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甜蜜蜜 > 正文 25.第25章

正文 25.第2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简微话音落, 林谨言直接气到说不出话来, 冷着脸盯着简微看了一会儿, 最后什么也没说,冷笑声, 转身回房了。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简微吓得肩膀一缩, 本能地朝着林谨言紧闭的房门看过去。

    轻轻抿了下唇,心想:她会不会说得太重了?

    兰姨从楼下走上来, 一脸纳闷地问:“微微, 先生怎么了?”

    她刚在厨房收拾,听见关门声就立刻跑出来了。

    简微心虚地摸摸鼻子, 干笑了笑, 说:“应该,没事吧……”

    简微把林谨言给气呛了, 连着好几天没搭理她。好几次两人在楼梯间撞见, 简微想跟他打声招呼, 结果林谨言直接把她当透明空气, 从她身边擦身走过。吃饭也是,就算在家里吃,也直接让兰姨给他送到楼上去。

    一连冷战了好长段时间,两个人几乎没说过一句话。至于简微,因为本来就想着要和林谨言保持距离, 所以也没主动求和。

    她白天出门打工, 晚上就窝在卧室里写小说——她的霸道腹黑总裁先生。

    加上林谨言这段时间也很忙, 早出晚归,其实两个人能见面的机会也不多。

    这场冷战一直持续到简微填志愿那天,林谨言终于绷不住了。

    上午九点,上三楼,敲了简微的房门。

    简微一早就起来,林谨言敲门的时候,她刚刚打开填报志愿的界面。

    听见敲门的声音,微怔了下,回头往门口望了一眼,随后才站起来,走到门口开门。

    看见林谨言站在门口,微怔了下。

    林谨言直接推门进屋,“志愿填了吗?”

    他神色平淡,仿佛这段时间的冷战没有发生似的。

    简微也不想和他那么尴尬,赶紧顺杆往下爬,一边往桌前走一边说:“还没有,刚刚开始呢。”

    她桌上放着一本报考指南,电脑页面显示在登陆那页。

    出成绩那天,简微跟他说分数了,他当时没理她,但听见了。走过去,将报考指南往边上一扔,“q大和b大,随便选个吧。”

    简微一怔,抬头看着他,“为什么?”

    “你的分数足够了,随便一个学校都能稳上。”林谨言说。

    简微抿抿唇,小声嘀咕:“我想去外地。”

    林谨言脸色一沉,声调拔高了几分,“你再说一次?”

    语气里透着几分明显的威胁之意。

    简微咬了下唇,抬头,很不解地问:“为什么你非要我留在我北京?”

    林谨言看着她,说:“你病还没好,我不放心。要是在外地出了什么事,我之前花的钱不都白费了?”

    这理由简直无懈可击,简微竟然无法反驳他。

    不过,其实她也没真的想去外地,这几天查了很多资料,结合她自己喜欢的专业,最后填了q大的心理学专业。

    林谨言看着她填好志愿,终于松了口气。

    “等我过阵子有空,先带你去学校熟悉下环境。”林谨言说。

    简微“哦”了一声,顺手将电脑合上。

    林谨言看着她,视线却突然被她左手手背上一片红印吸引,眉头一皱,一把将她手拉起来,“手怎么了?”

    简微低头瞄了眼自己手背,无所谓地说:“不小心烫了下。”

    她最近白天在奶茶店打工,前天给人做奶茶的时候,同事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开水烫到手背上,留了点痕迹。

    她想将手收回,却被林谨言拽得更紧。她抬头,林谨言黑脸瞪她一眼,“笨手笨脚!”

    简微被骂得不大高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得你自己好像没被烫着过似的。”

    “呵,几天没说话,你这顶嘴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厉害了?还学会翻白眼?”林谨言好阵子没和简微这样聊天,这会儿见她又跟往日一样使性子,连日来的阴霾忽然就散开了。

    说:“等着。”

    他转身出门,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只烫伤膏,还是上次简微在医务室给他买的那只。

    将简微手拉起来,将药膏挤在她手背上,低着头,很认真地帮她涂抹均匀。

    他动作很轻,指腹在简微手背上温柔抚摸,

    摩擦出了一些热度,连带将简微的心也捂热了。

    她看着他,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不知道还能和他在一起多久,也不知道哪天可能就必须离开这里了,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忽然不想再这样跟他闹别扭冷战了。

    林谨言一边帮简微上药,一边说:“不要再去打工了,不缺那点钱,这么热的天,每天跑来跑去也不嫌累。”

    “反正我在家里待着也没事啊,而且我好多同学都有在打暑假工啊。”她是想自己赚开学的学费,不想都读了大学还要依靠林谨言。

    林谨言看她一眼,沉默了会儿,忽然说:“实在想工作到公司来吧。”

    简微一惊,睁大了眼睛,“你们公司还招暑假工啊?!”

    “你觉得呢?”林谨言微一挑眉,反问她。

    “呃,我觉得……不太可能吧?”

    那么大的集团公司,怎么可能会招暑假工?

    林谨言将药膏收起来,“知道就好,给你开个后门。”

    简微眼睛蓦地一亮,弯着眼,笑得像只小狐狸,满脸期待地问:,“老板,我能问问工资多少吗?”

    林谨言微勾着唇,笑问:“你想要多少?”

    简微眨眨眼,说:“工资不是你开吗?”

    林谨言眼里几分笑意,抬手揉她脑袋,说:“到时候看你表现。”

    ……

    简微辞了奶茶店的工作,去了林谨言公司上班。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的心态变了又变,从最开始觉得很难过跟他使性子,到刻意躲着他回避他,再到现在,希望能在剩下为数不多的日子里多留下些美好的回忆,于是又变回了从前的相处模式。

    虽然林谨言让她来公司上班,但她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能做的事情实在不多。林谨言给她安排在行政部,每天帮着传送些资料,接接电话通知下会议什么的。

    简微被安排到行政部来的那天,整个部门的人顿时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这可是boss的女人啊!稍有不慎,他们这些人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

    以至于简微刚到工作岗位那两天,都没有人吩咐她做事,她主动去问,大伙儿就满脸笑容地跟她说没什么事干。

    然而说没什么事干的大家,事实上每天都忙得飞起,甚至经常忙到连饭都没时间吃。

    简微不好意思闲着,索性自己去找活干,见大家忙的时候帮着复印下文件、楼上楼下送送资料,大家忙到没时间吃饭的时候就帮着定外卖买饮料。

    总之,即便都是一些很杂碎的事情,简微都很努力在做。

    大伙儿对她渐渐有了些了解,尤其当简微嘴甜甜喊哥哥姐姐的时候,关系瞬间就跟大家拉近了。

    这天上午不是特别忙,坐在前排位置的一名美女突然转着椅子坐到简微面前,笑眯眯盯着她,“微微呀,我能问你个问题不?”

    简微正仰头喝水,闻言重重点头。

    周颖笑得一脸暧昧,神秘兮兮地凑到简微面前,低声问:“微微,你是不是总裁的女朋友呀?”

    话音落,简微一口水突然噎在了喉咙,剧烈咳嗽起来。

    大伙儿纷纷围过来,周颖忙给她拍背,“哎,你这是什么反应啊?”

    简微咳得脸都涨红了,好半晌才缓过来,特别特别认真地强调,“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是林谨言的女朋友,不可能的。”

    大伙儿一愣,“真的?我们大家都以为你是林总女朋友呢?”想起上次林总在食堂各种贴心照顾,是个人都会往那方面想的。

    简微忙不迭解释,“不是不是,你们误会了,他……他其实算是我哥哥吧。”

    简微如是解释。

    大伙儿纷纷感到惊讶,但惊讶之余又觉得这样才合乎情理。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林谨言应该会喜欢苏星蕴那种类型,漂亮、高贵、聪明,是和林谨言气场相近的人。

    自从大家知道简微不是未来总裁夫人之后,很她相处就随意了很多,简微每天除了工作就是跟小姐姐们聊天,跟她们学化妆搭配衣服什么的,还学了点恋爱经验。

    所有人都劝她:谈恋爱要趁早,大学四年千万别浪费了。因为一旦大学不谈,以后毕业工作一紧张,大概连谈的心思都没了。

    简微想到林谨言,心情又有些复杂了。

    暑假日子过得很快,还有几天开学的时候,简微收到了来自隔壁技术部程序员哥哥的一束玫瑰花。

    简微第一次收到花,有点不知所措,办公室的姐姐们都劝她试着约下会,她笑着打哈哈,没有回应。

    虽然不喜欢,但人家送的花也总不能直接扔了,只能等下班的时候带回家去。

    晚上林谨言加班,简微等大家都走了,收拾东西抱着花上楼找林谨言。

    她每天都和林谨言一起回家,但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并没有告诉别人她和林谨言住在一起。

    晚上七点,简微悄悄来到了顶层,总裁大厅空荡荡的,所有人都已经下班回家,唯独林谨言办公室里还亮着灯。

    整层楼安静得听不见一点声响,简微下意识放轻了脚步,走到总裁办公室外面,动作很轻地推开了门,猫着身子,从门缝里探进去个小脑袋,眼睛滴溜溜,一眼就看见坐在办公桌前正认真工作的林谨言。

    林谨言听见动静,微抬下眼,见简微探个脑袋在门口,眼睛正滴溜溜盯着他,顿时哭笑不得,喊她,“你躲在那儿做什么?赶紧进来。”

    简微嘿然一笑,这才将门推得更开些,直着身子走了进去。

    林谨言看见她手里抱着的花,脸色顿时一沉,“哪里来的花?”

    简微回他,说:“技术部一哥哥送我的。”

    林谨言听言,脸色更难看了,皱着眉说:“赶紧扔出去!”

    简微一愣,“为什么啊?这是人家一片心意,我不想……”

    “我花粉过敏!”林谨言瞪她一眼,说。

    简微愣了半晌,随即反应过来,然后便没再犹豫,立刻把花抱到了外面,想了会儿,把它放到了摆放着一些绿植的阳台上。

    回办公室的时候,却又忽然纳闷:林谨言花粉过敏?可家里院子不是还养了很多花吗?

    莫非只对玫瑰花过敏?

    简微把玫瑰花拿出去了,林谨言心情总算好了点,没刚才那么刺眼了。

    简微坐到沙发上,问他,“你大概还有多久啊?”

    “还有会儿,你要是困了就到里面去睡。”

    简微摇头,“我就在这儿。”

    简微坐在沙发上,一边玩手机游戏一边等林谨言下班。

    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十点。简微昨晚凌晨三点多才睡,中午又没睡午觉,这会儿已经困得不行,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之后,终于撑不住,歪着脑袋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屋里冷气大,林谨言见简微睡着了,起身走到她面前,微一俯身就将她轻轻抱了起来,转身,往休息间走。

    林谨言将她放到床上,简微睡得很熟,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床头微黄的灯光照在简微脸上,将她五官衬得格外温柔。

    夜深人静,周遭没有半点声响,林谨言看着她,一股欲望又开始在体内蠢蠢欲动。

    视线落在简微粉色的花瓣唇上,林谨言喉咙微紧,犹豫片刻,缓缓俯下身。

    简微睡得很香,嘴角微弯着,仿佛做着什么美梦。

    距离越来越近,彼此的呼吸渐渐交织在一起。

    林谨言目光紧紧地凝视着简微,随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呼吸不自觉地加重。

    双唇相隔半指距离的时候,简微突然嘟囔了声,小脸皱了皱,翻了个身。

    林谨言看着她,忽然想起上次在度假山庄被简微打了一巴掌的事情,浑身的情欲瞬间消失殆尽。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嘴角微勾,眼里几分无奈宠溺的笑意,摸了下她脑袋,起身帮她盖好被子,随后才转身出去。

    ……

    简微开学头一天,公司举办慈善晚会,据说整个京圈的上层人士都会出席。

    简微勉强算得上公司员工,头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盛会,大晚上激动得不睡觉把林谨言之前给她买的衣服都拿出来试穿。

    从一堆衣服里挑了一条白色的小礼裙,换上就往楼下跑。

    客厅里,兰姨正在看电视,听见脚步声,便回过头,看见简微的瞬间,慈祥地笑了起来,“这件衣服漂亮呢微微。”

    “真的吗?”

    “是呢。”兰姨一脸真诚。

    简微嘿嘿一笑,四下张望了眼,问:“兰姨,林谨言呢?”

    “先生应该在书房吧。”

    简微“哎”一声,说:“我上去上他看看。”

    说着就又咚咚咚往楼上跑。

    书房里,林谨言正在工作,简微推门进去的时候,他微微抬了下眼,看见简微的瞬间,眼里顿时闪过一抹惊艳。

    简微牵着裙摆走进来,很认真问他,“好看吗?”

    林谨言从惊艳中回过神来,点了下头,回她,“好看。”

    简微盯着他,不太相信的样子。

    她又跑回屋换了一条黄色的裙子、一条粉色的、一条浅绿色。

    一条条换给林谨言看,结果他每件都拿不定主意了,索性把几条裙子都扔他面前,“你给我选选吧。”

    林谨言挑眉笑,“想我帮你?”

    简微忙不迭点头。

    林谨言看着她笑,突然对她招手,“过来。”

    简微走过去,一脸认真地望着他。

    林谨言嘴角微弯,看着她,说:“求我就给挑。”

    简微立刻双手合十,“求你,求求你。”

    林谨言看着她,眼里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抬手,指了下那天白色的小礼裙。

    “谢了!”简微一喜,立刻跑过去将裙子都抱起来,欢欢喜喜往外跑了。

    第二天,公司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晚上的慈善晚会。

    据说这是公司每年一度的大日子,上层人士几乎齐聚。

    简微第一次参加,除了和大家一样的期待外,还特兴奋。

    昨晚在群里跟朋友们说要来参加这个慈善晚会,可把大家都兴奋坏了,一个个让她拿签名。

    想到拿签名的事儿,她凑到周颖面前,“周姐姐,晚上甄意意会来吗?”

    周颖笑眯眯,“来啊,每年都来。”

    群里几个男生是甄意意的头号粉丝,苦苦哀求一定让她拿签名回去,都恨不得给她跪了。

    简微笑开,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纯白色的手绢来塞进包包里,打算待会儿找甄意意要签名使。

    她想了下,签在纸上太容易丢了,t恤她也来不及给他们买,就从兰姨那里拿了几张手绢。

    唔,给男生用可能娘了一点,不过,反正是用来收藏的嘛。

    终于熬到下班,晚宴就在林氏旗下最大的酒店举行。

    简微本来打算和同事们一起去,热闹。哪知道刚走到电梯口就接到林谨言电话,让她上楼。

    她皱了皱眉,和同事们说突然有点事儿,让他们先走。

    大伙儿纷纷进了电梯,周颖冲她飞吻,满脸笑容,“早点来啊微微,我们给你留位置!”

    “诶,一会儿就来!”

    简微不情不愿地上楼。

    办公室里,林谨言正在穿外套。

    白衬衣,一身熨烫得极为平整的黑色西装。

    简微见过他身材有多好,肩膀宽阔,身形健硕,胸肌和腹肌都不是太夸张,有种恰到好处的美感。

    也只有他能把西装穿得这么好看,人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也能秒杀一众人,浑身都是与生俱来的气场。

    明明天天都见到,但今天似乎更帅了,帅到她看着他,完全挪不开眼睛。

    林谨言穿好衣服,准备系领带。

    见简微傻乎乎站在旁边,唤她,“过来。”

    简微这才回神,立刻朝他走过去,“怎么了?”

    林谨言把领带递给她,“给我系上。”

    简微一愣,有点纳闷地看着他,“你怎么不自己系?”

    林谨言:“让你系你就系,哪来这么多废话?”

    简微伸手接过,撇撇嘴,小声嘀咕,“整天就知道压榨我。”

    头疼,让她给他按摩头,工作到半夜饿了,非把她喊起来给他做宵夜,领带自己会系,现在还非要让她系不可。

    “你说什么?”简微小声嘀咕被林谨言听见,眼睛眯了眯,看着她。

    简微说:“我说我给你系丑了,你可别怪我!”

    话是这样说,但还是很认真地微仰着头给林谨系领带。

    林谨言看着简微认真给他系领带的样子,眼角眉梢满是笑意,心情格外好。

    简微坐林谨言的车去的酒店,酒店门口挤满了记者。

    林谨言开车饶了一圈,从vip通道进了停车场。

    林谨言是慈善助学基金的发起人,必然要出去接受采访,但他还是先把简微送到会场。

    简微知他忙,不敢耽误他,忙催他去办自己的事情。

    会场太大,林谨言不太放心她,给孟遥打电话让她过来照顾简微。

    挂了电话,又仔细叮嘱她,“你一会儿不要乱跑,晚会大概要持续到十点结束,你就在里面待着,完了我给你打电话,一起回家。”

    回家两个字听着简直温暖极了,简微弯眼笑,乖乖点头。

    林谨言等到孟遥过来,把简微交给她之后才离开去应酬自己的事情。

    会场中间有一个水池,水里五光十色,四周有喷泉眼,泉水汩汩冒出来。

    水池四周是长形餐桌,桌面上罩着白色的丝绸桌布,烛台上插着白色蜡烛,暖黄色的烛光被微风吹得轻轻摇曳。

    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点心、瓜果、蔬菜、饮料、海鲜、牛排……每一道食物看上去都格外诱人。

    中午办公室的姐姐们都说晚上有很多好吃的,简微中午特意没吃,空着肚子就等着晚上这一顿。

    这会儿见着这么多好吃的,顿时馋得不行,拉着孟遥悄悄问:“孟姐姐,现在可以吃东西了吗?”

    孟遥微笑,点头,“当然可以。”

    说着,就带着简微到餐桌前,取了一个干净的碟子给她,“想吃什么自己随便吃。”

    简微开心得眯起了眼睛,立刻给自己叉了一块儿蛋糕,香草味的奶油蛋糕,又香又滑,好吃极了。

    简微一边吃东西一边问,“孟姐姐,这里待会儿要做什么呢?什么程序呀?

    孟遥解释说:“一会儿林总要上台致辞,接着是现场捐款,最后才是晚宴。”

    简微听到最后一句,一块牛排含在嘴里,顿时不知该吐出来还是该咽下去。

    难怪其他人都没有在吃东西呢。

    孟遥见状,笑了起来,“没关系的,林总特意吩咐过,不能让你饿肚子,饿了就吃事的。”

    简微觉得不好意思,干笑说:“还是一会儿再吃吧,刚吃了块蛋糕,有点饱了都。”

    有点尴尬的,讪讪将碟子放下。

    孟遥见她因为不好意思垂着脑袋脸红红的样子,不由笑了笑。

    难怪林总喜欢,倒真是个很可爱的姑娘。

    忽然,视线越过简微看见一道熟悉身影。

    一名身灰色西装,长相英俊,身形颀长挺拔的男人站在对面。

    孟遥立刻大步走过去,很有礼貌地招呼,“周总好,好久不见。”

    周林延笑了下,“好久不见,孟秘书。”

    “周总的妹妹有下落了吗?”周家有个流落在外的女儿,上次周林延跟林谨言商业合作的时候,曾经拜托林谨言帮他留意一下。事隔几个月,孟遥便关心地问了一句。

    周林延摇头,右手插进裤袋里,神色顿时有点凝重。

    孟遥顿时有些自责,忙道歉,“对不起周总,我不是故意……”

    “没事。”周林延淡声说。

    “对了,周总,上次您和林总谈过的那个项目,林总的意思是……”

    简微笑眯眯凑上来,一脸暧昧,“孟姐姐,那个帅哥是谁呀?”

    孟遥见她一脸暧昧的笑,摇摇头,笑说:“想哪儿去了,那是爱信集团的总裁,和我们公司有深度合作的,过去打个招呼。”

    简微恍然,这样啊。

    不禁往男人的方向看了一眼,视线刚扫过去,男人忽然也抬头朝这边看过来。

    简微一愣,随即礼貌地微笑了下,便转过头,看向别处去了。

    会场忽然响起一阵雷鸣的掌声,简微一怔,下意识循着人群沸腾的方向望去。

    林谨言在众人的瞩目下,走上了主席台。

    他身形格外挺拔,他站在上面,眉眼疏淡,他将话筒拿在手上,只一个眼神,全场便瞬间安静下来,周身都是气场,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简微往前走了两步,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他无比从容站在全场最瞩目的位置,低沉的声音在整个会场里回荡着——

    简微远远地望着他,眼睛闪闪发光,眼里满满都是掩饰不住的爱慕和崇拜。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