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甜蜜蜜 > 正文 18.第18章

正文 18.第18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谨言给简微讲完题, 顺手在本子上写了几个题, 边写边说:“给你出几个同类型的题,回去自己重新做下。”

    简微点头, 歪着脑袋, 托着下巴看他。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林谨言不抬头也能感觉到她的视线, 随口问:“看什么?”

    简微想了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林谨言, 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她刚刚就一直想问了。

    林谨言握笔的手微顿,抬起头来,“怎么突然问这个?”

    “关心你嘛。”她摸摸鼻子, 有一点心虚。

    林谨言看她一眼,半晌,才回她,说:“暂时没考虑。”

    简微一怔,随即眼睛蓦地亮了起来, “那还会再等几年吗?”

    林谨言“嗯”一身,低头继续出题。

    简微听见林谨言说过几年才会考虑结婚, 心情突然有点好。

    她弯着眼, 笑眯眯望着他。

    过了会儿,突然又忍不住问了句, “林谨言, 你现在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林谨言一怔, 顿了几秒,抬头看她。

    简微和他目光对上,有点说不出的紧张,双手下意识地搅在一起。

    “问这个做什么?”林谨言突然开口。

    简微抿抿唇,小声说:“就,就关心你嘛。”

    林谨言看着她,目光很深。

    简微紧张地拽着手指,对上林谨言的视线,目光有些躲闪。

    等了很久,林谨言都没有回答。

    就在简微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他说:“有。”

    简微一怔,猛地抬头,下意识问:“谁啊?”

    林谨言看她一眼,却突然将卷子拍她头上,说:“小姑娘家问这么多做什么,回去做你的题。”

    说完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回屋去了。

    简微皱了皱眉,抬手将卷子从脑袋上取了下来,扁着嘴,小声嘀咕,“问问都不行。”

    她坐在那儿,愣愣地盯着阳台外面。心里好奇,又有点不是滋味儿。

    林谨言有喜欢的人,他居然有喜欢的人。

    不过其实也正常,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可能没个喜欢的人。

    这么多年没结婚,难道是心里有个难以忘怀的白月光?

    简微回到房里,疲倦地躺到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林谨言的身影。

    闭上眼睛,想将他身影甩开,却越发清晰。

    她摸出手机,打开了过年那天录的视频。

    漫天的烟火,林谨言穿着黑色的长羽绒服,双臂环胸,身体慵懒地靠在凉亭的柱子上。

    她让他许个新年愿望。

    他看着她,嗓音沉沉:“新年愿望,希望简微明年能考上理想大学。”

    明亮星火下,他眼睛漆黑而明亮,像磁场一样,将她吸引进去。

    简微反复看着这段视频,看到第十遍的时候,终于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将手机关掉,扔到一旁。

    她使劲拍了下脑袋,暗暗骂自己:都快高考了,胡思乱想什么。

    她从床上下来,振作精神,走到书桌前,背脊挺得笔直,又认真看起书来。

    ……

    临近高考那段时间,天气越来越热,热到中午吃个饭都能浑身汗湿。

    谢柔受不了去买冰棍,简微也跟着买了一根。

    两人一边吃一边往教室走。

    “微微,你想好考什么学校了吗?”

    离高考也就两个星期不到了,大多数同学基本都有了自己确定要考的大致方向,但简微确实没有,摇头说:“还没想好。”

    谢柔说:“你成绩这么好,考清华北大都没问题。”

    简微倒也想留在北京读书,这样能和林谨言近一点,叹了口气,说:“希望能考上吧。”

    学校是市重点,简微待的班级又是文科尖子班,她最近几次考试基本都稳定在一二名,上清华北大问题的确不大。

    但她最近一直在给自己减压,倒是没有想太多这些,反正只要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就行了。

    一聊到考试,气氛就变得有些沉重,谢柔索性又换了个话题,说:“微微,等毕业以后,你会和江凛在一起吗?”

    简微一愣,有些惊讶地看向谢柔,“怎么这么说啊?”

    谢柔嘿嘿一笑,“江凛对你那么好,你还真对他没意思?”

    简微摇头,“没有,我当他是朋友的。”

    的确,江凛对她是很好。热了会帮她开风扇,冷了会把他衣服脱下来给她穿,她忙着学习没时间去吃饭,他会帮她打包回来,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个给她带来,给她买礼物,心情不好会讲笑话逗她开心。

    谢柔笑嘻嘻说:“你现在是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等毕了业就不会这样想了。”

    简微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笑了笑,结束了这个话题。

    ……

    回教室的路上,简微隐隐发觉有点不对劲,老是有人盯着她瞧,她悄悄捣了下谢柔,小声问:“你有没有发现老有人看我呀?”

    谢柔哈哈笑,“看你漂亮嘛。”

    “不是,我怎么觉得他们在笑我。”刚有几个男生走过去,还回头看了她好几眼,窃窃私语,好像在嘲笑她。

    谢柔四下望了望,“没有呀,哪有嘛。”她拍拍简微的手,说:“你别乱想。”

    简微抿了抿唇,摸不着头脑,索性也不再想。

    四楼,教室门口,几个男生站在外面,大概是刚吃了饭,正在休息。

    江凛也在里面,身体懒散地靠在阳台上,双手插在裤袋,看见简微,朝她挑眉一笑,“吃了?”

    简微点头,问他,“你们吃了吗?”

    江凛笑,“没啊,你要不要陪我再吃一顿?”

    简微抿抿唇,回他,“不要。”

    说完就转身,往教室里走。

    简微转身的瞬间,江凛眼角一抽,视线落在她白色裤子后面那块红色血迹上。

    都是高三的男生了,什么都懂。他立刻大步走过去,将简微身体挡住。

    简微感觉到身后有道高大的身影,回头,看向他,“怎么了?”

    江凛有点尴尬,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你裤子脏了。”

    简微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江凛干咳一声,低声道:“那个……血。”

    简微听言,猛地睁大了眼睛,几秒钟之后,脸瞬间通红,下意识将双手伸到后面挡住。

    难怪刚刚老有人盯着她,想到自己居然这样坐了一路,简微丢脸极了,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江凛护着她走到位置上,说:“你等下。”

    说完就跑到自己位置上,从书包里拿出一件球服。

    白色的无袖的背心,很大。

    他拿到简微面前,递给她,“穿在外面吧,能遮住。”

    不是办法的办法,简微犹豫了下,满脸通红地接了过来,“谢谢你江凛,我晚上回去给你洗了,明天早上给你带来。”

    江凛勾唇笑,“没事,你可以留下做个纪念。”

    简微大姨妈提前来了,她没准备,找同学借了姨妈巾去厕所换,然后把江凛的衣服套在了t恤外面。

    他衣服很大,长度到她大腿下面了,裤子打脏的地方被牢牢遮住。

    虽然穿件男生的衣服在外面也很奇怪,但总比让人家看见她大姨妈漏出来好。

    简微穿着江凛衣服回教室。

    江凛看见,扬眉一笑,“啧,简微,我的衣服你穿得怎么这么好看啊?”

    简微尴尬,红着脸坐到位置上。

    从下午到晚上,简微一直坐立不安,从来没有这么盼望过放学。

    熬了好几个小时,晚上九点四十,下课铃一响,简微几乎立刻从凳子上跳起来,和谢柔招呼一声,匆匆忙忙背着书包就往外跑。

    一路快速走到校门口,下意识往路边望了一眼。

    因为晚上放学晚,林谨言家又住得远,所有一直是李叔负责接她。

    车子停就在马路对面的大榕树下,她眼睛一亮,立刻跑了过去。

    然而,拉开车门的瞬间,她顿时就傻眼了,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惊讶问:“林谨言,怎么是你?”

    林谨言原本正在打电话,听见车门拉开的声音,便回过头,视线落在简微身上那件明显是男生穿的球服上,脸色顿时黑了下去,连带说话的语气也变冷,“先这样,明天再说。”

    说完就挂了电话,眉头紧皱,眼睛紧盯着简微身上的衣服,语气带着几分怒意,“你穿的这什么东西?”

    简微愣了愣,答说:“球,球服啊……”

    林谨言黑着脸,“你自己没衣服?!”

    简微被林谨言这莫名其妙的怒火吓住,白着脸,站在外面,愣愣地看着他。

    林谨言皱眉,斥声道:“上车!”

    简微吓地肩膀缩了缩,乖乖坐上了车。

    林谨言盯着她,见简微垂着脑袋,身体往车门边靠,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这才察觉自己有点吓着她了。

    他抬手按了下眉心,强行将满肚子恼火压下,语气稍微缓和一点,“谁的衣服?”

    简微抿抿唇,抬头看着他,“江,江凛的。”

    林谨言皱眉,“你穿他的衣服做什么?”

    简微脸红了红,小声解释,“裤子,脏了。”

    林谨言微怔,视线落到简微裤子上。

    白色的裤子,又见简微突然红了脸,顿时反应过来。

    但看着简微身上穿着别的男人衣服,心情还是很不爽,沉着脸训她,“那也不能随便穿男的的衣服。”

    简微点头,“我回去就换。”

    林谨言瞧着那身衣服碍眼,说:“现在就换。”

    “啊?”简微一愣,抬头看他。

    林谨言看她一眼,“脱下来。”

    他眼神不容拒绝,简微抿了抿唇,想着反正坐在车上也没看见,索性点头,把衣服脱了下来。

    林谨言一把拿过来,直接扔到了后座。

    简微往后看了一眼,回头,想说什么,但看看林谨言脸色,话到嘴边,顿时又咽了回去。

    车子终于启动,林谨言黑着脸,一言不发。

    简微没话找话,问他,“怎么今天是你来的?李叔呢?”

    “有事。”

    林谨言惜字如金,似乎很不愿意跟她说话。

    简微这会儿缓过来,盯着林谨言,忍不问他,“林谨言,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林谨言侧目看她一眼,反问:“男人的衣服能随便穿?”

    “那我不是也穿过你的吗?”怕他忘了,还特意提醒,“过年的时候,那件羽绒服。”

    林谨言沉着脸,说:“我不一样。”

    简微不懂了,“哪里不一样?”

    林谨言皱眉,侧头,盯着她问:“你在跟我顶嘴吗?”

    简微扁扁嘴,“你无缘无故把我凶一顿,我问两句怎么了?”

    “我凶你了?”

    简微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没凶?”

    林谨言沉着脸,誓不承认自己刚刚凶了。

    简微有点委屈,小声说:“林谨言,你要跟我道歉。”

    林谨言侧目看她一眼,没应。

    一路无话,车开到院子,简微拉车门就下车,没有等林谨言,径直往家门口走。

    林谨言将车停好,快步走上去,在简微即将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一把握住了她手腕。

    简微微怔,回头看他。

    绷着脸,满脸写着不高兴。

    林谨言盯着她,良久,终是无奈叹了一声,“我错了,不该凶你,别生气了,行吗?”

    简微嘴巴紧紧抿着,听言才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气鼓鼓的,一言不发。

    林谨言这辈子都没跟人这么道歉过,见简微这样,无奈又好笑,抬手揉了下她脑袋,“别气了,嗯?”

    简微想了下,半晌,才哼了一声,应他,“我接受。”

    林谨言嘴角微弯了下,拍拍她头,“回去吧,早点睡。”

    简微点头,看着他,“你也是。”

    说完就转身,开门进屋去了。

    准备上楼的时候,简微又突然想起个事儿,回头,“你刚才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干嘛生气啊?”

    林谨言:“因为衣服太丑。”

    简微:“……”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