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59.【第059章】

59.【第059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一出口安婉婉就知道坏了,她赶忙笑着说道:“我不太能吃酸,这个真的太酸了。”说完她略微低着头将耳边的发丝勾到脑后。

    骆俊月把放在书桌上的酸角划拉到自己面前:“酸角听名字就知道酸的,不能吃酸你还吃?”骆俊月不喜欢安婉婉,自从她哥和骆俊月和安婉婉走进以后,那想法是越来越偏激了,高中有段时间还特别的看不起她爸她妈,每次回家都在和她妈吵架,骆俊月没办法恨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哥哥,只能讨厌当初经常和哥哥经常在一起玩的安婉婉。

    她哥哥还是好孩子的,他会变那样都是别人教唆的,没错,就是那么任性。

    安婉婉尴尬不已,刚刚那事儿是她不对,哪怕再难吃她也不应该那么直白的表达意见,她应该委婉一点的或者直接不说的,转头去看林郑娟,林郑娟和袁向媛一边吃着酸角,一边说着雨停后要去哪里玩,就像是没听到她们刚刚说的那些话一样,安婉婉心中特别不好受。

    林郑娟和袁向媛不喜欢她不欢迎她到来,她早就知道,可是知道又有什么用,袁家有向前哥,只要向前哥还在袁家的一天,她就会一直来,知道她成为向前哥的妻子住进袁家。哪怕袁向前有了喜欢的人她也是不会放弃的,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向前哥。

    安婉婉一遍又一遍的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她这样不知疲倦的缠上来,只会让人觉得她贱。

    快到吃饭时间,安婉婉就告辞回家了,骆俊生想跟着,被袁小姑一把抓住:“快吃饭了,你要去哪儿?”袁小姑逼视着骆俊生。

    骆俊生撇过头,低声道:“去上个厕所。”高中三年他太过叛逆,和他爸妈天天吵架,谁也不愿意让谁,两人的感情下降到了冰点,到如今都没能缓和过来,他不想再和他爸妈吵架了。

    袁小姑放开抓着骆俊生的手:“那你可走错方向了,二嫂,我二哥今天几点回来啊?”袁小姑说着,又走到厨房去了。

    饭后,袁向前和袁小姑在书房说了许久的话,从书房出来时,袁小姑的脸色并不好,从那天过后,骆俊生就再也没有来过袁家,安婉婉倒是经常来,只是很不凑巧她来时袁向前都不在家,而袁向媛她们都忙。

    在八月中旬,袁向媛去袁奶奶家小住,林郑娟把袁向媛送到袁奶奶家回来,在路上又看了一出大戏,龙三叔和龙三婶儿在大马路上打起来了,周围围观的人很多,三三两两的在一起兴致勃勃的看着。

    林郑娟往几个老太太身后一站,几个老太太就自动把事儿给讲清楚了。

    龙三叔这回是真的硬气起来了,他要离婚,龙三婶儿不干,昨天在家大吵一架后出去喝了点酒,找了一个女人睡了一宿,被龙三婶儿抓到了,两人从外面回来,还没到家就打起来了。

    两人一边一边尖利的叫骂,嘴里车轱辘似的说着龙三叔出息了,知道在外面嫖了,龙三叔不甘示弱的回骂,两人又打做一团,林郑娟听着却没有意思了,绕过行人回了家。

    路过门口的信箱,她掏出钥匙打开一看,里面静静的躺着两封信,一封是顾仲斌寄来的,一封是老家寄来的,寄信的人是靳冬兵,林郑娟都拿了回去,先拆开顾仲斌的信,微笑着看完后回了一封,再拆开靳冬兵的。

    看完靳冬兵的信,林郑娟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受,靳冬兵说,他在战场上看到一个和她爸爸一模一样的男人,那些战友也叫他耀华,他当时受了伤,迷迷糊糊的以为是自己受了伤出现幻觉了。前段时间他去赶集,遇到一个县的战友他才知道他当时并没有看错,那人真的是林耀华,和他一个村的林耀华。

    林郑娟只觉得有一只手狠狠的攥住了她的心脏,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疼得她无法呼吸,眼泪都疼出来了,眼前一幕幕的都是她和她爸爸相处过的情形,最后定格在自家挂满白番的堂屋和堂屋中央的那口巨大的棺材上。

    她又哭又笑,她爸假死骗她,那她这些年的痛苦算什么?如果她爸没死,为什么不写信给她?擦干眼泪,她把信纸折起来压在书本下面,龙三叔龙三婶儿回家了,他们还在吵,越吵越大声,慢慢的有别的声音加进来了,有的帮着龙三婶儿,有的帮着龙三叔闹做一团。

    那边热闹极了,林郑娟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透骨的冷。

    她想亲眼去看看,她爸爸到底有没有死,可是她怎么去呢?她甚至不知道她爸爸在哪个地区,去了找不到怎么办呢,要是找到了,她又该说什么?

    林郑娟在房间坐到了傍晚,等郑又荣在楼下叫她吃饭了她才从椅子上站起来,应了一声才到卫生间洗了手敷了脸往楼下走。

    晚上袁国庆父子都没回家,家里吃饭的就只有林郑娟和郑又荣,林郑娟吃了两口饭,忽然问郑又荣:“妈,如果我爸没死,现在我们会怎么样?”

    郑又荣咀嚼饭菜的动作慢了些,眼神也有些迷离,过了许久,她说道:“你今年应该也考上大学了,可能考的不是北京的大学,你爸爸从小就喜欢海南,你可能会去那边的大学,我还在北京,过着和现在没什么不一样的生活。”这样一来,她和林郑娟也就没什么联系了,也许林郑娟也会来北京找她,可她应该是没脸见林郑娟的。

    “妈,有句话我一直没问你。”林郑娟放下筷子。

    郑又荣的拿着筷子的手颤抖了一下,垂下眼敛,她说:“问吧。”

    林郑娟闭上眼睛,“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那么多年不回去看我?”是不是在你和我爸的心里,我一直都是那个随时你们随时可以抛弃的人。

    这是林郑娟来了北京以后第一次在郑又荣面前哭,郑又荣的心揪了起来,她深吸一口气,说:“妈妈十六岁下乡一直到你出生都没回过城,因为太远了,你妈我没钱,后来国家政策变了,我就想,我不能一直在乡下安家,后来我就回了城,在你几个舅妈的白眼下硬是咬着牙开上了大学。考上大学以后,我们每个学生都有补助,我留够自己吃饭的钱,其他的都攒了下来,一个学期过后,我拿着攒下来的钱到了外汇商店给你买了一条裙子,粉红色的裙摆很蓬松外面有一层蕾丝,裙角粘了一圈粉色的玫瑰花,当时我就在想你穿上肯定好看。”

    “买下来以后,我寄回去给你了,半个多月以后,我收到了你爸爸的信,随信寄来的是那条裙子和一张离婚证明,你爸爸说,以后让我不要寄信去了,衣服也不要寄了,他不会给你穿。”郑又荣抬头看天花板,眼泪从眼角滑落,她当时看完信抱着宿舍楼后面的树哭了一下午,她疯狂的想念林郑娟。

    写了无数封信发了无数封电报回去都石沉大海,后来,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奖学金年年都拿,那些奖学金她都存了下来,每个星期她都回去外汇商店看裙子。只是时间久了,林郑娟就占据不了她心思的全部了,她心里有了朋友,有了工作,后来和袁国庆处了两个月的对象,等她的政审过了,他们就结婚了。

    结婚后心思放在了新家庭上,忙着和继女继子打好关系,忙着和袁国庆培养感情,忙着融入袁家,她就把林郑娟忘了。后来接到了西南那边发来的电报,她才想起来,林耀华走了,她女儿还小,没谁愿意养她,让她把她女儿接过来,那时候她才猛地想起来,她女儿只比继女大一岁。

    林郑娟张着嘴巴,这些内幕,她从来都不知道。

    郑又荣擦擦眼泪:“所以娟子,不是我不要你们,是你爸爸不要我,当初我上大学以后都想好了,等毕业了,我就回西南去,不回来苍村,在市里找个接收单位,把你们接出来。因为怕你爸爸不同意我上大学,我才偷跑回家的。”

    郑又荣回了房间,抱出来一个盒子,她把菜往旁边挪了一些,打开盒子,盒子里整整齐齐的摆着一条裙子,她把裙子展开,那条裙子很小,有些掉色,折痕有些发黄。在衣服下面,是一张手写的纸,离婚证明四个字写在抬头。

    郑又荣把裙子递给林郑娟,手不经意的摸着林耀华的名字,忍着眼泪说:“傻孩子,你袁叔叔是国家军人,要不是我有这张离婚证明,我怎么可能嫁给他?”

    林郑娟看着那些东西没说话,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今天的刺激太多了太大了,她大脑反应迟钝,更不上节奏。

    郑又荣用指腹擦掉林郑娟脸上的眼泪:“吃不下去就别吃了,回房去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林郑娟木然的朝楼上走去,在楼梯拐角,她往楼下看去,郑又荣把那条小裙子抱在怀里,一只手捂着嘴巴,无声的哭泣。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