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甜蜜蜜 > 正文 32.第32章

正文 32.第32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谨言一番话顿时令简微充满了安全感,她微笑起来, 片刻, 又小心提醒一句, “但你千万不能为了我给你母亲闹矛盾啊。”

    林谨言听见这话,眸色变得格外温柔, 握着她手, 轻声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他盯着她白皙光滑的脸颊,抬手轻轻抚摸一下,又说:“我妈会喜欢你的。”

    简微不太相信, 满脸担忧,“会吗?”

    “会。”

    他说会就应该会吧?

    简微笑了下,“希望吧。”

    墙上时钟已经到了十一点半, 简微从林谨言身上下来,说:“我回屋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林谨言起身,一把握住她手, 眼角挑着一丝笑意, “在我这儿睡?”

    简微一吓, 立刻说:“不……不要!”

    林谨言见她紧张得小脸都绷紧了,嗤地笑出声来, 抬手捏住她下巴, “逗你玩的, 傻不傻?”

    简微打开他手, 扁着嘴瞪他一眼,“讨厌。”

    骂他一句,掉头就往外走。

    拉开门,突然又想起什么,回头看向林谨言,说:“生日快乐林谨言。”

    林谨言嘴角微弯了下,“嗯,回去吧。”

    ……

    从林谨言房里出来,简微故作镇定,缓慢往楼上走。

    然而当回到房里,将门用力一关,她激动到直接扑到床上,双脚使劲儿地拍着床板,牙齿紧紧咬着被角,不让自己发出太兴奋的尖叫声。

    刚刚那两个缠绵的吻,到现在还清楚地烙在脑海里,唇齿间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和味道,她浑身都烫起来,红着脸脑袋使劲往被子里钻。

    他怎么会喜欢她呢?他居然喜欢她?

    满脑子都是这句重复的话,幸福来得太突然,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刚刚那热烈的亲吻却又无比真实,被他牙齿咬过的舌头到现在还有些痛感——清晰又无比快乐的痛感。

    她激动得抱着被子在床上直打滚,喉咙里终究还是克制不住地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哪知乐极生悲,她抱着被子在床上一滚,一不小心人就滚到了床边,连自救也来不及,连人带被子“砰”地一声重重摔到了地上。

    “啊!”简微嗷呜一声,皱着小脸从地上爬起来,摸着摔痛的屁股,嘟嘟囔囔地又爬回床上去——

    “真倒霉。”

    楼下,林谨言清楚地听见楼上不停传来的更响,眼里染上几分化不开的浓浓笑意。

    ……

    简微激动了大半夜,到凌晨三点多才终于抱着被子抿着笑容入了眠。

    第二天早上七点,阳光透光白色的纱帘柔和地照进屋里,简微缓缓睁开眼,视线迎上那束温暖的阳光,眼睛眯缝成一条线,咧嘴笑开了。

    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两圈,便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进浴室刷牙洗脸。

    到二楼的时候,往林谨言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房门还关着,许是还在睡。

    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喊喊他,兰姨突然在楼下客厅唤她,“微微起来了,正好,去喊先生下来吃饭吧。”

    “哎,这就去。”简微应下,这才转身往林谨言卧室走。

    她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

    简微迟疑了片刻,抬手将门推开。

    林谨言刚洗了澡,从浴室出来,上身水还未干,水珠顺着紧实的肌理线条滴滴滑落,下身裹着根白色浴巾。

    阳光照在他肌理分明的身上,男人的身体强壮性感。

    一大早就看见这么久令人喷鼻血的画面,简微脸一红,立刻别开了眼。

    林谨言嘴角微勾了下,唤她,“过来。”

    简微听见他唤,迟疑了下,有点紧张地走过去,到了跟前,眼睛也不敢往林谨言身上瞄,只越过他,看着他身后的书桌,小声道:“那个……兰姨让我来喊你吃早饭……啊!”

    话音未落,突然被林谨言搂住腰,带入怀里,她一吓,双手本能地撑在林谨言胸膛上。

    掌心下的肌肉滚烫坚硬。

    简微脸顿时通红,急忙将手上移,撑住林谨言肩膀,有些难为情的,眼睛湿漉漉地盯着他,“你,你想干嘛呀?”

    林谨言眼角含笑,低声道:“想吃你。”

    话音落,嘴唇便压了下来,简微“唔”一声,下意识往后退,却被林谨言搂得更紧,整个身体都紧贴在他的身上。

    男人晨起稍微有些激动,吻得格外用力,简微依然学不会呼吸,没一会儿便涨得满脸通红。

    林谨言微松开她,眼睛发红,哑声道:“呼吸。”

    简微被吻到大脑缺氧,一得了空气,这才张开嘴,小口小口呼吸,眼睛湿润地看着林谨言,林谨言拇指在她唇上温柔地摩挲,低笑道:“怎么就不会呼吸?”

    简微看他一眼,语气突然酸溜溜,“谁像你这么有经验。”

    “经验?”林谨言微一挑眉,眼里闪过丝戏谑的笑意,手指轻抬她下巴,突然凑近,低声,“吃醋?”

    简微拿开他手,别开脸,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语气更酸了些,“我吃什么醋?像您这样的成功人士,有几个前女友多正常啊。”

    林谨言终于绷不住笑出来,从身后将她抱住,微俯着身,下巴抵在她肩膀上,低声笑,“还说没吃醋?我怎么闻着醋缸子都快翻了?”

    简微难为情,小声说:“别胡说,我怎么没闻到。”

    林谨言笑了笑,正了神色,“逗你的,哪有什么前女友。”

    简微撇撇嘴,不太信。

    “不信?”

    简微哼一声,心想,没有谈过恋爱的人会这么有经验?

    “以前忙学业,留学回来又接手公司忙事业,前些年公司动荡,出了些大事,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哪有心思想那些,再说,也没遇到过心动的人。”

    简微听到最后一句,嘴角弯了弯,欢喜起来。

    “先……先生,微微……吃早饭了……”

    房门忘了关,兰姨在外瞧了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出了声。她满脸笑容,颇有种“万年不开花的石头终于开了花”的欣慰感。

    兰姨声音一传来,屋里两个人皆是一愣,简微脸通红,瞬间从林谨言怀里出来,垂着脑袋,逃一般地跑出了房间。

    林谨言倒是淡定,看着简微落荒而逃的背影,眉眼间皆是宠溺的笑意。

    兰姨笑容满面地朝林谨言拱了个手,“先生,恭喜你呀。”

    林谨言微笑,心情格外不错。

    ……

    简微晚上要集会,五点多就吃过晚饭,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

    林谨言开车送她,想到她一去学校就得一周才回来,忽然问:“你们学校非得住校?”

    “是啊,每天晚上都查寝的。”

    林谨言头疼地按了下眉心,颇有些郁结。

    公司和家都离简微学校远,平时要见个面还真不容易。

    将简微送到校门口,车停下,简微解开安全带便准备下车。

    林谨言一把握住她手,眼睛漆黑地看着她,“这样就走了?”

    简微微怔,茫然地看着他。

    林谨言微一俯身,右手扣住她脑袋,低头便吻了下来。

    简微傻了片刻,回过神来,闭着眼睛,双手轻轻捏着林谨言的衣服。

    半晌,林谨言终于松开她,眸色深深,哑声问:“晚上有时间吗?”

    “晚上要集会。”

    “几点结束?”

    “八点吧。”

    林谨言抬手摸了下她脸颊,低声道:“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简微有些害羞地点头,心里噗通噗通跳着,她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突然问了句傻话,“林谨言,我们真的在谈恋爱吗?”

    林谨言忍不住笑了,“你说呢?”

    简微:“……”

    他揉她脑袋,低笑声,“傻不傻?”

    ……

    简微从车里下来,一步三回头,林谨言坐在车里,目光始终跟随她,直到她走进校门,穿过拐角,人消失不见才终于收回视线。

    从裤袋里摸出烟盒来,抽出一根含在嘴里,烟草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脑子里却清晰地记得简微嘴唇的味道,香香甜甜私房,像草莓的味道。

    他抽了两口烟,将烟头捻灭,抬手拨了个号码。

    “林总。”

    “你帮我看看q大附近有没有房子,要新房,有合适的就买下来。”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