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24.【第024章】

24.【第024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章

    袁向媛嘿嘿一笑, 把手里的毛笔一扔,“来,来,我教你。”娟子以为她不会写毛笔字就能躲过这次罚了吗?天真!

    林郑娟脸上的笑容一僵, “不用了吧。”

    袁向媛笑容不变, “怎么可以不用呢, 老师说了,看字如看人,你的字虽然不错, 但到底少了些风骨。”

    林郑娟转头去看袁向前, 袁向前在茶几上做作业, 对袁向媛的话不做任何反应。

    不见袁向前反应, 袁向媛便对教导林郑娟学习毛笔字,又是清理桌面, 又是搬凳子的,林郑娟就站在一边等着就行了。

    都收拾好了,袁向媛就小老师上线了,那个严厉的, 林郑娟都有点受不了了。

    两人这一练,就是两个小时,林郑娟写得手都在发抖, 袁向媛比她好一些, 却也没好到哪里去, 袁向媛好不容易写完了, 林郑娟只写了三张,那叫一个丑啊,就很蚯蚓爬出来的一样。

    袁向前检查完了袁向媛的,又看了林郑娟的,沉默半晌道:“你还是用钢笔写吧,写三百遍。”

    这无疑就是晴天霹雳,袁向媛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哈哈笑,林郑娟硬着头皮和袁向前谈判:“哥,咱们不能少写一点,保密条例虽然字数不多,但三百遍下来我得废啊!”

    袁向前摇摇头,“不行。”

    林郑娟见袁向前油盐不进,只能悲愤的拿着钢笔写字,而写完了的袁向媛也没能跑掉,她背对着电视机,面对着袁向前,再做深蹲。袁向媛做一个,袁向前数一个,数得漫不经心的,有时候明明数到二十了,下一秒话锋一转,又成十五了。

    林郑娟在一边听得心惊肉跳的,不禁让自己慢点慢点再慢点。

    写了三个小时,林郑娟的保密条例终于写完了,林郑娟也步入袁向媛的后尘,在袁向前面前深蹲。

    50个深蹲做完,林郑娟腿已经软成面条了。

    等袁国庆夫妻俩回来,见到林郑娟和袁向媛兄妹相处融洽,两人相视一笑,孩子处的好,他们这对半路夫妻自然也就是好的。

    袁国庆回来了,袁向媛过去和袁国庆说了几句话,便过来拉住林郑娟的手说道:“走走走,咱们去睡觉。”

    林郑娟看了一眼袁国庆,袁国庆笑着说:“去吧。”

    林郑娟和袁向媛上楼去睡觉去了。

    在楼梯拐角,袁向媛问林郑娟,“怎么样,我哥是恶魔不?”

    林郑娟深有同感的点头,“是,撒旦再临啊!”说是五十个深蹲,林郑娟自己数着,能有100个。

    袁向媛回自己房间洗完了澡,湿着头发就来敲林郑娟门了,林郑娟才从卫生间洗完出来,听见敲门声她把被单一把抓住披在身上,“谁?”

    “我我我。”

    “等等我穿上衣服。”林郑娟穿上衣服打开门。

    袁向媛走进屋,一点也不见外的往林郑娟的床上一坐,拿着毛巾擦头发,“来,跟我说说,今天见到你的小哥哥的感觉怎么样?”

    有啥感觉?有啥感觉林郑娟都是不能告诉袁向媛的。

    她岔开话题,“你不累吗?不困吗?不睡觉吗?”

    “嘿嘿嘿嘿,我跟你睡。”

    林郑娟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掀开自己床上的大被子,“来呗。”

    袁向媛擦干头发上的水分,嘿嘿笑着躺在了林郑娟的另一边,躺在床上,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等林郑娟睡醒,已经是七点钟了,深冬的北方黑得很早,四点半就擦黑,到了五点半,天已经黑透了,身边的袁向媛还在呼呼大睡。

    被窝里太过温暖,林郑娟一点都不想起,直到房间门被敲响,郑又荣的声音传了进来。

    回了一声马上起来了以后,林郑娟转头去看袁向媛,袁向媛也睁开眼睛了,她捂着脸,“不想起不想起。”

    林郑娟没理她,起来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穿上,袁向媛奇怪的看着她:“就只是下去吃个饭,你穿那么整齐干啥?家里有壁炉,又不冷。”

    林郑娟动作麻利的换上衣服,“对自己要求要高一点嘛。”这纯粹就是扯淡了,她不穿衣服出房间门,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嫌,她今年都十三岁了,又和袁家父子没啥血缘关系,这嫌啊,该避就得避。

    袁向媛翻个白眼,然后掀开被子要起床,可这一起床,她的脸就僵了,又坐了回去。

    林郑娟穿好衣服,见到袁向媛还坐在床上,她不禁疑惑的看过去,“还不起床啊?”

    袁向媛抬起头,红着眼眶,好半晌了才怯生生的抬了头,“娟娟子,怎么办,我好像尿裤子了。”说着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林郑娟瞬间就瞪大眼睛,“你尿没尿裤子你自己都感觉不出来?”

    袁向媛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就感觉两腿之间有东西流出来了,但是又感觉不像尿。”袁向媛擦擦眼泪,懊恼不已,早知道她就在自己房间睡觉,现在好了,丢人都丢到外面来了。

    林郑娟听到袁向媛这么一说,她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从衣柜最下层取出一片卫生巾递给袁向媛,“你这是来月经了,快去卫生间看看裤子脏没脏,要是脏了我就去给你拿换洗的,要是没脏,你就赶紧垫上。”

    “啊?”袁向媛傻兮兮的啊了一声,林郑娟把她从床上拉起来,把卫生巾塞到她的手里,把袁向媛推进卫生间后拉开床上被子,袁向媛躺过的地方没有一丝痕迹,林郑娟松了一口气,大冬天的,没有洗衣机,洗被子床单什么的最烦人了。

    等袁向媛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林郑娟已经叠好被子了,两人分成前后两人往楼下走,袁向媛低着头不说话,脸色通红。

    袁向媛来月经的这件事儿,吃完饭郑又荣就知道了,她又是煮红糖姜茶,又是叮嘱,又是教导袁向媛怎么使用卫生巾,林郑娟的心酸酸涩涩的。

    这辈子她的月经来得早,十二岁上初一的第一个学期就来了,钟玉兰也是给她准备了各种她能用到的东西,经期要忌讳什么也都事无巨细的告诉她,就是怜惜她没妈妈疼,如今她妈妈倒是疼人了,只是不是她。

    林郑娟想,她还不如没有上辈子的记忆呢,或者直接穿越到十三岁的时候,这样郑又荣对谁好她都不会觉得难过了,可她偏偏是胎穿,还在记忆懵懂的时候享受了郑又荣五年的宠爱。

    袁向媛终于体会到来月经是什么感觉了,小肚子像是有冷风吹着似的,难受得要命。

    林郑娟是深知那种痛苦,安抚了她好一会儿,袁向媛哀声叹气的。

    林郑娟看她难受的小脸蛋都白了,不禁在心里感谢钟玉兰,要不是她多年的细心调理,现在痛经的大军里面也得有她一个了。

    *

    北京的冬天步入十一月份以后,真的是干冷干冷的,袁向媛这样从小就在被放长大的妹子也受不住冻了,毛衣棉袄棉裤都穿上了,帽子围巾也都搭配好了,穿得比林郑娟还要多。

    林郑娟:“”她之前还以为北方小伙伴抗冻呢,结果天冷下来了,比她还怕冷,看袁向媛这装备齐全的,连口罩都有了。

    上完一天的课,林郑娟他们回家,郑又荣给了她和袁向媛一人一份护肤品,擦脸油,唇膏啥都有,林郑娟拿着瓶子一看,百雀羚。

    这个牌子,如雷贯耳啊,这个牌子是老国货了,任何过敏肤质,林郑娟上辈子虽然是个穷逼用不起昂贵的护肤品,但她同学有用啊,没想到这个牌子这么早就有了。

    林郑娟又拿起一个圆形的扁盒子起来看,这个扁盒子是黄铜制的,盒盖很漂亮,印着一大朵一大朵的牡丹花,红红绿绿的,配色及其妖艳,名字也很好听,叫万紫千红,一拿起来,就闻到一股很浓的香味儿,这个香味儿虽然浓郁但却不会太过甜腻,特别好闻。

    “那个是给你们擦手的,可别把手给冻坏了。”郑又荣看见林郑娟拿起万紫千红香脂道。

    这个香味儿很得袁向媛喜欢,郑又荣的话音才落,她便打开盖子挖了一点放在手心揉匀互相在手上揉搓着,她用完了觉得还不错,于是顺手给林郑娟挖了一点。

    林郑娟学着袁向媛的样子抹在手上,上手的初期有些油腻,但在冬天用却刚刚好。

    到了周末,郑又荣带着林郑娟他们到北京新盖的批发市场去买衣服,这两年国家大力发展经济建设,这个服装市场才建立起来便有很多商家入驻,前两个月才开始营业,郑又荣已经听过同事说了很多次了,说这里的衣服上档次又便宜质量也不错,恰好两个闺女要买过冬的衣服,她直接就带着两个孩子来了。

    批发市场离袁家挺远,林郑娟她们坐上公交车到地铁站,顺着一个陡峭的楼梯走,往下走,走过一个长长的通道,郑又荣给了地铁售票员三毛钱,就领着林郑娟她们去等地铁了。

    林郑娟被惊呆了,原来北京的地铁站这么早就有了?真不愧是中国首都,林郑娟也算是开了眼了。

    坐上地铁,再到河水庄就很近了,做地铁用个半个小时就到了。

    林郑娟他们从地铁站出来,河水庄服装批发市场几个大字就映入了眼帘,过了马路,走进一个大铁栏杆的大门,就算是到了。

    这个服装批发市场也是相当的简陋的,两边建的是简易的大棚子,一家一家的服装店并排挨着,郑又荣领着林郑娟一家一家的逛过去,看到有好看的衣服就拿着出来在林郑娟两人身上比划。

    批发市场里没有暖气,但每家每户都生了炉子,倒也不是特别冷。

    “娟子,咱们啥时候能回去啊?”袁向媛说话的声音都在飘,她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本武侠小说,这两天看得如痴如醉,昨晚更是看到了3点。

    林郑娟看着一眼逛得正上瘾的郑又荣,艰难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看我妈什么时候逛完?”

    两人一脸生无可恋的跟在郑又荣身后当衣架,再面无表情的听着服装店店主的各种尬吹。

    那些吹捧林郑娟和袁向媛的话林郑娟听着都尴尬,就像现在。

    郑又荣拿着一件红色羽绒服在林郑娟和袁向媛身上来回比划,服装店老板娘在一边笑容满面的吹捧,“大妹子,这俩小姑娘都是你闺女吧?哎哟,长得看真像你,这皮肤真白,这个是你大闺女吧,长得像你对象啊?”老板娘指着袁向媛夸道。

    这服装店老板娘眼神儿够差的。林郑娟和袁向媛同时在心里说道。

    可这一番吹捧真算是吹到郑又荣的心坎里了,当场就买了三件在这个年代可算是天价的羽绒服,一黑一白一红。

    黑的是郑又荣的,白的是袁向媛的,红色的是林郑娟的。

    买完羽绒服,又买了几条棉裤和几套内衣,他们就打到回府了。

    终于能回家了,袁向媛和林郑娟的心情都不错,一路都在说着学校里的八卦,推开自己家的门,就看到安婉婉和骆俊生坐在沙发上一脸和谐的聊着天。

    林郑娟:“”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