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50.【第50章】

50.【第50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林郑娟点点头, 袁小姑又叹了一口气。

    蒜剥好了,林郑娟她们到之前袁爷爷坐着的石桌字上去写作业, 厨房里, 袁小姑对袁大伯母道:“当初我就不该撮合三哥和郑又荣。”

    当初刚刚上学时, 袁小姑和郑又荣住同一个宿舍, 上下铺的睡着,关系特别好,知道郑又荣在乡下结了婚又离了婚的,但这样的人在大学里多了,大家谁都差不多,袁小姑根本就没有在意。

    袁大伯母擀着皮,笑了一下,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你啊,就放宽心吧。”袁大伯母对郑又荣是无感的,她们年纪相差大是一点, 还有一点就是她们没住在一起,摩擦也小。

    “哎,你说当初我要是不介绍她们认识了,我哥是不是就不会娶了她了?”这知人知面不知心, 谁能想到和她三哥结婚以后郑又荣就变了一个样呢?自傲又自卑, 还虚荣极了, 还有郑家那一家子, 想起来就烦人。

    “说什么傻话呢?这做不做得成夫妻啊, 靠的都是缘分,要是有缘分啊,隔得多远都会遇到,要是没有缘分啊,哪怕是成了夫妻,也最终还是会分开。”袁大伯母宽慰道。

    袁小姑想了想,觉得袁大伯母说的很对,都是缘分呐。

    “向阳和向暖怎么样了?处对象没?”向阳向暖是袁大伯母的双胞胎儿子,如今在宣城区的下属派出所当小警员。

    “没有呢,说了多少回,都是先立业后成家。”

    ……

    *

    林郑娟一边写作业,一边看骆俊生,骆俊生十四岁了,一米五多的样子,容貌像极了袁家人的硬朗,却又融合了骆小姑父的俊秀,长得是非常帅的,笑起来的时候脸颊左边有个大大的酒窝,林郑娟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顾仲斌,顾仲斌笑起来的时候没有酒窝,可嘴角边上却又两个梨涡,笑起来的时候甜甜的,每次看他笑,她也就想笑。

    晚上的饺子果然有辣椒馅儿的,被袁小姑包成了柳叶型和别的元宝型普通饺子区别开来,小巧可爱,一咬开边是肉汤,鲜中带辣,好吃极了,林郑娟整整吃了两碗,又喝了一碗饺子汤,吃完以后她的肚子鼓鼓的,饱得不行。

    吃完饭照样是想消食儿时间,林郑娟他们在袁奶奶的房间看电视,袁爷爷耳朵不好使,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视看,半点都不愿意错过的,袁奶奶在小炕上做衣服。

    “媛媛,娟子,你俩过来。”袁奶奶朝林郑娟招手,两人走过去,袁奶奶从炕桌下的小篓子里拿出一件衣服,加上刚刚做好的那件一起递给她们,“诺,这是我跟着电视上学来的衣服,你们看看喜不喜欢,媛媛的大一点,娟子你的小一点。”

    袁向媛照着袁奶奶说的,把小的那件给林郑娟,林郑娟打开一看,顿时就被惊艳了,这是一条酒红色金丝绒大喇叭半身裙,从臀部到小腿都是直筒型,可在最底部却做成了喇叭花的形状,看着十分的上档次。

    袁向媛爱不释手,“奶奶,这件衣服真好看。”

    林郑娟捏着金丝绒柔软的料子,扬起一个笑脸,“谢谢奶奶。”这条裙子很漂亮,加上这是袁奶奶的心意,不管袁奶奶给林郑娟坐做这条裙子的意义是什么,她都感激袁奶奶。

    袁奶奶笑了,露出没缺了一颗牙齿的嘴巴,她拉住林郑娟的手,把林郑娟拉到跟前,“娟子啊,你到了我们袁家,就是我们袁家的孩子,说什么谢不谢的呢。”袁奶奶的手上有很多褶皱,可手掌却是光滑而温暖的,林郑娟心里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

    袁向媛拿着裙子在自己身上比划,“就是啊,我们都跟你说多少回了,可你自己就是那么拘谨,昨天还为了安瑶瑶的事儿跟我赌气不理我。”袁向媛嘟着嘴巴。

    袁奶奶连忙问是怎么回事儿,袁向媛一听她奶奶问了,把裙子扔在炕上,做到袁奶奶旁边的凳子上,和袁奶奶说起了昨天的事儿。

    袁大伯母单位采购部的同事到沿海地区去出差,袁大伯母托她给带了几件白菜衬衫回来,家里的女人都有一件,别人的都给了,就差袁向媛姐妹的了,吃完饭袁大伯母就到她们居住的前院去拿了,返回来进门的时候,她正好听见袁向媛在说安家的事儿。

    袁大伯母从墙根拖了一个小板凳出来坐下,对袁奶奶道:“老安家现在是越来越不行了。”袁大伯和安志新是战友,两家关系也一直不错,袁国庆当兵时,袁大伯还专门让安志新照顾过袁国庆,后来袁大伯转业了,两家关系才慢慢地淡了下来。

    “听国隆说,安新志现在在部队过得也不咋地呢,他比我们家国隆还要大些,都这个年纪了,再过几年,可就要退伍了呢,他就知道儿子,等他退下来,他儿子才刚进部队咧。”

    袁大伯母的话让林郑娟一怔,这些东西,都是林郑娟所没接触过的,但她隐约记得,书中的安婉婉和安新志说要进部队,安新志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重生后她还想过呢,作为安家最宠爱的小公主,安婉婉根本不需要下部队去,没成想是这么个原因。林郑娟摇摇头,看来在男人心中,再宠爱啊,也比不上权势来的重要。

    袁奶奶点点头,爱怜地用手摸摸林郑娟的脑袋,“以后不要和那个婉婉玩了,媛媛,你也听着,听到没?”

    袁向媛不太情愿的点点头,她和安婉婉从小一起长大,要说不来往就不来往,那还真是不可能。

    林郑娟也不奢望袁向媛怎么疏远安婉婉,反正以后离安婉婉远些就是了。

    袁奶奶看着袁向媛,“奶奶也是为了你好,那个婉婉啊,谁知道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你说的那事儿啊,她要是好好说,没有添油加醋恶意模糊重点,她姐会来找娟子麻烦?”袁奶奶仔细一想,就道出了其中奥秘,要说安婉婉单纯,她老婆子头一个不信,十三四岁的孩子了,又不是个傻子,难道还能连个话都说不清楚?

    袁大伯母是很同意袁奶奶的这句话的,“你奶说的对。”

    袁向媛抿着嘴巴,不表态。

    袁大伯母把衣服给了林郑娟两人后便回前院休息了,林郑娟也和袁向媛到了袁向媛在袁家的房间休息,两人洗了脚换上放在这边的睡衣,拉了灯平躺在床上,林郑娟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忽然听到袁向媛问。

    “娟子,你想你爸爸吗?”

    林郑娟的脑海里又浮现了她爸爸的身影,她心里难过,半晌,她回答道:“想的。”

    袁向媛的声音在黑暗中想起,“我也想我妈妈。”袁向媛妈妈去的早,袁向媛对她妈妈唯一的印象就是那张三寸大的照片,“可是我都不记得我妈妈长什么样了。”

    林郑娟睁开眼睛,道:“那时候你还小呢。”

    袁向媛恩了一声,两人都没有说话,袁向媛转过身来,抱住林郑娟的肩膀,“咱们都是可怜人。”

    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用幽怨的声音说这句话,林郑娟忽然特别想笑,然后她就真的笑了,袁向媛也笑了出来。

    一夜无梦,第二天六点半袁奶奶就把林郑娟两人叫醒了,她们穿上昨天袁奶奶给做的喇叭裙,配上袁大伯母给买的的确良小衬衣,穿上小衬衣,脚上配了一双小白回力球鞋。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