈跟老子装!”简大富眼神一狠,猛地一脚踹翻了床边的凳子。

    凳子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简微紧紧咬着唇,眼睛通红,死死瞪着他,却拼命忍着没有掉一滴泪。

    倔强的样子不知怎么就激怒了简大富,他突然上前,猛地一把揪住了简微的头发,“臭丫头!还敢瞪我!长大了骨头硬了是吧?我可是你老子!”

    简微瞬间崩溃,“你不是!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她再也忍不住,多年的委屈和痛苦倾数涌上心头,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头皮疼得发麻,她抓着简大富的手,哭着大喊,“你放开我!疼!”

    “你还知道疼?!你今天不把钱拿出来,老子打死你!”简大富一把松开了简微的头发,恶狠狠地威胁。

    简微满脸眼泪,紧紧抱着被子,害怕得浑身发抖,颤着声音说:“我说了,我没有钱。”

    “你没有钱?你没有钱还敢做手术?还能住这么好的病房?我告诉你,你这条命可是老子给你的,别忘本!”简大富满脸凶恶,仿佛对面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女儿。

    简微哭着说:“我病了你不知道吗?我上次半夜晕倒,差点死在家里,你不知道吗?你成天不是喝酒就是赌钱,从来没有管过我,你有什么资格当我的爸爸……”

    “你少废话!老子把你生下来就不错了!你赶紧的,把那七十万拿出来,只要你把钱拿出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找你!”

    “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

    “妈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简大富眼神一狠,上前就是一巴掌——

    “住手!”兰姨去外面给简微买饭了,进门见到这一幕,吓得尖叫,立刻朝着病床边跑去,整个身躯挡在简微面前,“你是什么人?!立刻滚出去!否则我马上报警!”

    简大富扬起的巴掌还没落下,见着来人,眼睛一眯,“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教训女儿,外人滚开!”

    兰姨一愣,下意识回头看了简微一眼。

    简微缩在被子里,脸色苍白,浑身发抖。

    兰姨瞧着一阵心疼,回头,狠狠瞪着眼前流氓一样的男人,“我不管你是谁,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简大富却根本不怕,猛地一把将兰姨推开,“滚开!老东西!”

    兰姨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起这样子推,整个人重重摔到地上,疼得她哎哟一声惨叫。

    “兰姨!”简微大惊,立刻从床上跳下来,跑过去扶着兰姨,满脸愧疚,声音哽咽得厉害,“兰姨你怎么样?摔疼了没?”

    就在这时候,一名护士过来给简微换吊瓶,却见屋里一片狼藉,简微和兰姨摔在地上,中间还站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凶神恶煞的男人。

    男人嘴里骂骂嚷嚷,一把将简微从地上拽起来,“今天是龙哥给我的最后期限,你今天不给钱,就别怪我这做爸爸的无情,拿你抵债了!”

    护士大惊,急忙跑进去,“你快放开她!她是病人!”

    简大富恶狠狠瞪她一眼,“老子教训女儿,有你们什么事儿!别没事找事!”

    那护士上前要去救简微,兰姨在旁边给她使了个眼色,那眼神是在示意她多找几个人来。

    护士会意,一咬牙,转身立刻往外跑。

    “周医生不好了!vip病房的简小姐出事了!”那护士从病房出来,惊慌地往周祁办公室跑,哪知一打开门,却见里面空荡荡的,周祁根本不在。

    “你找周医生吗?周医生今天休假呢。”身后有人提醒。

    那护士着急,慌里忙张给周祁打电话。

    周祁正在度假山庄休假,接到电话的时候才刚刚起床,声音有些干涩,“怎么了?”

    “周医生,不好了!vip病房的简小姐出事了……有个男人,好像,好像是她父亲,打起来了!”

    周祁脸色骤然剧变,“你赶紧找几个人上去拖住!我马上来!”

    “好!”

    周祁挂了电话,立刻给林谨言拨了过去。

    林谨言正准备上飞机,手机突然响起,他低头看了眼,见是周祁,接起来,低声问:“有事?”

    周祁声音急促,“你走了没有?”

    “还没,怎么……”

    “你赶紧回来!简微出事了!”

    ……

    林谨言快步从机场出来,孟遥小跑跟着身后,“林总,美国那边……”

    “推掉!”

    孟遥着急,说:“林总,那可是几个亿的项目,已经推延过一次了,这次要是再……”

    林谨言根本顾不上,满脑子都是周祁刚刚的说的那句,简微出事了。

    他大步往外走,一步没停。

    到了停车场,直接打开驾驶座。

    孟遥站在旁边,欲言又止。

    她跟了林谨言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这样方寸大乱。

    林谨言一上车,立刻启动车,猛地一脚油门下去,车子迅速窜了出去。

    他车速极快,基本已经到了极限。

    原本四十分钟的路程,结果二十分钟就到了医院。

    从车上下来,将车门猛地一甩,大步往医院里走。

    林谨言脸色难看到极点,浑身散发着压抑的怒气。

    这是他发火的前兆,身后跟着四名黑衣保镖,一个个吓得大气不敢出。

    病房里,简大富正拽着简微的胳膊,凶狠地说:“既然你不肯拿钱!那你就别怪我这做父亲的无情了!龙哥说了,今天再拿不出钱,就要废我一根胳膊,你不肯帮我,那我就只能拿你去抵债了!”

    说着,拽着简微就要往外拖。

    医护人员全都上前去拉,简大富恶狠狠骂,“都他妈滚开!老子的家事儿什么时候轮到外人多管闲事!”

    “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