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甜蜜蜜 > 正文 37.第37章

正文 37.第37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林谨言家里, 车停好。林谨言把简微准备的礼物从后面拿下来, 简微忙跑他面前, 一把抢过来,腮帮子鼓鼓,“我自己拎。”

    林谨言笑得不行, “还怕我抢你功劳?”

    简微抬手捣他一下, “你别说了, 我都紧张死了。”

    林谨言握住她手, “我在呢, 别紧张。”

    “嫂子?是嫂子吗?”一道清脆好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简微一抬头, 便见一名穿着婴儿粉针织衫牛仔裤的漂亮女生站在身后,脸上挂着甜甜的笑, 正探头往这边望。

    见了简微,林漫开心地跑过来,热情地拉住简微的手,自来熟地自我介绍, “嫂子你好,我叫林漫!”

    简微微怔了下, 立刻也没跟着微笑,“你好。”

    林谨言跟简微介绍, “这是我妹妹, 林漫。”

    林漫满脸笑容地望着简微, “嫂子你长得可真漂亮, 比照片上还漂亮呢。”

    简微微楞, “你看过我照片吗?”

    “是呀,哥哥给我看的。”

    简微狐疑地看向林谨言。他什么时候有她照片的?

    林漫挽着简微手往里面走。林家老宅是几代人居住的地方,大得不像一套房子,从前院往里走,经过一片偌大的花园,再往里走,才终于看到一栋白色的房子。

    房门前一大片草地,草色清幽、生机勃勃。

    老爷子正在门前打着太极,看见简微,忙招手唤,“微微啊,快过来。”

    简微忙不迭小跑过去。

    林谨言大步跟在后面。

    简微拎着几袋子东西,迎着风风火跑过去。

    老爷子见她手里拎着东西,眉心一柠,抬头就狠狠瞪了身后的林谨言一眼,“你这混账小子,自己空着手让媳妇儿拎东西?!你这二十几年白活了啊你!”

    林谨言:“……”

    “你还愣着做什么,快拎着啊。”

    “……”

    林谨言刚想解释,说是简微自己要拎着了,话刚到嘴角,简微突然把东西递给他,眼睛眨啊眨,“林谨言,快拎着吧。”

    完了,又对爷爷说:“爷爷您消消气,等我回家让他跪搓衣板。”

    林谨言:“……???”

    老爷子这才哼了声,“对,让他跪搓衣板!不然不长记性,居然让自己媳妇儿拎东西!”

    说完,牵着简微手,“走走,跟爷爷到里面去。”

    简微跟着爷爷往里面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悄悄回了头,朝着林谨言弯眼笑开,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林谨言:“……”

    待简微跟着爷爷进了屋,林谨言看一眼手里拎着的东西,抬手按了下眉心,半晌,终于忍不住笑开了。

    啧,真是个蔫坏儿的小媳妇儿啊。

    林谨言拎着简微的礼物跟着进去。

    里面,简微正坐在沙发上,礼貌地微笑着,和父母说着话。

    徐俪抬头见林谨言拎着几袋东西进来,站起来,“还买东西呢。”

    林谨言似笑非笑地看了眼简微,才说:“是微带的礼物。”

    徐俪微怔,随即笑开,“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呢。”

    说着走到林谨言面前,将东西接过去。

    第一次登门,买的都是些保健品,徐俪将东西拎上楼,心里忽然觉得,这丫头还是挺懂事的。

    ……

    简微原本很紧张,但到了林家以后,气氛其实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紧张。

    尤其是有爷爷在,特别照顾她。

    吃饭的时候,爷爷提到公司五十周年庆典,让简微以林谨言未婚妻的身份出席。

    这对简微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尊重和认可。

    简微受宠若惊,甚至有些慌张。

    林谨言悄悄拉了下她手,低笑,“愣着做什么?还不答应爷爷?”

    简微脑子里懵懵的,愣愣点头。

    徐俪在旁边有点欲言又止,被丈夫悄悄捣了一下。

    她还是有点犹豫,以谨言未婚妻的身份出席公司庆典,等同于向所有人宣布这就是他们家未来的媳妇儿。

    但老爷子开了口,她也不敢公开反对什么,只是后面一直没有讲话了,神色有些凝重。

    ……

    晚上回到家,简微蜷缩在沙发上,抱着林谨言胳膊,担心地问:“周年庆典什么时候?有些什么活动?需要我做什么吗?”

    林谨言笑着摸摸她耳垂,“过年的时候,到时候跟着我就行。”

    顿了下,又说:“要跳舞。”

    简微瞪圆眼睛,“跳舞?!我不会啊!”

    林谨言挑眉,“想学吗?”

    简微使劲点头,“当然!”

    林谨言身体往沙发上慵懒地一靠,一脸坏笑,“讨好我。”

    简微怔住,顿了会儿,甩开他手,“你好坑啊,林谨言。”

    “我坑?今天在老宅谁坑我被爷爷骂来着?”

    简微想起林谨言被爷爷骂的时候那个憋屈的表情,忍不住笑得前仰后翻。

    林谨言眼睛眯了眯,一把将她拉到腿上,咬着牙,“还敢笑?”

    简微抬手搂着他脖子,笑得像小狐狸,“老公,你教我跳舞啊。”

    林谨言听得这声“老公”,眉梢微挑了下,“啧,糖衣炮弹啊简微。”

    ……

    另一头,黎城,莲藕村。

    陈旧的土坯房门前,一老人家拿起周林延手里的照片,格动激动,“这不是小不点吗,都长这么大了,跟小时候没变多少啊。”

    周林延一听,眼睛骤亮,忙问:“老人家,您认识她吗?”

    “认识认识,小不点小时候经常来帮老头子我干活的呀。”他说着,突然顿了下,抬头,苍老的眼里突然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担忧,“这孩子现在还活着呢?”

    周林延微怔,“老人家何出此言?”

    老人家叹了口气,说:“这孩子小时候天天被她父亲殴打,好几次要不是被人撞见,小命都要没了。”

    周林延皱眉,“她父亲为什么要打她?”

    老人家长叹一声,说:“先生到这边坐吧。”

    老伴从屋里端出张凳子来,周林延感激,坐下。

    老人家将照片拿给老伴,“你瞧瞧,这可是小不点?”

    眉目慈善的女人将照片拿到眼前仔细看了会儿,不停点头,“是啊,是小不点。”

    她激动问:“这孩子现在还好吗?”

    周林延想起手里掌握的关于简微的资料,低声道:“以前过得挺辛苦的,但最近似乎还不错。”

    老人家叹了口气,“是个命苦的孩子啊。”

    沉默了会儿,才缓缓道来,“小不点她爹以前是咱们村子里出了名的恶霸,小不点稍微有不合他心意的地方,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她母亲活着的时候还能稍微帮她挨着一点,后来她母亲去了,她那恶霸爹更是变本加厉,好几次差点把孩子打死,实在是可怜。”

    “那个恶霸不是她亲生父亲吧?亲生的父亲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吗?”周林延身后的女秘书忍不住问了一句。

    “哪能啊,简大媳妇儿以前有过一个孩子,生下来没多久就心脏病死了,小不点是简大媳妇从城里抱回来的,因为这事儿,简大媳妇儿也没少挨她男人打。”

    老太太在旁边说:“据说那孩子是被人拐卖的,要送到山上给人当童养媳,可哪晓得又检查出有心脏病,那买媳妇儿的人后悔不要了,那个拐子就想随便找个人便宜卖了,简大媳妇儿正好看见了,就买了回来,觉得那孩子跟她死去的孩子一样可怜。”

    周林延听到这里,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确定了简微就是他妹妹。

    妹妹一岁多的时候被保姆带出门玩,在公园里走丢了。

    找了这么多年,一度绝望到以为妹妹大概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此刻终于确定她还活着,激动到眼眶都有些发,克制着内心翻涌的情绪,又问:“那后来呢?”

    “抱她回来的那女人叫秋芸,是个好人,对小不点很好,好吃好玩的都买给她,孩子身体稍微有点不舒服,狂风暴雨也抱着去医院检查,一直养到三岁,秋芸去了,小不点跟着她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六岁的时候,她爹说要做个什么生意,骗家里亲戚出钱投资,结果是把那些钱拿去赌,钱输光了,也不还钱,两边的亲戚天天到他家门口要债,他带着小不点连夜跑路了,之后的事情,咱们也就不清楚。”

    ……

    周林延是第二天回到北京的。

    那天,阳光灿烂,天空湛蓝。

    学校外面的银杏叶随风飘落,金黄的叶子铺在地上,格外漂亮。

    周林延将车停好,下车,正准备进学校去。

    哪知巧合正好看见简微从里面出来。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戴着顶粉色的帽子,脚下穿着白色的毛绒绒的雪地靴,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不知是在和谁讲电话,她心情似乎不错,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她出了校门,往右拐,往旁边一条小径走去。

    周林延见状,急忙快步跟上。

    简微正和林谨言打电话,“我们室友,湘湘你知道吧,圣诞节要跟他男朋友去山上滑雪。”

    说话的语气,那叫一个羡慕。

    林谨言正在查阅文件,听言,低笑声,“你想滑雪吗?”

    “但是我有点怕冷。”

    “嗯,那还是待在家里比较舒服。”

    简微一怔,随即撇撇嘴,气呼呼道:“林谨言你最没劲儿!”

    林谨言笑开,“咱们可以窝在被窝里看看电影,你上次说的那个叫什么?”

    “午夜凶铃?!”

    “……………………”

    简微准备去前面药房买盒感冒冲剂,一路和林谨言聊天,但渐渐的,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她下意识猛地回头,身后跟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正盯着她,见她回头,他竟加快脚步朝她走来。

    简微心头狂跳,瞬间想到上次在超市见到的那个变态。

    她立刻加快了脚步,语速极快,“林谨言,怎么办,有个变态跟踪我!”

    林谨言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你现在在哪里?”

    “在学校外面。”

    “附近人多吗?”

    “不太多。”

    “你赶紧往人多的地方走,不要回头,不要挂电话,我马上过来!”

    简微使劲往前面跑,小脸被风吹得通红。

    周林延刚刚本来已经快要追到妹妹了,哪知道她突然拔腿跑起来。

    他立刻加快脚步,这丫头,跑什么?!

    简微朝着人多的地方跑,过了马路,脚下一拐,身影一晃,人就消失不见。

    周林延过了马路,四下张望,英俊的眉毛紧紧拧着。

    秘书打来电话,关心问,“周总,见到你妹妹了吗?”

    周林延简直心累,“刚见到她,还什么都没说,她突然就跑了。”

    “啊?”

    他走进一条巷子,正准备到巷子那头找找。

    刚走到巷子口,突然后脑勺一痛,他身形一晃,难以置信地捂着脑袋,回头,就见简微挥舞着手里的棍子,撒丫子跑进了人群里。

    周林延:“…………”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