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22.【第022章】修

22.【第022章】修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章

    她的计划很简单, 顾仲斌到的那天恰好是周末,她周末早上坐最早的一班车从家里出发,在路上要换乘两次公交车,才能直达北京西站, 这个年头还没有堵车这一说法, 这么下来, 她到火车站不会太晚,带上足够的钱,以防饿肚子。

    万事俱备, 就等着周末了。

    周六的晚上就起了毛毛细雨, 到了周末早上也还没有停歇, 林郑娟从自己的包里取出雨伞打上, 拉拉自己脖子上的轻薄纱巾,迈入黑暗中。

    此时已经五点半了, 和半个月前的五点半相比,此时的天黑沉沉的,说是谁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林郑娟从自己的小背包里取出从西南老家带回来的铝制小电筒, 推开开关,前面的路亮了。

    林郑娟越走越快,不知道是不是来到北京以后夜路走的少了, 她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她, 按理来说不能啊, 她今天要出门走夜路, 特地在衣服里面穿了大红色的秋衣,听她顾大妈说,鬼都怕红色,难道顾大妈情报出错了?还是大都市的鬼都比一半小地方的鬼牛逼,见到那么红的颜色都不带怕的?

    以前,林郑娟不相信鬼神之说,可在穿越又穿书以后,林郑娟就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谁知道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有没有妖魔鬼怪存在呢?

    想到闲来无事顾大妈给她们讲的那些鬼故事,林郑娟打了个寒颤,不禁加快了脚步。

    出了大院门口,林郑娟走到公交站牌处等车,雨似乎也变的大了,打在伞上滴滴答答的响着,站牌斜对面的那个饭馆有人起床了,屋里打着昏黄地灯光,一阵风吹过,透骨的凉。

    公交车来了,林郑娟上了车,第一趟列车上人很少,林郑娟上车就关了伞提着走到公交车最后面的一排大座位上面坐着,才把雨伞放在脚边,林郑娟身边就有一个人坐了下来,林郑娟下意识的抬头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

    袁向媛得意地一扬眉,“哼,我早就算到你今天要跑,怎么着,让我逮着了吧?”

    林郑娟伸手环住袁向媛的肩膀,“谢谢你了。”她真没想到袁向媛会大半夜的跟着她出门,林郑娟感动坏了。

    袁向媛拍拍她的肩膀,“我眯一会儿,为了逮你,我昨晚上都没睡好,一会儿睡一会儿醒的。”

    林郑娟恩了一声,袁向媛靠在林郑娟的肩膀上睡着了。

    在售票员的报站声中,林郑娟摇醒袁向媛两人拉着手下车,此时距离她们上车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雨已经不下了,但冷风吹过了以后还是冷得刺骨,林郑娟打了一个冷战,袁向媛在一边凉凉的开口:“冷吗?“

    林郑娟咳嗽一声,“冷啊。”

    袁向媛哼了一声,两人手拉着手过马路,到对面的站点坐车,她们刚刚走到站牌处,车就来了,林郑娟她们快步走上去,这辆车上的人就比较多了,林郑娟她们上车几乎就没找到位置坐,好在这辆车也就坐两个站,不到十分钟后的车程,站站也就地儿了。

    林郑娟她们下车的这个地方有些偏僻,林郑娟打亮手电筒,撑开雨伞和袁向媛哆哆嗦嗦的往招牌出跑,“你也冷啊?”林郑娟喘着粗气笑着问。

    袁向媛白了她一眼,“废话,这刮风下雨的,能不冷吗?”

    林郑娟嘿嘿笑,“坚持坚持,坐上这个车咱们就到了。”

    袁向媛心情不太好,不想回答林郑娟的话。

    这一趟公交车足足等了二十分钟,上车的时候两人的嘴巴都冻紫了,坐上车,林郑娟从包里掏出自己捂在衣服里的水杯,“喝口水。”

    袁向媛没嫌弃林郑娟,接过来就喝了一口,水还有些温热,照样的有一点点很淡很淡的咸味,袁向媛起初喝的时候还有点不习惯,现在喝习惯了,倒是觉得味道还不错了。

    身上暖了些,袁向媛也有精神和林郑娟聊天了,“你为什么喜欢在水里放盐啊?”

    林郑娟拧好盖子,把水放进书包,“我爸爸就是这么干的,从小的到大,我们家里的喝的水都是淡盐水,我爸爸说这样的水喝着好,健康。”这个歪理是怎么来的,林郑娟问过林耀华,林耀华一脸怀念地说他在部队的时候受伤失血了,军医就给他们喝一碗盐水一碗糖水,每次喝完都会好受些,只是家里糖不便宜,因此只能喝盐水了。

    袁向媛唔了一声,涉及到林郑娟已逝的父亲,她倒是没有什么话想说的了。

    林郑娟她们到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了,天已经有些亮光了,他们走进火车站,这个时代的火车站很简陋,进站就是售票窗口,售票窗口对面就是候车室,再往后走就是检票口,再出去,那就是站台了。

    林郑娟找了火车站的值班室问了一下,大概确定了从云南开往北京的军列大概在中午到达。

    折腾了这一个早上两人都饿了,火车站外面有卖烤红薯的,卖烤红薯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林郑娟掏钱买了两个,和林郑娟两人一人一个的分了,烤红薯是霜冻过后的,非常的香甜,刚刚出炉的烤红薯热乎乎的,林郑娟她们一边吹气一边吃,吃完一个,再喝两口水,整个人都能暖和了,烤红薯吃完,林郑娟水杯里的水也喝完了。她们顺便跟老太太要了一点热水灌上。

    卖红薯的老太太乐呵呵的跟她们聊天,“你们两个小姑娘是要坐车去哪里啊?”

    林郑娟用水杯捂捂冻僵的手,“奶奶,我们不是来坐车的,我们等人呢。”

    卖红薯的老太太嗳了一声,和林郑娟他们说起最近火车站的新事物,“最近这几天啊,来了好多车当兵的,哎哟,这一个个的大小伙子穿上军装,真精神。”

    袁向媛一家子都是当兵的,听到这话她乐了,“是吧,精神吧?”

    “精神精神。”老太太看她们对这个感兴趣,开始变着花样的夸着,到最后。她状似不经意的问,“你们是自己个儿来的车站?”

    袁向媛正想回答,林郑娟拉了一下她的手,接过话茬儿,“奶奶,我们不是自个儿来的,我哥哥爸爸他们都来了,就在候车室等着我们呢。”

    老太太的笑容不变,林郑娟拉着还要聊天的袁向媛快步走进候车室。

    “哎呀,你拉着我干啥啊?”袁向媛不满的扭动身体。

    林郑娟恨铁不成钢,“你傻啊?要是那个奶奶是坏人怎么办啊?向前哥没教你不能和陌生人说太多啊?”

    袁向媛扭动的动作顿了一下,有点心虚,她哥她爸确实有和她说过这句话哈,但是她这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有点儿兴奋,忘记了吗?

    回到候车室,林郑娟和袁向媛在公安值班室门口的长椅子上坐下来,长椅不宽,是木头做的,有些年头了,椅子周边被上了一层厚厚的包浆。

    坐在椅子上,看着来来往往地行人,很快两人就无聊了,袁向媛抖着脚问林郑娟,“一会儿要是见不到你那个青梅竹马地小哥哥怎么办啊?毕竟人那么多。”

    林郑娟本来也不奢望两个人能够见面,能远远的看见一面她就很高兴很踏实了,多年的相伴,顾仲斌能给她的安全感,比她以为的要多了很多。

    袁向媛兴致勃勃,“你那个小哥哥长得俊吗?”

    “俊俊俊,不比向前哥差。”袁向媛更加好奇了,打定主意一会儿一定要好好的看看。

    袁家,郑又荣做好了饭,左等又等等不到林郑娟姐妹俩,袁国庆父子坐在餐桌上面面相觑,林郑娟不用说,来到家里那么久了,从来就没有睡过懒觉,袁向媛上初中睡的也少了,像今天这样到这会儿都还没起床的情况更是绝无仅有的。

    正在想着呢,郑又荣就从楼上跑下来了,一边跑一边解围裙,“老袁啊,快别吃了,咱们快出门,到火车站去,这俩孩子跑火车站去了。”

    “嚯。”袁国庆一听就不得了了,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大步往外走,袁向前紧随其后,郑又荣小跑跟上。

    袁国庆现在是一团政委,部队是给他派了一辆小汽车的,给他开车的警卫员今天放假了,他便自己上手开,这一路上开的快极了,郑又荣在副驾驶座上哇哇干呕,袁向前坐在后座上,身子微微前倾。

    郑又荣干呕完了一气儿,整个人舒服多了,“这俩孩子怎么这样淘!”她恨恨地道,这俩孩子太不让人省心了,刚刚上房间去看俩孩子没影了的时候,她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

    袁国庆利用车子拐弯的空档看了她一眼,“一会儿见到两个孩子,一定要克制,不要冲动。”

    郑又荣急切的看着前面的路,心不在焉地点头。

    袁国庆抄近路走的,在拐过一个小巷子后一出来就傻眼了,这条巷子尽头里有一家人正在修房屋,沙子水泥砖头堆满了整条街道,袁国庆一拍方向盘,再慢慢的往后倒车,这个巷子道路狭小,真真是应了那句话,进来容易出去难。

    光把车倒出去外面就花了将近半个小时,袁向前坐在后座上面汗滴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等他们再扰一段路开车到火车站时,火车站外面电杆顶上的大喇叭已经开始报站了:“各位旅客您好,列车h-3233趟列车即将到站,本次列车从从昆明发往北京南站,本次列车将在本站停靠三十分钟,要上车的旅客请做好准备;各位旅客您好”

    袁国庆三人心里一紧,加快脚步往火车站里跑去,而此时,林郑娟和袁向媛已经开始往出站口走去了。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